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30章 卷 五:复职,收拾人渣!
    房间里的两个人,彼此之间有着一种略显奇怪的气息。不像朋友,不像夫妻,不像兄妹……这些关系都不是,那又为何会这么晚了还在卧室里说话?地板上还有碎玻璃,星星点点的血迹在玻璃上,是先前那个无辜的佣人留下的。这看似平静的空间里隐约透着丝丝嗜血的诡异。

    那主人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修长的手指捏着枕头,很用力,仿佛在发泄着什么:“大费周折却还是功亏一篑了,真是可惜。”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这次的计划是你提出的,当时我就说过你很可能不会成功。论计谋,你还嫩了点,用心多学学吧。想要学到精湛,不是那么容易的是。”

    主人脸色一僵,有点不服气地说:“这次虽然没成功,但要论原因,你也有责任的。计划中,方惋被警方抓走之后,你不是应该出面保释她吗?结果你就慢吞吞的,邱樟派去的律师比你先一步保释了方惋。如果你能动作快点,抓住这次机会,就算我们的计划不能完全成功,至少你能让方惋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她会视你为大恩人。以她的性格,她会报恩。这一点,你比我清楚!”

    这个人的心思够狠的。说得没错,方惋是不喜欢欠人情的,能让她觉得欠了个天大的人情而无法还的话,她会心里不舒服不踏实。人情这东西,有时比欠钱还更重要得多。

    男人眸色一狠,瞥了主人一眼,冷冷地说:“你知道什么,我派去的律师只比邱家派去的人晚了两分钟。你在策划计谋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有可能会发生的种种情况。如果你的计划是周密的,可以避免各种意外发生,就不会是现在的结果。不要跟我说什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要怪就怪自己的计划不够完美。你跟了我这么久,这次我让你掌握主动权去谋策,在你提出计划的时候我虽然说过你不会成功但是我没有阻止你,就是要让你从中吸取教训。每一次的失败都憋给自己找借口,只有反省,找出自己计划中的漏洞,下一次才可能避免,才可能进步。要当一个精明的策划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有的人就算几十年都不一定能领悟。你的悟性入得了我的眼,但是如果你懂得自省,你一样无法成为一个高级的策划者。”

    男人说完之后,再不看床上的人一眼,径自起身走出了卧室。

    床上的人出奇的没有发火,呆呆地在出神,回想着别人刚才的那一番话,再对照一下自己的行为……若有所悟,确实,自己的计划不够完美,不够缜密,算漏的地方有好几处。这人一边思忖着一边咬牙,暗暗对自己说,下一次绝不会再疏忽大意了!

    计划始终是计划,只是人脑子里想的东西,但计划是需要里边的人去推动发展的。人就是最难琢磨最难把握的生命,一念之间可以为善为恶,一念之间可以天堂地狱。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存在完美的计划。男人所说的完美也只是相对而言。在谋略上,他自己就是顶尖的高手,别人能达到他的水准才可能被他称之为完美。这二十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的谋略能让他亲口赞一句完美。他对卧室里那个人是有所期待的。这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人才,像付金水一事,虽然很重要,只要是他本人亲自设计策划,或许又会是另一番局面,但他就为了让卧室里那个人磨练磨练,不惜放手让别人去做,即使失败,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只是让他看中的人才试炼一下学习成果而已。

    付金水没死的事,不只是让那位主人郁闷,还有其他相关的人更是如同大祸临头一样。没有完成上头交代的任务,自己的下场会是怎样?

    紫金华庭。

    一间精致典雅的卧室里,脸色苍白的女人穿着睡衣走来走去,一脸的焦虑和慌张,夹着烟的手在轻轻颤抖,她的心更是在战栗。

    付金水居然没死?为什么会这样,林云芝怎么都想不通。不是说付金水中了数枪浑身是血吗?真是见鬼了!

