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62章 卷六:你老公和我,谁长得更好看?
    “于大叔,今天又有口福吃你做的菜了,嘿嘿……我可是好久没有尝到,怪想念的。”

    “于大叔,这个西兰花待会儿是用来炒着吃还是用来红烧肉丸子啊?”

    “于大叔……”

    方惋终于觉得不对劲了,怎么于大叔不搭理她呢?只只顾着切菜,也不跟她说话,以前于大叔可从来不会这样的。

    “姐姐,那个是什么?”闹闹吞了吞口水,拉着方惋的衣角,小手指指向厨子身边的菜盘。

    方惋将闹闹抱起来,宠溺地在他脸上亲一口:“你这小馋嘴,那是豆沙包,想吃吗?”

    “嗯嗯嗯,想吃……”闹闹奶声奶气地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那个白白的东东看起来不错,一定很好吃。

    方惋抱着闹闹走过去,正要开口,却见那“于大叔”转过身来,手里还拿着菜刀……

    “怎么是你?”方惋一声轻呼,惊讶的神情望着眼前这男人,不由得退了一步。1b1FV。

    方惋美目圆瞪,眼中露出警惕:“你怎么会在这里?于大叔呢?你干嘛穿着于大叔的围裙带着于大叔的帽子?”

    男人漫不经心地勾勾唇,嘴角漾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绝美的容颜如诗如画,美得令人心悸,只是他手里那把亮晃晃的菜刀有点不合时宜。

    “于大叔今天请假了,这顿晚饭就由我来代劳。至于你会不会喜欢吃我做的口味,那是你的问题,我只管做菜,不管味道。”男人桀骜不驯的气质流露出来,即使是穿着厨师的衣服仍然掩饰不住他天生的气息。

    方惋本想挖苦他两句,不过又想到上一次她去找穆钊时,好歹这个男人也曾和庄郁一起为她解围,虽然他是很可恶,但一码事归一码事,方惋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呵呵……装情义,你做的菜真的能吃?”

    “试试不就知道了。”庄擎翼那双风骚的桃花眼冲着闹闹眨眨眼睛,望了一眼桌上的豆沙包。

    “豆沙包还是凉的,需要蒸热一下才能吃。”庄擎翼这话算是在对闹闹解释了。

    闹闹可不知道这男人和姐姐之间有什么恩怨,他只以为这是姐姐的朋友。

    “嘻嘻……漂亮的大哥哥,那我什么时候能吃那个……”

    方惋嘴角微抽,闹闹居然喊庄擎翼是“漂亮的大哥哥”,而庄擎翼的脸色却没有因此而好看,反而是阴沉了下来。

    “叫我大哥哥就行了,不要加前边两个字。”庄擎翼说完就转身将豆沙包拿去蒸,虽然没再说什么,但方惋能感觉出来庄擎翼似乎心情很不爽。

    方惋可不想去揣测庄擎翼为什么会突然不高兴,她每次见到这个男人都会感到莫名的危险,潜意识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催促她不要与他走太近。他太有侵略性了,并且他曾对方惋动手动脚不规矩,还强吻过她……这些,方惋都记得,实在没办法让自己若无其事地跟这种男人聊天。

    “闹闹,我们先出去吧,一会儿再进来就有豆沙包吃了。”方惋刚一转身,一只男人的手就拽住了她。

    庄擎翼已经没有再板着脸,换上了他惯有的痞笑:“就只知道吃吗?你得在这里陪着我做菜,帮我打打下手,否则,豆沙包可就没得吃咯……”

    方惋脸色一僵,随即咬牙切齿地瞪着庄擎翼:“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居然利用小孩子来威胁我?”

    “就是威胁你,怎么,不服气啊?我一个人在这里做菜,几十个人吃,难道你不该帮个手?如果是于大叔在这里,你就不会这样什么都不做的走掉,怎么换成是我了,你就急着要走?你是不是害怕我啊?或许说,你心虚?该不会是因为我强吻过你,所以你对我念念不忘……”庄擎翼脸上的痞笑越发浓了,一点都不觉得惭愧。

    方惋脸一热,一双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你说什么?我心虚?我对你念念不忘?你……你果然还是那么下流无耻!”

    闹闹好奇地看看方惋,再望望庄擎翼,小家伙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歪着小脑袋,懵懂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姐姐,什么是强……问?”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方惋忽然被呛着了,咳嗽几声……闹闹的意思是在问什么是“强吻”吧?太尴尬了,都怪庄擎翼!

