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6章 卷六:结局七
    尽管方惋此刻极度震惊思维混乱,但她没有忘记自己这是在谁的手里,她心里依旧保持着一丝警惕,母亲已经在十年前的火灾中丧生,这个事实在她心里是根深蒂固的,突然眼前这人喊她“女儿”,她虽惊骇,却也没一下子相信。

    灰衣人就站在方惋面前一米的地方,却没有再继续走进了,她就这么痴痴地望着方惋,像是着了魔一样,嘶哑的喉咙里发出喃喃的低语:“惋惋……还记得你小时候每一次过生日……早上我都会给你煮一碗面条再加上一个鸡蛋……还有你调皮穿我的高跟鞋结果摔了一跤……你十三岁生日那天,我送给你一只泰迪熊公仔,你很喜欢,你每天都抱着睡觉……惋惋……我的惋惋……妈妈这十年来从没有一刻忘记过那些……你当年还只是个小孩子,现在都已经长这么大了……”灰衣人说话有些吃力,身体太过虚弱,断断续续说完已经在开始喘气了。

    刚才方惋还不信的,可现在,听完灰衣人说的话,她再也没有疑虑了,眼眶一热,激动得发抖,抱着灰衣人哭了出来……

    “呜呜呜……真的是妈妈……妈妈……妈妈……妈妈还活着……呜呜呜……”方惋哭得像个孩子,巨大的惊喜如潮水般涌来,无论她多么坚强,在妈妈面前,她永远都是个孩子。这失而复得的喜悦难以言喻,她控制不住眼泪。

    灰衣人也是激动万分,抱着方惋哭成了泪人儿。天知道她这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她等得太辛苦了,每天都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如果不是内心那份执念,她或许早就不再苟活了。之所以像蝼蚁一般苟延残喘,为了不就是这一刻吗!

    “妈妈……这些年……您受苦了……妈妈……”方惋心如刀绞,喜悦之余还伴随着深深的心痛。妈妈在穆钊手里不知受了怎样的罪才会被折磨成现在的样子。

    灰衣人——秦桦,与女儿重逢固然惊喜,可她也反应过来此刻自己的形象是多么令人惊悚,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痛苦地望着方惋:“乖孩子,妈妈现在这副样子……身上的衣服还有头发……都脏兮兮的……不要抱……”

    十年未见自己的孩子了,可在见到的时候自己却是如此狼狈不堪,任谁都会万般心痛,甚至有点害怕去触碰自己的孩子,会自卑。

    “不……不……”方惋上前一步,再一次抱着秦桦,脸埋在她的颈脖,这一下可看清楚了她那一块红色的胎记。

    “妈妈,您不脏,在女儿心里,您永远都是最美的……妈妈别推开我……”方惋毫不掩饰自己的脆弱,在妈妈面前,她大可以尽情地释放内心的情绪,只因为,这是她最爱的母亲啊。

    秦桦的眼泪流更加汹涌了,却也不再将方惋推开,如获至宝一样地抱着,就算身在敌营,可至少眼下她与女儿相见了,她

    这一幕感人的画面,催人泪下,穆钊在一旁默默看着,心里也不好受。多少年了,他终于做了这么一件让秦桦高兴的事,终于又看见秦桦笑了。虽然现在的她外形大变,但在穆钊心里,她笑起来依然很美。穆钊对秦桦,早已不是停留在外形的直观上,不论秦桦变成什么样,他只知道她是秦桦,他脑子里的影像永远都只定格在曾经的某一年……

    身在荒岛的赵礼仁也没闲着,他和HZ的其余几个创始人在一起呆了一晚上,大家也都没睡,都在等待着穆钊那边传来好消息。

    赵礼仁想从这些人嘴里探出点什么,简直太难了。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精明,赵礼仁小心翼翼的说话,不敢让人感觉出他是在打探穆钊。这茫茫大海上的荒岛,葬身在这里是没人会知道的。

    赵礼仁终于看见池永廉去外边抽烟了,他也赶紧地跟上去。13acV。

    池永廉坐在山洞外的岩石上抽烟,脸色格外沉重,是赵礼仁从未见过的。由此,是否可以推断池永廉是在担心穆钊呢?穆钊到底做什么事去了?赵礼仁没忘记自己此行还答应过文焱,要刺探方惋的下落。先前听穆钊在走之前所说的话,能确定方惋是被他关起来的。

