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60章 卷五:逮到一只大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和底线,再怎么坚强,一旦被人戳中了死穴就再也无法保持那一份镇定。赵礼仁此刻就是这种感受。

    他一直都自诩意志坚定不移,他不是一个经不起折磨和风浪的人,活了半辈子,见识得不少,经历得够多,他认定的事就不会轻易动摇。他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到死都守口如瓶。可是,他似乎错了……

    赵礼仁的目光死死盯着朝霞的肚子,他整个人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双目泛红,肝胆欲裂!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这石室里陷入一片沉寂。文焱、毛大志、朝霞,都没有说话,每个人的心情都万分沉重,他们都在等着赵礼仁的反应。

    赵礼仁先前还是一副死不认账的态度,但现在他的心理防线在开始悄然崩溃,只因为文焱这一招实在是击中了赵礼仁的要害!一年前,赵礼仁认识了当时还在交警队的朝霞,两人虽然年龄相差十几岁,可彼此不知怎的看对了眼,后来朝霞调到刑警队来,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但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只因赵礼仁担心他和朝霞的关系公开后会惹来麻烦。朝霞怀孕了却不敢告诉赵礼仁,两人平时单独见面的机会不多,赵礼仁也只以为朝霞长胖了而不知道她怀孕。朝霞怕赵礼仁会叫她打掉孩子,所以只能忍耐,想着等肚子大些再告诉他,到时候他就舍不得孩子了。

    赵礼仁现年41岁,原本有个老婆,后来离异,两人一直都没孩子,这也是赵礼仁以及他父母的一块心病。赵礼仁心里是极度渴望能有个孩子的,可他想不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时间地点知道朝霞怀孕的事。他想大声笑,可他笑不出来,加上听完了文焱的话,他更是濒临绝望……他只有死路一条,不管招不招,他都是死。但孩子的将来却全在他一念之间。他不知道文焱背后是什么势力,那般庞大,神秘而可怕,他不敢去想,假如他和朝霞的孩子在这里出生,将来也一直都被关在这里,那会是一个怎样的人生?不就像是被人圈养的一头野兽吗?遇到再惨一点就是连野兽都不如,充其量被当作畜生般养着吧。赵礼仁这么一想,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全身每个毛孔都在收缩……真的怕了,是发自灵魂的恐惧,从未这么害怕过,即使是在被文焱开了三枪,被抓进这里,他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的惧意。

    再强悍的心理防线都是不是百分百的,只要能找到一个突破口,而朝霞的肚子,就是对付赵礼仁最佳的利器,胜过用酷刑的手段。

    朝霞已经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可她看着赵礼仁此刻的惨状,她心里难过极了,缓缓移动脚步走过去,眼泪的双眸红肿,伸出双臂紧紧抱着赵礼仁,颤颤巍巍地说:“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在那个组织里,你的地位比我高,知道得也比我多,他们要的是你提供的线索,而我……我知道得东西太有限了,我提供的线索价值不够保住我们的孩子……我们……我们死了不要紧,可孩子是无辜的……算我求你……我这辈子无法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妻子,只求你能让我们的孩子平平安安地过生下来,活下来。我相信文焱说的话,只要你肯说出你知道的那些事,他们就不会让孩子被关在这里。你不会忍心咱们的骨肉像困兽一样被关起来的……”

    朝霞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平日里也算是个爽朗的女人,可眼下这情形,她什么都顾不得了,既然已经彻底曝露,她唯一的指望就是孩子能没事。如果赵礼仁横竖都只有一死,能保住他的骨肉,就算是最后的心愿了。朝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赵礼仁,甚至愿意为他生孩子,抚养长大……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孽缘吗。

    文焱和毛大志见到这一幕也不禁心生感触……虽然赵礼仁确实该死,朝霞也是罪无可恕,但两人的爱情却是另外一回事。赵礼仁此刻的表情有着明显的挣扎和痛苦,说明朝霞的出现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某些方面来说,赵礼仁是坏,可他对朝霞却是真心的。这一点到是让人意外,也让人为他和朝霞感到惋惜。

    这幅画面,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都要动摇吧,可赵礼仁却还没说话,只是任由朝霞抱着他,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

