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33章 卷 五:老公你真厉害!
    坏人不会在自己额头上写着字,更不会轻易就承认自己坏。哪怕是到了最后的时刻也要拼命挣扎。

    黄建州面对文焱的盘问,只有一个态度:不承认。

    现在的情况很有趣,昨天晚上的时候这个,也是在这间审讯室,文焱被黄建州用电棒警棍击晕,当时的黄建州多么得意忘形啊,猖狂的样子好像他自己就是局里的老大一样。可是,风水轮流转,这才不过是一天的时间,黄建州就如同斗败的公鸡,灰溜溜地坐在文焱面前,文焱问什么他就要答什么,并且态度还不敢沉默。内歼啊,这事儿是上头命令下来要彻查的,谁不合作就可能立刻被冠上内歼的罪名,谁敢说个不字?

    黄建州虽然心里有无数的怨恨也只能憋,忍。

    黄建州刚才的一番说辞,文焱并没有立刻反驳,因为事实上确实他还没想到内歼是用什么方式泄密。他当时押着付金水上了车,其余的警员是直到那一刻才知道他的决定是要走哪条路线。如果内歼在这时候要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必然会有所动作。可最让文焱费解的就是,监控录像他反复看了多次都没发现可疑之处,他当时和付金水坐的哪一辆车,消息是以怎样的方式泄露出去的?毕竟,对黄建州现在只是怀疑而不是确认。

    “文焱,怎么不说话了?”黄建州讥笑一声,他是认为文焱词穷了,而实际上……

    文焱垂着的眼帘忽然抬起,薄唇微微一勾,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现在他苍白的面容,比起平时的冷硬,现在的他有种别样的韵致,就他长成这水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赏心悦目的。

    黄建州一愕,眼里露出厌恶的目光,他讨厌看到文焱笑,那只会让他更加感到心中不安,仿佛眼前的男人早已经胸有成竹,仿佛什么都能掌控一样。黄建州最讨厌就是这种感觉。捉摸不透文焱,担心文焱也会用电棒警棍,可是文焱没有,甚至没有要动刑逼供的意思,这就让黄建州有点纳闷了,文焱不是想的趁此机会报复吗?

    文焱的心思如果这么容易被看透,他还是文焱么?

    “黄建州,其实我对于你曾经在美国留学期间消失了一星期的事情比较感兴趣,,刚才你说是碰到一个同学,你跟着去他家里玩了几天,因为在那几天里你和同学玩得有些疯狂,甚至曾接触过大麻之类的东西,所以你一直都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家人,隐瞒至今。可是,你觉得,你这样的说辞,能让人信服吗?就算你觉得吸过大麻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但你怎么解释你失踪一星期再出现之后,你的经济状况为什么好像暴发户一样?你的钱是哪里来的?”文焱不咸不淡地说着,神情悠然,就像是在闲话家常一样。但是黄建州却不这么认为,他能感受到文焱的目光带来的压迫感。

    黄建州愠怒地咬牙:“文焱,你是诚心折腾人是不是?关于我以前曾失踪的事,你不是已经问过了吗?现在又问,你不觉得是在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人会写字晚。确实,文焱已经问过,为何还要再一次地问?

    文焱嗤笑一声,深邃的眸子里闪动着幽暗的光华,修长的手指熟练地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薄唇里轻吐出低沉的声音:“黄建州,亏你自己还是个警察,怎么你忘记了,平时我们审问嫌疑人的时候是不是每个问题只问一次?你如果不干脆点回答我,那才是真的浪费时间。”

    黄建州心里一紧,气得说不出话来。没错,警察审问的时候都不会一个问题只问一遍,而是会反反复复的问,每个问题都会互相穿插着问。很简单的道理,一个人如果是撒谎,那么你需要重复问很多次,试探对方的回答是否都是一致的。如果有哪一次的回答不一样,就说明要么对方有所隐瞒,要么就是在撒谎。但这只是初步的问话方式,遇到精明的对手,即使你问很多次,对方早有准备的话,也会回答的一模一样。

    黄建州曾失踪的事,他自己绝想不到会被文焱查到,想不通文焱是怎么会那样神通广大,他原以为这件事会永远石沉大海的……

    黄建州的神色有一丝慌乱,尽管只是稍纵即逝,但还是被文焱的敏锐捕捉到了。显然的,黄建州失踪的事确实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只不过他还在抱着侥幸心理,他还不肯交代。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同学给我的钱,怎么不行吗?我和我同学关系好,他给我钱,有什么问题?这有什么值得怀疑的?”黄建州有点急躁了,在这之前,他被文焱晾在外边几个小时,一直到最后一个才叫到他,他的冷静早就被消磨了一半,加上他最忌讳的失踪一事又被文焱揭开来,他怎能不慌?

