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38章 卷 五:有没有感觉肚子痛?
    一辆行李车上对着几个箱子,如果撞到孕妇,又恰好是肚子的话……

    就在方惋的惊呼刚刚才出口那一霎那,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蓦地将她稳稳护住,身后的行李车撞到他腰间,他只是闷哼一声承受下来,神色紧张地抱着方惋:“你没事吧老婆?”

    方惋心有余悸,脸色煞白,摇摇头,狂乱的心跳还没平复下来。她其实刚才也有在躲,可是动作已不如怀孕之前那么敏捷了,如果不是文焱及时护住她,她就算躲得过行李车也躲不过那几个倒下来的箱子。

    推行里的人在一个劲地道歉,文焱在对着方惋的时候还是温温柔柔的表情,但一转头看着推行里的那位中年妇女,文焱顿时变了脸色,沉沉地说了句:“看着点路,这么多人。”

    一个凌厉的眼神就让这位大婶忙不迭地低下头,暗暗咋舌,男人的气势好恐怖啊。

    文焱能有好脸色吗,幸好他反应够快,不然方惋万一被撞到可怎么办?

    方惋手摸着他的腰,仰着小脸心疼地看着他:“有没有撞疼你啊?要不要紧?”她明明有留意到他刚才皱了一下眉头紧紧咬着牙,只是他没有喊出声,他比较能忍。13acv。

    “没事,我是男人嘛,皮糙肉厚,不用担心我。到是你自己,走路注意点。你现在有没有感觉肚子痛?”文焱说着就将方惋的手握住,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就这么往前走,一直到走进机场里边坐下来,他才放开。

    方惋现在俨然已经成了他的重点保护对象了。甜蜜是很甜蜜,方惋也觉得开心,不过就是文焱这一路上都紧张兮兮的样子让她感到有点压力。她希望他也能放轻松一点,出来玩嘛就要心情悠闲,不然就失去了效果。

    还有半小时才会开始办理登记手续。方惋和文焱坐在一块儿,她亲昵地靠着他,偷瞄着他的脸色,发觉他是实在太严肃了。

    “老公,你能不能笑笑啊?不要这么严肃嘛,刚才在门口那只是个意外,没事的,你别老想着这个事,看你,一直都绷着脸,这样你会开心吗?放轻松,放轻松……”方惋纷嫩的脸蛋上露出明媚的笑容,伸手在文焱的嘴角戳了戳,示意他不要神经紧绷。

    文焱微微一愕:“我很严肃吗?我很紧张?”

    “噗嗤……”方惋忍不住笑出声,这男人还有很可爱的一面呢,瞧这呆呆的表情,帅,萌。

    “你啊,要不要照照镜子啊?你的脸就跟煤炭那么黑……老公,你可是身经百战的人啊,怎么会紧张成这样?宝宝还有半年多才出生,你要是从现在开始一直都紧张,那不会很难受吗?”

    其实方惋不知道,文焱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倒在他怀中,下身都是鲜血。当时那种恐惧太过深刻了,文焱即使知道那不过是做梦,却还是在潜意识里有所顾忌的。不过听方惋这么一说,想想也是的。出来玩首先要放松心态,否则还不如就关在家里呢。旅游就是为了散心,将心中的郁闷和不痛快都赶走,如果还不肯放下心事,旅游也就失去了意义。

    文焱凝视着方惋这沁人心脾的笑容,缓缓点头,表情总算是松下来了,方惋见状,嘻嘻一笑:“这才对嘛,老公,你要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嗯?意思是,我不笑的时候很丑?”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

    “咳咳……不是啦,我是说,你笑起来显得更亲切。你不笑的时候嘛,其实……让我联想到了中年大叔。”

    “中年大叔?”文焱的脸又沉了下去,深邃的双眸瞪着方惋,佯装生气:“好啊,你嫌弃我老?我才不过二十八岁,怎么成大叔了?”

