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1章 卷六:结局二
    灰衣人这种愤恨怨毒的眼神,BOSS看了十年了,可每一次都会感到难以言喻的痛。在折磨灰衣人的同时,BOSS又何尝不是在折磨他自己呢?囚禁灰衣人的身,也囚禁了BOSS自己的心。

    BOSS还想说点什么,但这时有保镖进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他脸色顿时一变。

    能让BOSS露出这种神色,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发生,他也不再多做停留,转身就走。

    书房里。

    一面墙上有一半的位置都被显示器占据了,此刻,正显示出一个模糊的人影。对方显然是将屋子里的光线调得很暗,BOSS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像,但这已经足够了。

    BOSS坐在椅子上,表情沉凝,格外严肃,正与屏幕中的人用英文交谈。

    “最近局势紧张,我们需要暂时低调一些。”BOSS眼中有着罕见的沉重。

    “不过就是死了一个林云芝,没了一个香域集团而已,这对于你来说不过是小事,怎么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小了?很快就是我们计划实施的日子,你这么畏首畏尾的,到时候怎么能在那边配合我们行动?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应该知道,只要这次计划顺利,你就能功成身退,到时候,世界各地,任你逍遥,就算你想去遨游太空我们都会满足你。”这一口纯正流利的英文,言词中透着傲然。

    BOSS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淡淡地说:“中国还有句古话,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知道这么多年我为什么能安然无恙吗?就是因为我够小心。林云芝的确不算什么,一颗没用的棋子被我清理门户而已,可在她之前还有一个付金水曾落在警方手上。HZ组织的存在对于警方来说已经不是秘密,至于他们究竟知道多少,我也不能百分百的肯定。虽然现在我还能在这里跟你视频通话,是因为我的身份还没暴露,警方没有伤害到HZ的核心。可如果为了配合你们的计划,我必须要有大的动作,这是很冒险的。假如计划一举成功还好,但万一不成功,我将得不偿失。我辛苦了二十多年构建起来的组织,将会有灭顶之灾。”

    BOSS的话,让屏幕上的人沉默了。确实,BOSS的担忧不无道理,可是,有些事情是势在必行的,某些人筹谋已久,为了就是即将到来的计划。

    “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和顾虑,吞噬计划都必须如期进行。撒网这么多年,为了就是收获的一刻。上两次的股灾,不痛不痒,没有我们预期的效果,这一次,是我们沉寂好几年之后的行动,比前两次计划更加周密。你在那边跟我们密切配合,一旦爆发,就是给予你方毁灭性的打击,必须要让你们国家的经济在一夜之间崩塌,至少几十年才能恢复,就算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到时候,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用直升飞机将你从国内带走,确保你的安全。可如果真的你提前暴露了,不用我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相信,你不会允许自己落在警方手上。”屏幕里的人一锤定音,说出这些话就等于是向BOSS提出了最后的通牒,就算BOSS有顾虑,也不能阻止计划的进行。

    衣这眼看镖。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顶峰。所谓的站在世界之巅,不外乎是一种相对而言的说法。BOSS权势滔天,但在境外某些势力的面前,BOSS也会权衡利弊的。HZ存在的那天开始,境外势力给予了BOSS不少扶持,才致使HZ组织迅速壮大,发展,如果没有强大的后盾,如何能形成一个覆盖面那么广的组织?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BOSS建立起一个强大的王国,在某些特殊的时刻他也需要付出的。扶持他的某一股势力,最终的目的,是要颠覆境内的经济。一个国家的经济如果遭到了重创,其影响是相当可怕的。社会动荡不安,人心惶惶,犯罪率飙升到彻底失去控制,那时,天/怒人怨,某些虎视眈眈的势力将会趁虚而入,从经济层面上占领,侵略,经济一垮,整个国家都可能沦为别人瓜分的一盘菜……

    这是最坏的结果了,就算不止于此,假设这吞噬计划股灾一旦爆发,至少能让境内的经济倒退二十年!就算侥幸不被蚕食,但要想恢复元气,那不知是多少年之后了。股灾不只是关系到炒股的人而已,严重的时候它就像空气一样蔓延,所产生的连锁影响就像是瘟疫……

    与BOSS视频通话的人所代表的势力,阴毒到了极点!多少年来,他们从未放弃过对这片土地的觊觎,他们表面上很有风范,但实际上,时时刻刻在策划,筹谋,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令人防不甚防。他们的目标大,胃口大,盯着的不是某个人,某个城市,而是整个,全部!

