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44章 卷 五:她醒了
    灰衣人沉默了很久很久,天色从黑暗变成鱼肚白了。boss耐心很好,一直都在旁边欣赏着灰衣人的一举一动,真难以理解,灰衣人现在的形象就如同鬼魅一样,而boss眼中偶尔不经意流出的眼神却像是在看绝世美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灰衣人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微微动了动,从破损的喉咙里艰难地挤出声音:“再给我三个月时间,我会告诉你名单在哪里。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再骚扰我女儿。你害得我还不够惨吗?折磨我十年,还不够消你心头之很?我女儿是无辜的,如果他死在你手里,你就永远也别想知道名单的下落!”

    男人倏地一紧拳头,阴冷异常的眼眸中迸射出强烈的恨意:“你觉得自己已经还清了吗?你欠我的,几辈子都还不完。要不是你当初嫌弃我只是个小混混,我怎么会走上这条路?我的人生,都是因为你而改变,你在这里十年,都是你应得的!现在我就给你最后三个月的期限,在这个时间里,你女儿不会死,但如果到了三个月你还要让我失望,我不介意将她抓来跟你锁在一起。我的耐心也是有底线的,为你,我已经耗费太多时间,够了。”

    男人缓缓站起身,削瘦的身影转过去时,冷不丁又冒出一句话:“我忘了告诉你,你女儿怀孕了。”

    冰冷无情的话语,告诉灰衣人这个事实,不是为了让人家高兴,而是加重的威胁!

    “怀孕……她……她有宝宝了?”灰衣人激动得浑身哆嗦,急促地呼吸着,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她在喃喃自语,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永远都不会忘记十年前的一天,从昏迷中醒来,一切都变了。被困在这里,四肢锁住,活动的地方不超过三米。被人像豢养野兽一般地对待,猪食狗粮都吃过……被毒打,被鞭抽,被折磨得人不像人过不像鬼,十年了,被一个魔鬼囚禁了十年,犹如每时每刻都在地狱的邺火中燃烧,煎熬。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受到的创伤都是无可计量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的。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怎么能够在这么长久的摧残中活下去?是什么在支撑着那一丝仅存的意志?

    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灰衣人从未有一天停止过自己亲人的思念和爱。在无数次痛得昏厥时,在无数次想要自杀时,都因为想起女儿,想起爱人,因为心中一点微弱的希望之光始终不曾破灭,始终坚信着有一天自己能从这炼狱中出去,重见天日,与家人团聚!

    就是这个念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经成了灰衣人的执念,不实现的话,死都不会瞑目的。

    三个月,这次灰衣人给了自己最后三个月的等待期限。因为知道,boss终于是忍耐到了极限了。boss要名单,但他更要的是灰衣人的屈服!

    boss在门口伫立良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像一样。

    灰衣人先前还意识清醒,渐渐开始慢慢的身子抖得厉害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表情尤为痛苦,但却拼命在忍着不肯喊出声。

    boss笑了,是那种令人心凉的冷笑。他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瓶子,走到灰衣人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发作了也不肯说一声吗?你以为自己有那么大的能耐能熬过紫幻的药瘾?”

    灰衣人愤恨的目光死死盯着boss,尽管已经快要忍不住了,痛苦万分,可还是不肯向这个魔鬼的男人乞求。虽然知道自己只能支持这么一会儿,很快毒瘾就会加剧,但是哪怕能多坚持一秒钟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交代了。

    boss就偏偏不让灰衣人再用这么倔强的姿态,他将手里的瓶子凑到灰衣人的鼻子跟前,然后打开……

    一阵异香传来,似兰似麝,瓶子里飘出的气体被灰衣人吸进去……

    不一会儿,灰衣人就瘫软在角落里,不再发抖,脸上痛苦的表情不再,倔强的眼神不再,就像是见到了美丽的梦境一样,脸上露出享受和向往的神情,眼神迷离……在这一刻,所有的伤痛都远去了,只看见心底最深处渴望着的家园,亲人,好想就这样永远都不要醒来,沉醉在这美妙的一梦……

    boss眼中隐匿着的一抹复杂,在这时候也得到了释放。伸出手,在灰衣人那瘦得一层皮包骨的脸上轻轻摩挲着,再抚过那脏兮兮乱蓬蓬的头发……

    “何苦一定要跟我对着干?何苦一定要逼我这么对你?只要你点头,我的王国里,你就是女主人,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肯屈服?只要你愿意,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可以是你的,你为什么不要?”男人的自言自语,饱含着浓浓的心痛,却也有无尽的狠。就因为灰衣人不肯低头,就被他折磨了十年,还被逼迫着染上紫幻的毒瘾……这个男人深刻地诠释了什么叫做“爱的反面是恨”。