    林云芝狠狠吸着烟,却还是不能压下心头的恐慌。她对于hz办事的手段是知道的。她这些年来一直都是hz的傀儡,从黑道一个不起眼的家族变成今天商界富甲,外界都很佩服林家的精明能干,殊不知,这香域房地产公司之所以能成为本市首屈一指的房地产大亨,主要是因为hz暗中使出的诸多手段。在一些重要项目的竞争中,香域集团的竞争对手不管最初多么出色,最后都会莫名其妙地失去与香域集团竞争的资格。这是hz的功劳。威逼,恐吓,甚至绑架杀人,是他们的家常便饭。而外人哪里会知道香域集团坐大的背后隐藏了那么多的黑暗与血腥。

    hz赋予你越多,你就必须回报更多。林云芝这些年来一直都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为hz寻找一份名单。可是她直到现在都没有完成,不但如此,她还再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偷偷录下了boss的声音,想要借此做为自己将来危险时保命的筹码。但她失败了。boss知道这件事之后派人拿走了录音,并对她严重警告。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还有点利用价值,boss说不定已经下令让她消失了。boss交给的新任务就是要她在付金水一事上出力。而她也确实做出了重要贡献,只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付金水没死。她的任务也算失败。加上名单的任务她也没完成,那么,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吗?

    林云芝彻夜难眠,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慌张过。有种被逼到悬崖的感觉。

    悬崖……林云芝想起了自己在贵州山区里遇险,为了不落在别人手里,她从悬崖跳进河里,大难不死,可她的背上留下了一个伤疤,是子弹的痕迹。她本来可以做手术修复这个疤痕,可她没有。她就是要留着,每一次看到都提醒自己,曾经有过那样的生死经历。

    林云芝将手里的烟头掐熄,阴狠的目光落在角落的保险柜上……

    林云芝将保险柜打开,里边放着的东西除了美金英镑和人民币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u盘……

    对于林云芝来说,这u盘的价值是保险柜里任何东西都比不上的。

    “呵呵……狗急了还会跳墙呢,hz,你们如果真的要除去我,我就算是死也要狠狠咬你们一口。你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录音的备份,我并没有丢失!”

    录音的备份是林云芝冒险去贵州山区的得到的,这是她唯一能钳制boss的东西,她当然极度重视。当时拿到u盘,她第一时间就装进一个金属小盒子,大约有三根手指那么大的。然后放到自己的文胸里。她的文胸是能加垫的那种,既然能放个小垫子进去当然就能放其他东西。金属小盒子加上那个u盘都是防水的所以当她跳下河里被救起来之后,u盘还安好无损地藏匿在她的文胸里。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林云芝不会再把自己这个杀手锏暴露出来在hz的人面前。这是她留给自己的最后一条屏障。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努力想办法,希望能顺利离开这里,逃脱hz的掌控,去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了林云芝的思绪。

    林云芝急忙将保险柜关上,然后若无其事地冲着门口说:“进来。”

    方奇山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儿,暗暗摇头,眼里有着丝丝厌恶之色。

    “这么晚了,找我做什么?”林云芝的口气十分不耐。

    方奇山已经习惯了她的态度,早就麻木了。

    方奇山将门关好,走到林云芝身后,冷冽的目光盯着她的背影,冷不防说:“你最近交了不少实权在我手里,我这个总裁也不再是空架子,但是,我想告诉你,公司的事,我不想插手,我也没兴趣再当总裁。”

    “什么?你……”林云芝蓦地转身,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她在这个家里,一向都自诩为女王一样的人物,她没想到方奇山居然会这样对她说话。

    “你是不愿意听从我的安排吗?”林云芝愠怒的目光盯着方奇山。

    “是,我不愿意。我是人,不是傀儡。这些年,我对你百依百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就是因为我想报你当年救我一命之恩。8年了,我还得也差不多了。”方奇山刚毅沉静的面容上露出几分决绝,他很少这么直接地向林云芝曝露他的真实想法,但现在他认为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最近林云芝的行为怪怪的,他猜测她是想要抽身了,而他对于香域集团根本没兴趣,他只想能过安宁的生活。

    林云芝火冒三丈,陡地一下子拔高了声音吼道:“方奇山,你觉得你已经还清了欠我的,所以你要跟我散伙?是这个意思吗?”13acv。

    “是。”方奇山简单有力的一个字,道尽了自己的决心。

    “你……你……”林云芝一时语塞,方奇山怎么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这样的淡然而凛冽的气势,她好多年都没见到了。

    方奇山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淡定地说:“林云芝,你我心里都清楚,我们的缘份早就尽了。离婚是必然的结果。我提了很多次你都不同意,但是这一次,我希望你考虑一下。我主意已定,如果你不同意离婚,我会向法院起诉,到时候我们只有在法庭上见,你真的愿意和我闹去法庭?要知道,我和你长期都分房睡,已有三年了吧,我们没有过夫妻生活,就凭这一点,法院判判我们离婚的可能很大。”