    文焱向毛大志递了个眼色,毛大志心领神会,随即望向赵礼仁那边,并轻轻推动了一下轮椅……

    “赵礼仁,你还存着侥幸心理吗?你想想,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可能将你一个副局长抓来,而我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知道朝霞和你是因为什么而败露的吗?在那次行动中,我当场受伤,差一点死了,当时我躺在地上浑身是血,你们以为我死了,其实我还有意识的……当时交警队有派来几辆车为我们开道,朝霞就是骑着其中一辆摩托车,她当时就躺在我旁边,她的胳膊也中枪,可那是苦肉计,我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她给你打电话……她太心急了,还没确认我的死亡就急着给你打电话,她很不巧,都被我听到了,只可惜,我伤得太重,没能将你们两个是内歼的消息传出去,我就已经昏迷不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赵礼仁,你还在执迷不悟吗!”毛大志这番话,虽然不是特别强而有力,有点中气不足的样子,可是却字字清晰,足够让赵礼仁听得仔细了。

    毛大志说完还有点喘,文焱细心地将茶水递过去,温热的大手轻拍着毛大志的肩膀,眼神中充满了鼓励和欣慰,仿佛在说:大志,你做得很好!个和活辈活。

    赵礼仁内心震惊,想不到居然是这样被暴露身份的。他就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和朝霞已经很小心了,他想不通是怎么会被抓的。原来,这就是毛大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赵礼仁的心越发冰冷,坠到了谷底,紧绷的面容上终于是破开一丝苦笑……

    “呵呵……呵呵呵呵……”赵礼仁的笑声里蕴含着令人惋惜的悲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他曾向罪犯都说过,这也是很多警察都会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只是,赵礼仁以前没体会,现在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人算不如天算。毛大志都成植物人了还能醒过来,这是否叫做“报应”?1aXZX。

    “哈哈哈哈……天要亡我啊!”赵礼仁仰天一阵怒嚎,将压抑在心中的赍恨和不甘全都吼了出来。

    文焱和毛大志不由得心头一颤……看来,赵礼仁终于是肯招了,只是他们却笑不出来,反而感到心凉……付金水,林云芝,赵礼仁,朝霞……这些人都是人才,但他们的头脑却没用在正途上。假如他们不是被HZ所收买,控制,假如他们没有做出违法犯罪的事,他们不会得到这样的下场。不知道还有多少像他们这样的人存在,文焱虽然抓到了赵礼仁和朝霞,可毕竟是在同一个警局里工作的,他的心情一点都不好受。

    朝霞被带出去了,这石室里又恢复了宁静。没有了女人的哭声,赵礼仁的脸上却还残留着朝霞的眼泪,流进他嘴里,只觉得万分苦涩。

    招与不招,完全是两种相反的待遇。

    文焱一挥手,虽不见有人进来,但赵礼仁身后的那一处风口却是自动关上了,并且很快他就感到有一股暖气慢慢蔓延开来。他也不再像刚才那么抖得厉害了,文焱还给他端来了开水喝。

    肯招供就什么都好说,不肯招供的话,赵礼仁在那风口处是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昏死过去的。

    赵礼仁连续喝了两杯热水才喘过气来,身子暖和一些了,可他明白,如果他现在反悔说不招,他将会受到比刚才还残忍的待遇。

    赵礼仁低着头,像是在思索着从哪里说起。

    文焱和毛大志很耐心地在等待,他们心里忍不住猜测……赵礼仁到底在HZ里是个什么样的地位和角色呢?

    赵礼仁呆滞了好半晌才开口了,嘶哑的声音很轻很轻:“我……我是HZ的高级核心成员,是七个创始人之一所收下的门徒。”

    门徒?七个创始人为自己寻找的接班人?整个HZ,除了七个创始人,就数他们的门徒身份最高了!

    文焱惊愕,有点意外,自己竟真的抓到了一个门徒?HZ的七个创始人分别在不同的领域里收门徒,且必须是自己所在的行业。赵礼仁是门徒,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公安系统里必定有一个比赵礼仁职务更高的人就是HZ的七个创始人之一!大鱼,赵礼仁绝对算得上是一条大鱼!文焱这么镇定的人都不由得摒住了呼吸,赵礼仁会说出谁是他的上线吗?会是公安部里的谁?{大家节日快乐!今天就这一更,赶着有聚会要参加,但中秋节放假是不会断更的,会照常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