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37章 卷 五:她被撞了!
    +1,z市顶级娱乐场所。这里美女如云,来自世界各地,燕瘦环肥,千娇百媚。一走进这里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大派对,快乐,豪放,热情,这样的氛围中,人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松弛起来。纸醉金迷,醉生梦死,是夜生活最基本的写照。来这里的客人,不论男女,大都能玩得开心而且放心。+1是翼帮旗下名气最大的娱乐场所之一。翼帮是本市的地下皇帝,黄赌毒这三项黑道生存手段中,翼帮除了毒品不沾,其余的方面,都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将整个地下世界都控制在手里。

    每个城市都有两面。黑与白,从来都不是独立的。存在即是道理,古往今来,多少统治者们都会打压黑势力,但有时候,黑势力却又是一股无法根除的力量。

    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二楼处栏杆处,居高临下地望着下边,那里的喧闹,嘈杂似乎与他无关,他只是个旁观者,遗世独立的姿态,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淡淡的落寞。

    这男人穿着一件皮西装,黑色的,里面的卡其色毛衣领子上的拉链没有拉,就那么随意地敞开来,露出他xing感的锁骨和一小部分结实健朗的胸膛。他的五官堪称完美,即使盯着看很久都找不到半点瑕疵,360度无死角的帅气,他的每个动作都能轻易地蛊惑人心。鼻梁高蜓,粉红的双唇比女人还要you惑,嘴角微微上翘的弧度,透出几分狂野不羁的邪魅,优雅,尊贵的气质,整个人就是上帝巧夺天工的杰作!只是,他的眼神倨傲,冷漠,像是在自己身上贴了个生人勿近的牌子。他平时看似是浪荡轻佻,玩世不恭,但每当他有心事的时候,他会变得极为深沉,冰冷,就像现在这样。

    他这么沉静,可不代表别人也一样。楼下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他了。如此漂亮精美的男人,就算站在角落不声不响也是能吸引女人的。

    “天啊,那是翼帮的老大吗,太帅了!”

    “我以前只听说过没见过,现在见了,我决定,从今天开始,他是我的梦中情人!”13acv。

    “噢,上帝……他在看我!”

    “看你?别搞笑了,他明明就是在看我!”

    “。。。。。。”

    女人们毫不避讳地谈论着,抒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无数粉红的星星从眼里冒出来……

    庄擎翼对于这些,早就免疫了,在那么多双灼热目光的注视下,庄擎翼依旧不动如山,完全当人家是空气。女人,他从来不缺,只要他愿意,大把大把的美女会自动献身,他甚至有点厌恶那种贪婪的色色的目光了……

    一个男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站在他身后。

    “老大,他们。”手下的汇报,让男人转过身来,这时,楼梯上走来三个男人。

    片刻之后,顶楼豪华包厢里。

    庄擎翼的三位客人受到了极好的招待,他们都是黑道上的一方霸主,这次来z市虽然只是路过,但三人也曾是庄擎翼的旧识,如今她成为翼帮的老大,他们自然是要前来祝贺一番的。

    如何招待他们,不外乎是好烟好酒最重要的是有女人。

    +1的公关小姐在夜场这个行当中,是公认的一流水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有高大健美型,有娇小柔弱型,有大家闺秀型,还有小家碧玉型。她们的身价不低,并且不是每个公关小姐都会跟客人去酒店开/房,她们大多数时候是在包厢里和客人一起玩乐,但到最后客人要求有最后一步时,她们又会巧妙地拒绝。这样做,不但没有使得+1的生意受影响,反而起到了另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因为得不到,所以那些有钱的客人们不惜一次次在这里一掷千金,在他们看来,这是乐趣,如果自己喜欢的那个公关小姐一旦答应了他的要求,他就会索然无味了。

    但是,只要庄擎翼一句话,这里每一个公关小姐都会无条件地心甘情愿地去陪客人。她们受翼帮庇护,这里是她们的主要经济来源,老板就是她们心目中的上帝,而不是客人。

    一群穿着三点式的美女走进包厢来,一个个都各有姿色,气质迥异。一共有7位留下来。庄擎翼的三位客人每人挑了两个,他身边只坐了一个。

    包厢里很快就变成了香艳之地,男人们都是欢场老手了,加上今天作陪的美女又都是颇有经验的,平时被调教得很好,知道怎么才能将这种黑道霸主级的男人陪好,让他们开心。当公关小姐也是个技术活儿啊,一般的水准还不能被安排进这顶楼的豪华包厢。

    庄擎翼坐在那里,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脸上保持着淡淡微笑,看三位客人都玩得很开心,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玩过这一通就会送他们走。

