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3章 卷六:结局四
    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阵人工智能的声音——“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方惋一遍一遍拨着文焱的电话,可就是不通,心急如焚的她只好打警局里的座机电话去碰碰运气,但是得到的答复是他不在。

    “那……请问毛大志在吗?”

    “不在。”

    “可以告诉我毛大志的手机是多少吗?”

    “你有没有搞错?我们怎么可能将警察的私人手机电话随随便便告诉别人。”对方很不耐烦,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方惋吃瘪了,可现在的她顾不得生气,急得团团转……文焱到底去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

    眼下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但方惋却一点胃口都没有,一肚子的着急。苏振轩和小蕊已经离开了,虽然他们也担心方惋,可毕竟都是成年人了,见方惋这样凝重的样子,捉摸着也是有什么事发生,她没说,那就是不方便说,他们也不用多加追问。

    方惋不是不相信小蕊和苏振轩,而是她在照片上所发现的那些东西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她必须要第一时间告诉文焱,除他之外,她不能先告诉其他人。再说了,小蕊和苏振轩是她的朋友,而这份名单纵然珍贵,却也是一颗炸弹,谁知道内容都不是一件好事,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危险!文焱身负重任,方惋是不得不告知他。并且她也相信,只有文焱背后的力量才能撼动名单上的人!

    ========================

    七号人仓。

    文焱和毛大志都在这里,同行的还有赵礼仁。

    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毛大志和赵礼仁是被蒙着眼睛进来的。三人在进入时都将身上的通讯器材,手表等等物件取下。

    文焱的手机现在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方惋打电话当然无法收到。

    今天是赵礼仁自上次从七号人仓出去之后,第一次被允许来探望朝霞。

    朝霞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已经有七个多月。

    之所以会允许赵礼仁来探望,就是为了能让赵礼仁更加死心塌地地被钳制着。朝霞和她肚子里的宝宝是赵礼仁的软肋,是他致命的弱点。只有牢牢地抓住这个人的弱点才能更好地控制,为我所用。

    机筒工能他。赵礼仁不是HZ里的普通成员,他比付金水和林云芝在HZ里的地位要高。七个创始人的门徒之一,是他老师的接班人,他的作用有多大,目前还不能确定。但无疑的,这颗棋子如果用得好,将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等的就是一个让赵礼仁起作用的时机。

    赵礼仁跟朝霞不能单独相处,必须在文焱的监视下才能见面。

    赵礼仁见到朝霞,十分激动,尤其是看着朝霞那圆滚滚的肚子,他的冷静和沉稳都消失不见,只有身为人父的喜悦和兴奋。

    朝霞气色还不错,她看起来挺好,虽然在这里被软禁,可有一个好处就是这里很安全。

    赵礼仁抚摸着朝霞的肚子,一手搂着她的肩膀,轻声关怀:“朝霞,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朝霞微微一笑,摇摇头说:“我没事,除了不能出去,一切都好,他们还给我做了检查,孩子很健康。过不了多久就该出世了。”

    “好……那就好……”赵礼仁刚说完这好字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摸到的地方鼓起了一团。

    “孩子在踢我!”朝霞微微蹙了蹙眉头。

    赵礼仁急忙紧张地问:“怎么样?疼吗?”

    “不是很疼,一点点……这很正常啦,你不要紧张兮兮的……兴许是咱们的宝宝知道自己的爸爸来了,在给你打招呼呢。”朝霞垂着眸子,莹润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母性的光辉,仿佛整个人都被镀上一层圣洁的光芒一样。

    赵礼仁心里一颤……激动得弯下腰,轻轻地用手在朝霞的肚子鼓起的地方碰了碰,那肚皮里的宝宝像是有感应一样又动了动。这是生命的迹象,这胎动,让赵礼仁心怀激荡,眼眶都湿润了……他竟然能跟孩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只隔着一层肚皮啊,那里边就是他和朝霞的孩子,一个新生命在两个多月之后将要诞生了。这一刻,赵礼仁忘记了自己以后是会被枪毙的,他完全沉浸在这份喜悦中,恨不得时间能停一停,让他和朝霞能够多聚聚。

    文焱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赵礼仁对朝霞和孩子的感情越深就越牢靠。

    朝霞也不是傻子,她也曾和文焱一起工作,知道文焱是个十分精明的人,他做事绝不会白白浪费精力和时间。

    “礼仁,你如果想孩子出生之后我们一家三口能够在一起生活,你就千万不能再犯糊涂了。以前我们都是鬼迷心窍才会加入HZ,被人利用,被人当枪使,现在既然你有了改过自新的机会,你无论如何都要为我们和孩子的将来打算……只要你好好表现,争取立功,或许那些人会网开一面,念在你将功折罪的份儿上免去你的死刑……”朝霞两眼含泪,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她被软禁在这里的一段时间里自然免不了每天都受思想教育,日子久了也就清醒了许多,知道反省自己了,也知道该劝劝赵礼仁。唯有这样,她和赵礼仁,还有孩子,才会有出路。

    这些话,文焱可没整天在赵礼仁耳边叨念,他知道,自己说一百遍都不如朝霞说这一遍来得有用。朝霞所说的“他们”就是指的文焱背后的力量。其实到这份儿上了,朝霞和赵礼仁也都能猜到个大概,文焱的真实身份或许是国家某秘密机构的人……只要国家认为赵礼仁有立功表现,说不定真的可以放他一条生路。赵礼仁有点心动了。

    文焱对于人性的了解果真是够深刻,他就料到了赵礼仁的归顺不是真心的,所以才会给赵礼仁下一贴猛药!带赵礼仁来看朝霞,看她挺着大肚,摸着她鼓鼓的肚子,听孩子的胎动……这些,比用刀架在赵礼仁脖子上还抵用。这一招叫做——攻心为上!

