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2章 卷六:结局三
    十天一过,三月之期就到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灰衣人依旧没能等到那一刻,还是被囚禁在这座华丽的牢笼里。而BOSS也照样过得好好的,只不过,他对灰衣人的耐心也算是到头了。

    偌大的空间里,BOSS站在灯光下,光明笼罩在他身上犹如神祗降临,在他身前几米远的角落里却是黑暗一片。灰衣人一身凌乱,蓬头垢面的只露出那双异常明亮的眼睛,嘶哑不成调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如果我真的说了名单的下落,你就会放了我?你会放过我女儿和丈夫?呵呵……你以为我会信?”

    BOSS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眼神犹如淬毒的刀子一样戳在灰衣人身上,嗜血的眸子格外骇人,一字一顿地说:“你知道吗,我最不能忍受的不是你隐瞒名单的下落,而是你到现在都还惦记着那个男人!你的丈夫?你的丈夫本该是我!是我!”

    “你住口!你……你永远都不配和他比!就算时光倒流,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也不会选你!你背叛自己的国家,残害同胞,你不是人!你连畜生都不如!如果我有你这样的丈夫,我宁愿死!”灰衣人竭力嘶吼,可喊出来的声音却是太过沙哑,这嗓子早就废了,是这些年被关在这里才损坏的。

    灰衣人的话,无疑更加激怒BOSS,也只有灰衣人才能句句刺中BOSS的要害,让他仿佛遭受万箭穿心那般痛苦。

    执念可成痴,执念也可成魔。BOSS对灰衣人的执念早就不知不觉在他心底滋生出可怕的心魔。不惜一切手段要得到想要的东西,得不到就毁灭!

    BOSS盛怒之下,猛地掐住灰衣人的脖子,凶狠地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我的今天,全都是拜你所赐!如果当年在我向你求婚的时候你肯答应嫁给我,我也可以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可你……你才是全世界最残忍的人,我是魔鬼,你就是把我变成魔鬼的人!”

    灰衣人此刻呼吸困难,但眼中那不屑与傲气依旧不减,咧嘴冷笑:“求婚?让我戴上你抢劫金铺得来的戒指吗?那个时候,你才不过十八岁,可你杀人连眼都不眨一下,我亲眼看着你杀死追捕你的警察,然后你再掏出抢劫来的戒指向我求婚?让我嫁给一个丧尽天良的人?我,办不到!就是因为我早看出你的凶残,没人性,所以我才会跟你分手……你……你造了那么多的孽,你一点都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变本加厉,成立HZ,让更多的人跟你一起犯罪……你们……是社会的毒瘤……总有一天会被……清除……”

    BOSS阴毒的眸光越发冷酷,此刻的他不是神祗,而是一尊了;来自地狱的凶魔!

    “我有什么?我十八岁抢劫金铺那又怎样?我本来就是个孤儿,在黑帮里混饭吃,如果不是警察逼得我走投无路,我怎么会跟几个兄弟去抢劫金铺?我打算做一票就收手,跟你远走高飞,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你给我机会了吗?你嫌弃我的手沾上鲜血,你嫌弃我的钱来的不干净,真TM笑话,这世上有钱人几个是干干净净的?是你,是你伤透了我的心,是你不顾我的痛苦执意要跟那个男人结婚!你嫌疑我只是个小混混,我就混给你看,我要让你知道你当初的选择错得多离谱!我要让你求我,我要让你后悔!我要让你知道我有多强!”男人一阵歇斯底里的嘶吼,赤红的眼眸里隐含着点点晶莹,但却被他的狰狞掩盖了过去。他就像是一头穷凶极恶的猛兽在咆哮。

    灰衣人看向BOSS的目光中流露出痛惜和怜悯,断断续续地说:“你……到现在还是不懂……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爱的是什么……如果你真的明白我,你就该懂得,你说的这些话……对我……是一种……侮辱……”

    侮辱?BOSS被这个词狠狠地击中了,心痛的感觉从空气里压迫而来,逼近身体,化成一股冲天的愤怒!