    庄擎翼身边的公关小姐是这里的头牌之一,今晚能有幸坐在老板的身边,她有点紧张加兴奋。其他姐妹都时不时投来艳羡的目光,虽然她们表面上看起来都在笑,可内心却是有着同一种想法如果此刻坐在老板身边的人是自己那该多好啊。姐妹们私底下大都是对庄擎翼有着幻想的,将他当作是梦中情人,但只能远远观望,不敢奢求什么。像今晚这样的情况是很稀少的,平时庄擎翼即使需要女人也不会在这里找。今晚的情况有点特殊,除了是陪客人之外,庄擎翼的心情才是最关键的。

    别看他脸上挂着笑,实际上这笑容不达眼底,他的心情不爽,还很混乱。他也很努力地想让自己沉浸在这迷乱的气氛中,那样就能将脑海里的某个身影赶走……他想,或许自己真的需要一个女人来填补一下空虚,解决一下需要。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在花丛里穿梭了。

    三位客人越玩越嗨,也不知是谁起头的,将公关小姐按在沙发上,其余的人就在起哄,嬉闹。暧昧,激情,成人游戏,一触即发,不可收拾。庄擎翼知道接下来该到什么环节了,再不转移阵地的话,只怕这三位客人会忍不住在这里就开始乱来。庄擎翼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的地方被弄脏,不允许有客人在包厢里做那种事的,但是出了这个地方又另当别论。

    很快,三位客人就被安排到了酒店,六位公关小姐全部作陪。庄擎翼也住进了客人房间的隔壁。

    偌大的套间,传来女人的娇喘声,她激动又兴奋地看着眼前这俊美无匹的男人,她使出了浑身解数来取悦他。他太强了,好像是很多天不曾碰过女人,以她的承受能力居然都会感到快要散架了一样,但是也有着前所未有的愉悦。

    “啊……亲爱的……你太棒了……我……我受不了了……”女人一声绵长的娇吟,身子僵住了,两只手死死掐着庄擎翼的胳膊,巨大的欢愉让她脑子一片空白几乎昏厥了过去。因为太激动,她眼角浸出了泪水……感觉自己太幸运了,能和老板发生这种事,哪怕是一次,她都会铭记的。

    就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庄擎翼已经抽身而出,那女人顿时战栗了,紧紧抓着他,哀求……可他完全不会在意她是否满足,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解决完需要,他一秒钟都不想停留。

    庄擎翼的反应与这个女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冰与火的反差。他在释放那一刻都是面无表情的。对于他来说,眼前的只不过是他解决需要的工具而已。而他知道,对方也怀着虚荣心的。这世道,两个成年人在一起做那种事,不一定就与爱情有关,就比如现在。女人可怜巴巴地望着庄擎翼,他刚才是连衣服裤子都没脱的,现在他已经将tt扔进马桶冲走,还冲了好几次。他要确定tt是被冲走了,绝不会留下任何一丝让自己的种子有被女人盗走的可能。哪怕是用过的tt他都不会掉以轻心。

    这个男人该是有多可怕啊!

    女人蜷缩在床上,敢怒不敢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庄擎翼离开。她刚才只是需要他再坚持两三秒钟就好,她就能得到最高的满足,但他却不肯。在她最紧要的时刻,他结束了……唯一能安慰她的就是庄擎翼临走时随手甩出的一叠钞票。

    老板,翼帮的老大,他怎会在乎女人呢?这世界上只怕是没有他能放在心上的女人吧……

    庄擎翼放着豪华别墅不住,回到了那栋旧楼里。

    他就像是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在外边,他可以浪荡不羁,风流洒脱,但是过后,他会陷入更深的沉默和孤寂,仿佛是一只行走在黑暗里的孤独的狼。谁才是他的伴?谁才能当他的伴?

    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孤独何时才是尽头?

    站在这走道中间,左边是他的住所,右边是方惋的侦探社。看着那紧闭的大门,庄擎翼的眼神里透出几分复杂的光芒。呆立半晌之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

    从他买下这里那一刻开始,他就是房东了。虽然门锁被方惋换过,能防得了普通人但却防不了庄擎翼。

    堂堂翼帮的老大,竟然偷偷地潜入了方惋的侦探社,而他自己一点都不在乎这样的行为。贼也好,黑也好,一切都是随心而发的举动。他可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喜怒无常,不按牌理出牌,这才是他庄擎翼的作风。没有人能真正地了解他,也没人能猜透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他只是一个凭空出现的谜……

    庄擎翼将灯打开,下意识地往桌子上望去……果然,那里少了一个相框。原本放着一张美少年的照片,如今的位置空了。

    庄擎翼从柜子里找出了棉被,躺在沙发,盖上,就这么睡在这里。他这奇怪的举动,如果被方惋知道,铁定是要和他吵架的,只不过,方惋最近都没来侦探社,又怎么会知道呢。

    顶娱女云弛。寂寞,无处不在,在这个寒冷的夜里侵入心肺,它会像呼吸那样让你无法摆脱。

    庄擎翼本不用这么凄凉的,以他的身份地位和财富,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不是问题,但这世界上,偏偏有某些人和事,无可代替。他可以在别的女人身上发泄,但他绝不会投入感情。他的心,早就死了很多年,随着那遥远而模糊的记忆。往事就像一条河,奔涌,澎湃,可就是怎么都不可能回头……

