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7章 卷六:结局八
    在这郊外的某一处宅子,外表看上去普普通通,但里面却是别有乾坤。不禁豪华福利如同宫殿,更是穆钊的秘密基地,此刻这里正进行着一场世纪阴谋,由穆钊做主力,联合境外的势力一起,准备着对股市来一个颠覆性的打击!

    文焱派出去寻找方惋的人依旧没有传来消息。从赵礼仁那边传过来的影像分析可以得到证实,穆钊确实是HZ的BOSS,方惋也在他手上,他已经返回Z市要进行某个特殊的“计划”。目前能知道的就只得这些,赵礼仁的作用是不小,但光是知道还不够啊,必须要找到穆钊的藏匿地点才行!

    “大志,将这段倒回去!”文焱忽地指着屏幕说。

    毛大志立刻点点头,将刚才那段视频重新倒回去。

    “停……放大前边那些树。”文焱紧紧盯着屏幕,半眯着眸子仔细瞧着。

    “有什么发现吗?”毛大志问。

    这是赵礼仁那边传过来的视频,能看到荒岛上的一些情况。

    “我觉得这些树木很眼熟,似乎我在什么地方见过……”文焱嘴里在喃喃低语,脑子里不断搜索着曾经的记忆。在特种部队执行任务时常都需要进入边境甚至是去到国外,丛林,沼泽,山区,等等地方文焱都曾深入过,见过的奇花异草不计其数,而眼前这视频上的树木,文焱就感觉眼熟,那奇形怪状的叶子不是寻常能见到的。

    十分钟后,文焱在网上查到了,这荒岛上的树木名叫“椰纱”。椰纱树结出的果实乍一看有点像椰子,但比椰子更小,果实呈青色,外层包裹着几片紫红的皮。它吃起来可没椰子那么清爽,它的味道是苦的,却有一种功效就是将果汁涂在身上可以有驱蚊的效果。据说是椰树与另一只不知名的物种混杂所产生的一种新植物。椰纱是我们国家没有的植物,整个东南亚,只有菲律宾的吕宋岛以及周边岛屿才有。

    毛大志有点难以置信:“菲律宾吕宋岛?难道说,赵礼仁所在的那个地方已经不是我国海域,而是已经出境了?”

    文焱俊脸沉郁,凝重地点点头:“一定是的。只不过,他们不会是在吕宋岛。那里很热闹,而我们在视频上看到的是一座荒岛,几乎没有人烟,估计是吕宋岛周边的某个无人问津的小岛。穆钊他们还真会挑地方。看样子,HZ与境外的势力相勾结,其中所包含的还不只是某一个国家而已。我现在就向首长汇报这个情况,首长会请示上级立即跟菲律宾交涉,上岛抓人!”

    毛大志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能跟着去,可他也明白,目前他最要紧的是和文焱一起找出穆钊的藏身之地。

    股市中午11点半到下午1点是休市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1点10分了。

    证券交易所里,人们都在紧张地盯着股价的走势,看上去有点轻微的波动,上午略见涨势的股票一开始没动静,平稳着,现在却已经在跌了。只是这么一点点小跌在股市是正常的现象,人们都觉得很快会涨上去的。

    这当中以众恒基金为首,紧接着是创世集团……

    “创世居然跌了?”小蕊紧张地拽着母亲的手,有点沉不住气。

    莫母轻笑着安抚女儿:“别大惊小怪的,炒股需要有点心理承受能力,才跌两毛而已,没事的,一会儿就涨回去了。”

    其他的股民也都是抱着这种想法,毕竟这些天来,以创世和众恒为代表的一些股票有时即使跌那么一点点,不一会儿也都会涨得更多,人们觉得这次也不例外。

    确实,跌个两毛钱并不多,似乎是没什么大碍的。

    又过去了十分钟。

    “创世从13.8块跌到13块了!”

    “众恒跌到了11.5块,跌了6毛!”

    “怎么还在跌?”

    “梅利隆跌了7毛!怡美乔药业也跌了6毛!”

    “还在跌,怎么还在跌啊!”

    “好几只股票都跌了,可都是我买的那几只啊!”

    “我也买的创世和怡美乔药业!”

    “。。。。。。”

    证券交易所里开始有一点小小的不安,躁动,人们虽然紧张,但更多的是抱着一种侥幸心态……或者这只是暂时的?还会涨上去的一定会涨!

    看见自己的钱在缩水,人类贪婪的本质下第一个反应就是渴望着下一分钟能出现转机,希望自己的钱又回来!

    =========================

    穆钊一脸沉静,镇定自若地指挥着手下,一边还不忘瞄一眼大屏幕,股民的表情看在他眼里只是一场好玩的戏而已。

    方惋和秦桦都看到了那一串串的数字,股票在穆钊的操控下,开始跌了,并且不知一只股这样。

    “穆钊,你这个疯子,禽兽!你快停下!”方惋愤恨地怒吼,心慌,恐惧,她不敢想象假如穆钊这么继续让那个股价跌下去,那些股民中将会有多少人要娶跳楼自杀了,还会有银行倒闭,整个股市都会崩溃,股灾啊,那是灾难!