    “我和你,不死不休!你不说名单的下落,可以。我不再逼你,我也没时间跟你耗下去。再过三天,一切都将结束了,我会让你和你的女儿亲眼看到,什么叫做……毁灭。”男人最后那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有种近乎疯狂的兴奋。

    毁灭,不只是指的“吞噬”计划,更是指的这个计划所付出的代价。BOSS苦心建立HZ组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HZ就在开始等着毁灭的一天。而随着倒数的时间越来越近,BOSS竟然发觉自己潜意识里似乎就是在盼着那一天,到来时,也是他这二十多年传奇生涯的终结。这一辈子,在无数人眼中,他活得很精彩,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对于他来说,从失去某个女人那天起,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一片死寂,再没有其他色彩,而他,在岁月的煎熬中,渐渐成了一具行尸走肉,看着别人痛苦,他就感觉特别开心,特别享受,他沉醉在犯罪的过程中,金钱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只不过是符号而已,他唯有在做犯罪的事时才能从中得到乐趣,找到精神寄托。

    犯罪,也会上瘾。上瘾之后就是制造更多的犯罪,罪犯,在表面光鲜的背后构建一个黑暗的、腐朽的、堕落的王国、法律,规则,秩序,这些在BOSS眼里都是浮云,他就是要去破坏,就是要去践踏!这种人天生就是属于黑暗的,他踩着无数人的尸体爬到顶峰,脚下血流成河亦是他最得意的风景。他甚至觉得,犯罪也是一门艺术,他在不断地完善他掌握的这门“艺术”,每一次犯罪都是他精心雕琢的作品。“吞噬”计划就是他这一生最巅峰最疯狂之作。其代价或许是前所未有的,但他知道,自己将从中得到许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块感,刺激,成就感。

    将罪恶当成滋润的养份,除了魔鬼还能是谁?

    灰衣人不知道BOSS所说的三天后是什么意思,但能肯定的一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了,或者,是一场罕见的灾难……让灰衣人恐惧的是,BOSS为什么会说要让女儿也看到?灰衣人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却不敢往下想……天过了是灯。

    ==========================================

    客厅里传来阵阵欢声笑语,女人男人还有小孩子的笑声混杂在一起,为这个早春增添了几分暖意。

    方惋,小蕊,苏振轩,还有闹闹,三个大人一个小孩儿,在家里也能玩得不亦乐乎。大人们玩三国杀,闹闹也来凑热闹,可他不是很懂,正因为如此,才会闹出不少笑话,让三个大人笑得人仰马翻。

    “哈哈哈哈……闹闹你知道什么是歼细吗?”

    “不知道。”闹闹奶声奶气地说,懵懂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可爱极了。

    方惋忍不住在闹闹脸上亲了一口,轻声诱哄说:“宝贝儿,你看看,咱们三个谁最像歼细?”

    小蕊闻言,赶紧地也凑过来搂着闹闹:“亲爱的,莫姐姐最疼你的啦……”

    闹闹被这两个女人哄得晕头转向的,可怜人家苏振轩没能像方惋和小蕊那样对着闹闹撒娇卖萌,所以嘛……

    闹闹嘟着粉红的小嘴儿,小小的手指头指着苏振轩,笑得可乐呵了:“咯咯……咯咯咯咯……眼睛哥哥……嘻嘻……”

    苏振轩嘴角犯抽,佯装板着脸等着闹闹:“我这么正经,我能像是歼细?小子,可别乱说啊,小心我待会儿打你PP!”

    打PP,这招现在对闹闹不管用了,他已经不再害怕被打,因为他最近都是被大人的疼爱包围着,大家都疼他宠他,小家伙可开心呢,哪里还会怕苏振轩的威胁。13acV。

    “嘻嘻……眼睛哥哥,”

    “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方惋指着苏振轩,看他一副吃瘪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肆无忌惮地笑得更大声了。

    小蕊也在笑,只不过她眼底却是隐含着丝丝萌动的情意,心底偷偷嘀咕……苏振轩脸红的样子竟然可以这么可爱。

    苏振轩哭笑不得,无奈地往旁边一倒……“没天理,居然被个小P孩给杀了……”说完就真的装死躺那一动不动,惹得两个女人和闹闹哄笑。

    嬉闹了一会儿,闹闹兴许是有些困了,去方惋卧室里睡觉,他不在,客厅里清静了许多。方惋和小蕊,苏振轩,三人又继续玩了两把才结束,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方惋知道闹闹醒了会自己出来,也就没多操心,她可不知道那小家伙其实睡了一会儿就醒了,没出来是因为他在里边玩……

    一个人能玩儿什么?