    文焱最擅长的就是给对手来个措手不及,你想不到他下一步会干什么,这样你心里没底,你会急,会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他再挖出一个不愿被人知道的秘密!

    “同学?”文焱脸上的笑意陡然间沉了下来,冷冽的神情如冰雪,凌厉的目光紧紧锁住黄建州:“你同学叫什么名字?家庭住址在哪里?联系方式是什么?这个同学是怎么冒出来的?为什么在你失踪前后都不见你跟哪个同学要好?黄建州,你是不是在撒谎?到底失踪后是谁给了你一大笔钱?是你的同学还是某个犯罪组织想收买你?”

    一连串的问题将黄建州问得一愣一愣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发慌,嘴上却还是强作镇定地说:“不,我没撒谎!我同学叫jamesfoley,他是美国人,家庭住址,这都过去几年了,我不记得了,我也没有他现在的联系方式,可是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有被犯罪组织收买,我的钱真的是james给我的!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查?就算你说的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可他远在美国,我们查也需要一段时间,在24小时之内找不到足够的证据,你就会被放走。”文焱涔冷的眼神盯着黄建州,这个家伙自己是警察,当然很熟悉警察的办案规则,明知道警方在一天的时间之内很难查到一个远在美国的连电话地址都没有的人!

    黄建州神情一呆,随即哭丧着脸,实际心里在暗笑,嘴里却说:“这个……我也爱莫能助,查线索是你的事,既然怀疑我,你就该尽量去查。不过我想我是等不到了,算算时间,最多在22小时之后你就得放我走。你是刑警队长,不会违规办事吧?”

    “当然不会,我是奉公守法的公民,不会像某些人那样知法犯法。所以,今天晚上就委屈你在这儿过一夜,等到24小时满了,看看你有没有运气能被放出去。”文焱说得很干脆,可也话里有话。那知法犯法的人就是指的眼前的黄建州。

    “什么,你……”黄建州气得咬牙切齿,愤怒地看着文焱:“你真要关我一晚上?这里这么冷,现在是冬天,你……”

    “你也会怕冷?”文焱俊脸上的笑意可温暖了,像春风一样和煦,仿佛安慰老朋友一样地说:“你的身体可比女人要强壮多了,一晚上而已,你能撑过去的。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忘记交代了,想到的话,明天记得告诉我。”

    黄建州看着文焱笑成那样,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曾将方惋关在小黑屋里把空调开到零度来折磨她,现在文焱将他关在这里,就算不把空调开到零度,这夜里也会很冷的。现在是冬天,深夜里的温度都已经是接近零度了!

    “砰”一声门响,文焱已经出去了,他对于黄建州接下来怎么熬过寒冷,一点兴趣都没有。

    文焱安排好了值班的警察看守好黄建州,然后就直接回家去了。他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今天从下午忙碌到深夜,他再不休息就撑不住了。其实他已经算很强悍,如果换做其他人,早就趴下了。

    文焱走到家楼下的时候,习惯地仰头望去,又有熟悉的灯光了,那是家里的。每一次他晚归的时候只要能看到那盏灯亮着,他就会感到十分温暖,安宁。

    方惋听到钥匙响动的声音就急忙走去门口,文焱一开门就看见她,不由得眉头一皱:“你怎么还没睡?”

    方惋嫣然一笑:“我睡了一觉醒了,看电视等你回来啊。”

    文焱的脸色缓和了,点点头:“不是一直在等就好,你现在是孕妇,不能熬夜。”

    “嗯,我知道得。”方惋笑嘻嘻地挽着文焱的胳膊,水眸里有着疼惜,扶着他坐在沙发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试探着问:“老公啊……你今天复职,是不是什么好消息告诉我?”13acv。

    文焱轻笑着说:“好消息就是,你的嫌疑已经排除了。”

    “哈哈,太好了,我老公真厉害!”方惋开心地笑着,一双美目里闪烁着狡黠,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嘿嘿,老公,就这一个好消息吗?难道你没有彻查泄密者?你没有收拾那个黄渣子吗?”方惋怎能不兴奋啊,她盼着文焱能将黄建州狠狠地教训才好呢。(晚饭时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