    与此同时,在城市的另一端,某个温馨的小家庭了,夫妻俩还在收拾东西。明天就要去旅行了,方惋很兴奋,美丽的小脸蛋上一直都挂着微笑。

    这种事当然是要向父母说一声的。文治平和邱淑娴刚才从这里离开不久,现在又打电话来了。千叮万嘱让文焱要保护好方惋,可见父母对方惋是多么紧张啊。文治平是真的很疼爱方惋。但邱淑娴就是看重方惋的肚子。

    文焱拿着电话,耐心地听父母唠叨了半小时才得以清静。

    睡觉的时候,男人又忍不住缠绵一番。

    “老婆,我感觉你最近又发育了……”他低沉沙哑的声音里含着蛊惑的意味。

    “嗯……你……坏死了,手拿开……啊……不……”方惋脸红耳涨,轻声娇喘,他太不安分了。

    “唔……不错,这样挺好,以后咱们儿子不愁没奶水吃。”嘴上这么说,他可没闲着,大手抚上那诱人的嫩白。

    “。。。。。。”

    这一夜,两人睡饱了才起来的。飞机是下午的,还有足够的时间赶去机场。

    方惋穿好衣服出来,文焱一见她,立刻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还穿牛仔裤?不行,快去换掉。你是孕妇,穿牛仔裤不好,太紧,宝宝会不舒服的。”

    “呃?”方惋低头看向自己的裤子,用手拉了拉:“不会紧啊,你看,裤子很有弹性的。”

    文焱眼一瞪:“不行,快去换掉。还有,我看见你在箱子里放的那件衣服太暴露了,也拿出来换掉。”

    这威严的架势,一股纯正的军人范儿,方惋不由得扁扁嘴:“你现在拽了,反正你是特种兵的事也被我知道了,你就一点没顾忌了,随时在家摆谱是吧,我可不是你的兵……”

    嘴上这么说,可方惋还是转身进去卧室了,将牛仔裤换掉,再找一件“不暴露”的衣服放进箱子。

    “真是的,哪里暴露了,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呢?唉,男人……好奇怪。”方惋在喃喃自语,但心里却是有点甜滋滋的。他的霸道,谁说不是一种爱的表现呢。看来,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她都得被这个军人老公管制着了,尤其是在怀孕期间。

    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是三亚。这是十二月份,三亚的气候宜人,白天只穿一件长袖即可,晚上风大,需要加外套。先前文焱说暴露的那件长袖只不过是领口敞开了一些而已。

    跟文焱一起出门真的不用操心,一切他都打理好了。机票,酒店,行李,包括旅游的路线,他都一一安排得妥妥当当。方惋以前都是习惯了凡事亲力亲为,习惯了独立,现在她需要习惯的是习惯文焱的照顾。

    照顾吗?方惋在结婚最初可是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被文焱照顾。他即是老公,也像亲人,他会霸道地禁止她吃某些东西,不准她穿牛仔裤,不准这样不准那样……总之,他对方惋是严格监督。每当方惋皱眉的时候,文焱就会说,那都是为了她和包包的健康。

    从家里到机场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这还是在一路畅通无阻的情况下。

    文焱一直都留意着方惋,将她搂在怀里,让她舒服地靠着。

    方惋的脸贴在他胸膛,小手紧紧圈住他精壮的腰身。他的胸膛好结实好厚,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他不知道,她有多喜欢多贪恋这个温暖宽厚的怀。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男子气息,看着他完美无缺的下巴,感受着他的体温,听着他清晰有力的心跳……幸福就是这么简单。能够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即使市这么平常的拥抱也是令人心情愉悦的。

    文焱也在半阖着眸子养神。他能感觉到方惋在怀孕之后有少许变化。她更有女人味了,开始不经意地流露出对他的依赖。而他也很享受被她的改变。这才像是夫妻啊,男人天生就是骨子里有掌控者的因子,女人的依赖有时会让他有保护欲。

    一个多小时之后,到机场了。

    机场大门,进进出出的人都很多。方惋和文焱才刚一下车,旁边也停下一辆机场大巴,下来了不少乘客。同时也有人从机场里出来,推着堆积如小山高的行李……

    有的人一边走一边兴奋地说笑着,不知道是怎么会撞上推着满车行李的人。事出突然,方惋来不及躲闪,一声惊叫,推车已经不受控制地撞向了她……(已更一万字,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