    “老师。”赵礼仁轻轻唤了一声,在池永廉身边坐下来。

    池永廉嗯了一声,满腹心事的样子。

    赵礼仁与池永廉单独在山洞外,此时天已经亮了,他戴着的墨镜所摄下的影像也较为清晰。文焱在屏幕面前看着,心里又再次燃起了希望。赵礼仁看起来还算有点良心,他跟出去与池永廉单独谈话,或许就是为得到更多的消息。

    赵礼仁很是诚恳地望着池永廉,关切地说:“老师,我从来没见您这么严肃过,是在担心BOSS吗?BOSS他是回去Z市吧,那是我们自己的地盘,BOSS待在创世集团怎么会有危险呢,您不必多虑的。”

    这话就问得有点水平了。赵礼仁并不十分确定穆钊是否是回去Z市了,现在这么以开解池永廉的口气问出来这番话,不着痕迹,不易让人生戒心。

    池永廉皱着眉头说:“BOSS是回去Z市了,但不是在创世集团,而且BOSS今天要做的事情十分危险,我们大家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在顺利在美国碰头。”

    “不是在创世?”赵礼仁一愕,不由得问道:“是什么事这么特殊啊?能让老师你们这样担心的会是什么事,我实在想不到……”

    池永廉脸色一沉:“收起你的好奇心,不该你知道的事,别问!”

    池永廉警告的目光瞄了赵礼仁一眼,随即起身往山洞走去了,也不管赵礼仁跟没跟进去,反正他知道在这荒岛上是没别的出路,赵礼仁想悄悄溜掉是不可能的。

    城市的另一端。

    文焱和毛大志一夜没合眼,守在电脑面前,一边盯着屏幕上传来的画面一边与首长保持着联系。从之前得到的线索中可以确定穆钊在离开赵礼仁所在的荒岛之后就该返回Z市进行“计划”了,尽管没有查到穆钊入境的消息,但这更说明穆钊神通广大,能够在重重封锁线中避人耳目回到Z市。刚才赵礼仁和池永廉的对话,讲过首长那边的唇语翻译之后,文焱也纳闷儿了……穆钊果真是返回Z市的,但却不会去创世集团,那么他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去了?有什么事是严重到让HZ其余几个创始人都那样不安的?

    穆钊不去自己公司,那是会在私人住宅吗?文焱这边已经开始搜索穆钊名下以及与他相关的房产信息,每一处都派人去找,但却都是空无一人。

    文焱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在打尹梦璇的电话,但是不通。穆钊是HZ的BOSS,那么尹梦璇知道吗?曾经,尹梦璇住在文焱家时,他就曾暗地里让首长查过尹梦璇的资料,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知是她隐藏得太好还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就是犯罪集团的首脑。关于这一点,文焱潜意识里是倾向于后者的。他不希望尹梦璇与HZ有关联,希望她只是一个被蒙在骨里的人。况且她都已经跟穆钊离婚了,如果她是HZ的成员,穆钊怎可能那么轻易放过她?所以,她既然能在离婚后还安然无恙,应该是她不知道穆钊的秘密吧……

    方惋和侵华母女俩在一阵激动之后也开始慢慢平复了一点,这毕竟是在穆钊眼皮子底下,被那个男人一直盯着,感觉就像是被一只野狼窥探着。

    方惋有太多的疑问了,最要紧的莫过于母亲为什么会还活着呢?

    “妈妈……我和爸爸都以为您……您在十年前已经……那次火灾事故之后我们有看到DNA报告,所以才会相信那具面目全全非的尸体是……是……”方惋眼泪汪汪地看着秦桦,心都碎了,母亲瘦成这样,身体一定是被拖垮了吧。

    秦桦枯瘦的面容上浮现出恨意,目光看向穆钊,咬牙说:“你们看到的那具尸体根本不是我……DNA报告是穆钊买通了人作假的,他从我身上抽血去做检测,当然得出的结果就是同一个人了,让你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其实我是被他囚禁起来。”

    原来如此!方惋愤恨的眼神戳在穆钊身上,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

    “穆钊,你不是人!”方惋

    穆钊对于这样的骂声完全不在意,这些年,早就被秦桦骂得习惯了,很少有什么语言能触动他的情绪波动。

    穆钊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端起那杯清香怡人的茶,优雅地品着,嘴角噙着浅笑:“你也说了,我不是人,我做的事当然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以后,你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来了解我,现在,不急。”

    “很长的时间?你什么意思?”秦桦惊愕了,以她对穆钊的了解,他定是又有了什么更坏的主意。

    穆钊倨傲地抬着下巴,那眼神里充满了得意,还有几分疯狂:“我将方惋抓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母女团聚。有了女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你还有什么布满足的?今后,你也不必再想着离开了,因为……过了今天,我们将不会再待在Z市,我们会在国外,再也不回来。”

    穆钊的话,让方惋和侵华大吃一惊,同时也极度愤怒!

