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49章 卷五:毛大志醒了!
    明天就要出院了,今天的晚饭是方奇山从家里带过来的,亲手为方惋做的。8他虽然是心疼方惋,可毕竟她已经是文焱的妻子,出院之后当然是要回去她和文焱的家,就算方奇山很想能每天都在女儿身边细心照顾,但他也只能将这念头压抑在心里。

    方奇山今天似乎有心事,临走时还特意将文焱拉到了外边走道上。

    文焱有点纳闷,岳父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吗?

    方奇山最近显得更加苍老了,白头发越来越多,气色也是不大好,现在面对着文焱,方奇山严肃的样子更是加重了气氛的凝固。

    “爸……您这是?”

    方奇山警惕地看看四周,见没人经过,他才压低了声音说:“女婿,你老实说,是不是有派人监视我和林云芝?”

    文焱心里咯噔一下,俊脸上神色不变,可实际上脑子里却是闪过了诸多念头……琢磨着怎么应对方奇山的问题。

    方奇山无奈地苦笑:“你不用为难,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惋惋应该告诉过你,我早就怀疑林云芝背地里在干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所以我当初才会那么急着想要你们结婚。你是个好警察,人又聪明,怎么会发现不了林云芝的异常呢,她被警方盯上,是必然的事,我料到会有那么一天的。只是,我没想到连我自己也会成为监视的对象。”

    文焱惊愕,不知道方奇山怎么会察觉自己已经被监视的,但他深信,不是方惋透露的消息。既然方奇山都知道了,文焱也就没必要躲闪。

    “爸……对不起,这是我的指责所在。不过请您相信,监视只是暂时的,只要确认您和某件事情没有关系,我们就会排除您的嫌疑。至于林云芝……”

    方奇山脸色一沉:“我不怕你们监视,我就是想告诉你林云芝最近很怪,她同意跟我离婚了,以前我提过很多次她都不答应,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再继续拖着我,只是她有个条件,她要闹闹跟着她,我不同意,所以离婚协议还没签下来。我和她8年夫妻,虽不能说十分了解她,但是我有个感觉,她可能是要准备离开这里,永远都不回来。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走,我也不想知道她究竟跟什么复杂的势力有牵扯,我只想顺利地离婚,带着闹闹生活。文焱,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帮帮我,也算是帮帮闹闹和惋惋……闹闹绝不能跟着林云芝,那个女人就像是个炸弹,谁都说不好她什么时候就爆炸了,我不能让闹闹跟着她受罪。你有没有办法让林云芝放弃闹闹?”

    方奇山一口气说完,神色已不如先前那么镇定,眼中的焦急越发深浓了,他知道自己这位女婿不简单,在这种非常时刻,方奇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好歹文焱也是家人啊,不向文焱求助还能向谁?

    文焱紧紧蹙着眉头,方奇山的话,让他吃惊不小,林云芝要准备溜了?还想要闹闹跟着她?这个女人那么歹毒,闹闹跟着她还可能健康成长吗?1avMt。

    文焱的脸色也凝重起来:“爸,惋惋知道这些事吗?”

    方奇山摇摇头:“我还没告诉她。前些日子你们去度蜜月,回来后惋惋又受伤,现在虽然是要出院了,可是你也知道惋惋的个性,我如果告诉她林云芝不肯对闹闹放手,她肯定会找林云芝大闹一场。换做以前到也没什么,但现在不同,林云芝如今行为怪异,我怕她万一被惹急了狗急跳墙,对惋惋,对闹闹,都不是好事。你更理智,稳重,我先把这事儿告诉你,至于你会不会跟惋惋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嗯,爸,您先回去休息,等我的消息,我想想有没有法子让林云芝放弃对闹闹的抚养权。”

    方奇山面露喜色,他还是很信任文焱的,现在听文焱这么一说,他也多了一分希望。

    方奇山走了,文焱还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照方奇山这么说,林云芝真的可能要跑了,或许,现在就是对林云芝收网的时候!只要收网,林云芝就如丧家之犬,什么抚养权之类的,她不可能有机会得到。的确,方惋和文焱都一致认为林云芝在病房里装窃听器但是又很快拿走,反复几次那样,目的多半是为了探听某种只有方惋和方奇山会涉及到的事——名单。这个可能性最大。

