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51章 卷五:老婆,你就乖一点
    文焱进来卧室的时候就是看见这么一幕……方惋正对着泰迪熊说话呢,她认真又俏皮的模样美极了,无论在何时何地,只要有她的存在,只要她是开心快乐的,她就会像一缕阳光照在人心上,暖融融的。8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孩子,方惋也是的。她平时冷静淡定,但有时也会流露出小女儿娇憨的一面。可不管是哪一面,都能让人为止着迷,倾倒……

    文焱也不甘寂寞,他总不能让自己输给一只熊啊,看样子方惋是又想抱着熊熊睡觉了。

    “老婆……”文焱从方惋身后轻轻搂着她的腰,大手顺势抚在她肚子上,低声说:“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多看看我才对,将来我们的孩子才会生的漂亮,你总是盯着这只熊看,那万一以后……”

    “嗯?”方惋美目一横:“真不害臊,你干脆说把你的照片都挂在墙上好了,哼,嫌弃我的熊熊丑?我到是觉得,我的熊熊一点不比你差!”

    “什么?你再说一次。”男人的脸有点黑,深邃的墨眸里有着危险的光芒。

    方惋嘿嘿一笑,仰着小脸说:“我的熊熊一点都不比你差!”

    才刚一说完,某个跟熊较劲的男人居然将她怀里的熊扯出来,放到一边,然后将她娇小的身子按在床上,手撑在她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薄唇边扬起一抹暧昧的笑:“老婆,你到是说说,这只熊哪里比我好了?”

    方惋晶亮的眸子眨了两下,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说:“那个……熊熊它不会惹我生气啊,我说什么它都听,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可以捶它几下,它是我最忠实的听众……抱着它睡觉很暖和,它还……”

    “还什么还,它又不能陪你说话,它也不能像我这样让你愉快……”男人这话说着已经低下头覆上她柔嫩的双唇。1avMk。

    “唔……唔唔唔……”方惋还想为熊熊辩解几句但是眼前这男人将她的声音堵在喉咙,席卷着她的呼吸,索取着令他迷醉的香甜。

    在医院忍耐了多天,现在她已经没事了,这是家,是熟悉的床,当然要做点爱做的事来庆祝一下她的康复。

    方惋也被这猴急的男人点燃了心中的渴望,手臂不由自主地环上他的脖子,两人的呼吸在逐渐加重,三下五除二,身上的障碍物没了,她就像是一只被剥了壳的鸡蛋,鲜嫩得让他心悸。8怀孕致使方惋的体形越发丰满,原本就发育得挺好的,现在更是波涛汹涌,那白嫩的风光让男人血脉喷张,浑身一阵紧绷,把持不住想要她的热切念头……“噢……”男人一声低哑的喟叹,这感觉太美了,仿佛久旱逢甘露,温暖紧致美妙无比,这是他深深眷恋爱不释手的滋味。是会让他灵魂都会颤抖的欢愉。方惋雪白的身子泛着诱人的粉红,妩媚如丝的眼波,轻咬着的红唇里溢出轻轻的娇喘,带着几分羞涩却又热情地应承着他……他已经能控制自己了,不会像她怀孕之前那般猛,但这样的温柔却又能滋生出另一种美好而快乐的感觉。“惋惋……你喜欢现在这样还是喜欢我以前那样……”方惋急促地喘息,脸红得像柿子,这男人真是坏,就爱问这种羞人的问题。“我……我都……喜欢……”他按着她的腿,眸子里晴欲的光芒越来越盛,如骤雨一般地节奏持续了好一会儿他才软软地趴在床上喘着粗气,而方惋则是满脸红晕,身子轻颤着,沉浸在激情的余韵中……

    这真是个精细的活儿啊,既不能伤害到她肚里的宝宝而且还要两个人都得到满足,文焱也算是挺不容易的了。这货还有好几个月的日子要熬呢。

    睡在这温暖柔软的大床上,方惋和文焱才能安心,踏实。医院里就算他也是每晚陪着但不会有家的感觉。可怜泰迪熊不能被主人抱着睡觉了,它只能被搁在床边。它的主人已经被一个霸道的男人霸占。

    方惋的头枕在他的胸膛,眼皮一耷一耷的,有点困了,但还是想跟他说话。

    “老公……我以后真的要在你的陪同下才能出门吗?”

