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68章 卷六:完结倒计时(3)
    被记者围堵,方惋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这一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让她气愤难抑。记者们所说的话就是在指方惋和方奇山联手谋财害命。林云芝是被HZ的人所杀,方惋知道,但她却不能当着记者的面说出来,可这不代表她就会任人污蔑。该忍的时候她忍,无需忍的时候绝不会哑巴吃黄连。

    方惋这一转身,把在场的记者都摄住了。只因先前她和方奇山都是只顾低头往前走的,记者们自然就穷追不舍,觉得人家是心虚,现在对方停下脚步面对他们了,他们反而感到意外,不由得一下子愣住,纷纷在心里都好奇着方惋接下来会怎么表现。

    方惋精致清雅的面容上没有太浓烈的表情,她平静,但不会让人觉得她软弱,她没有大吼大叫,但却能让人感到一股淡淡的威慑和压迫。在场的都是见识过各种场面的资深记者们,他们很少会有这种感觉,可就在此刻,他们却从一个年纪轻轻的被外界传闻是“草包集邮女”的女人身上真实地感受到了。

    方惋微微抬起的下巴,含着与生俱来的骄傲,清澈凌厉的眼眸犹如冰魄流转,环视着众人,清脆的声音缓缓说道:“你们都是各大媒体的精英,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还要我一一教你们吗?所谓外界的传闻,不就是你们在传?我和我父亲没有谋害林云芝,如果谁有疑议,可以向警方求证。就凭你们刚才说那些就足够我告你们毁谤!不是要我向公众交代吗?我刚才说的这些就是交代,你们可以原封不动地将我的话发布出去。”

    简单几句话,将在场的记者都僵住了,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有着惊讶的神色,更多的是尴尬。方惋没给他们面子,言词犀利,并且抓不到破绽。记者们就算将她这段话发布出去,对于方惋都不会有负面影响,反而会引来公众对记者们的议论和反感。最让记者们气恼的是,方惋不是人人皆知的草包吗,传闻中的她只是个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废物千金,可眼前的女人,这样超凡脱俗的气度,这样临危不乱的镇定,怎么与传闻中截然相反呢?

    方奇山在方惋身后,见此情景深感欣慰。这个时候他也上前一步,站在方惋身边,严肃深沉的表情,不怒而威:“我女儿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话。各位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清者自清,我和我女儿,问心无愧,总之,我们没有做违法犯罪的事。至于香域集团,大家很快就会知道谁是新任董事和总裁,到时候,一切谣言都会不攻自破!”

    方奇山这番话又更让记者们惊了,就眼下这一会儿,方家父女俩一个比一个强横,记者们回过神来要追上去,但人家已经在保镖的护送下走向了后门,并且在同一时刻,旁边不知哪里冒出来了几个穿着黑衣服的彪形大汉,一个个凶神恶煞,孔武有力,将这群记者全都挡住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目标消失在那道门……

    方惋请的保镖真厉害!记者们纷纷这么想着,可其实方惋自己根本不知道最后拦住记者的那群人是什么来历。她没时间去思考,她只能尽快进入大楼以避免记者的骚扰。

    风瑾和另外两个保镖都格外紧张,直到进了公司总部才稍有放心一点。记者的消息果然是灵通,追到后门来了,方惋有孕,万一磕着碰着就麻烦了,幸好没出什么问题,大家也都能舒口气。

    公司早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方奇山和方惋的出现能稍微安定一下人心,但还是不够。林云芝死了,公司现在被税务局工商局还有经侦科盯上,一些合作伙伴都纷纷避而远之,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聚集在一起,还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这副烂摊子,只怕是林云芝复生都不可能料理得了。而方奇山和方惋本就没想要让香域集团继续下去,他们只是想尽可能的安抚员工,让公司即便是结束也能将对员工的利益损害降到最低。

    公司的股东大部分都是林家人,现在林家那几位将面临牢狱之灾,无暇顾及公司了。今天来几位股东都是占股份很小的,在方奇山面前没有太多的话语权,加上公司现在陷入困局,倒闭是必然的结果,他们也只能同意遣散员工,做最坏的打算了。