    那几张从米粒上拍下来的照片,被闹闹拿在手里左看右看……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能认识的字只有很少几个,但这不重要,关键是他发现这照片上除了文字之外还有些很细微的小点……对孩子来说,这东西只是他没见过的卡片,卡片不就是拿来玩的嘛。

    闹闹手里攥着一只笔,在照片上轻轻地划着……原本洁净的照片,就被这孩子给弄破坏了……

    方惋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惊失色……

    “闹闹你在干什么!”方惋这一吼,本是无心的,但闹闹被姐姐的声音吓到了。

    方惋冲过去将照片拿过来一看……这一看不打紧,只差没气急攻心了。天啊,闹闹居然用笔在照片上画了几笔,有的字下边被画上线条串联起来,导致某些字被破坏了完整。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被闹闹这么一弄……方惋心里哀嚎……完了,这照片算是毁了没用了!

    闹闹被方惋的脸色惊到,缩在被子里不敢出来,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窥探姐姐的反应。小身子微微颤抖着,好害怕……姐姐看起来很生气,不会不理他了吧?

    闹闹的眼眶红了,可怜巴巴地说:“姐姐……我是不是惹姐姐不高兴了……我以后不调皮了,姐姐……”

    孩子这怯生生颤巍巍的声音,让方惋的心都揪紧了,就算刚才是真的生气,可回头一看着闹闹泪汪汪的大眼睛,看他吓得不敢靠近她,她就觉得有种罪恶感。自己这是怎么了,照片没了还可以让文焱从他首长那里再拿一份,她何至于跟闹闹这副脸色,他只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方惋走过去抱着闹闹的小身子,疼惜地搂在怀里,温柔地安抚着:“闹闹别怕……姐姐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是姐姐的宝贝儿,姐姐最爱你了……乖,不哭啊……那照片没什么要紧的,你喜欢就尽管拿去玩,在上边随便画都没事……”

    小孩子最是单纯天真,没那么多心思,他听到姐姐这么说,不知那是安慰的话,还以为真的没事,一下子就转忧为喜了,亲昵地缩在方惋怀里,讨好地抱着她的脖子又亲又笑,眼里还有点点泪花呢,叫人怎能不爱怜。

    “嘻嘻……姐姐最好……我也最爱姐姐……”

    小蕊和苏振轩也进来了,看见方惋抱着闹闹坐在床上,可孩子的眼睛却是红红的,显然刚才哭过了。

    “怎么啦?”小蕊忍不住问道。

    方惋莞尔一笑:“没事,闹闹在照片上画了几笔,以为我会责怪他……”

    原来如此。小蕊点点头,苏振轩却是好奇地将桌上的照片拿在手里……

    “这是什么?好像是些动植物的名字?”

    小蕊不经意地将脑袋凑过来一看,呆了呆,随口念叨:“赤……蛹……莲……这什么东西啊?惋惋……”

    方惋蓦然抬眸,一双美目瞪得老大,一脸惊骇地盯着小蕊:“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在叫你的名字啊,你没听见吗?”

    “不是,我是指的前一句,你说了什么?”方惋紧张得连呼吸都有点不稳了。

    苏振轩发觉方惋脸色有异,不由得关切地问:“方惋你没事吧?”

    “我没事,小蕊你快回答我啊。”

    小蕊一愣:“我刚才说,这是什么东西啊……”

    “再前一句!”

    小蕊又瞄了一眼照片后说:“赤……蛹……莲……惋惋你自己拿去看啊,闹闹把这几个字连起来那不就是这三个字咯,瞧你这么慌张干什么。”

    方惋=胸口在发热,一下将小蕊手里的照片攥在手里,可不是么,闹闹用笔画出的细线刚好将“赤小豆”“蜂蛹”“莲子”当中的三个字串联起来,读出来就是赤,蛹,莲!方惋脑子里灵光一现,这三个字的谐音连起来难道是“池永廉”?这不就是省公安厅厅长得名字吗!

    方惋呼吸急促,大口大口地喘气,此时此刻,她眼前只剩下这照片了,一个令人惊骇的念头油然而生!

    方惋猛地抱了闹闹一把,在他脸上重重地亲一口,兴奋无比地说:“你真是我的宝贝儿啊!”

    说完,方惋急忙照片拿给闹闹看,满脸希冀地说:“闹闹,你告诉姐姐,为什么要用笔把这些字连起来?你是怎么想到的?”