    “你想将我们带走?”

    管惋思混固。“穆钊,你不得好死!”方惋低吼,气得发抖,她没想到穆钊竟然会想要将她和母亲都带走,她不要离开这里,不要离开文焱!

    秦桦那双眼睛变得赤红,充满了憎恨的目光紧紧锁住穆钊的脸:“你疯了吗?你折磨了我十年还不够?还想要折磨我的女儿?你到底要怎样才解恨?我不会跟你去国外的,你不如现在就一刀杀了我!”

    “杀了你?不……那样多没意思,我要留着你的命,让你亲眼见证一下,当年被你抛弃的男人现在有多强大。马上就到股市开市的时间了,你可攒着精神好好看着!”穆钊清瘦的脸颊此刻已经因兴奋而扭曲了,显得有点狰狞。

    股市?

    秦桦和方惋再一次被惊到了,都是聪明人,只要一点就透的。之前不知道穆钊要做什么,但现在看来,穆钊是想要在股市上做手脚!是想要抬高股价操纵股市吗?是在某一局部区域造成动荡吗?

    秦桦和方惋虽然猜到了几分但她们想得太轻巧了。

    “穆钊,我们对于你要什么,一点兴趣都没有,更不想见证你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方惋冲着穆钊怒吼,她心里在默默祈祷文焱能尽快找到她,但她也明白,这很难。

    穆钊不答话,径直走到那一排电脑面前,几个操盘手目不斜视,对于身后的动静充耳不闻,他们只会听从穆钊的吩咐。

    9点15分,股市开市!

    “开始吧,先慢慢来,不急。”穆钊一声令下,操盘手们各自进行手头的工作,他们人人脸上都有着前所未有的兴奋。这是被HZ培养出来的顶尖人才,不只是有着一流的操盘技术和经验,同时还有被HZ培养的一颗渴望犯罪的心。他们知道今天将会发生什么,他们和穆钊一样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死活,也不在乎股灾的发生,他们只知道一旦成功,这历史性的一天将是经他们的手造成的。天生就是属于罪恶的人,犯罪就是在滋长黑暗的灵魂。

    超大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全国几个重要城市的股市画面,以及一排排红色的数据。从屏幕上能看到股市里的热闹和人们期待又兴奋的表情。

    秦桦越看越是不对劲,心底窜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穆钊,你……你……难懂又要制造股灾?”秦桦惊呼,赤眸里似要喷出火来。

    “股灾?又?”方惋惊悚地望望母亲,再望望穆钊……

    穆钊脸上依旧是惯有的温和笑容,冷若冰霜眼神中含着傲气:“还是秦桦你最能了解我了。以前的两次股灾都不是很严重,而且范围只是在香港,并且有金融大鳄出来护市,现在可不同了。我穆钊筹谋多年,国内再也没有哪一个金融大鳄能强得过我,这一次的股灾,不会是某一局部的股市,而将会是整个国家,全部。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二十年,五十年,百年之后,人们都会记得有一个叫穆钊的人。你们能亲眼见到这一传奇时刻的到来,是你们的荣幸。”

    方惋和侵华此刻的心情已经惊骇到无以复加。眼前的男人,比疯子还可怕!

    “穆钊,你不会名垂青史,你只会遗臭万年!”

    “穆钊,你连畜生都不如!”

    越是骂得凶,穆钊越是得意,他欣赏着方惋和秦桦愤怒的表情,眼中兴奋的光芒越来越炽烈。他期待这一天很久了,他期待着能结束这里的一切,然后带着秦桦去到国外开始新的生活。他甚至在心里有种渴望……或许离开了这里,秦桦才会对方奇山死心。

    “方惋,你不仅长得像你母亲,你的脾气性格也很像。就是因为像,所以我才让你活到了今天,但如果你和你母亲一样的不识抬举,我的闹心也是有限的。现在,你就好好劝劝你母亲,别再执迷不悟,心甘情愿地跟我去国外,才是你们母女俩最明智的选择,不然……”穆钊说着,视线落在方惋的肚子上,那含义不言而喻了。