    “那当然。这件事没得商量,就算你不愿意也必须听我的,你一个人不能出门,要买什么东西我会给你带回来。”文焱英俊的面容上有着不容人反驳的威严,眼神却是含着几分疼惜的。

    方惋小脸一垮,闷闷地嗯了一声,显然是很无奈。现在,全家人都紧张她,文焱对她的保护又升级了……

    “老公,你上班那么忙,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不能出门,连去楼下散步都不行,这……这跟关在笼子里有什么区别啊。”

    文焱何尝不知道这样方惋会难受,可现阶段他不敢掉以轻心,她一个人出去,身边每个人陪同,他说什么都不会放心的。她如果没有怀孕还不至于这么紧张,因为她自己本身有自保的能力,可现在不同了,她怀孕,处处都要小心,不能激烈运动,遇到危险想要逃命都可能造成孩子的流产。他不能再让意外发生,他的心脏承受不起。

    “惋惋……”文焱唤了一声,像哄小孩子那样轻轻地说:“你就乖一点,委屈这段时间。你想想,那天你被几个玩滑板的人撞到,就是有人蓄意而为。对方的意图究竟是什么,我们无法确定,但能肯定的一点就是有人要害你。你说,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出门?”

    方惋默然,她也知道文焱说得没错,可一想到以后不能自由自在的,她心里难免还是会有点不舒服。

    “老公,你说那几个玩滑板的人,他们交代说只是有人给他们钱,让他们来撞我,可没说是要我的命,这就奇怪了,为什么HZ只是要我受伤,而不是要我死?我跟HZ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啊,我又不会牵涉到他们的机密和利益,干嘛要这么对我呢?”

    其实这些问题也是文焱的困扰。17281776

    “不,你和HZ不是没有交集的。你忘了吗,你母亲生前曾工作过的药厂就是和HZ有关,付金水是HZ的人,他认识你母亲。林云芝也是HZ的人……虽然你跟HZ表面上看起来没有直接联系,但间接的联系却是太深了。”

    方惋皱着眉头,露出深思的神情,忽地抬眸望着文焱:“你说……HZ的人会不会真的以为我妈妈掌握了某种能对他们产生致命打击的秘密,比如名单。假设真是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我妈妈会被害,为什么林云芝会在我的病房里放窃听器,只偷听我和我爸爸的谈话,然后她很快就取走窃听器。或许她认为我妈妈会告诉我和我爸爸,关于名单的事,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我和爸爸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名单……林云芝注定是要失望了,HZ让她找名单,她完不成任务,至今都没人知道所谓的名单在谁手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目前为止,我们也只能做这样的假设,还需要更多的线索来让我们的假设,需要更具有明确指向性的线索。如果我们能找到名单,HZ灭亡,我们以及我们的家人才能真正地平安。”文焱的语气有几分沉重,但眼神却是格外坚定。他不会气馁,不会退缩,无论面对的是怎样的敌手,他都必须一往无前。在成为特种兵的第一天起,他就注定是一只沉默的利剑,出鞘就无悔。

    方惋感觉揪心,抱着文焱的腰,又往他怀里蹭了蹭,喃喃地说:“线索……我们要去哪里找线索啊……”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文焱的手机响了,是一个特殊的来电。

    文焱立刻来了精神,脸上有着方惋熟悉的振奋。

    “这么晚你还要出去?”

    “嗯,你先睡,不要等我了。”文焱一边说一边在加紧穿衣服。

    文焱在方惋脸上亲了一下才离开,临出门之前还不忘说了一句:“惋惋,我们等的线索出现了,等我的好消息。”

    方惋惊喜地看着门口消失的身影,对于这么男人,她有信心。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不会是空谈,他既然这么说,那就代表他有把握。

    =========================================

    紫金华庭。

    夜深人静,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在窗前站着,房里有空调但她还是不停在发抖。焱是又开对。

    “林云芝,你好大的胆子,没有BOSS的允许,你居然想跟方奇山离婚。”机械式的声音,经过变声器传出来的,在电话里听着格外阴森恐怖。

    林云芝哆嗦着嘴唇,脸色惨白,低声下气地求饶:“我……我只是……只是说说而已,不是真的……”

    “住嘴!BOSS不喜欢听解释,你好自为之。”对方冷冰冰地说完就挂了电话。

    林云芝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强烈……BOSS太可怕了,连这种事都能知道。

    “不……我不能坐以待毙!”林云芝急匆匆地打开保险柜,将里边的美金和重要的东西都拿出来放进一个黑色背包里。她原本不是计划今天跑的,可这一通电话让她惊醒了,害怕了,她不敢再拖,她有个预感,再不逃的话,她会死!【稍后还有更新。星期一也会有大量加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