    赵礼仁在此之前确实不够诚心,不死心地有点蠢蠢欲动,还在想着要怎么才能逃脱文焱的掌控,但现在他是彻底想通了,有了一丝希望,想着只要自己能将功补过,兴许将来真有那么一天,他能和朝霞去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仇恨只会带来毁灭,只有爱才能才拥有洗涤人心的力量。从赵礼仁恋恋不舍的目光中,文焱知道,这颗棋子算是能安心地用了。

    与此同时,方惋还在家里憋闷着呢,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名单上应该是包含有14个人名,而每一组就代表一个人现今的名字和他从前的名字。由于那些点点所串联起来的字并非是直接的名字……例如:“池永廉”这三个字,对应的是“赤”“蛹”“莲”,穆钊对应的是“木”“爪”,都是取的谐音或是同音不同形的字。这么一来,不能一下子百分百地确定其他的字串联是代表的字,目前方惋能有九成把握是那个人的,只有她知道的几个名字。海关关长,药监局局长,证监会副主席,池永廉,穆钊,这五个人的名字她知道怎么写,所以能对号入座,但其余还有两个人她不能确定,只能等文焱回来再研究。

    刚才她已经在网上查过一些资料,但那都是HZ的创始人现在的身份下所能公开的资料。

    能公开的资料都没多大的价值,只有不曾公开的才是最值得去挖掘的,能置人于死地的!

    方惋脑子里反反复复晃来晃去都是那些名字,“木香”与“爪哇虎”这两个名称中,木字与爪字连成的muzhao,方惋只能想到穆钊了。虽然现在还不能证实她的猜测是对的,但思来想去,结合种种蛛丝马迹,就穆钊最吻合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方惋记得,穆钊曾说过他认识她的母亲,秦桦。当时的方惋并没有觉得异常,可现在想起来就会觉得毛骨悚然……只怕,母亲与穆钊之间不只是认识那么简单吧?母亲惨遭横祸,葬身火海,并且还如此处心积虑地保存名单,十有八/九,害死母亲的罪魁祸首就是HZ!

    这个念头,让方惋浑身都在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大着肚子,她一定不会还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既然有了穆钊等人为目标,方惋当然会想到创世集团以及与它相关的各种慈善基金会,那是一个庞大的经济网络,只是明的被人知道的而已,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呢?以HZ的势力和幕后BOSS的作风,不可能不留有暗棋。已知的创世以及其名下子公司和慈善基金会,应该只是属于HZ的一部分,必定还有些别人不知道的,以为与穆钊没有关系的公司存在。但这些都是假象,实际上HZ暗地里是会走私,贩卖军火,贩毒,与境外势力勾结……它是社会的毒瘤,是一片乌云蔽日,它唯恐天下不乱!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这七个创始人,分别在商界,海关,药监局,证监会,公安局……等等这些领域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他们为何还要继续犯罪?他们践踏法律,无视规则与秩序,草菅人命,贪赃枉法,人面兽心,他们能有今天的地位和成就,不知是沾了多少鲜血和腐朽才换来的。既已名利双收,为何还不收手?如果在两三年之前就收手,或许就不会被警方发现付金水,从而揭开了HZ这个犯罪王国的冰山一角……

    金钱,地位,名声,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早就可以具备了却不肯收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到底图的什么?

    方惋想不出来了……先前在往上还查了一查创世集团最近的动向,最明显的就是创世集团以及名下一部分上市基金的走势良好。如果进去与炒股有关的一些贴吧和论坛里还能看到不少股民在对创世集团歌功颂德,因为买创世的股票赚了钱嘛。有的还在炫耀自己最近走大运了,只要再赚一笔就够买房子结婚生孩子了……

    “创世集团……梅利隆集团……怡美乔药业……众恒基金……”方惋嘴里在喃喃着这些涨势喜人的上市公司名字,只觉得心里堵得发慌,创世集团和它名下的基金就是HZ存在的主要经济来源吧,背地里干了那么多罪恶的事,可赚起钱来一点不含糊,瞧今天收盘那价格,看着都让人流口水,可想而知怎会有那么多股民心花怒放。

