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32章 卷 五:黄建州的报应
    明明眼前坐的只是一个刑警队长,明明他苍白的脸色活像是被摧残了似的,可是为什么郭局却能从文焱身上感到一股淡淡的压迫感,说不清楚这是从何而来,反正就是能让他浑身都不自在。从文焱进警局的第一天起,郭局就有这种感觉了。

    五官是表皮,内在的气质却是需要在后天养成。文焱身为特种部队的中校,军人中的拔尖人才,无数次的出生入死,长年累月所养成的气质,别说是郭局这样的人了,即使是在部队首长面前,文焱的气势也不会逊色的。

    文焱刚才说的话,其实都是比较明显的证据和理由,方惋被抓很冤枉,如他所说,谁家的夫妻俩有两台电脑的,不沾上两个人的指纹?况且指纹显示她没动键盘,怎么还能解开密码进去?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方惋被抓是郭局的指示,黄建州自告奋勇前去执行的,即使理由牵强,但打着严查泄密者的幌子,想做什么不行?

    郭局一脸阴沉,绿豆儿眼里尽是不甘与愠怒,但嘴上却还是只能说:“行,既然方惋的嫌疑排除了,那么,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

    “有。”文焱很干脆地说:“还请郭局跟外边的同事说一声,我现在要开始彻查关于泄密的事。这次事件虽然是有惊无险,付金水没死,可如果不是因为有些特殊布置,付金水不可能活到现在,那帮歹徒会得逞,我们警队会再次失信于民。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将这个泄密的人揪出来,清除这个害群之马。郭局只需要告诉同事们配合我的工作就行了,其余的,交给我来处理。另外……”

    文焱的目光淡淡地一扫,似笑非笑地看着郭局:“如果郭局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今天就暂时不要离开警局。我觉得,还是从两位局长身上开始查,才会比较容易服众。”

    “你说什么?”郭局脸色陡然一变,猛地一拍桌子怒吼:“你要查我?你脑子进水了?我是局长!我怎么可能是内歼!”

    郭局暴跳如雷,他虽然得到指示要配合文焱,但他想不到文焱真的敢从他下手,这以后还怎么面对局里的人?传出去了,他颜面何存?

    文焱不为所动,任凭郭局脸红脖子粗地吼叫,他只是淡定地说:“郭局,身正不怕影子歪,我也是奉命行事。如果郭局不是内歼,何惧我查呢?如果郭局不让我查,那下边的人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查?我还怎么开展工作?请你体谅一下,谢谢。”

    “你……你……好你个文焱!”郭局气得咬牙,但无论如何,他也不敢说自己不让文焱查。

    上头的上头就是国家的核心权力机构,文焱奉命行事,虽是越级行为,但谁敢说什么呢?不配合就是不服从上级的命令,到时候惹毛了上头,乌纱帽都保不住的。郭局叫嚷得再凶都只是纸老虎,文焱背后是特种部队,而特种部队又是受奉国家一把手领导者的命令在深入调查hz犯罪组织,文焱的底气当然足了,别看他只是个刑警队长,但却是有史以来权力最大背景最强悍的一个刑警队长。假设查出谁是内歼,哪怕是两位局长中的任何一个,必要时文焱甚至有权力先斩后奏而无须经过收押审判等一系列繁复的程序,直接就地正法!这是他前来执行任务时,首长就告知过他的。这是国家赋予文焱在此次行动中的最高权限,只不过到现在他都没有使用而已。

    “谢谢郭局的配合。”文焱很礼貌地点头,可这看在郭局眼里俨然是一种绝大的讽刺。

    赵礼仁的脸色也不好看,谁愿意被自己的属下查呢?并且理由还是查内歼。

    “文焱,我们会配合你,但是也希望你办事靠谱一点,拿捏好分寸。”赵礼仁隐忍着心中的不悦,没有发作,比郭局要理性许多。

    文焱冲着赵礼仁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赵副局长,放心,我动作很快的,不会耽误你们太久的时间。”

    紧接着,两位局长接受了文焱的盘问,当然分开在两个审讯室里,一前一后地询问。

    其余的同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太诡异了,两位局长在审讯室里做什么?现在又没抓人回来审查……而文焱却分别和两位局长在里边待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这是啥情况?最令人难以理解的是,郭局在进去审讯室之前还下令,刑警队里的所有人都暂时不能离开,除非是有紧急的案子需要处理但是都必须先经过文焱的同意才能出警。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太让人费解了,但是一个个又都不敢问原因……两位局长和文焱都是一副黑脸,没人敢往枪口上撞。这可苦了黄建州,他感觉不妙,文焱这次复职有什么玄机?为什么他觉得文焱好像比以前更加可怕了?刚才局长也宣布,方惋的嫌疑排除。也就是说,文焱可以放手对付人了么?

    黄建州心里有点发毛,暗地里咒骂了无数遍。他不甘心啊,明明这次是可以将文焱从队长的位置拽下来的,怎么现在却成了文焱在局里横着走?他与文焱结怨太深,不知道文焱将会怎么对他?黄建州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盯着大门口,真想冲出去啊,连请假都不想请了……

    其余的同事们都在议论纷纷,坐立不安。

    小欧苦着脸,琢磨着要是到了下班的时候还不能离开的话,女朋友那么又要爽约了……

    “老周,依你看,是发生什么事了?局长为什么叫我们大家伙儿都暂时不准离开啊?”

    “对,老周,你是队里的老人儿了,说说你的想法?”

    “。。。。。。”

    同事们眼巴巴地看着老周,因为在这群人里,老周担任刑警的时间最长,局里的种种猫腻,老周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老周轻轻地摇摇头,神情略显古怪地望着审讯室的方向,喃喃地说:“只怕是风声鹤唳了……唉……”

    “什么风声鹤唳?”

