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64章 卷六:名单难道在那里?
    知女莫若父。方奇山果然是对方惋有着深刻的了解,知道自己的女儿秉性,他说得没错,在方惋心里,金钱不是被她放在第一位的。正是这样一颗赤诚至纯的心,才能让方惋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才能让她有着常人没有的闪光点。

    方惋眼里闪烁着点点亮光,被父亲这么一说,她脑海里浮现出泰迪熊憨憨的可爱模样……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十年前,妈妈送给她泰迪熊的时候,她一眼就喜欢上了,抱着就不放手,从那天起,她几乎每晚都会抱着泰迪熊睡觉。妈妈出事之后,也是泰迪熊陪着她度过了许多个不眠的夜晚,她都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在泰迪熊的毛毛上……泰迪熊是珍贵的纪念,对于方惋来说,这不只是一只玩具熊而已,它是妈妈的爱,是美好的回忆,代表着她生命中被妈妈爱着的日子!方惋忽地脑子里灵光一现……妈妈叫付金水转告的话里说,要报仇,就要找到一件最珍贵的东西,难道说,妈妈的意思不是指的有钱的东西而是指的泰迪熊?

    方惋心里这么想,可没说出来,现在有些事还不能让爸爸知道。

    妈妈死得好冤枉好惨,方惋想起就难免眼眶微红,胸口泛酸,吸吸鼻头,强忍着一股想哭的念头说:“爸……您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太伤神的话,也会伤身的。妈妈她最紧张的就是我们的身体健康,妈妈在天有灵,她不会愿意见到我们因为思念她而太过伤心。”

    方奇山心里不好受,可他还是点点头,虎目中隐含晶莹:“惋惋……你妈妈不过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我们现在虽然无法到达,但总有一天,人都会去那里的,只是时间早晚的差别而已,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人都会在你妈妈的那个世界里团聚……我就是一直这么相信着,所以才能坚持到了今天。惋惋不必担心我,我有你和闹闹,不会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的,直到我老死那一天,自然就与你妈妈重聚了……”

    “爸……”方惋眼里湿意上涌,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她最不愿意去想的就是有一天万一自己的爸爸不在了……最不想听到的就是爸爸嘴里说出“死”字。

    但谁人能不死,说什么长命百岁都是安慰的话罢了。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父母还活着的时候尽量去孝顺,尽量多点时间陪伴,有着一颗反哺的心,才能在父母离开人世时了无遗憾。

    “爸爸,您现在身体还硬硬朗,您还要看着弟弟长大成人,看着他娶妻生子呢!现在,您就回房去好好休息,可不能再说不吉利的话了……”

    方奇山心里一暖,是啊,闹闹还小,他一定要活得好好的,不只是要看着方惋的孩子长大,还要照看好闹闹。家人平安,一家和睦,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以后他死去时,到了方惋母亲那里也能无牵无挂的去了……父爱如山。活着的时候,每一天都尽到他做父亲的责任,将自己的爱无私地给予子女,纵使到离开人世他都会含笑瞑目的。

    方惋扶着父亲回房间去休息,她今晚也会在这里留宿。林云芝死了,林家和公司都在被查。方奇山还有一大堆的事要处理,只是他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方惋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太过操劳伤神,她会尽力协助父亲料理。以前是因为林云芝住在这里,所以方惋不愿意在这儿住,但林云芝现在不在了,她到是少了那些顾忌,留宿也不会感觉不舒坦。

    方奇山和闹闹都已经睡下,方惋则还在忙活着。她在原来的卧室里搜出了窃听器,父亲的房间也有。这就更加证实了林云芝在临死前对文焱说的那些话……她是为了名单而跟方奇山在一起的。这些年也不知道偷听了多少方奇山和方惋的谈话,就连方惋住院期间,她都冒险在病房里装窃听器,连一丝可能都不放过。为了名单,林云芝能忍受与一个不爱的男人结婚8年,并且还生下了闹闹。她连自己的婚姻都能牺牲,该说她可悲还是可怕?而HZ不是更加可怕吗?操控林云芝长达8年之久,将她安插在方奇山身边,不知用了多少手段都无法得到关于名单的半点消息。最初那两年她对方奇山很好,后来时间久了找不到名单,她渐渐失去耐心了,原形毕露,伪装的温柔善良全都不复存在,暴露出她狠毒无情的一面。就连闹闹都深受其害。因为林云芝对方奇山不是真的爱,闹闹是她与方奇山所生,她当然就把气都撒在闹闹身上。