    闹闹被姐姐突如其来的反应给整懵了,姐姐看起来好像捡到宝一样的开心。

    闹闹指着照片上那些细微的点,稚嫩的声音说:“就是这个啊……把字下边的点连起来……”

    “字下边的点?”方惋定睛一看,果然啊,有的字下边确实有很细小的点,看似杂乱无章,很容易让人误以为那是不小心弄上去的。毕竟是在微雕上得到的字样,先入为主的观念使得见到的人都会一门心思去研究字里的含义,想要猜透每个名称所代表的意义,这是聪明人的做法,但却忽略了最本质最简单的东西。其实只需要从最表面去入手就能看出玄机。闹闹是旁观者清,他很多字都不认识,只是无意中用笔将自己看见的小点点给连起来,殊不知误打误撞地竟这么揭开困惑方惋和文焱已久的谜题。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方惋激动得大叫一声,拿着照片埋头在其中,只给身后的人丢下一句:“你们自便啊,我有点事要忙。”

    苏振轩和小蕊也看出来了,方惋定是有什么惊喜的事,瞧她兴奋得合不拢嘴,眼里闪烁着亮光,熟悉的光芒是他们见过很多次的了,每一次方惋露出那种眼神就说明她找到了惊人的发现。

    闹闹被两个大人带出去客厅玩了,方惋在卧室里玩连字游戏。

    “原来这么简单……是我们这些成年人想得太复杂了,还是我的闹闹最厉害,哈哈……”方惋在自言自语,仔仔细细地找出那些不起眼的小点点,连起来……

    方惋的笑容渐渐凝结了,被震惊所代替……天啊……这些字连起来,谐音竟然都是人名!

    7组字,有着“赤小豆”“蜂蛹”“莲子”的这一组剩下的两个动植物名字里有两个字下边是有小点点的,连起来就是——黄修。

    这是什么意思?假设池永廉是HZ的人,那么,这“黄修”是否就是他曾经真实的身份?

    文焱说过,名单上记录着HZ七个创始人的真实身份。假设这真是名单,假设池永廉是省厅厅长现用的名字,那么是否可以大胆假设“黄修”是池永廉以前的名字?如果时间追溯到二十多年前,那时候,电脑并不普及,公安局户籍档案都还只是卷宗,没有输入电脑联机,有人要伪造身份,将从前的身份资料全部毁掉再造一个新的,那并非不可能。

    有些事需要证据,但也需要胆大心细的去想象。

    方惋现在的思维方向总算是摸到一点门路了。

    方惋按捺住激动得心情,看看自己拼凑出来的一堆名字,这其中竟然还有本市海关关长的名字……前不久她还和小蕊讨论那个人来着,说人家是雷厉风行,是难得一见的好官儿……可现在看来……

    一个一个地拼凑下去,再在往上搜一搜,方惋越看越是心惊,这些都是名人,都是口碑很好的人,都是人们眼中高山仰止。有海关的,有司法的,还有药监局的,有证监会的……所涉及到的领域简直太恐怖了,联合起来那该是怎样的可怕,难怪HZ的力量那么强大,它仿佛一只遮天手悬在你头顶!这些领域,商界司法界都有,还有关乎到民生的,一个个可以说都是一方巨鳄!

    方惋自觉的背脊在发凉,脚底寒气直冒,有点心跳加速,但这还不能算最惊悚的。就在她的目光掠过一组字时。忽地整个人僵住了……那是什么?“木香”,“爪哇虎”,木字和爪字下边的点连起来那不就是……木爪?爪字是多音字,如果念zhao,那就是muzhao……难道是?穆钊?

    穆钊?竟然有穆钊?这是真的吗?谁不知道他是享誉盛名的大慈善家,每年都能上富豪榜前三的人物。怎么会有他?如果方惋不认识穆钊也就算了,可偏偏她认识,并且还打过交道!据说HZ里每个人都有双重色身份做掩护,据说HZ的幕后大BOSS权势滔天,是被组织内部奉为神一般的存在。方惋和文焱一直都想不到究竟谁才能担得起这样的被人崇拜,可现在,方惋茅塞顿开了,如果说是穆钊,假设穆钊就是BOSS,那不就是相当的吻合吗?伪善的面孔,以慈善家,以商界巨无霸的面具出现在世人面前,暗地里却是HZ的人,这很符合他残忍的一面,瞧他不是还曾对尹梦璇家暴吗?

    方惋无法平静,难以言喻的混乱!

    方惋摸出手机拨通了文焱的电话……事关重大,她必须马上告诉文焱,一刻都不能耽搁!{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