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56章 卷 五:谁敢动我老婆!
    今儿这客厅里格外热闹,十来个围着方惋和风瑾,刚才被风瑾的擀面杖招呼过的人还在暗暗呼痛,碍于人多,痛也不好意思嚎叫,杀人般的目光落在方惋和风瑾身上,活像是要将两人生吞活剥了似的。

    方惋说她已经报警了,可林家的人刚开始还惊了一下,现在却又恢复了那副张狂的嘴脸。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么威风,原来是草包大小姐啊!”林母冷嘲热讽的口气,翻白眼的样子简直跟林云芝一模一样,只是年纪大点而已。

    林云芝的大哥林云凯也是一脸不屑地瞄着方惋:“报警?你以为报警能唬住人啊?这是家务事,警察来了也没用!”

    另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也跟着附和:“对,警察解决不了这事儿!”这是林云芝的二哥。

    “把闹闹交出来,然后你们滚出这个家,一分钱都不能带走!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林家的!”

    “。。。。。。”

    方惋清冷的眼神扫过眼前这群人,对方的挖苦讽刺,她不在乎,只是无端地感觉到可悲……林云芝好歹也是商界女强人,可她的娘家人却是连最基本的法律知识都欠缺的,在公司里挂着股东的头衔实际上都是只会打打杀杀的大老粗。难怪林云芝连总裁的位置挂名都不想让娘家人来当,她自己也明白,将来公司有事,靠娘家人根本撑不起来。

    方惋蓦地一笑,纤纤玉指轻轻撩一撩耳边的秀发,泰然自若的神情极具一股别致的风情,就好像眼前这群人只是纸老虎一样。她嫩红的粉唇一张一合,线条弧度煞是好看,只不过嘴里吐出的字句可就是能气得人吐血:“你们……唉,没文化真可怕,难道你们不知道,林云芝死了,她生前又没立下遗嘱。她的所有财产,我爸爸才是第一继承人,你们有什么资格赶我们走?还有,孩子的母亲不在了,孩子的抚养权监护权,都该归于父亲。这么简单的常识你们都不懂吗?一群混吃等死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的蠢货!”方惋不是真稀罕林云芝的财产和这房子,她就是咽不下口气,故意挫挫林家人的气焰。

    林家人可被方惋这话给呛得不可开交,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激愤。他们就是觉得这儿的人好欺负才会上门来的,可现在却被方惋和风瑾挡住了,并且还被骂了一顿。

    “你敢骂我们?”

    儿客十个两。“妈的,臭娘儿!找死!”林云凯一声咒骂,狰狞的面容上露出凶狠的神色,冲上来欲要抓住方惋。

    风瑾猛地上前一步,擀面杖对着林云凯,凌厉的气势暴涨:“刚才还打得不痛?还想再来?”

    林云凯蓦地停住了动作,他不知道方惋身边怎么会有这么个毛头小子,身手厉害,刚才他们几个大男人对付他一个都没讨到好,反被他手里的擀面杖给打得浑身痛。林云凯有所顾忌,但又不甘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只有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站在风瑾面前,盯着他背后的方惋……

    “你们想打我?可别怪我没事先说明,我老公是刑警队长文焱,怎么林云芝没有告诉过你们吗?”方惋气定神闲地望着林家人,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其实她也是抱着赌一赌的想法,希望用文焱的名字震住这群人。对方人多势众,真要动手的话,风瑾要保护她,还要对付十来个人,如何能力敌?她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她坚信文焱不会不理的。就算他本人不来,好歹他也会安排其他警员来吧。

    “文焱?”

    “刑警队长?”

    “文焱是你老公?”

    “。。。。。。”

    林家人惊愕地互相交换着眼色,显然,林云芝确实没告诉他们。他们哪里知道林云芝是奉命不得泄露文焱和方惋是夫妻的这个消息。至于原因,她不知道。

    人的名树的影。一般人不知道文焱也不足为奇,可林家是出身黑道,虽然改行做正当生意了但那也只是表面现象,其实暗地里跟黑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公安局里的一些大动静,他们随时都留意着的。文焱,提起这个名字,黑道中人不无头痛,他就跟电影儿里演的神勇警探一样,谁都不想落在他手里。他的名字对于许多人来说有着相当的威慑力。

    方惋和风瑾互相对望一眼,微微点头……欣赏着林家人精彩纷呈的表情,在这紧张时刻也不失为一种调节剂。

    林母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两个儿子更是震惊加恼怒,还有几分不信。而后边那几个手下就苦着脸,心里纷纷在想……这回真是不巧,踢到铁板了……文焱,他简直就是警察中的楷模,犯罪的克星!但在黑道眼中,最不愿遇到的就是文焱这种人。被他盯上就没好日子过……

    方惋淡淡地勾唇,冷睨着一众人:“怎么都不说话了?你们是在考虑要离开呢,还是?”