    这话一出,好比是掐住了林云芝的脖子。她怎么可能会愿意去法庭,她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况且,如果法院真的传唤她,hz的人肯定会知道的,如果被hz发现她将公司实权转移的目的是为了跑路,她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虽然很多地方都惹人厌,但她对香域集团是真的有感情,不想公司垮掉,所以才会想要将实权转移到方奇山手里,可没想到方奇山居然舍得拒绝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

    林云芝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姣好的面容因为怒意而显得有些扭曲了,甚至有积分狰狞。

    以前她不同意离婚,是因为时机未到,可现在她都打算要跑了,再跟方奇山维持婚姻关系确实没必要。

    林云芝在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已有了决定。

    林云芝盛气凌人地一拍桌子:“好,我同意离婚,但是,孩子必须归我!”

    “不行!”方奇山不甘示弱地吼回去,他现在是没什么顾忌了,都到这份儿上,再遮遮掩掩的也没有意义,他不会再刻意收敛自己的态度。

    “呸!你算老几?你说不行就不行?闹闹是我生的,必须待在我林家!”

    “你还好有脸说这种话?”方奇山怒极反笑:“闹闹是你生的,可你是怎么当母亲的?经常趁我不在的时候打骂闹闹,你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出气筒,他才几岁,却要忍受自己亲生母亲的摧残,他没有能力反抗,但是他害怕你,他讨厌你,他根本就不想跟你生活在一起!闹闹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允许他跟你的!”

    林云芝面对方奇山的指责,一点都不会感到脸红,冷笑一声说:“我的孩子,我想怎么对待都行,你想要闹闹跟着你生活,绝对不行!如果你执意坚持,我不回同意离婚的。我们离婚的条件就是闹闹要跟我!”

    “你做梦!我不会让闹闹跟着你!”

    “那我就拖死你,我就偏不离!”

    “。。。。。。”

    两个大人开始争吵起来,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懵懂的大眼睛望着爸爸妈妈,他好像听懂了一半,似乎爸爸妈妈要分开了,而他将来跟着谁生活呢?

    方奇山在发现闹闹时,立刻停止了和林云芝争吵,心疼地走过来,将闹闹抱在怀里。

    “爸爸……我要跟爸爸一起。”闹闹稚嫩的声音有点抖,纯净的眸子微微泛红,可怜巴巴的样子让方奇山的心都揪紧了。闹闹这么小都能听懂刚才大人吵架是说的什么意思吗?

    方奇山心里一痛,在闹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低声说:“闹闹乖,不用怕,爸爸绝不会丢下你的。”

    方奇山这句话是说给闹闹听,更是说给林云芝听的。

    方奇山走出了卧室,闹闹搂着他的脖子,小脸窝在他颈脖,刚好能看到林云芝的表情……好凶好狠毒的目光,吓到闹闹了,他连忙将头低下,紧紧搂着爸爸,只是小身子还在颤抖。他不想和妈妈在一起,他不想再被妈妈打骂,他害怕……他要和爸爸在一起,要和姐姐在一起。

    林云芝满脸怒容地看着方奇山抱着闹闹离去,她心里窝火得很,方奇山提出离婚,她都答应了可是在闹闹的问题上却不肯妥协,真是岂有此理!

    间的有一迹。林云芝不知道的是,方奇山骨子里也有着一股倔强和坚强,平时他虽然隐藏着,但到了关键时刻他绝不会含糊的。闹闹是他的心头肉,就算他不爱林云芝,可孩子是无辜的。闹闹那么可爱,他怎能忍心看着孩子跟林云芝过?那不等于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吗?且先不提林云芝背地里都干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光凭她打骂闹闹这一点就不可能让闹闹跟着她。

    方奇山有个预感,林云芝一定是在暗中策划着什么重要的事情,说不定她是要釜底抽薪做最后的挣扎。他要离婚,但他也要闹闹。这两者他必须要同时兼顾,他会拼尽全力,为了自己和闹闹能离开紫金华庭!