    但让文焱伤脑筋的是,方奇山也知道他自己被监视了。幸好还没发脾气,而是理解文焱的做法,不然文焱可真的要哀嚎了。方奇山和惋惋的父女感情很好,文焱自然不希望有什么事影响到他们的。看来,方奇山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可文焱还不能向上级建议撤销对方奇山的监视。因为,即使方奇山跟HZ没有牵扯,但从林云芝的异常行为可以判断,对方奇山的监视更有必要了,因为,这样能保障方奇山的安全。负责监视的人早就有得到指示的,必要时候就得化身为方奇山的保镖。

    方奇山不知道的是,自从秦桦的事浮出水面之后,他自己就显得更加重要了,文焱的上级,

    其实方奇山那天在提出离婚时也说了几句对林云芝造成威胁的话,只不过那个女人显然还没做出让步。闹闹是林云芝家里这一代唯一的男丁,她哪里会舍得放手,她是要将闹闹的抚养权夺到手,然后将闹闹送到他外公外婆那里,而她自己就远走高飞。她不爱闹闹,因为闹闹不是她爱的男人的孩子,她看着就来气,所以经常打骂闹闹,将闹闹当成出气筒……

    方惋见文焱满腹心事地走进来,眉头皱着眉松开过,她料想父亲兴许是对文焱说了什么。

    文焱本来也没打算瞒着方惋的。闹闹是方惋的心头肉,她确实真的会去找林云芝大闹一场,可有了文焱的在一旁看着她,两人商量着做事,他不会让方惋再单独面对林云芝的。天饭可很心。

    “老公……”方惋轻轻地唤了一声,伸出手与他的大手相握。他顺势坐在床边,靠过来,头往墙上一仰……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方惋很果断地说:“先听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林云芝同意跟你爸爸离婚,但她要求闹闹的抚养权归她。”

    “什么?归她?她想得美!”方惋只觉得心头一股火气就窜上来,激动的神情果真如文焱和方奇山预料的一样。

    “老婆,稍安勿躁,还有好消息呢。”

    方惋见文焱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她心里的焦急也减少了几分,眼巴巴地望着。

    “好消息就是,我刚才打电话请示了上级,我们很快就要对林云芝收网。关于她的一些犯罪证据,将会在我手中汇总。这么一来,闹闹的抚养权自然就归你父亲。”

    方惋如释重负地笑了,激动地抱着文焱,在他脸上吧唧吧唧亲了两口……

    “老公万岁,我太爱你了!”

    “亲得我一脸口水……”

    “。。。。。。。”

    就在两口子嬉笑之际,文焱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以为是首长又打来了,接起来一听,却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文焱……文焱,我是你毛伯伯,你现在在哪里?我有事要跟你说。”对方抖得厉害,似是难掩激动的心情。

    文焱暗暗心慌,他最担心的就是毛大志的家人会告诉他某种不幸的消息。

    “伯父,我现在就在医院,您也在吗?我马上过去找您。”文焱边说边起身,冲着方惋做个手势,急匆匆地出了病房。

    方惋住的医院也是毛大志所在的那一间,她在三楼,毛大志在二楼,这些天,文焱也有上去看过毛大志几次,他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文焱……大志他……我刚才看到他的手指动了一下,我就马上给你打电话了……你快点来。”

    “什么?大志的手动了?”文焱猛地停下了脚步,接近着疾步奔向楼上而去。

    这个消息太重要,太让人振奋了!局里有内鬼,毛大志是第一个传出消息的,他也是那一次行动中唯一活下来的警察。文焱早就对毛大志的家人说过,如果毛大志有苏醒的迹象,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17281785

    毛大志病房门口的警察,在黄建州死后就被距离撤回去。以前派警察来这儿守着,是想要在毛大志醒来的第一时间获得某些关键的信息,现在局里内鬼都已经揪出来了,自然就不再派人看着。

    毛父已是热泪盈眶,与文焱一左一右守在毛大志的床边,死死盯着毛大志的动静,可是却见不到他动,旁边的各种仪器也是跟以往一样的,没有该不会是毛父看花眼了?

    “伯父,您真的确定看到大志的手动了吗?”

    “我……我……好像是……”

    “好像?”文焱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是了,毛伯父也有可能是因为太爱自己的儿子,巴望着醒来,一时看花眼也是有可能。

    文焱还是不肯死心,一直守到了深夜,毛伯父都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文焱暗暗叹息,痛惜地看着病床上这日渐消瘦的身影,伸手握住毛大志的手,心里默念:“兄弟,你没有完成的任务我已经替你完成了,你怎么还不醒啊,唉……”

    文焱无奈地垂下头,闭着眼睛,又一次地失望了。

    蓦地,一个极为细微的声音飘进文焱的耳朵……“焱……”

    文焱惊悚地抬头,倏然发现,毛大志的嘴巴在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