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69章 卷六:完结倒计时(4)
    羊脂白玉是庄擎翼的?这比方惋看到他进来还要惊骇万分。紧紧握着这块玉,方惋的呼吸有些不稳,但还是极力忍着内心的激动,水眸死死盯着庄擎翼:“你说……这东西是你的?你为什么掉在我这里?你为什么要趁我不在的时候进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连串的质问让这气氛陡然间僵硬了许多。庄擎翼脸上虽然保持着他惯有的邪笑,但他的眼底却像是浸出一片薄冰那么冷:“只是一块玉而已,你至于激动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块玉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呢。至于我为什么进来,我是房东,这是我的房子,虽然出租给你,可我见你长期不来,关门闭户的,难道就不能偶尔进来看看有没有小偷光顾?”男人那双幽深异常的桃花眼冷冷地瞄了一下方惋的肚子,不屑地笑笑:“你是孕妇,还这么容易被人挑起情绪,就不怕气出什么毛病?”

    这话,听起来好怪,像是在讽刺她,可似乎又隐隐透着别样的关心。

    风瑾知道这个男人是房东,可他不喜欢庄擎翼这张狂的态度,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两人高度差不多,就这么平视着。

    “你这个人说话太不中听,我看就算方姐被人挑起情绪也是你惹她生气!房东了不起吗?我们交了房租的!”风瑾气呼呼地怒视着庄擎翼,在他心里,惹方惋不高兴的人都不是好人。

    “风瑾,我没事……犯不着为他动气。”方惋一只手拽着风瑾的胳膊,视线却是落在庄擎翼身上:“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有这块玉牌?你在哪里买的?什么时候买的?”

    方惋的内心犹如暗潮汹涌,她无法让自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这玉牌的来历实在太蹊跷了,她不问清楚是不会甘心的。

    庄擎翼悠闲地坐在沙发上,与方惋焦急的样子刚好相反,他仿佛是个看客一般淡定,冷眼睥睨着方惋:“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会说给你一个人听。”

    言下之意无非就是要让风瑾出去,他要单独跟方惋说话。

    “你……我不会让方姐跟你单独在一起的,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风瑾紧张地护在方惋身前,他明明才只有十八岁而已,但在保护方惋这事上,他可是像个长辈。

    方惋不语,紧抿着唇,似是在思忖着什么。

    庄擎翼看到了方惋眼中的挣扎之色,无谓地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你也以为我会趁机对你不利?呵呵……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是翼帮的老大,如果我想对付你,你以为你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跟我说话?还有,最近你不觉得保护你的人很多吗?明的是邱樟派去的人,还有现在你旁边这位。可暗地里的又是谁?”

    “你……难道是你?”方惋惊愕地看着庄擎翼,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奇怪了。

    “没错,就是我,你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庄擎翼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又隐约觉得不妥,不着痕迹地敛去眸中的复杂,补充说:“我答应过庄郁要保护你,如果我做不到,那岂不是很没面子?所以,你也不用太感激我,你只需要明白,我不会对你不利。”

    方惋与风瑾不由得面面相觑,想不到暗中保护她的人居然是庄擎翼?不过想想也是的,庄郁在带着老婆去安胎之前曾对方惋说过,他拜托了庄擎翼保护她,如果她有什么困难或需要可以直接对庄擎翼说。当时方惋只当庄郁一片好心了,没有真的想庄擎翼保护她,可现在看来,庄擎翼到是个重信诺的人,他答应了庄郁的事就不会食言。

    方惋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对庄擎翼的戒备也减少许多,转头对风瑾说:“你先出去在门口等我,如果不放心,可以留意着这里边的动静,一有什么不对劲你就马上进来。”

    风瑾见方惋这么说了,他也只好依着,很乖巧地点点头,临走时还不忘回头瞪瞪庄擎翼:“你别再说话刺激我姐姐!”

    风瑾出去了,这屋子里只剩下方惋和庄擎翼两人,一时间没人说话,沉默得令人窒息。

    庄擎翼将那块玉牌重新戴在脖子上,方惋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玉牌,,她此刻的心情复杂极了。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答案,她自己都不清楚,只是仿佛心底有个模糊的声音在催促她要去问个究竟,否则今晚她铁定会失眠的。

    “你……你现在可以说了吗?”方惋蹙起的秀眉之间流泻出淡淡的心疼与哀伤,期待着他的答案。

    物有相似,虽然这块玉牌与方惋的发小曾戴在身上那块是一模一样的,但不代表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所以方惋要想从庄擎翼口中得到证实。脂玉比惋趁。