    “离开?死丫头,想糊弄我们,你还嫩得很!”林母不服气地冲着方惋嚷嚷。

    林云凯也回过神来,指着方惋吼:“死婆娘,假借文焱的名字就想吓唬人?人家那样的人能看上你这么个放荡下流的女人?”

    “就是,你这牛皮都吹上天了!”林母站在原地干吼,可就是不冲上来。她也不是傻的,方惋前边那个小子很威猛,加上她也不确定方惋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呵呵……不过是个只知道嚼舌根的丫头,我们这么多人,谁会怕你?你以为说文焱是你老公就能让那个我们走了?我们林家是混黑起家的,你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吗?警察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哈哈,别跟老子提什么法律,今天你们必须滚!必须交出闹闹!”

    “。。。。。。”

    林家人就一个个就跟泼妇骂街似的,动手是有顾忌了,现在成了唇枪舌战。

    吵架嘛,方惋可从来没怕过谁。对方愿意吵架还好,至少吵架不会伤害到身体,并且,这可是她的强项啊!

    方惋将袖子挽起来,两手叉腰,往跟前一站,横眉冷眼一扫眼前这几个人,他们的嘴皮子在不停地动,全都是骂人的话……

    “不要脸的女人,外边谁不知道你放荡下贱啊?竟敢说自己是文焱的老婆?如果真有这种事,云芝怎么会不告诉我们?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吧?哈哈……真这么想,咱哥儿几个可以满足你,只怕到时候你受不住求饶啊……哈哈……”林云凯一嘴污言秽语,猥琐的目光在方惋身上流连。13acv。

    方惋怒极反笑:“就凭你们?隔壁的欢欢比较需要你们。”

    “欢欢是谁?”这话是风瑾故意问的。

    “是条母狗。”方惋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对着林家大哥,就刚才那个猥琐恶心的男人。

    林家人怒不可遏,气得差点没喘过来,方惋骂林云芝的哥哥是狗,那不就是等于骂了林家全家么。

    “臭不要脸的践货!”林母激动得快吐涂抹星子了!

    方惋嫣然一笑:“你嘴上不积德,小心以后死了没儿子送终!”

    “你……你tm是没男人要的破鞋,比婊/子还下贱!”

    方惋眼一瞪:“你有男人要,结果还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跟你生的这几头恶犬还想来抢闹闹?狂犬病犯了还是怎么的?好心提醒你,药不能断,天天记得吃啊!”

    “。。。。。。”

    林家人是满口脏字,方惋虽然不那样,但她骂出来却更加让人气得跳脚。并且她的反应极快,林家人骂什么都会被她回敬过去。这嘴上功夫,方惋以前和林云芝吵架可是积累了诸多经验,今天派上了大用场。

    风瑾就不擅长吵架了,他站在一边看戏,看方惋一人舌战对方几个人,风瑾不由得暗暗咋舌……吵架也是一门需要具备的功夫啊!他看归看,警惕还是有的,谁要是敢对方惋动手,他会第一个冲上去保护方惋。

    以前林家人从未将方惋父女放在眼里,见面都不会打招呼的,一年半载都不会来这个家一趟,现在忽然发觉,怎么方惋跟传说中那个草包有点不一样呢?

    “妈的,咱们不要再跟这臭娘们儿废话了,直接冲上楼去!”林家二哥一脸凶相,吼出这么一句到是提醒了正吵得起劲的林家人。

    林父也是不想再纠缠了,吵架始终不能解决问题,直接开抢!

    “方惋,你滚开!否则连你一起打!”

    这吼声格外响亮,可方惋和风瑾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甚至不看林家人一眼。二人两人均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只因他们看到门口进来一个人,终于是等到他了!

    “刚才是谁说要打我老婆?”一个极具威严却森冷的男声传来,一道高大伟岸的身躯随之走进大家的视线。男人手里把玩着他的配枪,充满杀气的眼神一一掠过眼前这一张张目瞪口呆的脸。他身上的衣服脏了,湿了,头发凌乱,但在场的人却是大气都不敢出……他真的是文焱!没人去在乎他的形象狼狈,他的出现,带来一股恐怖的压迫感,凛冽的气势横扫全场!不用他自己介绍,林家人已经认出来,这就是文焱,他刚才说谁是老婆来着?(已更一万四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