    记围一经当。偌大一个公司,要料理这些乱七八糟让人头痛的事,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好的,方惋和方奇山连续多天都在忙碌,文治平和邱樟都有来帮忙。新联是大财团,有邱樟这董事长为方惋做后盾,她和方奇山都能减少很多麻烦和顾虑,办起事来也不至于太过操劳。文焱除了查案,其他时间也没闲着,尽量抽时间去协助方惋。方家,文家,邱家,说到底也都是一家人,大家齐心协力地度过了眼下这一难关。方惋父女俩为此也是十分感激,还好不是孤军奋战,否则即使身体累坏了也许都不能处理好那些琐事。人多力量大,家的温暖更是动力。在最艰难的时候总是能看出人心。经过这件事,一大家人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和睦,彼此扶持共渡难关建立起来的情义是格外可贵的。

    持续了大约一个月的忙碌,总算是把香域集团这烂摊子给收拾得差不多了。方奇山也同时向外界宣布了他将把林云芝留下的一切都交给林家,他不再是香域集团的总裁,更不会担任董事长。凡是属于林云芝的财产,他一分钱都不会要,就连紫金华庭的豪宅以及林云芝名下其他房产不动产,全都交出来。

    方奇山的做法,让外界纷纷震惊,他竟然这么有骨气,分文不要,这到是让人意想不到,但也印证了一个事实——林云芝的死确实不是方家父女为谋财害命。

    有的人笑方惋父女很傻,有的骂他们装……但不管外边怎样的沸沸扬扬,方奇山和方惋都不为所动。别人,那些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人,爱说些什么,他们从来不曾放在心上。只为自己而活,为自己爱的人而活,那就够了。流言蜚语都是过眼云烟,昙花一现,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的。谁还会长时间去关注成为普通人之后的方家父女?一切都会归于平淡。方奇山带着闹闹搬出了紫金华庭,住进了方惋为他们买的房子。距离方惋和文焱现在住的地方很近,同一个小区里,只需要几分钟就走到了。这样也方便了方惋能有很多时间与家人在一起。

    让方惋纳闷儿的是,她发现除了邱樟派来的保镖之外,还有一伙人在保护她,可她自己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直到这天她在风瑾的陪同下,回侦探社看看……

    有段时间没来了,方惋一跨进门就感到十分亲切。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摆设,都让她心里一阵温暖。这是她的阵地,是她一手办起来的侦探社,她对这里有着浓厚的感情。因为她早已经交过一年的房租了,庄擎翼现在是房子的主人,他不会退租金的,方惋也就不急着搬走这里的东西,等她生完孩子之后差不多租金到期,到时候再做打算。

    “方姐,你不在的时候我也有经常来打扫,这儿很干净,你放心坐吧,别一直站着,你可是孕妇啊。”风瑾温润的笑意里含着对方惋的关切,将她扶着去沙发那边。

    方惋不由得轻笑道:“风瑾,我是孕妇没错,可你这样儿搀扶着我,感觉好像我是电视里的太后一样……”

    风瑾那张粉白秀美的脸蛋上,两道眉毛皱起:“那我不成太监了么……”

    “哈哈……哪有你这么俊的太监啊……”方惋爽朗地笑着,坐下来,忽地笑容一下子僵住。13acV。

    “方姐……方姐……”风瑾见方惋神色有异,不由得担心地看着她。

    方惋的手掌摊开着,那是她刚才在沙发上摸到的东西……一块玉,被一根红绳系着。这细腻如凝脂一般的白玉,是一只龙形,栩栩如生,入手温凉。这玉,让方惋遭雷击似的动弹不得,脑子里嗡嗡作响,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呼吸有点发紧。

    “这……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方惋面色发白,嘴里在喃喃自语,像是见到了一件万分诡异的事一样。

    风瑾也惊悚了,沙发上怎么会一块玉?他来打扫的时候从没见过这东西啊。这侦探社里,只有他和方惋才有钥匙,不是他丢的,不是方惋的,那是怎么出现的?

    “方姐……你没事吧?这玉……你见过吗?”

    方惋当然见过了,并且,十分熟悉。这块玉,跟她的发小康佟随身戴着的那一块一模一样!是巧合吗?可就算是别人的,为何会落在她的侦探社里!

    除了风瑾,是谁进来过这里?方惋只觉得头皮发麻,心跳的频率越发不稳了。

    就在这时,只听得耳边传来开门声,蓦地回头望去,竟看到庄擎翼从门口进来,就像是进自家的门那么潇洒悠闲。

    庄擎翼那张绝美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随即又扬起惯有的痞笑,吊儿郎当地走过来:“我是来拿东西的,我丢了一块玉,就是你手上拿的那一块。”【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