    “闹闹,不要听这个人胡说八道!我们……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豆沙包热了你就可以吃了。”方惋将闹闹放到地上,叮嘱他不要乱碰厨房里的东西,而她自己就过去洗菜了。

    不是方惋真的稀罕什么豆沙包,只是庄擎翼说得不错,他一个人在这里做菜,几十个人吃,确实,没帮手不行。于大叔不在,庄擎翼也不知道做菜的手艺如何,如果不帮帮忙,只怕孩子们到天黑了都还不能吃上饭。

    闹闹站在庄擎翼脚边,身后拉拉他的裤腿,仰着脖子,奶声奶气地说:“漂亮的大哥哥……你……”

    庄擎翼一听,脸色又垮了下来,挥舞了一下手里的菜刀,恶狠狠地说:“小鬼,我警告你,不准再说漂亮两个字,最多只能喊大哥哥!”

    “为什么不能喊漂亮的大哥哥?你是真的很好看很漂亮啊……只是比我姐姐差上那么一点点而已……咯咯……咯咯咯咯……”闹闹这小不点儿,胆子不小,不但不顾庄擎翼的警告,还将他跟女人作比较。

    “你……臭小子!你故意的是不是?敢说我漂亮,还敢拿我跟女人比?岂有此理!方惋!你是怎么管教你弟弟的!”庄擎翼气得跳脚,难得的,他也会被人气成这样。

    方惋总算是看出来了,庄擎翼这货是忌讳人家说他漂亮好看。而闹闹是小孩子不懂察言观色,所以庄擎翼才会动气。想不到他的脾气这么古怪,别人都巴不得有人夸自己好看呢,庄擎翼却不允许,听了还气得很。

    大做大烧理。“哈哈哈哈……闹闹真乖,知道为姐姐出气!”方惋得意地睥睨着庄擎翼,手还在闹闹头发上摸摸,以示鼓励和疼爱。

    庄擎翼浓眉倒竖,看着眼前这一大一小肆无忌惮的不将他放在眼里,他心里那个火啊,堂堂翼帮的老大居然被个女人和小破孩笑话,而最让他恼火的是他竟会拿他们没辙。

    方惋牵着闹闹后退了几步:“宝贝儿,离他远一点,站到姐姐这边来,免得他万一恼羞成怒……”

    “方惋,你要是再不管好你弟弟,别怪我不客气!”

    “啧啧……你好意思对小孩子动手?是你要我留下来帮忙打下手的,我弟弟喜欢粘着我,他当然也要在这里。谁让你没事儿长成这样的,小孩子说你漂亮,那是赞美,懂不?赞美!”

    “方惋!”庄擎翼一声怒吼,啪的一声将菜刀重重放到菜板上,怒气冲冲地走过来。

    “啊……漂亮的大哥哥好凶!”闹闹急忙躲到方惋背后去了,只露出两只眼睛望着庄擎翼。

    方惋脖子一梗,盯着庄擎翼,一脸戒备地看着他:“你要干什么?真想欺负小孩子?有我在,你休想。”

    庄擎翼站在方惋面前,怒视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他幽深的瞳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忽地像是想到了什么,怒气莫名消弭了不少,修长的手指在他完美的下巴来回摩挲着,似笑非笑地说:“你也觉得我很漂亮?这到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那么你说说,是你长得老公更好看还是我长得更好看?”

    “。。。。。。”

    方惋愕然,这货怎么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就跟个没长大的小孩一样,他可是翼帮的老大,这太不符合老大的作风了。

    “装情义,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老公更好看!”方惋说得理直气壮,眼角还带着几分笑意。

    庄擎翼俊脸一沉,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痛楚,咬咬牙,却是什么都没说,深深地瞪了方惋一眼,转过身去……

    再回头时,他手里多了一个豆沙包,塞进闹闹手上,冷冷地对方惋说:“你们出去,我不需要人打下手了。”

    方惋一愣……庄擎翼真是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完全无法琢磨他在想什么。

    算了,他在想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他说不需要人帮忙的。

    方惋带着闹闹离开了厨房,走到门口时,方惋蓦地回头,狐疑地看着庄擎翼:“你怎么知道闹闹是我弟弟?你到底知道我多少事?”她没忘记,上一次庄擎翼还说过他知道她的老公是文焱。

    庄擎翼嗤笑,冷嘲地说:“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得多,你信不信?”

    方惋心里一紧,再一次地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他此刻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猎物,这让方惋很不舒服。

    “不说算了,当我没问。”方惋嘴里嘀咕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庄擎翼脸上的冰冷渐渐变成复杂,喃喃地说:“你知道吗,就算我伤了所有人,都不会伤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