    方惋脖子一仰,眨眨晶亮的大眼睛说:“老公,你二十八岁,我才二十三岁,你已经快奔三了,我还正值青春。对我来说,你真有点像大叔。”

    “好啊,你再说我是大叔试试!”

    “嘿嘿,别这么小气嘛,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好多女人都喜欢大叔型吗?下至十几岁,上至几十岁……”

    “这么说,大叔这词儿是在夸我?”

    “对对对,绝对是在夸你。你魅力无边,成熟稳重,精明睿智,你……”方惋掰着指头在数,一旁的文焱被她逗得乐滋滋的。谁不想被自己老婆称赞呢,不管是真是假,总之他听着就舒坦啊。

    方惋见文焱的情绪比起先前要好很多,她也欣慰。文焱在方惋的带动下,他会觉得自己真的年轻了不少,熟悉的感觉竟像是回到了读书那时候……

    等到上飞机,坐下来的时候,方惋才忽然发觉,怎么自己和文焱不是坐的后边,而是坐在前排的头等舱?

    方惋瞅瞅四周,没人留意这里,她凑过去贴着文焱的耳朵小声说:“老公,你怎么订的头等舱啊,好贵的,你这样好浪费……”

    文焱不禁莞尔一笑,这个小女人还真是为他想得周到,知道替他省钱,很好。

    文焱两臂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方惋,嘴角泛起一丝魅惑的浅笑:“你说得没错,但机票不是我付钱。我打电话告诉外公,说我们要去三亚晚几天,外公马上就为我们把机票买好了。你也知道外公是干什么的,他这些年坐飞机都是头等舱,又怎么会给我们买经济舱的票呢,何况,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宝……”

    “啊……原来是外公啊。外公对我们真好。”

    “你明白就最好了。你现在是肩负着全家人的希望,千万不能出半点闪失,要注意安全,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不管到哪儿,不管做什么都要有我陪着才行,走路要时刻牵着我的手,还有……”文焱说着说着话题就绕道这上边来了。这些话他已经叮嘱过方惋很多次。

    “老公……天啊,你怎么这么嗦,你比我爸爸还要能唠叨……”方惋哀怨的眼神瞄着文焱。

    文焱没好气地捏捏她的脸:“你这个女人,不知好歹,身在福中不知福!”

    “嘿嘿,我开玩笑的,其实我很喜欢你这么嗦,这说明你重视我……”

    “我知道你开玩笑的,我又没真的生气。”

    “你……”

    “。。。。。。”

    邱樟为方惋考虑得很周到,她是孕妇,出行当然要有个相对舒适的环境了。老爷子多的是钱,不在乎这点机票费用。如果文焱拒绝的话,邱樟反而会不高兴。

    飞机进入了云层之上,透过窗户能看到外边那一片蓝色天幕中漂浮着一朵朵白色的云团。奇形怪状,像棉花那么柔软,对女人来说尤其有着十分的吸引力。真想能躺在那云朵上。远处,一轮金色的太阳将它周围的云朵全都映照成了鲜红色,只有坐飞机才能领略到这种神奇而瑰丽的自然景观,方惋当然不会错过了。急忙拿出相机拍照,嘴里还不停地赞叹着。

    文焱留意着她的表情动作,看样子她很享受,发自内心的喜悦。她是这么容易满意的一个女人,这迟来的蜜月能让她这么开心,文焱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明智的。按照他老爸的话说:我儿子,文焱,终于开窍了,知道怎么哄女人了。

    这多不容易啊,平时文治平没少对文焱唠叨,现在文焱主动提出说要和方惋一起去三亚,文治平真是老怀安慰啊,和方奇山都是乐得合不拢嘴。

    辆李箱如声。这对夫妻俩的感情越来越稳定,将来宝宝出生之后也会有个幸福的家庭。长辈们最乐于见到的就是这些了。

    ===============================

    方惋是第一次来三亚旅游。站在海边的时候,一下子就爱上了这辽阔的碧海蓝天。比起z市的海,眼下方惋脚踏着的这片土地,更加美不胜收。难怪全世界那么多的人喜欢旅游,原来这是一件如此美妙的事情。身在陌生的地方,空气清新怡人,好像世界忽然一下子变得大了很多。当然了,最关键还是因为身边有自己的爱人。