    穆钊冷眼睥睨着方惋母女,眼底那一丝嗜血的冷让人心惊,淡淡地说:“你们有那闲工夫就尽管骂吧,没人能阻止股灾的到来,你们将亲眼见证。”

    秦桦望向穆钊的眼神里除了憎恨,还有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痛惜:“穆钊……都说人性本善,你难道天生就是为了罪恶而来的吗?那些人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穆钊闻言,蓦地眼色一狠:“你住嘴!最没资格教训我的人,就是你!你看不见我有多强吗?你真的不怕死吗?触怒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你最好别再惹我生气!”

    穆钊凶恶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方惋护在秦桦面前,生怕穆钊会冲过来。三人之间这激烈的冲撞,使得穆钊的注意力暂时被转移了,这就使得某个一直躲在隐蔽的角落窥探的男人有了一丝可趁之机。

    穆钊太精明了,否则也不可能会执掌一个犯罪集团那么久都还安然无恙。而他的手下也尽得他的真传,事事小心谨慎。但尽管如此,只要有人心存执念,胆大心细,还是可以在这些狡诈的犯罪分子稍不留神时找到那么一点缝隙的。

    庄擎翼见现在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操盘股市,而穆钊则被方惋母女吸引了部分注意力,他躲在暗处已久,此刻是他认为的最佳时机。摸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然后迅速删除,然后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与此同时,文焱的手机却收到了一个没有号码显示的短信,内容是——“追踪这个手机讯号,火速!”

    文焱不解,这是谁?什么意思?

    毛大志也看到了这条短信,不由得纳闷儿:“焱,对方会不会是故意恶作剧或者是什么陷阱?”

    不只是毛大志这么想,文焱自己也这么觉得,无缘无故来个莫名其妙的短信,他现在哪有闲工夫管其他,他只想着怎么才能救出方惋!

    现在首长的上级已经下来指令,派人前往菲律宾吕宋岛附近几座小岛,预计在天黑之前能找到赵礼仁所在的那座荒岛,到时候就能将HZ的几个创始人一网打尽!可那也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方惋在穆钊手里多待一分钟也是危险的啊!

    文焱当然不会知道,假如他等抓到HZ的人之后再审问,就算人家肯招方惋和穆钊的下落,只怕那时方惋已经和秦桦一起被带离国境,今生再无相见之日了!

    文焱盯着手机上的短信,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点怪异。就算是对方恶作剧,可他现在的身份是刑警队长,会是什么人胆大到给刑警队长发短信忽悠?

    文焱向首长汇报了这一情况,那边技术科的人很快就追踪到了给文焱发短信的手机讯号是来自Z市郊外的一所农宅。通过卫星定位能看得十分清楚,那农宅很普通,外观上没有异常,但有一点奇怪的是,它的顶楼一片空地上有一个十字架图形,显然是有人故意画上去的。这就有点不对劲了。普通的宅子顶楼平台钟点花花早早晒点谷物都是正常的,可这一家农户居然弄个十字架在上边,整个顶层没有摆放任何东西……

    “搞什么啊……这家农户真是怪癖。”

    文焱毕竟在特种部队里经历过许多常人没听过的事情,在他眼里,看似普通的东西不一定真的平淡无奇,他更善于挖掘当中的奥秘所在。

    “大志,你看,这农宅的顶层很宽敞……却什么都没摆放,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所以才会这么空着。”

    毛大志瞄了一眼图片,随口说到:“就是啊,所以我才说这户人是怪癖嘛,顶层那么好的地方居然什么都不放,画个十字架在哪儿等外星人降临吗,真是奇葩。”

    “等外星人?”文焱一惊,随即脑子里灵光一现,猛地一拍脑门儿!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大志,十字架画在这种地方,十分显眼,那么大片空地什么都不摆放就只画个十字架,等外星人是不可能了,但是却能给直升飞机做停机标识!你想想,如果有直升飞机过去,那里就是最好的停机坪!那绝不是普通农户,给我发短信的人也不是闹着玩,说不定就是方惋自己!穆钊就在这里,一定是的!”文焱激动得大叫,不等大志反应过来,文焱已经在向首长汇报请示行动支援!

    这一晚上,文焱已经获得批准向毛大志说了自己是特种兵在执行任务,也就能当着大志的面向首长通话了。

    关于那户农宅的重大发现,让文焱整个人都处于激奋的状态,他派出去的人找不到穆钊和方惋的踪迹,正好有人发来短信让他追踪讯号,发现了这户农宅。这是天意,这是让人振奋的峰回路转!

    火速准备就绪,文焱和毛大志带着一群人向农宅出发!

    现在时间,两点整!

    证券交易所。

    此时此刻,早就没有了上午那种欣欣向荣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惶恐。

    大盘指数已经从3118点跌到了2780.并且还在继续跌……跌!

