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4章 卷六:结局五
    刚刚从七号人仓走出来的文焱,在拿到自己的手机之后就发现原来方惋打过好多电话来,还有几条讯息,都是相同的内容:老公你在哪里?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快点回电话!

    文焱有点急了,心里没来由地发慌……平时方惋也都会打电话给他,遇到他在办案或是开会不方便接听时她一般不会再接着打很多次,她会等着他有空了回过去,但今天她不仅打过二十多个电话来并且还发了几条那样的短信,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文焱即刻拨通了方惋的手机,但是没人接听,家里的座机也没人接……

    毛大志见文焱脸色不对,担心地问:“怎么了?”

    文焱拧着眉头,沉声说:“我也不知道方惋是有什么急事找我……没人听电话,我现在得马上赶回家去!”

    毛大志闻言也陡然一惊:“我跟你一起去!”

    身为一个合格的刑警,必须具有超乎常人的警觉和灵敏,文焱和毛大志都是当中的佼佼者,两人心头均是警钟大作,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家里空荡荡的,灯还亮着,客厅里的电视还开着,可就是不见方惋的踪迹。文焱有种不好的预感……

    卧室里的电脑前摆放着熟悉的照片,就是从米粒上拍下的字样,但看起来又有点不同,被画上了些线条……

    “这儿有字条!”毛大志

    文焱心里咯噔一下,接过字条一看……是方惋的笔迹。

    “老公,我接到电话说侦探社那边失火,我要过去看看。你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我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发现我们要找的东西了。我会带保镖出去的,老公,如果你回来看见纸条就马上找我。”

    短短几句话,却已经透露了诸多重要的讯息,足以让文焱震惊。

    原来她去侦探社那边了,这么说,她没事?她发现了要找的东西,那会是……会是名单吗?只有名单才是她和他最近都在找的重要的东西!

    毛大志也看到这纸条的内容了,不由得松了口气:“方惋去侦探社了,她应该没事的吧,不用担心。到是她说要找的东西发现了,那是什么?”

    “是名单,一定是名单。”文焱低沉的声音有点微微颤抖,到现在也不用对大志隐瞒了,之前是首长指示说在名单被揭开之前不能让其他人知晓名单的存在。

    文焱简单向大志解释了几句他就明白了,这小子相当激动,摩拳擦掌的恨不得马上就能行动。

    文焱将那照片拿在手里,现在他懂了,这上边的线条是至关重要的,否则不会三张上边都有线条将一些字连起来。13acV。

    “焱,这个就是名单吗?可怎么没有人名儿?”毛大志狐疑地盯着照片,脑子一团浆糊,心想啊,这也能叫名单吗?该不会是空欢喜一场吧?

    文焱的目光落在这些连线的字上边,一眼就看见了“赤”“蛹”“莲”三个字被一条细线连起来。

    文焱嘴里喃喃念出这三个字,先是呆了一呆,随即猛地抬眸,眼中精光乍现!

    “池永廉……是池永廉的名字!”文焱惊喜地叫了一声,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

    毛大志的眼珠子瞪得好圆,死死盯着那照片:“池永廉?省公安厅厅长?那不就是赵礼仁的老师,HZ的七个创始人之一?”

    “没错,就是他!这上边,你看……赤,蛹,莲,三个字连起来,读音不就是和池永廉这人名差不多吗?”文焱一边说话一边在飞快地动脑筋思考着:“这是秦桦留下来的东西,藏在方惋的玩具熊里被我找出来的,刻在一粒米上,用微雕的技术……如果这些字没有意义,秦桦何必费尽心思那么藏着。现在明白了,这就是真正的意义,就是名单,HZ七个创始人的名字!看见了吗,一共七组,而HZ也是只有七个创始人。付金水曾经说过,名单上记录有那七个人的真实身份。池永廉这一组对应的还用一个名字,连线的两个字加起来就是——黄修。如果猜测没错,这意思就是池永廉在改头换面之前,他真正的名字是黄修。由此可见,这是真正的名单!”