    任何美好的事情都需要有人分享。方惋从十年前发生的那件惨剧之后,她和父亲便没有再出去旅游过了。现在,就在此刻,站在这片辽阔澄澈的海域,方惋的心情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激动和感慨。

    三亚是著名的旅游城市,是世界上旅游业最发达的地方之一。它得天独厚的美丽环境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这里风光明媚,海滩迷人,每个前来的游客都会感到身心特别的放松,会感到自己与大自然是这么的贴近,亲切。

    “哇,老公,这里太棒了!可惜不是夏天,不然我一定要下海去游泳!”方惋娇美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涨红,粉嘟嘟的,既有青春活力又不失小女人的妩媚,文焱不由得心里一紧……

    “你还惦记着游泳?你有孕在身,不管现在是什么季节,都不能下水。”

    “知道了,文焱大叔!”

    文焱哭笑不得,自从大叔这词儿从她嘴里冒出来,她就时不时地来一句。不过文焱多听几次到是觉得这词儿被她说成是昵称了。

    “你不累吗?我们先去酒店房间休息一下再出来欣赏海滩。”文焱说着就已经牵起了方惋的手。

    那么自然的动作,仿佛演练过千百遍了。方惋乖乖地任由他牵着,难得她这么温顺……沉浸在热恋中的女人就是这样的,感受到爱人的关心和疼爱,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平日的强硬泼辣都不知不觉间化成满满的柔情了。

    酒店房间就在这海滩附近,是来之前就订好的。

    这一片的酒店规格都相近。高雅,清幽,能看海。

    两人携手走进电梯,有说有笑的,俊男靓女的组合永远都是赏心悦目,让人百看不厌的。

    就在电梯合上之前那一秒,方惋恍惚间看到外边有个熟悉的身影……咦?怎么有点像是穆钊?

    方惋微微一惊,电梯已经合上了。

    兴许是眼花了吧,他怎么会在这里,没那么巧吧?

    那个让她感觉眼熟的背影是不是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是不会有交集的。方惋这么想着,心里也就释然了。

    没回到房间之前,方惋还没觉得特别累,但是一看到那张洁白的大床,方惋躺在上边就不想动了,倦意在一波一波袭来,眼皮不停使唤地往下耷拉。

    文焱将箱子里的东西整理出来,一看床上,方惋已经睡着了。那张纯净无害的睡颜让他心底涌起一阵悸动,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将她的鞋子和衣服脱下,然后把被子盖上。

    文焱没有立刻休息,他有个习惯就是,无论去到什么陌生的地方,第一件事就是勘查周围的环境和地形。这是他当特种兵所养成的警觉,改不掉的。即使出来旅游他也要将房间周围检查一遍才能放心。

    里里外外看了一边,包括走道和窗外,最后文焱来到了阳台。从这里望去,一眼就能看到不远处的碧绿色海滩。视线由远及近,文焱眼角的余光瞄到隔壁的阳台有动静……

    蓦地一回头,文焱见到了一个男人,对方也正在看他。

    男人手里拿着一只红酒杯,深红色的液体看起来有点像血一样。他与文焱的距离很近,就是并排的两个阳台,他在文焱的房间隔壁。

    男人举起杯子向着文焱,神情淡然地说:“文队长,欢迎来我的酒店下榻。”

    文焱心里惊诧,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怎么这酒店是你的?”

    “不必惊讶。我们创世集团名下的酒店遍布全国,三亚这里又怎么少得了我们一份呢。这酒店是我前几天刚收购的,我来视察视察,想不到就遇见了文队长和太太一起来旅游。”穆钊在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有着几分倨傲,讳莫如深的目光与文焱对视:“想请不如偶遇,今晚,就有我做东,请你们二位赏脸吃个饭,如何?”

    原来方惋先前在电梯里没有看花眼,真的是穆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