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52章 卷 五:林云芝死
    一辆摩托车从紫金华庭的后门开出来,一路狂飙,如果这是大白天就能看清楚骑车的人,也能看清楚她的车技有多高超。hz果然是不会招揽废物的,能被他们看上的人,都不可能会是像外表那样简单肤浅的。

    她的目标是冲过前边的那座大桥……一过了桥就会有两条路可以通向市外。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大冷天的但是她的背心在冒汗,整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又一次闻到了死亡的恐惧,她只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原本是组织一次公司员工出国旅游的,她就计划趁机出国就不再回来,这么做才不会被人怀疑。但她等不到了,她有种强烈的预感,再不逃就没机会了……

    她感觉这座桥好长,她已经将速度提到最高了,车身好像随时都会飞起来一样,可她仍然感觉慢。这是一种心理作用,对于一个逃亡的人来说,一秒钟都是巨大的煎熬!

    近了……更近了!她即刻就要冲过桥头,激动之余,她仿佛看到了一条驶向光明的大道……

    就在摩托车刚要向右转弯时,蓦地,路灯熄灭了,骑车的人陡然间一惊,速度也不由自主地减慢了少许,但车子还是在向前冲的状态,由于先前的速度太快,不能一下子急刹住。车灯亮起的同时,只听得连串异响和女人的惨叫!

    摩托车被路中间的大石头所阻,弹向半空又重重摔下,骑车的人虽然戴着头盔,但在这么严重的撞击中也受了重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一辆褐色越野车停在路边,白炙的车灯照射在那人身上……

    车里下来两个穿着警服的人,手里拉着一条蓝色警戒线,两人往那路口一站,这样一来,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再有车辆和行人进过的。当然了,这两个警察无疑是冒牌货。他们这群人惯用这样的手法。

    昏暗的光线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穿着黑色风衣,蹲着身子将地上那人的头盔取下……一股血腥味在空气里蔓延开来,这是一个满脸鲜血的女人,是林云芝。

    林云芝此刻已经快要昏厥过去,鲜血流进眼里,视线模糊,意识模糊,身体好像给撕碎了一般痛苦,她无法动弹,唯一能动的就是眼珠子和嘴皮……

    “你……”林云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只能挤出这么一个微弱的音节,眼前的男人,她就算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也知道,这是boss派来的人,路中间的石头就是这人放的。她恨,恨自己始终没能逃出boss的手掌心,她恨自己才不过四十岁就要丧命在今晚!

    眼前的黑影嘴里发出阴恻恻的笑声,像看死人一样的目光望着林云芝:“听过一句话吗,阎王要你三更死,不许留人到天明。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能逃过boss的眼睛?你以为你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本来你尽心尽力为boss办事或许还能多活几天,可你居然想要逃跑。没有boss的允许,擅自离开,你,该死。”

    这声音很普通,但语气却冷得彻骨,没有起伏的音调,每个字都像是钝器一样割在你心上。这是魔鬼的爪牙,是地狱的使者,他的出现只为夺去人的命。

    林云芝想哭,想骂,想喊救命,可她现在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死死瞪着眼睛,呼吸困难,意识越来越薄弱……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死亡的来临,感到自己的生命在随着血液一点点流失……她想起自己在贵州山区坠河之后也曾经历过生死的一瞬间,那次她侥幸不死,但现在呢?她知道自己不会再有那样的幸运了。只是,她不甘心,她死都不会瞑目!被hz当棋子使唤了8年,却得到现在的下场,她怎能不恨!

    “把她的包拿走,搜身。”

    “。。。。。。”

    林云芝那个装有美金的包包被搜了个遍。这些人不是为求财,是为了检查看看林云芝是否带着有什么东西是涉及到hz的秘密。美金不重要,重要的是u盘里的录音。

    林云芝心中的无数怨气竟化成了一股力量,使得她的手能稍微动一动。她痛得死去活来,但她还在忍着,她的手在伸向自己的脚踝……她的靴子藏着一把小型手枪,她就算是死都想要拉一个陪葬!hz要她死,她也要折损对方一员猛将才够本儿!

