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50章 卷五:真正的内奸原来是
    文焱并不是一个容易情绪波动的人,但此时此刻他却真的红了眼眶,巨大的惊喜无法言喻。2看着医生在为毛大志做检查,文焱才相信这不是做梦,是真实的,毛大志醒了!

    原本毛大志的身体状况很不乐观,体内各项机能都每况日下,医生曾说过,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不醒来,毛大志活不了多久的。文焱每次来看毛大志的时候心情都很沉重,担心。今夜,无疑是诞生了奇迹,毛大志不只是醒了,在医生为其昨晚检查之后也不禁感概,毛大志的生命力和意识都有了明显上升,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恢复行为能力,但至少不用担心他会在昏迷中死去,也就是说,毛大志没有生命危险了,他只是暂时不能行动自如,不能活蹦乱跳,经过持续的康复治疗之后,毛大志会逐渐恢复四肢的活动能力。

    医生出去之后,病房里安静下来,毛大志躺在病床上,虽然人还是很虚弱,可他的意识清醒了,正努力睁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和文焱。1avMt。

    毛伯母也赶过来了,两位老人早已是哭得眼睛红肿,太高兴了,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儿子醒来,从此之后再也不用做噩梦,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害怕儿子会无声无息地逝去。

    毛大志细微的声音在安慰着父母,文焱站在旁边静静的,没有多话,他知道两位老人一定有很多话要对毛大志说。

    毛大志是个明白人,他和父母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说自己要跟文焱单独谈一谈,这正是文焱心中所想的。

    毛大志的父母出了病房之后,文焱和毛大志这两个好兄弟才有了说话的空间。17281785

    两个男人的手握着,文焱激动的心情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平息,他平时没说过自己内心的担忧,但实际上他一直都在害怕毛大志有一天会永远离开人世。现在,他的心算是真正放下了。

    四目相接,彼此眼中太多的感触了,恍如隔世一般,上一次见面在什么时候,想起来,那似乎是好几年之前了。但有种情谊是会像本能一样伴随着你的,即使多年不见,那份真挚的友谊依旧存在着,历久弥新。

    毛大志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颊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嘶哑的声音说:“焱,我终于活着见到你了。”

    “大志……你小子这一觉睡得很真久,发生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等你精神好一点我就详细讲给你听,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文焱眼中闪烁着点点星光,这是对兄弟的诚挚和热切。这是警局里的同事无法给予他的一种感受。外表淡然的男人往往在某些特别的时刻会格外感性。

    毛大志微微摇头:“不……其实有些事我知道的。我虽然在昏迷中,睁不开眼睛,做不出动作,但我有时候能听到有人在我旁边说话,我是有一点意识的……我记得你说过,你结婚了,对吗?”

    文焱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原来真的是这样,毛大志在成为植物人的那段时间里并非完全失去意识。

    毛大志说这么几句话已经有点吃力了,有点喘。文焱起身为他倒水,一边还哈哈笑着:“没错,我已经结婚了,还有,我老婆怀孕四个月,还有半年,孩子就要出世了。”

    “你真行……我……我不会输给你的,我也要尽快恢复,到时候我就能回警队去工作,我也能找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孩子……咳咳……咳咳……”

    文焱哭笑不得,这毛大志还是跟以前在部队时一样的不服输的性格啊。但这样不正是说明毛大志没变么,依旧是曾经那个处处地方都爱跟文焱较劲的小子。这才让人感到亲切,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新兵入伍那会儿。

    “找媳妇儿结婚生孩子,这事儿以后再说,你现在先把身体调养好,你都瘦成这样了……”

    “哈哈,当减肥嘛……以前……我有点胖,现在瘦成竹竿儿了,我会注意不让自己再长胖,要像你这么……这么标准又强壮的体格。”

    文焱也被毛大志的乐观开朗感染,轻笑着摇头:“你小子,连身体也要跟我比?非得练成我这样才甘心?我可告诉你,就我这身板儿,那不是人人都能练成的,很辛苦,你确定能坚持?我记得以前你当兵的时候,体能训练可不怎么样啊。”

    “咳咳……你给点面子行吗,这都多少年没见了,我一醒来你就揭短……”毛大志一急,脸上微微泛红。

    这两兄弟聊得很投契,仿佛中间没有间隔那些年一样,还能互相陶侃,互相揭对方的丑事,回忆起当新兵的日子,说不完的话题,诉不完的感慨,缅怀一段青春记忆之后,话题不知不觉转到现在。

