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61章 卷六:方姐的小娃娃
    对赵礼仁的审问进行得还算顺利,他的心理防线已经被攻破,接下来就显得很配合了。他自己本身是公安局的副局长,也是从普通警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假如文焱说他老实交代之后会放了他,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所以文焱就干脆说他会被枪毙,无论招供与否,这样赵礼仁反而会觉得文焱说的是真的。至于朝霞和他的孩子,是他会竭尽全力去守护的,哪怕是用自己的死来换取她母子俩的平安,他也认为值得。

    每个人都有矛盾的两面,善与恶从来都是共同存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区别在于,有的人被引导向善,这种决心能将恶念压制,每每面临作恶的危险时,善念能战胜恶念。但有的人因为意志不够坚定,在面临作恶的危险时,恶念战胜了善念,一旦做了一次便容易走上一条不归路。可即便是如此,哪怕是罪大恶极的人,也会有某个人是他特殊对待的。或许他能对不起天下人,但唯独不会对不起某一个人……

    赵礼仁就是如此。他能出卖警局的同事,他能为HZ甘当警局的内歼,可他对于朝霞却是真心的爱。他会招供,有个重要的原因也是希望能为朝霞换来更多的机会。朝霞只是HZ的小喽罗,她根本不知道赵礼仁究竟是在HZ里处于怎样的地位,她连HZ的核心成员都算不上。她这颗棋子迄今为止最大的作用就是在她当交警时,毛大志还是刑警队长时那一次押送付金水,朝霞就是当天骑车在前边开道的交警之一。还有就是在搜查黄建州家时,是朝霞最先发现现金和枪,藏的位置极为隐蔽,如果不是她事先知道,怎么那么快发现呢。其余的时候,朝霞就是负责监视文焱在警局的一举一动,最开始赵礼仁还曾接到命令,要他想办法收买文焱,他就让朝霞去试探文焱,看看能否将文焱拉拢。甚至说过如果文焱不喜欢男人就给他送去女人……

    可朝霞有几次提出要请文焱吃饭都被他婉拒了,后来朝霞还曾暗示雷庆华的老婆给文家送礼,结果那天在文家,方惋发现了烟盒子里的美金,文焱紧接着就将钱送退回去了……朝霞和赵礼仁通过观察知道文焱不是一个能收买的人,HZ也在那个时候改变了注意,命令赵礼仁不要再插手这件事,至于后来HZ是用什么办法对付文焱,赵礼仁就不得而知了。

    在HZ组织中,七个创始人所收的门徒,门徒称自己的上线为“老师”。赵礼仁的老师是HZ七个创始人之中的“老六”。

    赵礼仁招供了自己的老师是谁,这是文焱在执行任务以来所取得的一次巨大突破,之前的付金水林云芝,都不算是摸到HZ的真正的核心,而赵礼仁却是一条大鱼,他所供出的东西有着极为重要的价值。但遗憾的是,赵礼仁只知道自己的老师是HZ的创始人之一,却不知道谁是BOSS,他也没见过其他的几位创始人。按照HZ内部的规定,门徒需要经过一段长时间的严格考验才能有可能见到BOSS。仅仅只是可能而已,并非就一定能实现。而没有BOSS允许,每个门徒也见不到除了自己老师之外的创始人以及其他门徒。

    BOSS是神秘莫测的,在许多HZ的成员心里,BOSS是神一般的人物,要见到BOSS实在太难了,即使为HZ效力十年也不一定能见到BOSS的庐山真面目。能轻易见到的话,HZ只怕早就不存在了。

    文焱在震惊之余很快就冷静下来,他将审问赵礼仁的资料和视频全都传给了首长。这么重要的消息,该如何做,首长都不能立刻回答文焱,首长也需要向更高层领导汇报。

    一个小时之后文焱等到了首长的指示,让他暂时不要有所行动,现在知道了公安系统里谁是HZ的创始人之一,但并不代表现在就能抓人。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当什么都没发生,静静的,照常工作,任务。七个创始人,牵一发而动全身。HZ之所以直到现在都牢不可破,可想而知内部的团结程度已经达到一个相当惊人的地步。任何一个创始人被抓,都很可能被其余的六个人发现,大BOSS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就逃出境外。那时候再想抓,几乎是不可能了。为今之计,就算知道谁是HZ的“老六”,也不能打草惊蛇,只有忍耐。密切监视对方,把网撒出去,等到时机成熟才将HZ一网打尽!