    方奇山以前想不明白,现在也知道了为什么林云芝会打骂闹闹,不外乎是因林云芝对他没有爱。1b82Z。

    方惋坐在椅子上,一手托腮,蹙着秀眉望着眼前这黑乎乎的东西,窃听器。林云芝还真是煞费苦心,只可惜,这些年来,她没有得到名单的线索,只因方奇山和方惋压根儿就不知道那东西的存在。

    “唉……名单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难道是一张纸条吗?或者是U盘存着?十年了,怎么还能找得到?妈妈在出事之前又是怎么会说只要我找到某件最珍贵的东西就能替她报仇?这东西会是名单吗?妈妈怎么会有HZ的名单?真是伤脑筋啊……”方惋在自言自语,浑然未觉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啊……”方惋一声轻呼,腰已经被男人的手圈住了,熟悉的男子气息立刻充盈在她的鼻息。

    “老公……”方惋转身,顺势就钻进他怀里,这么自然的动作,就像是出于本能。

    文焱俊朗的眉眼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好看,垂眸凝视着怀里这小女人,他的眼神不由得又软了几分,低声说:“一个人在发什么呆,我走进来了你都没察觉,该不会是因为太想我?”

    “你啊,越来越臭美了,我才没想你。”

    “嗯?没想?那你现在抱这么紧?”文焱脸上带着明显的揶揄,眼角都是笑意。

    方惋脸一热,娇嗔地横了他一眼,然后指指桌子上……

    “老公你看,我在我原来住的卧室里还有我父亲的房间,找到了两个窃听器,一定是林云芝放的,她为了得到名单的线索,可真是用尽心机。”

    女对果莫人。文焱眉头一皱,将那窃听器拿在手中看了看,眉宇间又多了一抹凝重。

    “林云芝这些年都是隐藏得够深的,还好你和你父亲都不知道名单在哪里,否则,只怕早就被她找到了。HZ的人安排她这颗棋子在你父亲身边,可谓是下了大本钱,为了让林云芝心甘情愿跟你父亲结婚,并且执行任务,HZ竟然能将一个黑道家族漂白成为地产界的名企,而现在香域集团面临种种危机,HZ的人却是不会再管了,只会任由它自生自灭……老婆,你和你父亲是什么想法,你们想保住香域集团吗?”

    “不,我们不想。”方惋没有犹豫地就回答了文焱,她眸光坦荡,有着一股淡淡的倨傲和坚定:“老公,香域集团对许多人来说是香馍馍,是一座大金山,可是对我和爸爸来说,却是一个沉重的包袱。香域集团是如何起家,跟HZ脱不了干系,即便是今后由我爸爸掌管,但是……一棵树如果烂在根儿上,怎么救治都是没用的。要将香域集团彻底改造,是不可能的事,还不知道那里边有多少HZ安插的人,甚至是跟香域合作的公司都可能跟HZ有关。香域在手,是祸不是福,我会跟爸爸一起料理公司的事,将公司让给林家的人,他们想怎样去经营,无论是继续还是让香域倒闭,都跟我们没有关系了。今后我和爸爸再也不用担着香域这个包袱过日子,我们也不会住在这座豪宅里,一切属于林云芝的东西我们都将交给林家。闹闹和我爸爸,今后会由我来供养。”

    如若是别人听到方惋这些话,必定是会骂她和方奇山是傻子,其实只要这父女俩有心,现下的处境中,仍然是能捞点钱财傍身的,而他们居然什么都不要,属于林云芝的一切都交出去了。林云芝的钱财都是不干不净的,而方惋和方奇山所追求的就是一份干干净净,所以,宁愿不要,也不愿让自身染上黑。

    文焱没有惊讶,这是他预料中的事。只是对于方惋说的最后那句话,他可不敢苟同。

    “老婆,你错了。不是你一个人供养闹闹和你爸爸,还有我啊,我们都是一家人,怎能把重担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除非,你到现在还没把我当自己人?”文焱佯装不悦地瞪着方惋,可嘴角的笑意却是更深了。

    方惋心里感动,可也不禁有点纠结:“老公,我怎么会不把你当自己人呢,可是我……我们要养孩子,那已经要花不少钱了,如果再加上我爸爸和闹闹,那……我怕你负担太重,我想自己……自己承担就好……”

    “真是个傻女人!”文焱心疼地搂着方惋,这么为他着想的妻子,只怕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吧。

    “如果只是我的工资,要养活这么些个人,确实有点紧,但是老婆,你怎么忘记了,我不是还有个小金库吗,在三亚的时候我说过,等回来了就将小金库交给你。那可是新联公司十分之一的股份啊,还怕不够养一大家子人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