    毛大志知道文焱现在担任刑警队长,接了他的班,成为继他之后又一位年轻的队长。毛大志一点嫉妒之心都不会有,他只会为文焱高兴,同时也很感激,是文焱抓住了付金水,并且让付金水被押送上了法庭接受审判。毛大志心里最耿耿于怀的事就是这件,如今文焱替他完成了。

    毛大志和文焱之间是有着旁人无法达到的一种信任度,对于文焱来说,毛大志是他唯一信得过的朋友。毛大志更是如此,在文焱面前,他可以畅所欲言。

    只不过,文焱没有透露自己是特种兵。这是高度机密,即使是父母都不可以说的。

    毛大志只知道文焱在追查有关于付金水背后的犯罪组织一事,这就足够了,他会将自己所知道的线索都告诉文焱。

    焱绪法这喜。“大志,你在出事的时候曾打过一个电话,说局里有内鬼,是指的黄建州吗,他前段时间已经出车祸死了。”文焱接着就将关于黄建州的事讲给毛大志听。

    “黄建州?”毛大志愣了愣,眼中眸色凝重,缓缓地摇摇头:“不……不是他。”

    “什么?不是?”文焱脸色骤变,瞳仁中爆出两道精光,似乎有什么东西忽地浮现在脑海里,一闪即逝,想要抓住却又不见。

    毛大志笃定地点点头:“对,我很肯定内歼不是黄建州,而是……”

    当文焱听到毛大志所说的名字,不由得惊诧,倒抽一口凉气:“竟然是他?”

    “想不到吧?就是因为隐藏得太深,所以才能成为内歼。HZ不会找那种容易暴露的人,黄建州只是一个莽撞又无脑的小人,他还没有当内歼的资格。”

    文焱耳朵里在听着毛大志说话,心里却已经翻天覆地,短暂的震惊之后,他也开始冷静地思考……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现在想想,还真是事有蹊跷。黄建州家里发现的现金和枪,时间上太凑巧了……巧得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布好的局,等着警方去搜出那些东西,他能从警局里逃出去,也实在是运气太好……可现在知道谁是内歼,许多问题都变得明朗了。如果我料得不错,黄建州只是个替罪羊,是真正的内歼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而故意放走了黄建州,给人造成一种假象,误以为黄建州真的是畏罪潜逃。只不过,他遇到的车祸,现场勘查,确实是交通事故……”

    毛大志的手很凉,刚苏醒,身体太虚弱了,现在说话都有些吃力,但还是紧紧抓住文焱的手,眸子里全是满满的希冀:“焱,不管怎么说,真正的内歼是利用了黄建州做替死鬼。你一定要把这个人抓住,绳之以法,为前任两位刑警队长讨个公道,还有那些在行动中枉死的同事。我现在行动不便,不能跟你并肩作战,我会等着你的好消息。”

    “一定!”文焱如宣誓般说出这两个字,坚定的目光里有毛大志最熟悉的光芒,他知道,文焱做事不会让人失望的,幸亏有这个好兄弟接他的班成为了刑警队长,内歼一定会落网,HZ也必定会灭亡!

    文焱离开了毛大志的病房,临走前特意吩咐,如果有其他人问起他关于那次行动出事的细节,不能透露,更不能向其他人说内歼是谁,包括局里的同时和领导,都不能说。

    抓捕内歼必须是秘密行动,一旦走漏风声的话,将会全面失败。

    文焱心里忍不住琢磨,这个真正的内歼有没有可能恰好是HZ七个创始人之一?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七个创始人各自都有自己的门徒,也是七位。假如这个内歼在HZ内部是比付金水地位更高的核心成员,那就太有价值了。

    第二天。

    方惋出院,文焱的父母都来了,当然还有方奇山。回到家里,方惋倍觉亲切,看着屋子里被文焱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她也不禁感到惭愧……文焱的家务活儿做得比她还要好呢,瞧瞧床上的被子,叠成方方正正如刀切的豆腐干儿形状,她的泰迪熊就在枕头上坐着,睁大眼睛迎接她的回归。

    “熊熊,我回来啦!”方惋就像是见到久违的老朋友一样,亲昵地讲泰迪熊搂在怀里,这是妈妈留给她的纪念,是她最珍爱的宝贝……(在向着正文结局奔咯。今天就这一章,周末了,大家好好休息,生活愉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