    ============================

    紧张而忙碌的生活中,最难得的是有人与你并肩作战。

    文焱最近都是白天忙着查案子,晚上回家之后还要和方惋一起研究关于“一粒米”的玄机。白天在警局,同事们就是文焱的“战友”,大家都在积极努力地配合工作,自从知道局里谁是内歼之后,文焱也放心多了,起码不至于像以前那么感觉身边没一个可信的人。大家齐心协力地办案,在文焱的带领下,干劲十足,取得的进展也十分可喜。最让人高兴的是,毛大志回到刑警队了。

    毛大志最近这两个月身体恢复很快,他是太渴望回到警队了,所以会很积极地配合医生治疗,渐渐的就能行动自如了。

    虽然毛大志暂时只能当副队长,但他资历深厚,加上他对警队的贡献摆在那里,局里的人都挺敬重他,没人会看不起他。在大家心里,他和文焱一样的是值得人打从心底里钦佩的人物。警队有双星,那就是文焱和毛大志了。两兄弟办案那是相当的有默契,私下也是情同手足,这让文焱找回了一些在部队时的感觉,即使每天的工作那样忙碌,辛苦,可有了值得信任的团队,有了同甘共苦的兄弟们,他也是深感欣慰的。

    文焱有了毛大志这么个好兄弟与他一起工作查案,方惋也为他感到高兴。以前就觉得文焱没什么要好的朋友,挺可惜的,现在毛大志康复,弥补了这一点。毛大志也是个性格开朗的人,不拘小节,跟方惋聊得来,时不时的还会跟着文焱回家,去蹭饭。

    至于副局长赵礼仁,他也照常在警局里待着,很安分,表面上看着没有异常,但只有文焱才知道,这个人,已经可以为他所用了。只待在某个关键的时刻这一颗棋子将会在HZ内部起到难以想象的作用。

    对手之间,除了斗智斗勇,精于算计,还有一点重要的就是比耐心,比谁更沉得住气。假如文焱在发现赵礼仁是内歼时就将他抓起来关着不放或是赵礼仁被枪毙,或是将已知的赵礼仁的上线给抓起来,那么HZ的BOSS早就闻风而逃了,其余的成员也会即刻拼死自保,疯狂逃窜,到时候,别说是破获了,连人影儿都看不到。

    决定按兵不动,控制赵礼仁这颗棋子,是文焱一招险棋,但如果能奏效,就会是一招绝妙的好棋。

    除了小蕊,毛大志,风瑾,还有苏振轩也偶尔来家里。只不过,他只会在文焱在家时才来。13acV。

    最开始那几次苏振轩和文焱还都有点别扭,毕竟有过方惋的事,大家也都还心知肚明,要做到心无间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好在这俩货也都不是矫情的人,在某些方面还有着相似的地方,尤其是对破案推理这类话题,一聊起来就跟水龙头似的。原本两人就有发展成为好哥们儿的可能,只是由于苏振轩对方惋的情,所以他才没能和文焱像毛大志那么要好。如今,苏振轩也能坦然面对方惋了,文焱观察观察就能知道。这就使得两人之间少了些矛盾。多接触接触之后,这俩货之间的情义居然出人意料的突飞猛进,甚至于有时两人因为讨论某件案子争得面红耳赤的,方惋在旁边只有扁嘴的份儿,却插不上嘴。

    好吧,她只能恭喜自己的老公和苏振轩也成了朋友。

    ================================

    阳台上,挺着肚子的女人穿着一件居家服,乌黑的长发随意扎在脑后,白希清透的素颜恬静却不失光泽,红润润的圆乎乎的,健康,有朝气,还有一股别样动人的孕味。方惋闲适地坐在椅子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微风,慵懒而惬意,这样的日子,颇有几分舒心……如果没有HZ那令人烦恼的存在,那该有多好啊,那才是真正的一片朗朗青天。每当方惋心情好的时候只要一想到文焱还在为破获HZ而忙碌伤神,只要一想到母亲的仇还没有报,她美丽的心情就会大打折扣。只有当这些事都解决了,才能彻底安心,舒坦。

    方惋这已经是第N次拿着手里的照片在研究了,另一只手还摸着熊,粉润的红唇在喃喃自语:“熊熊啊熊熊,是不是我怀孕了之后人变笨了呢?怎么我每天对着这从米粒上拍下来的东西,却不能领悟到妈妈到底要告诉我什么……”

    其实不是方惋变笨了,而是这些字实在让人琢磨不透,半点提示都没有,就只能凭着自己的想象去猜,等同于瞎蒙,就看什么时候忽然间运气来了蒙对了……

    米粒已经上交给首长了,但文焱留下了图片,那些文字都已经深深印刻在他和方惋的脑子里,一共36种动植物的名字,两人都能倒背如流了,可就是还没能参透究竟里边有什么奥妙?只是有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指不定解开这米粒的谜题就能获得那让HZ的人做梦都睡不好的东西,名单。