    “说明白点儿啊,咋说一半就不说了……”

    “老周你干脆点儿,兄弟几个心里没底啊!”

    “。。。。。。”

    别说是这些年轻的警员没底,就连老周自己也是颇感无奈……他能预感到是什么事,也因此而感概,警队里,同事之间,何时才能真正地做到亲如一家,彼此信任?只怕是,难了。

    赵礼仁比郭局更先出来,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在最角落的位置,竟像是在守门一样。有了他坐在那里,黄建州知道自己想要溜出去更是不可能了。

    就在大家忐忑不安的时候,审讯室的门打开了,郭局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文焱。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过来,焦急地等待着指示。

    郭局这次竟然没有发火,而是对大家说,接下来他们会一个接一个地被文焱叫进审讯室,暂时没有被叫到的人就要留在这里,直到文焱批准离开才能走。

    一众哗然,大家都懵了,全部的人都要进去审讯室?

    先前还对文焱十分热情的同事们,现在却怀着一种不解与敬畏的目光看着他,还有几分淡淡的疏离……小欧他们几个都觉得很伤心,队长复职回来竟然要将大伙儿都叫去审讯室,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队长怎么能这么对待大家呢?

    没人吱声质问,只是那眼神足以表露出内心的失望。

    郭局也像赵礼仁那样坐在大门的另一侧角落,两位局长像门神般往那一杵……是文焱要求他们这么做的。其实文焱让两位局长进去审讯室只是做做样子,他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内歼,因为首长已经派人彻查过的。文焱做样子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真正的内歼感到压力,感到不安,感到自己快要现形了。只要内歼乱了阵脚,文焱想要揪出这个人就更容易一些。

    每一分钟对于这剩下的8名警员来说都是煎熬,内歼在如此凝重沉闷的气氛中很难不露出破绽的。13acv。

    “周荣昌,你进来。”文焱略显沙哑的声音叫出了老周的名字。

    老周心里微微一惊,想不到自己竟是第一个被叫进去的。

    “大家不用害怕,只是例行公事问你们一些很简单的问题。”文焱在关上门那一刻又丢下了这句话。

    很快,老周出来了,朝霞进去了,再然后是小欧,磊子,还有两名男警员。都是一个接一个进去的。

    进去的时候一个个的表情都像是很不悦,但出来的时候也都像是松了一口气。当然松气了,他们进去就知道文焱是在查内歼,查泄密的人,而自己在付金水押送当天的表现都是正常的,问心无愧的,他们自然就放宽了心。只是有一点让他们很疑惑,文焱掌握的资料怎么那么详细?连他们下班后见谁,什么时候回家,等等一系列生活轨迹全都在文焱那里无所遁形了。也还好自己不是内歼不少泄密者,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些资料,当然是首长给文焱的。别说是上下班时间了,就连这些人的家庭成员以及父辈的父辈,都被查了个彻底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文焱为何会先叫他们进来,正是因为文焱已经从资料上能认定他们不是内歼。他将怀疑对象,留到了最后才叫进去的。这个人就是黄建州!眼坐警长都。

    当文焱叫到他的名字时,其余的警员们也都先一步离开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黄建州认为文焱一定是故意的!

    没错,文焱在想,假如黄建州是内歼,那么,熬了6个小时,黄建州的心理防线也该松懈了吧,这就是文焱要的效果,过去的6小时,文焱只不过是在演戏,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因为,从资料上看,黄建州从出生到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被查到了的,他在哪个时候做些什么,都被一一记录在资料中,事无巨细,密密麻麻好几页纸。但是,唯独有一个时间段是空白的,没有黄建州的任何记录。那是在黄建州留学美国的期间,他曾失踪过一一个星期。因为警局里没有他的失踪记录,所以文焱的情报来源处也是很费劲才查到黄建州曾在美国失踪一个星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他家里人都无从知晓,也没有在意。

    只是失踪一周不奇怪,最关键的事,黄建州在失踪之前,正在追学校的一个华裔女生,但对方是富家女,看不上他,他当时只是众多留学生里极为普通的一个,身上的现金通常是不超过十美元的,卡上也只是父母寄去的学费生活费,一分钱都不敢乱花。

    可自从黄建州失踪返回学校之后,他忽然就变得很有钱很阔卓,还请那位富家女去高级餐厅吃饭,给她买昂贵的首饰,名牌包包……可就在黄健中终于与富家女去酒店开/房过了一夜之后,他把人家甩了,还说他只不过是为了报复她曾对他的轻视……

    在黄建州失踪的那一周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一笔不小的财富?一旦假设黄建州就是被hz收买了,这些疑问就会豁然开朗。

    文焱表情淡淡地看着黄建州,先是询问了一些关于他过去的事情,黄建州都回答得很快,包括他曾失踪一周的事,他也有了一套说辞,只是缺乏证据,只有他的一面之词很难断定。

    文焱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屏幕上出现了画面,正是押送付金水当天,在看守所时,监视器拍下的,文焱在向大家下令的那一段。

    “呵呵……文焱,你也就这么点本事吗?怀疑我是内歼,怀疑我泄密?你想报复我就直说,何必变着法儿地整这些?当时大家看着你押着付金水上车时才知道你决定走哪条路线,我怎么会有时间有机会泄密?你该查得到,我跟其他同事上车之后就没再动过手机,直到你们那边出事!我有机会泄密吗?我有泄密的途径吗?笑话!”黄建州冷笑着望向文焱,他说得头头是道,句句在理,而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今天7千字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