    不仅如此,就连赵礼仁都被放了出去。这只是暂时的,并不是说赵礼仁就没事了。只因为赵礼仁在HZ里的身份特殊,他的老师如果发现他不在了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幕后BOSS就会闻风而逃。1b0rt。

    用什么手段来控制赵礼仁,才能让他出去之后不对自己的老师说出暴露的事?最能牵制赵礼仁的,就是朝霞。赵礼仁暂时被放出去,让他回局里,表面上他依旧是副局长。而朝霞是不能从这“七号人仓”离开的。会有人伪造一个假的出境记录,别人会以为她去国外了,不会知道她实际上就在Z市。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控制赵礼仁的筹码。从前的赵礼仁被HZ所用,但从今以后,赵礼仁将会是文焱安排在HZ里的一颗棋子。

    赵礼仁也不是傻的,他本来就知道警方在查HZ,现在看起来文焱背后有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在支持。并且,这股力量显然是正的,光明的。不像HZ是黑暗的,见不得光的。他应该投靠谁?这个答案很明显了。他在想,假如自己将来能立下功劳,说不定就不会被枪毙……如果能活着,谁会想死呢?赵礼仁现在没有选择,他只能弃暗投明了。

    赵礼仁进来的时候是蒙着眼睛的,出去时也一样。不只是他,毛大志也是如此。

    站在通道门,文焱手里拿着眼罩,颇为歉意地看着毛大志:“兄弟,对不住,这是规定。”

    毛大志哈哈一笑:“没事儿,你的真实身份肯定是机密,这个地方也是机密。这机密的东西有时候知道了也许会惹麻烦。所以,来吧,眼罩给我戴上。”

    文焱很欣慰,毛大志能理解,那是最好不过了。

    =====================================

    孤儿院。

    方惋在风瑾的陪同下,带着闹闹来孤儿院了。

    她也是许久未来这里与小朋友们见面,挺想念的。加上闹闹也粘着她,到不如带闹闹来这儿跟小朋友们一起玩儿。

    孩子们天真无邪,自来熟,很快就玩到一块儿去了。

    孤儿院里的孩子们都喜欢方惋,尤其是小棉花,每次看到方惋就像是小蝌蚪找到了妈妈一样的亲切。

    风瑾也是从这孤儿院里出来的,他是孩子们心目中最完美的大哥哥,现在正被一群小不点儿缠着玩游戏呢,闹闹也在。

    “方姐姐,快过来和我们一起玩游戏啊!”小棉花拉着方惋的手,亲昵地蹭着她,纯净无暇的笑容让人心情大好。

    方惋被孩子们的快乐所感染,下意识地就跟着小棉花走,看样子是要加入进去,就像以前那样。

    风瑾见她走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纯美的面容露出几分严肃:“方姐,你不能玩游戏!”

    “呃?”方惋一愣,随即讪讪地笑笑:“那个……没什么大碍吧,我待会儿不会乱跳的。”

    “不行,你有宝宝了,不能大意。孩子们人多,要是不小心撞到你的肚子怎么办?你还是退开去,站远些看着就行。”风瑾边说边将方惋拉开,就是不让她一起玩。

    小棉花最是机灵,听风瑾这么说,这小家伙亮亮的眼睛眨巴眨巴,抱着方惋的腰,好奇地将脸贴在方惋肚子上:“方姐姐你肚子里有小娃娃啦?”

    这下子,小朋友们呼啦呼啦全围过来了,之前就连闹闹都不知道方惋怀孕。

    “姐姐……姐姐要生娃娃了吗?”闹闹一脸好奇地伸出小手去摸方惋的肚子。

    “方姐姐,小娃娃在哪里啊?”

    “小娃娃被方姐姐藏起来了!”

    “。。。。。。”

    孩子们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好玩的事,年龄小的那几个更是蹲下去仰着脑袋瞧……

    方惋哭笑不得,望着风瑾,再望望身边这一群快乐的小天使,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风瑾也头大,这时院长过来了。

    赵算对就很。院长是一位很慈祥的老奶奶,她见方惋被孩子们缠着问关于娃娃的事,她心里有数,定是方惋怀孕了。

    “院长奶奶,你手里的菜是要拿去厨房的吗?我帮你。”方惋说着就将院长奶奶提着的菜篮子接过来。她得赶紧脱身啊,不然这群孩子还得继续缠着问娃娃的事。

    院长奶奶点点头,任由方惋去了。院长奶奶和方惋是老熟人了,方惋以前来孤儿院也是会帮忙在厨房打打下手的。

    “姐姐……等等我!”闹闹跑过去跟着方惋,他是方惋的小尾巴,一刻都不想浪费与姐姐在一起的时光。

    方惋一手牵着闹闹,一手提着菜篮子,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厨房门口。

    厨子背对着大门,正低头切菜。

    方惋将篮子往桌上一放,扭头对厨子说:“于大叔,我来帮你啦。”

    “于大叔”闻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但也没有立刻转身,脸上有着一抹玩味的笑意……方惋只顾着洗菜,没留意,这“于大叔”不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一位啊!【还有更新,睡得早的亲可以明天来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