    白茫茫的空间里,分不清天与地,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只见一片混沌。文焱在艰难地前行着,每走一步都特别费劲。

    “惋惋……你在哪里?惋惋……老婆……你回答我啊……”

    “老婆,我来找你了……老婆……”

    文焱在不停地呼唤着,充满了焦虑声音,惊慌失措的神情……直到他发现一个女人的背影。

    “老婆……老婆!”文焱猛地冲上去,将方惋搂在怀里。

    方惋一身雪白的衣服,美丽动人的面容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轻声说:“你来了,你终于找到我了。”

    文焱很开心,紧紧抱着方惋,可是在他看到她双腿间流出的血迹时,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了。

    血……越来越多的血从她腿间流出来,而她也已经闭上了眼睛。

    “不……不……不!!”文焱仰天嘶吼,愤怒而悲伤,还有……绝望。

    “不!”文焱嘴里发出一声低吼,猛地睁开了眼睛,整个人都懵了。

    在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的意识还是混沌的,不太清醒,一动不动,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刚才那恐怖血腥的一幕,是梦。是梦,可这梦境也太过真实了,他甚至觉得自己能闻到一股血腥味儿。那刺目的红遍及他的视线……

    看着枕边空空的,他的心忽地抽搐了一下,坐了起来,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他才心安了……

    只是一场梦而已。文焱这么安慰着自己。可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智如何,意志如何。做噩梦的时候实在是太过稀少了,并且是这么真实的噩梦。他居然会跟随着梦境而大叫着醒来,可见受到的影响有多大。

    文焱这一觉可是睡得够久的。他实在是太疲倦了,太虚弱了,昨夜强撑着跑回家来,之后又和方惋聊到很晚,他也是体力不支,沉沉睡去。

    睡眠能够补充一个人的体力,是最好的休息方式了。文焱一夜都睡得挺好了,可是却在刚才做了个噩梦,搅得他心烦意乱。梦见方惋失踪,梦见孩子流产……不,这些都不是真的,他绝不会让这些事发生!绝不!!

    文焱两手捂着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息下来。

    一双纤细的手环上了他的腰肢,随着一个温热的身子钻进他怀里……

    “老公,你醒了。”方惋细腻动听的声音让文焱心里一暖,情不自禁地伸手搂着她。这么紧贴着,闻着她的发香,感受着她的体温,他才能感觉自己是真的在现实里活着,那可怕的梦境,那股恐惧,正在逐渐离他而去。

    文焱没有告诉方惋自己做的梦,不想让她担心,他只希望她能做个快乐的军嫂,快乐的孕妇。

    不多会儿,文治平夫妇以及邱樟和老伴儿,全都来看文焱了。他们可都是按捺得够久,要不是想着昨晚让文焱好好休息,他们昨晚都想来的……

    亲人的关心和安慰,还有老婆在身边,这一切都让文焱感到生活的美好。虽然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但正因为如此,现在的团聚才会显得格外珍贵。方惋也很欣慰看到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就算知道邱淑娴或许是暂时收敛了自己的态度,但方惋想啊,孩子要半年后才出世,至少这段时间里邱淑娴是不会找她麻烦和她吵架的……

    本来文焱是该留院再观察几天,可他说自己没事了,急着回警局去复职。方惋也拦不住,知道警局还有事等着他处理,而他也是需要马上返回警局去的。付金水虽然没死,但是行动泄密确实事实,文焱必须趁现在大家都以为他会在家里休息的时候立刻杀回警局!他要为方惋洗脱嫌疑,还要揪出内鬼,这些都是刻不容缓的事,他还不能停下来,不能休息。

    警局里今天的气氛有些怪异,小欧和老周他们几个知道文焱没事了,还复职,并且付金水没死,他们都很高兴,议论中更是把文焱当神人一般。可是黄建州和另外一名警员就十分郁闷了。他们两个是去抓文焱的人,方惋也是他们抓的。

    黄建州平时话挺多,今天却沉默寡言,耳边时不时传来同事们的欢笑声,可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文焱复职了,黄建州知道事情不妙,他在琢磨着自己应该怎样才能躲过一劫?

    嗯,就这么办,趁文焱还没来,赶紧向局里请假,而且,是请长假!

    黄建州满以为文焱今天不会来,就连其他人也都这么认为的。

    可就在黄建州将请假单写好时,他瞄到门口进来了一个人……是文焱!【这章6000字,今天更新完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