    ======================================

    方惋又一次梦到了自己的母亲,梦到了多年前自己还小的时候……这些年,她梦到母亲很多次了,只是每次在她想要去牵母亲的手时,母亲就会消失,她的梦也就跟着醒了。但这一次不同,她真的牵到母亲的手了,好暖好暖……可是为什么母亲在哭?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她手背上,还用一种十分幽怨的眼神看着她,像在惋惜,像在诀别,最后当她紧紧抱着母亲不让母亲离开时,却被狠狠推开……衣沉从暗神。

    “惋惋,你太让我失望了。”母亲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不见,方惋哭着叫妈妈,挥舞着双臂从沉睡中醒来。

    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但这是男声,是男人的气息,这不是母亲……不是的……

    文焱心疼地看着方惋,握着她的手,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她,温柔地为她擦去眼泪,低声地喊着她……第一次见她从梦中哭着醒来,文焱的心都碎了。

    好半晌,方惋才回过神来,意识开始回笼……

    “老公,我……我刚才梦见妈妈了……妈妈说,对我很失望……”方惋嘶哑的声音在哽咽,梦境太过真实了,就像真的经历了一样。自己逝去多年的母亲说她对自己很失望,这种心情是怎样的痛,怎样的伤啊。方惋最大的心结和伤痛就是母亲,这让她如何能承受得起。

    文焱闻言,只觉得呼吸一滞,温柔地安抚道:“做梦而已,过一会儿就没事了。你是你妈妈最爱的宝贝,她怎么会失望呢。你没听说梦是反的吗?你妈妈在梦里说对你失望,其实就是对你很满意。”

    文焱对解梦一窍不通,但现在他只想安慰方惋,只不过他也听说过不少关于梦的神奇,尤其是他自己就亲身经历了……前段时间梦到方惋晕倒在他怀里,身上在流血,现在她已经是躺在医院了。而方惋说自己做的梦,让文焱想到了付金水的托付,让他向秦桦的女儿传话。因为现在还没传到,所以秦桦托梦说自己对方惋失望吗?这也太过奇妙了吧?难道说爱人之间,或是有血缘的亲人之间,真的会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吗?

    在伤病中的人都很脆弱,比较好哄。文焱的话让方惋放宽了心,她想着梦是反面的意思,心里就舒服点了。

    “老公……好黑啊,你为什么不开灯?”

    文焱瞬间僵住了,心如刀绞……方惋看不到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有多痛苦,她只能感觉到他的手在抖……

    “老公……你怎么了?”

    文焱深深第呼吸了一口气,沉郁的声音说:“惋惋,你现在在医院。还记得吗,昨天晚上我们在家门口……刚下出租车,有几个玩滑板的人冲了过来……”文焱每句话都说得很艰难,但他不能不说,方惋必须要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

    “惋惋,孩子没事,可是你失明了,不过是暂时的,医生说了,只要治疗的效果好,你很快就能看见,或许只是几天的时间。”文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要太沉重,尽量不去想那种最坏的可能。医生是说可能几天,但也说了很可能几年,十年……

    方惋静静地听着,她的反应比文焱想象中要平静得多。她沉默着,没说话,也没有表情,似是在很努力地消化这个事实。13acv。

    方惋越是平静,文焱越是激动,心痛。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依旧是那样动人,可她却看不见,她的世界里只剩下黑暗,再无任何的事物和色彩。文焱死死捏着拳头,蛰伏在胸口的痛惜一下子就爆开来。

    记得首长曾说过,文焱在外执行特殊任务,必要时可以先行决策之后再汇报。文焱觉得现在就是时候,他不想再等上级的指示了。为了惋惋和孩子的安全,他认为有必要立刻决定些什么……

    “惋惋,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母亲生前有没有向你提过关于什么名单之类的东西?”

    【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