    但这只是猜测,预想,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谁都不能确定。

    微雕艺术是我国传统工艺美术品中最为精细微小的一种,是雕刻技法的一门分支。微雕重在体现一个“微”字。一般指的是微细的圆雕,浮雕和透雕等。这门技艺是在是在十分细小的物件上进行,需要用放大镜或者是显微镜才能看到雕刻的内容。这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老祖宗们的智慧结晶,堪称艺术瑰宝,是真正的“绝技。”秦桦如此费尽心机,越是能体现出米粒上的字有多么重要。

    除了微雕上的照片,桌子上还有一堆文件资料,是邱樟送来的。最近新联集团在预备启动公司上市计划,事关重大,邱樟还没下最后的决断,只是公司里股东们全都在蠢蠢欲动,将几年前搁置的上市提议如今又再一次被摆到桌面上来。

    邱樟以前都不赞成公司上市。他是个稳打稳扎的人,不好高骛远,踏实进取,这是他的成功之道。原本以新联集团的实力,早就可以上市的,是邱樟一再地将这件事压下来,力排众议,顶住压力,拖着不让公司上市。按他的话说,股市多风险,不入,或许是会少赚很多钱,但至少他还能掌控公司的大局,能让公司稳步发展,可一旦入市,风云莫测,一个不小心就会将自己辛苦创下的基业毁于一旦。因此,邱樟一直都是不赞成上市了,可金融市场瞬息万变,不会总是维持在固定的状态。最近一些特惠政策纷纷出台,股市一片大好形势,有着近几年来罕见的良好氛围,这让不少小心谨慎的人都按捺不住动心了,加上公司里的股东都在积极鼓动邱樟,使得一向保持观望态度的邱樟也难免放松了警惕,半推半就的,有意向策划上市了。

    方惋现在闲散在家,虽然是要养胎,但看些文件还是没问题的。这本是邱樟送来让文焱有空帮着看看,有什么问题就提出来,文焱不在家,方惋有时也会将文件拿出来翻一翻。一家人不分彼此,邱樟又是那么疼爱她,她当然也想为新联尽一份心力。以前读大学修的也是金融系,就算没有真正地实际操作过,可关于经商和资金运作,多少还是能懂一点点的。

    目前来说,方惋还没看出有什么问题,或许,邱樟启动上市计划是可行的吧。

    股市有大鳄,也有数之不尽的散户,在最近一片利好形式下,不少人那小日子可是滋润着呢,比如……莫小蕊就是其中之一。

    “惋惋,我看到一条裙子很适合你,我刚发了个图片你看看,要是喜欢的话,我马上就买下来给你送去!”小蕊的声音听起来有着明显的兴奋,她这几天心情爽着呢,炒股赚了一笔,当然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小蕊,你发的图片我看到了,你说这个是牌子的衣服好贵啊……一件都要几千块,太破费了,你别给我买。再说了,我现在大着肚子,这么好看的衣服我也穿不上啊。”方惋这是在替小蕊省钱,她知道小蕊对她就跟一家人一样,但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让小蕊破费。

    “惋惋,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裙子真的好漂亮,你现在大肚子不能穿,那你以后生了孩子瘦下来了就能穿啦。我们是好姐妹,我这两天发了笔小财,我在购物,怎么能忘了你呢。就这么说定了,我去付账了。”

    “小蕊……喂……小蕊!”

    嘟嘟嘟……小蕊已经挂电话了,果真是去买下裙子付账了。

    “看来,小蕊最近炒股赚得挺爽,平时不爱逛名牌店的她也学着奢侈一把了……也好,不管怎么说都是她自己赚的钱,她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会有分寸的……”方惋嘴里叨念着,缓缓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像小蕊这样的股民太多了,能赚钱固然是好事,但如今这罕见的利好势头最是容易让人麻痹大意,忘记那句关于炒股的至理名言:忌贪!

    说得容易,能做到的人却少之又少。小蕊不只是自己炒股,她家里也在炒。但她喜欢靠自己的头脑去赚钱,她觉得家里买的那几只股票也还不错,她就会跟着买,如果她觉得不好,她就去买别的。而最近家里买的和她自己买的都是同样的几只股,难得这么统一的意见。可小蕊和父母在股市的账户都是分开来的,她投资多少进去就只能赚多少。她家里投资的本钱比她自己的要多出很多,甚至在前段时间,在没有告知小蕊的情况下去向小蕊的舅舅借了一笔钱,就连房子都被抵押拿去贷款了……现在已经大赚一笔,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婪永远都是藏在人类骨子里的劣根性。小蕊的父母还没有收手,等着再赚多一点,再多一点……

    不只是他们,不少股民都这样,在这之前听到某些风声的时候就觉得这将是一次发财的机会,把握好了就能一夜暴富,再不用那么辛苦地去上班,再不用担心将来没钱供孩子上学……拼一次,搏一次,或许人生的转折点就在这里!

    欲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谁能笑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下一章在下午,名单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