    庄擎翼似笑非笑地凝视着方惋,嘴角漾起的邪魅让人没来由的心慌。这男人本就长得精致完美,再加上这邪气的笑容,散发出来的魅力是常人难以抵挡的,说是倾城之色也不为过。

    方惋尽量收摄住心神,不让自己在他的魅惑中迷失动摇,可这家伙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偏偏不让她如愿。

    庄擎翼的俊脸凑过来,轻浅温热的呼吸拂过她面颊,笑得很是得意:“你……忘记我曾经说过什么吗?我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主动吻我,而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这男人说着还得寸进尺,越来越靠近了,而方惋在往后挪,已经贴着沙发的扶手了。

    这男人居然还这么说?方惋眼中泛起恼色:“装情义,你真是个混蛋!你爱说不说,但是我告诉你,别指望我会吻你!你这么捉弄我很好玩吗?你是翼帮的老大,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你干嘛非要一次次地招惹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你看看你,又开始激动了……你说得没错,天下女人何其多,可那又如何,我就是对你有兴趣,我就是想尝一尝被你主动亲吻的滋味。你不愿意也行,只不过,玉牌的来历我也不会奉告。我还以为这块玉牌对你很重要,可你竟然连付出一个吻都不肯?看来,是我想错了。”庄擎翼嘴上这么说,可眼底却包裹着方惋看不懂的情绪,似落寞,似心疼,似嘲弄。

    “我……我……”方惋忽地语塞了,一时竟被他的话呛住。是啊,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玉牌的来历,确实是重要的一件事,但她却不愿意为了让他开口而奉上一个吻。

    现如今这世道,一个吻对很多人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方惋是个在感情上有洁癖的人,她的心她的身都只会忠于自己的老公,要让这样一个女人对自己不爱的男人付出一个吻,那是她做不到的。是否可以认为,其实康佟在她心里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否则她怎会吝啬一个吻?这个念头让方惋难受,她怎么会不重视康佟呢,即使他人不在了,但那些曾有他的回忆永远都不会褪色。曾经懵懂的情意已经转化为亲情深深地融进她骨子里,不会消散。她怎能放弃这个机会,玉牌就在眼前,她真的可以不过问吗?

    不……她做不到。她必须要知道这块玉牌是不是康佟曾经戴的那一块!13acV。

    方惋脑子里在交战,经过剧烈的挣扎之后,她终于还是幽幽地叹口气:“装情义,希望你说话算话,我吻了你之后,你就要告诉我关于这块玉牌的来历。”

    言罢,方惋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等着庄擎翼,把心一横,闭上眼,缓缓地往前凑着嘴唇。只要庄擎翼不躲闪,他就真的能如愿被方惋吻到。

    近了,更近了……如此近的距离,他甚至能看清楚她脸上细腻的肌肤几乎零毛孔,他能感觉到她摒住了呼吸,她尽力掩饰的紧张,她轻颤的身子,还有她内心的不情愿……

    方惋闭着眼,无法看到庄擎翼此刻的表情……惊讶,愠怒,痛苦,种种情绪都浮现在了他的脸上。他紧紧攥着拳头,他内心难以言喻的痛楚在肆虐。她虽肯主动把嘴凑上来,但她却不看他一眼,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欣慰反而是像上刑场一样的。这样的吻,有意义吗?

    没有没有意义都不要紧,庄擎翼眸光一狠,一手扣住方惋的后脑勺,感到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他越发窝火,凌厉的深眸中射出暗芒,将她的脑袋往前一按……

    方惋全身都僵硬了,她的唇触到了一个温凉的东西……怎么感觉不像是他的唇?

    方惋倏然睁开眼,庄擎翼放大的俊脸就在距离不到半厘米的地方,而他与她的唇之间隔着的是哪块玉牌。他竟然在最后一秒的时间里改变了主意?他不是说过不止一次要她主动亲吻他吗?怎么现在却……

    看着方惋呆滞的神情,庄擎翼脸上早已是一片云淡风轻,退开一尺,垂着眼帘,冷若冰霜的口吻说:“我不喜欢你在吻我的时候含着眼泪。所以,你的主动亲吻没有成功,而我也不会告诉你关于玉牌的事。”

    庄擎翼说完,不等方惋回过神来,他已经走得没影儿了。他内心的骄傲没人明白,刚才他本可以大吃豆腐,但他没有。在差那么一丝就吻到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方惋的睫毛是湿润的,说明她闭着的眼眶里有泪,他无法接受这个犹如要她命的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