    “林云芝,你竟然还有录音!”男人低吼,紧接着,一声闷响,消音手枪冲着林云芝砰砰两下……

    林云芝的手刚刚摸到靴子里手枪,还没来得及拔出来,她身上已经多了两个枪眼……

    “有车来了,是警察!”只听有人急匆匆吼了一句,几条黑影便迅速窜上车,之后不到十数秒的时间,警察到了……

    现场一片混乱,林云芝瘫倒在血泊中,看起来就是一副惨烈的车祸现场。

    文焱心里有团火在喷,他马不停蹄地赶来,丝毫都不敢怠慢,但hz的人还是快了一步。

    深深的挫败感,愤怒,痛恨!文焱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这一次,他失误了。他从家里赶来,以为抓到林云芝就能得到想要的线索,可他失算了。

    如果早一点决定对林云芝收网,早点施行抓捕,或许还能赶在hz之前,林云芝一定知道不少关于hz的事,但现在她都快死了,收网已经没有意义,没有意义就意味着失败!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没有人敢说自己一生中都不尝败绩。文焱在这之前和hz的较量上还算是势均力敌的,但毕竟他是一个人,而对方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文焱纵然再怎么聪明也还是会有失算的时候。他是比普通人优秀,但也还是人。

    救护车上,林云芝奄奄一息,文焱坐在她身边,面色沉重地看着她满是鲜血的脸。这个女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个黑道小混混也比当hz的走狗要强啊。

    林云芝戴着氧气罩,呼吸心跳脉搏都十分微弱,随时都可能死去,她紧紧盯着文焱,嘴巴在动,似是要说点什么,可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文焱对林云芝向来都很厌恶,但她是重要线索,他内心也是不希望她死的。

    “林云芝,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

    她没动静,甚至做不出摇头或是点头的动作。

    文焱很是无奈,她伤得太重,他帮不了她的。

    救护车在快速驶向医院,几分钟之后,林云芝忽然有了动作……她的眼睛在睁大,她的手紧紧握住文焱的手,另一只还拿开了自己的氧气罩。

    “文焱……文……”林云芝吃力地发出声音,似乎一下子有了生命力。

    文焱心头一惊,赶紧凑过去:“你要说什么?”13acv。

    林云芝混沌的眼神有那么一点清亮了,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拼命才能使得喉咙里吐出模糊的字句:“秦桦……有名单……我……我8年前奉命接近方奇山,就是为了……名单……可我没找到……他们……要我的命……你一定要灭了……h……z……方奇山不是hz的人……他什么都……不知……”林云芝的气息越来越弱,两眼一翻,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林云芝,你说清楚一点,喂……林云芝!林云芝!”

    “。。。。。。”

    文焱的吼声,她听不到了,刚才之所以能说话,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这个被黑手操纵的女人,狠毒的女人,终于走完了她的一生。她这辈子可能唯一做过了一件好事就是在临死前告诉文焱,方奇山不是hz的人,方奇山什么都不知道。

    辆托的门样。鼻息里充斥着血腥味,文焱的呼吸越发窒闷,胸口堵得发慌……就迟了半分钟,林云芝被hz的人清理门户了。而她刚才说的话也证实了文焱和方惋的推测秦桦是真的握有致命的秘密!

    只凭这一点来看,文焱还不算失败,起码确定了名单曾在秦桦手上,要找起来也有个目标。林云芝最大的作用也就是告诉了文焱这一点。如果再给她多一点时间,她还会说得更多,但人不能太贪心,文焱只能安慰自己,能得到关于名单拥有者的确切消息,已经是算莫大的进展了。

    其实就算林云芝被抓进警局也不一定会招供这些,她或许还会等着hz的人去救她。正是因为她刚才逃跑时被hz的人所害,她要死了,她才肯吐露一些秘密。

    让文焱震惊的是,林云芝与方奇山结婚的目的居然是为名单。就为这个hz给她的任务,她不惜与一个不爱的男人结婚,在一起8年……这份心思,这种长远的策划,确实是hz的做事风格。是不是被hz调教出来的人都这么可怕?都能为了一个目标而隐忍多年?

    文焱没有因为得到这些线索而高兴,反而心情更加沉重了。天一亮,他将要回警局抓真正的内歼,这一次绝不能犯同样的错误,绝不能让内歼跑了或是出意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