    这番话一出来,别说是毛大志了,连文焱自己都惊得脑子发懵……一直困扰着她和方惋的难题终于解开了,这巨大的进展意味着HZ的七个重要人物再也不是秘密,再也不用在那些大大小小千头万绪的线索中寻找,那七个人,包括幕后BOSS,全都无所遁形地现出了原形!在这之前,文焱他们只确定了池永廉一个人的身份,只知道他是七个创始人之一但并不知道其余六人是谁。而现在,一切都迎刃而解了!这一份名单,确实太过珍贵,秦桦,方惋的母亲,那个女人的智慧深不可测,令人肃然起敬!她到死都没交出名单,她在执着什么?文焱忽然就明白了,秦桦之所以会在出事之前让付金水传话,就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她相信方惋一定不会丢失玩具熊,相信方惋长大之后一旦发现秘密就能凭着这份名单让HZ组织彻底覆灭!

    任你HZ的幕后BOSS筹谋二十多年才建立的犯罪网络,认你有多么光鲜伪善的面具做掩护,认你多少走狗爪牙,所有的,加起来全都抵不过这一份名单。一份名单就能让一个黑暗的王国土崩瓦解!

    文焱和毛大志越看越心惊,当“木香”与“爪哇虎”这两个名词相连的两个字映入眼帘时,两人同时都怔住了。

    “这又是谁啊?”毛大志吞了吞口水,乌黑的眸子发亮,呼吸有点急促……

    “该不是真是那个人吧?那……这……太……”毛大志梗了梗都没能说出那个名字。

    文焱先前的心情是极度激动的,但此刻却出奇的冷静了,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冷森森地说:“就是他。”

    毛大志一转头,顺着文焱的视线望去……果然,电脑没关的,上边屏幕正显示着关于穆钊在网络上公开的个人资料。这一定就是方惋在发现名单之后上网查询的!

    “天啊……真是穆钊!”毛大志这声怪叫里饱含着愤怒与震惊。

    文焱在短暂的惊骇之后反而了然,似乎也就应该是穆钊了,他的身份地位在许多人心目中如同高山仰止,他是无数人膜拜的对象。这名单上的几个人,名字虽然只能拼出谐音或是近音,但这些人都是名人,可以对号入座了。而这当中又以穆钊的名声最为鼎盛,财力最为雄厚,他的创世集团以及名下相关的慈善基金会,使得他能站在权势的巅峰,即是商界巨鳄又是举世闻名的大慈善家。这样的人,如果说是HZ的幕后BOSS,竟然让文焱觉得理所当然。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HZ存在二十多年吧。再看其余几个人,他们所在的领域均是在社会上的极其重要的,但比起穆钊还是逊一截。

    文焱认为穆钊多半就是HZ的BOSS了。

    这名单让文焱和毛大志的心格外沉重,拔凉拔凉的。以前只知道HZ神秘而强大,从付金水和赵礼仁口中得到的线索也不完全,只能想象HZ的七个创始人在某些重要领域里担任要职,这种想象略显空泛,但有了这名单就立刻将想象变成立体,那些看似不相干的人互相串联起来,再看看他们的职务,海关关长,药监局局长,证监会副主席,还有公安厅厅长……还有另外两个也都是让人咋舌的高位。有这些人存在,好比是祖国母亲身体上长出了毒瘤,不彻底清除的话,毒瘤还会扩散,直至无可救药……

    文焱在给方惋打电话,还是没人接。

    “不对劲……不对劲……”文焱默念着,又拨通了保镖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糟了,一定是出事了,大志,走!”文焱急吼一声,人已经转身往外跑去,毛大志紧跟其后。

    文焱将名单揣在怀里,只觉得这东西仿佛有千斤重!

    文焱和毛大志火速赶往方惋的侦探社那边,他开车,毛大志在打电话给消防局。

    证实了,确实是方惋侦探社所在的地方起火,可是文焱和毛大志赶到却没有发现方惋的踪迹,火势已经熄灭,经过询问后知道无人伤亡,可方惋去哪里了?

    现在已经是深夜,这里也恢复了平静,楼下街道过往的人不多,很容易就能发现在不远处停着一辆车,那是方惋的车!

    车里的两个保镖都中枪昏迷,幸好没伤到要害,两人还没死,但方惋不知去向,她的手机还在座位上。

    救护车很快来了,将保镖送去了医院。

    事到如今,就算没有亲眼见着发生什么事,也能猜出个大概了……一定是有人将方惋掳走,并且,是熟人!

