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43章 卷 五:失明
    医生的一句“但是”,让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一股不好的预感充斥在心头。

    “伤者由于头部受到撞击,导致她的视网膜动脉破裂,引起了一种比较罕见的猛爆性侧支视网膜动脉血管阻塞失调症,简单来说,就是伤者会暂时失明。”

    失明?!

    医生的话,让大家都懵了,犹如一盆冷水浇下。

    文焱心里剧痛,一把拽住医生,情急之下将医生的手腕捏得发疼……

    “你们……不要太激动……只是暂时失明,有可能一两天就恢复的,”医生边说边吃力地挣脱开文焱的手,见过不少激动的病人家属,医生也算是脾气好了,没有因为文焱的粗鲁而发火。

    “真的吗?很快就会好?”文焱的情绪又被提了上来,眼巴巴地望着医生。

    方奇山更是眼眶都红了,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好像随时都可能喘不上来一样。

    医生的脸色有点不自然了:“是可能一两天恢复,但也有可能要几个月甚至是几年,这就要看伤者的康复情况和运气了。她现在是孕妇,在用药方面我们必须格外谨慎,她所受到的治疗也会相应有诸多限制,所以,真的无法确定她什么时候才能复明。”

    医生的话,让大家喜忧参半。喜的是方惋和孩子都没事,忧的是担心她的眼睛,在康复之前,她怎么照顾自己?

    方惋还没醒来,被安排到了特护病房。

    生一人摒支。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双方家长都各自回家去休息,临走时也是忧心忡忡的。

    病房里只剩下文焱一个人。方奇山本来也是想守着的,但是这病房不比酒店,只能留下一个人守夜。

    总算是有惊无险,没什么比命还重要的。只要方惋能平安,哪怕是暂时的失明也好过失忆或者死去。对于一场“意外”来说,她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文焱静静地坐在病床前,看着方惋苍白的面容,他的心沉痛到了极点,仿佛有只无形的大手在紧紧揪着,他浑身冰冷,精神状态也很萎靡,累了一整天,神经高度紧张,现在她没有生命危险了,他才能缓过一口气,但还是无法抑制心痛的感觉。

    文焱此刻的情绪全都在脸上,在眼里,深邃的眼眸尽是疼惜与温柔,手指轻抚着她的近乎透明的脸颊,没有一点血色,呼吸轻浅得近乎于无。几个小时之前她还好好的,现在却是生机黯淡,如何能让人不心疼。

    “傻瓜……怎么不护着自己的头呢,孩子如果没有了我们以后还可以再要……可你的命如果没了,我……”文焱喃喃低语,想到这里竟然身子一颤,不敢再想下去。假如方惋真的没命,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但能肯定的一点是他不能没有她。

    现在静下来才发觉,在最危急的时刻,在她躺在手术室的时刻,他脑子里想着不是以孩子为主,他最在乎的是方惋的命。这不是他无情,而是用情已深。他固然也很爱孩子,可如果两者之间必须选一个,他肯定会选方惋。

    世事无常,人有旦夕祸福,蜜月旅行回来就出事,心情的极度反差,就好像心脏破了一个洞……

    真希望老天眷顾,希望方惋能顺利熬过这一关。失明对于一个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何况她还是个孕妇。文焱在默默地祈祷……

    苏振轩打来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了,文焱还没入睡,只是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哪里能睡得着,脑子一片混乱。

    苏振轩说,经过检测,肇事者的滑板确实是经过改装的,被撞上了一个小型发动机,是目前国内没有销售的品牌,只有在国外才能买到的改装滑板。是一些高端玩家为了追求刺激才产生的这种产物。由于这种滑板上公路之后速度远超普通滑板,控制起来很危险,容易造成事故,所以交通部也有明文规定不允许改装滑板上路,如果引起事故将会被罚款,或是拘留。

    原来如此。文焱的猜测是对的,滑板经过改装,并且在国内买不到。这就更增加了“蓄意”的可能。几个小青年现在被拘留了,文焱将会亲自处理。

    与此同时,在城市的另一端,还有人因为这一起事故而大发雷霆。

    房间里一片狼藉,像是狂风过境一般。这都是某个男人的杰作。听完属下的报告,他不但没有夸赞办得好,反而是浑身都不爽。他不爽,这屋子里的东西就要遭殃。

    “我要的只是做做样子,不是要她的命!”男人的的声音格外阴冷,但电话那头的人却听得冷汗直冒。boss生气了,boss不满意。这就意味着那群小青年的下场将会很惨。

    其实不是他们办事不力,只是当时的情况不是人为可以完全控制的,谁能料到方惋摔下去时会碰到路边的台阶,那么硬的地方,不受伤才怪。如果不是这样,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的及格的。