    “你休想伤害我的孩子!”方惋怒吼一声,握着秦桦的手心都冒汗了。

    秦桦轻拍着方惋的肩膀,怒视着穆钊:“你已经没有人性了,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人性?那是什么东西?我的人性不是早就被你扼杀了吗?”穆钊冰冷的目光一横,语气里带着深浓的怨恨。他恨秦桦,却也爱秦桦,无论怎么折磨秦桦,他心底始终有一份情爱未减,否则秦桦早就死了。但他更恨的是自己,困在这爱恨交织的网,无法自拔。折磨她的同时也是在摧残他的心。

    股灾,真正经历过的人就会知道有多可怕。

    股灾是由于某种因素影响而突然爆发的股价暴跌,从而引起社会经济大动荡,病造成巨大损失的异常经济现象。股灾与一般的股市波动和股市风险不一样,股灾是具有强大的破坏性。

    股市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最直观的表现。股灾造成的恶劣后果严重时会导致经济危机的发生,甚至能让一个国家的经济和发展倒退几十年。

    股灾是比某些自然灾害还更加恐怖的事,一旦发生,将会是真正的社会动荡,天下大乱。

    以穆钊为首的暗箱操作和精细的策划之下,营造出了股市的一片大好形势,最近一个时期的暴涨是不正常和非理性的,之所以能达到这个效果,主要是因为在这过去的许多年里,穆钊的创世集团以及与他明里暗里相关联的上市公司都有着相当好的口碑,辛苦竖立起来的让股民们信赖的形象,加上雄厚的经济势力,良好的发展势头……等等这些,还有境外势力的暗中支持,这就给股市挖了一个天坑,一个能让无数人都陷进去的巨坑!

    Z市,证券交易所。

    股民们三三两两地凑成一块,大厅里人头攒动,人们脸上虽然有着紧张的表情,但更多的是兴奋,开心。股市已经连续飘红这么多天了,即使有的人看出不正常,小心翼翼,谨慎,但面对如此令人欣喜的局面,在疑惑之中也难免有些松懈了戒心。刚才开市不久,某些一路看涨着的股票竟然还有上涨的趋势,价格已经那么高了却还有人在接盘。先是零星的,到了11点钟的时候就更多了建仓的。这就使得很多原本想着要抛售那些股票的人眼红了,利欲熏心之下,没几个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只看着那一个个令人心跳加速的数字在飙升,脑子发热……

    手里已经持有股票的人舍不得抛,还想再多赚些,而有的还在持观望态度没买进得人也忍不住了,开始买进。琢磨着哪怕是不正常的飙升,在下午只要能涨上一点就即刻抛出去,那不就是挺稳当的吗?

    股市瞬息万变,是一个能让人一夜暴富的地方,却也是让人的侥幸心理和贪婪心理极度膨胀的摇篮。

    小蕊和她的父母只是这众多股民中的一员,此刻一家三口正乐呵着呢,买了创世集团和众恒基金的股票,这走势大好,他们仿佛看见源源不断的钞票在涌入自己口袋。比他们兴奋的大有人在。

    “妈,这次咱们赚大发了吧,什么时候抛啊?”小蕊挽着母亲的胳膊问。

    莫母两眼放光,笑得合不拢嘴:“再等等,下午再说,现在不急。”

    “对对对,咱们还要还债呢!”莫父很赞成老婆的意见。

    “算算啊……现在抛的话,除了还你舅舅的钱和银行的贷款,余下的我们能净赚三百万,如果按这涨势下去,到下午,估摸着还能再赚几十万……”

    “太好了,咱们这次借钱和抵押房子,看来都是值得的!”

    “。。。。。。”

    像小蕊父母这么炒股的,大有人在,股市是一个能让人疯狂的地方。

    ==================================

    方惋和秦桦互相依偎着,彼此在给予对方温暖和力量,但看到屏幕上各大证券交易所的情况,看到那些股民笑得那么开心,她们却仿佛看到了毁灭前的征兆……欲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听着穆钊在对操盘手们下达各种复杂的指令,他就像是一个有着毁天灭地力量的魔神,看他营造起来的大势,看他神态自若好像指挥一群孩子玩游戏一般,只是那游戏,是会要人命的,是会让这片土地哀嚎的……

    他不是人,他把自己当神。而以他的能力,确实有着神祗的力量……一旦股市崩溃股灾来临,跳楼的跳楼,倒闭的倒闭,而他是操纵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怎么办?怎么办!方惋和秦桦心急如焚,心有余而力不足,纵然她们有着不怕死的决心,可眼下,穆钊掌控全局,哪怕是她们死在这里都无法改变股灾的来临,眼看着那一个个虚高的数字如同美丽的泡沫,一破就将是无数人的噩梦!【这章6千字,下午还有更新,下一章男主来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