    文焱和毛大志刚才已经查探过,起火的其实并非方惋的侦探社,而是隔壁。那么巧有人打电话通知方惋,她过来就出事了。谁打电话给她,谁就脱不了干系。

    方惋的手机上留着通话记录,除了文焱,最后一个打进电话来的人是一个名叫庄郁的。从号文在快。

    庄郁,文焱当然知道,他听方惋提起过,知道她和庄郁是怎么认识,怎么成为朋友的,也知道庄郁是翼帮以前的老大,而现在翼帮的老大是庄郁的哥哥,庄擎翼。

    庄郁害了方惋?文焱立刻四处寻找庄郁的下落,但很显然,对方早就准备好了不被人找到的。

    庄郁暂时被了黑锅,被文焱以为是他害了方惋,其实他对这件事不知情,他已经被庄擎翼支走了,就在半小时之前,他和他的老婆沁柔一起离开了本市。

    找不到庄郁,找不到方惋,文焱只觉得浑身发寒……方惋现在怎么样了?她被抓去哪里?她有受伤吗?

    “妈的,一定是HZ那群王八蛋干的,人渣!”毛大志忍不住爆粗了。

    文焱也是想到的HZ。

    愤怒,焦躁,惊慌!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是的,文焱真的怕了,他不敢去想方惋会遭遇到什么,不敢去想假如失去她,他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世界只剩下一片漆黑,茫茫然看不见前方的路,文焱几乎是毫不怀疑地就认定了,方惋的失踪是HZ的人干的!除了HZ,文焱想不到谁会对方惋下手,只有丧心病狂的HZ!

    文焱觉得自己快疯了,一向自持稳重的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HZ的人是什么手段他见识过了,人命,在HZ的那群人眼中不过是草菅,他们漠视生命,践踏法律,挑衅规则,他们背地里走私贩毒贩卖军火杀人,坏事做尽,他们培养出来的人也都是同他们一样的沉迷于犯罪,将犯罪当乐趣。方惋落在他们手里,还能活吗?

    毛大志也是个急性子,脾气暴躁起来就跟烈马似的,当即就要想带着人闯去创世集团的工资总部大楼,却被文焱拦住了。

    两人现在在海边,夜深人静的,周边一个人影儿都没有,只有这两个一筹莫展的男人。

    “焱,你还在犹豫什么顾忌什么?咱们不是已经有名单了吗?上边的人就有穆钊,直接冲过去杀他个措手不及,将穆钊抓了逼他放方惋!”

    文焱太过激愤,眼里都是一片赤红,仿佛有种嗜血的冷意,这是毛大志从未在文焱身上见过的。

    文焱是感觉自己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了,但在极度混乱的思维中又抽离出一丝理智,缓缓摇头道:“不行,我们不能贸然去创世大楼。99%的可能是HZ抓了方惋,穆钊怎么可能会在那里等着我们去抓他?”

    “。。。。。。”毛大志语塞了,事实确实如此,HZ的人那么狡诈,断然不会傻乎乎地看着警察上门,现在只怕早就不知道藏匿到哪里去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让我想想……”文焱痛苦地捂着脸,心如刀绞。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心痛过,就好像随时都可能死去一样。呼吸都是痛,痛到每根神经都在崩裂!

    可就算痛得要死了还是必须要思考,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如果连他自己都乱得失了分寸,那就更没有人能救出方惋了。

    “要将这七个人全都逮捕,需要不少警力……可能还需要武警的配合,还需要……”文焱在喃喃自语,摸出电话向首长汇报。

    毛大志见文焱往前边走去了,在打电话,他也不跟去,知道定是不方便被他听到的。

    毛大志坐在海滩边上愁闷烟,他心里难过,他明白文焱有苦衷,有些事不便现在告诉,他也不会怪文焱。他只是担心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文焱会因为方惋的失踪而失去冷静和理智。所谓关心则乱。希望文焱能熬过这一关,也希望方惋和孩子都没事,否则真不知道文焱会被打击成什么样……

    毛大志一支烟没抽完,文焱已经急匆匆跑过来:“赵礼仁来电话了,有紧急事情找我们!”