    这偌大的城堡里,富丽堂皇令人咋舌,但却有一处极为阴暗的地方,是禁区,只有boss和他允许的人才能进去。

    潮湿阴冷的角落,特制的锁链锁住了一个骨瘦如柴的人,依旧是灰色的衣服,依旧是蓬头垢面,依旧是散乱空洞的眼神……谁见了都会感到恐怖。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是hz的大本营里极其重要的存在。冷酷无情,深沉到极点的boss,好像魔神一般的人物,有谁能轻易撼动他的心神?除了眼前这灰衣人还能是谁?

    boss站在灰衣人面前,柔柔的灯光照在他身上,有那么一霎,他眼底闪过一丝淡得不能再淡的温柔,只是消逝时,却能让整个空间都更冷……

    他又看到了灰衣人那种冷傲不屑的眼神,每一次站在灰衣人面前,他都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很渺小卑微,仿佛永远都及不上她的一块衣角。他痛恨这种感觉!

    “我说过,当我第300次问你关于名单的事,你不说,我就会对你女儿下手。现在,我让你看看她的照片。”男人嘴角噙着一丝残忍嗜血的笑容,很满意看到灰衣人激动得颤抖。13acv。

    照片?女儿的照片?

    灰衣人瞪大了眼睛,使得原本就凹陷下去的眼窝显得越发毛骨悚然,但是眼神却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热切。十年了,女儿长成什么样都不知道。灰衣人做梦都想不到boss会拿出照片。无数个日日夜夜,灰衣人都在幻想着女儿长大之后的模样……

    “照片……”灰衣人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很粗,像沙砾,被头发遮住大半脸,只露出两只含着泪水的眼睛。

    boss拿起手机,灰衣人在看到照片时,整个人都呆住了,照片里的人,那五官,简直太熟悉了,那就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啊!果然是女儿,但她却受伤了,被一个男人抱着,头上的血留到了脸颊……

    沉寂了几秒,灰衣人迸发出可怕的嚎叫,发狂似的冲上来想要掐住boss的脖子,可是灰衣人的四肢都被锁链锁住,根本不可能走出这三米之外。

    “你把她怎么样了,你这个魔鬼!你怎么还不死!我不准你伤害她,不!”凄厉的哀嚎,如困兽悲鸣,愤怒而忧伤。

    boss面对这吼声,眸子里毫无波澜,有的只是一片冰寒和阴狠:“你现在知道怕了?当初你弄出个名单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当初你威胁我说要去告发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你拒绝我求婚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你知道吗,如果我想要她死,她早就不会存在了。这一次她只是住院而已,命还在,我这么做,是要让你明白,我说过会那她开刀,不是吓唬你的。别以为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你就可以享有特权,只要你一天不交出名单,你就别想我会放过她。要一个人死,太容易了,我现在比较享受的是看着你的女儿受伤受痛。下一次再用什么方法让她受伤,我还没想好。”

    灰衣人已经被这番话折磨得肝肠寸断,纵然意识再怎么坚强,可都有个极限的。灰衣人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但在此刻,心里清晰起来极限就是自己的女儿!眼前这个魔鬼,他要利用那个无辜的孩子来达到目的。这一次受伤,康复之后还可能会受伤的。

    灰衣人没有再说话,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眸光散乱,嘴里还在含糊地低语:“女儿……我的宝贝儿……难道我真的错了吗……名单的事,我隐瞒了这么久……就是想等着看那个畜生灭亡的一天,可是你却因此而受罪,我是不是真的应该告诉他名单在哪里?我到底该不该说……女儿……”

    灰衣人坚持了十年的意志终于是动摇了,但没有马上向boss说出名单的事。灰衣人还在犹豫着,在想着一件念念不忘的事……为什么,自己十年前曾委托某个人办一件事,如果办成,boss不可能还能像现在这样一手遮天的。难道说,委托的那个人没有做到吗?或者是,失败了吗?名单如果被女儿得到,她一定会有所作为,hz一定会土崩瓦解的!灰衣人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放弃了,等着女儿来解救,或许只是一个梦?(这两天特别卡文,对着电脑很久才写出来更新。不过现在已经过了这道坎,明天会恢复更新字数和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