    小蕊好像也说自己买的是创世集团……唉,如果小蕊知道创世集团的真面目是那般黑暗,不知她会做何感想。方惋心乱如麻,憋得难受,文焱要是再不回来她要抓狂了……

    各种情绪都堆积在一起,唯一让方惋感到欣慰的就是闹闹。这孩子真是她的宝贝,那一粒米拍下的照片,她和文焱看过无数次了可都是不得其解,一心只想着要去了解这36个名称的含义,在往上查找了很多资料,逐字逐句地看,每种动植物属于什么科目,有什么特点,该怎么种植,生长在什么气候,什么地理位置……等等这些都查了个遍,还是没能理解秦桦的用意。而闹闹,小孩子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只盯着那些字下边看上去杂乱无章的小点点,压根不去看字,随手几笔将小点点连起来,就这么解开了谜题。当然了,小蕊也有功劳,她一眼就看到闹闹连起来几个字,念出来,方惋听到,一下子来了灵感……至于苏振轩嘛,他也有功劳,好歹他当时把照片拿手里给小蕊看到了……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一看,这号码是庄郁的。

    难道是庄郁带着老婆孩子回来了?

    方惋的注意力暂时被这来电吸引,接起电话……

    “喂,庄郁吗?你是不是带着我的干女儿回来了?”方惋的语气中透着明显的兴奋。她和庄郁夫妇早就说好了,她要当孩子的干妈,知道是生的个小公主,她心急者看呢。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焦急的女声:“方惋,我是沁柔,我用庄郁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我和他是回来了,我们来看大哥,可是刚才这边……失火了,庄郁和大哥都在忙着救火呢,消防队的人还没来,你要不要来看看啊……你的侦探社起火啦!”

    “什么?起火?”方惋惊悚了,粉红的小脸瞬间惨白,她最怕的就是火啊!

    “沁柔……你和你老公在庄擎翼那里?”

    “是啊,不然怎么会知道你侦探社起火啊……哎呀我不跟你说了我忙着跑下楼去啊!”沁柔急匆匆的,方惋能听到她那边很嘈杂,确实有人在惊叫嚷着喊起火啦快跑啊……

    沁柔是庄郁的老婆,自从怀孕之后就被庄郁当宝一样看着,很少接触外界,前段时间又被庄郁带着去外地待产了,她是庄郁的老婆自然也是方惋信得过的人,听见她打这通电话来,方惋不疑有他,赶着过去侦探社了。

    虽然害怕火,但那地方是她的大本营啊,好多器具器材都在那里放着,她对那里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她听到起火了心都在痛!

    尽管她害怕火,可她还是要去看看,就算坐在车子里不下去现场,至少待在那附近看着消防队将火灭了才行啊。

    临走前,方惋又给文焱打了电话,还是不通,短信也留过了,她只得再留一张纸条给文焱,让他回家了立刻就去找她。

    急是急,可方惋也不是莽夫,她知道带着保镖一起去。

    邱樟为方惋配备的保镖是24小时全程保护的,文焱在的时候他们就待在楼下,自动隐身了。文焱不在的时候,方惋有召唤,他们就会立刻出现。13acV。

    有保镖陪着,方惋很快赶到了现场。果然,只见那栋大楼里冒出浓烟滚滚,消防队的已经在了。方惋只能在远处观望,火势看起来不是很凶猛,烟很大。可对于一个有恐火症的人来说还是很惧怕的。方惋只是瞧上那么一眼就缩着脖子在车里,焦急地拨通了庄郁的电话。

    不一会儿,沁柔跑过来了,她身后跟着的是庄擎翼,却不见庄郁。

    沁柔气喘吁吁地上了方惋的车,庄擎翼也钻了进来,方惋不由得一皱眉头,担心地问:“你们没事吧?庄郁呢?”

    沁柔的脸色在车灯下显得越发苍白,支支吾吾地说:“我老公……他……他……”

    沁柔痛苦地望向庄擎翼,这表情可把方惋给吓着了。

    “沁柔,装情义,庄郁他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你们到是说话啊!”方惋抓着沁柔的手腕,紧张地盯着她。庄郁是方惋的好朋友,她当他是哥哥,是亲人,她不敢去想,庄郁难道会像十年前她的母亲和康佟那样遭遇不测吗?

    庄擎翼没有说话,幽深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冷芒,在方惋以及两位保镖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他的手从裤袋里拿出来,只听得“噗噗”两声闷响,保镖中枪了!

    “装情义你去死!”方惋一声怒吼,奋力推开车门,可庄擎翼是有备而来,绝不容她跑掉!

    方惋的脖子被庄擎翼勒住,紧接着她闻到一股刺鼻的香味,是迷/药!方惋在昏过去之前说了一句……“沁柔,你出卖我……”

    说完,方惋两眼一黑,身子一软,谈瘫倒在庄擎翼怀里,失去了意识。沁柔在低低地啜泣:“哥,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了吗?”

    原来是庄郁和沁柔的孩子被庄擎翼带走,以此威胁沁柔打了刚才的电话,而庄郁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他没来这里。

    “BOSS,已经得手了。”庄擎翼冷冷地对着电话说。搂着怀里的女人,他的心,翻卷着痛苦的汁液……{收尾是有点难度哈,大家见谅。已更新两万字,明天继续扫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