    =====================================

    半小时后,文焱和毛大志见到了赵礼仁。

    “他们怎么说的?”文焱看见赵礼仁的第一句话就问。

    赵礼仁摇摇头:“我老师的电话来得很急,以前他很少会深夜给我电话的,而且,我跟着他已经好几年了都没见过BOSS,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老师竟然说要我准备准备去见BOSS。BOSS很谨慎,每三年才会有一次七个创始人一起相聚的机会,这一次就是七个创始人都会去。可是我老师没说在哪里聚会,只是让我去指定地点等人来接。现在距离老师说的碰头时间只剩下二十分钟。”

    文焱和毛大志互相对望一眼,彼此都有着震骇和惊喜……这是连老天爷也在帮他们吗?正在愁怎么才能找到方惋的下落,赵礼仁这边就有了动静了。既然是七个创始人都会去,那穆钊当然也在其中。只要能抓到穆钊,那不就能找到方惋了吗?

    可是,BOSS岂是那么容易见到的?人岂是那么容易抓的?赵礼仁虽然被获准去见BOSS,但一定会被严格监控起来,不会直接就去见BOSS了。如果这时候想要抓HZ的人,那是不可能的。人家只需要派几个小喽罗出来接赵礼仁,而途中发现异常的话,HZ的首脑就会立刻得到消息,依旧是抓不到人。要抓人,最起码要知道人家在什么地方啊。

    文焱在接到赵礼仁的电话之后赶来时顺便回家一趟拿了点东西,正好是能派上用场。

    “赵礼仁,HZ的BOSS必定不是能轻易见到的,现在是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太紧张,不能露出马脚,否则,没人救得了你,只有靠你自己随机应变,知道吗?”

    “嗯,我明白。”赵礼仁慎重地点点头。

    文焱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交给赵礼仁,还有一根皮带。

    “赵礼仁,只是一副特制的墨镜,颜色很淡,晚上也能戴。从现在开始,你就戴上墨镜,还有将这根皮带也穿上。”

    “墨镜?”赵礼仁连连摇头:“你这墨镜有摄像功能吧?我戴上去见BOSS,可万一被人发现的话,我就死定了。”

    “你放心,我都说了这是特制的,用仪器检测不出来异常。只有当你按下皮带上的开关,墨镜里的摄像功能才会开启,那时候你已经通过检查,进去坐在BOSS面前了。所以,只要你够镇定,不要让人看出异样,你就不会死。”文焱笃定的语气让赵礼仁稍稍放心,但还是难免紧张。

    “太冒险了,万一……不……我不能这么冒险,我如果死了还怎么能见到我的孩子出世?”赵礼仁脸上露出痛苦的挣扎。

    文焱脸色一凛,眸光里的狠色闪过,但很快他的表情就柔和下来,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凝视着赵礼仁:“你以为只有你才有孩子吗?我也是快要做父亲的人,我老婆方惋被HZ的人抓走,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落在HZ的人手上是什么后果。朝霞虽然被软禁,但我们没有虐待她,她在那里好吃好住很安全,她可以平安生下孩子,而我现在却连老婆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我的孩子是否还在她肚子里!”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文焱曾经经历过无数生死考验,早就铸就一身钢铁之躯和坚韧如磐石般的意志,特种兵最不需要的就是眼泪!可这铁骨铮铮的男人此刻却真的红了眼眶,嘶哑的声音微微有点哽咽,没有痛哭但他隐隐泛着晶莹的眼眶却是如此令人动容。那是比大海还深沉的爱,却又夹杂着漫漫的痛苦。

    毛大志狠狠地瞪了赵礼仁一眼,别过头去用手抹了抹眼角。

    “赵礼仁,我现在不是以刑警队长的身份跟你说话,我只是方惋的丈夫,是孩子的父亲,你是怎样渴望你的孩子,怎样担心朝霞,我比你的心情更加强烈百倍!算我求你,戴上墨镜和皮带,帮我这个忙。”文焱赤红的眸子里强忍着一股湿意,语出诚恳,郑重的将东西交到赵礼仁手上。

    赵礼仁默不作声,但无可否认,他被文焱这番话感动了。是的,他也是一个父亲,所以文焱的话他很能体会,文焱的痛苦确实比他更加多得多,因为方惋是落在HZ手上。

    “好,我就拼一次,就当是为我的孩子积福,也为我曾经犯过的罪……”赵礼仁终于首肯了。

    “谢谢你。”文焱说出这三个字是由衷的,他能感觉到赵礼仁是真心肯按照他说的去做。

    相信一个一心要为孩子积福的父亲,不会让人失望的。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文焱现在只能兵行险招,可他就是有一点想不通,HZ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召开这样的聚会?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发生了吗?{这章6千字。好吧还是剩了一点需要继续扫尾,明天男主一定救出女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