    创世集团跌了5块8,众恒基金跌了4块5,怡美乔跌了3块6,梅利隆跌了3块9,创艺股份跌了4块9,……等等大小几十只股票跌得最惨,还有些正在有紧随其后的趋势。

    先前还抱着侥幸心理的人,现在已经如同惊弓之鸟,那些令人心碎的数据,每一次变动就意味着他们的钱在不断减少……这种惊人的速度让不少人心脏都受不了,整个交易所都被愁云惨雾所笼罩,人们争先恐后地要抛出手中的股票,只可惜……现在怎么还会有人肯接盘?

    小蕊的父母急得差点昏过去,上午还在说自己赚了三百万,现在,一分钱没赚,连本钱都在减缩。

    “妈妈,爸爸,不能再犹豫了,快点全抛了,否则咱家的房子都要赔进去了!”小蕊急切地摇着母亲的胳膊,心都在滴血啊。

    这外表上联。“完了……这次真的完了,赚到的钱全都没了连本钱都搭进去了……

    “哎呀,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抛啊!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莫父也是急得快哭出来了。

    股市一旦疯狂起来,每一秒钟都能让你蒙受损失,何况是在这犹犹豫豫之间?不少人就像小蕊父母这样的,没能当机立断,等到下决心接受亏本的事实时,股市却连让你认命的机会都没有!它只会……吞噬,不断地吞噬!金钱背后就是一个个生命,有人承受不了这种突来的打击,当场心脏病发的都有好几个。一时间,交易所仿佛成了人间炼狱!

    暴跌,以人们意想不到的速度,而就算证监会以及相关机构插手管制也猝不及防了。这场有蓄谋的吞噬来得太快,距离收市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而且这样异常的暴跌,就算是国家出手要护市都一时间难以稳住局势……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启动“断路器”方式的。即关闭交易所,停止一切交易。这是不到最后关头不会动用的无奈举措。真要到这一步的话,那说明已经是造成巨大的损失了。

    文焱正开着车飞奔往那一处农宅,在车上收听到了关于股市暴跌的消息。只是凭着一股直觉,他立刻想到了HZ的人曾提到一个“计划”,只是不知道计划的详情。而根据报道,创世集团以及一些它名下的基金会都在同时暴跌,这就让文焱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穆钊的计划就是这个吗?HZ的人说了,计划完成之后就全部撤去美国,放弃国内打下的基业。之前文焱想不到是什么计划能让HZ的人这么做,现在股市的信息传来,他忽然就将两者联系在了一起。

    穆钊,是穆钊在那处农宅里操纵这一切吗?是方惋发现了穆钊的阴谋所以冒险发短信给他吗?文焱猜对了一大半,唯一没猜准的就是庄擎翼。谁都想不到会是庄擎翼发的短信。正因为想不到,才能逃过HZ的耳目,才可能成功。

    方惋盯着那屏幕上不断在跳跃的数字,呼吸都不顺畅了,她也看到了画面中,证券交易所的那些人已经陷入了恐慌与疯狂之中,场面一度失去控制了……股灾……股灾要来了。

    穆钊却根本不管这些人的死活,在他和境外势力的联合之下,股市中的一个个美丽的泡沫破了,人们想抛出手里的股票去换取所剩不多的本金,以求将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已经没人接盘,卖不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价还在继续跌……2点30分,大盘指数跌破2000点!不知是那一只翻云覆雨手在操纵,连国家的资金开始护市都显得那么勉强了,可想而知,制造这灾难的人有多么可怕的实力,竟然能与一个国家抗衡且占据了上风。这么下去,股灾必然酿成,整个社会都将陷入空前的恐慌……

    穆钊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但在秦桦眼里,他就是魔鬼。

    “穆钊,你造的孽还不够多吗?股灾会让多少人跳楼?会让多少银行倒闭?你就不怕那些冤魂找你索命吗!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收手?你要我怎么做?你说,你说啊!”秦桦用尽所有的力气在嘶喊,尽管这声音沙哑,但包含着一股悲天悯人的意味,令人无不动容。

    穆钊微微一挑眉,嘴角噙着一抹冷嘲:“你现在才来问我,是想告诉我你后悔了吗?是想说你愿意跟着我了,说你以前都错了吗?”

    秦桦一愣,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忍着恶心的感觉,艰难地说:“是,我错了,我后悔了,我不该拒绝你的求婚,我爱你,我愿意跟你走,我们现在就去结婚,只要你住手,我什么都答应你!”

    秦桦这番话,让现场陷入寂静,方惋紧紧抱着母亲……是母亲不忍看股灾的发生踩这么对穆钊说的吗?目前曾与穆钊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方惋来不及问,可她却知道,母亲此刻有多么痛苦。

    穆钊也呆住了,他想不到秦桦会这么说。与秦桦结婚……那是他想了多少年都没能实现的愿望,如今却被秦桦亲口说出来,他竟有点不知所措了。

    短暂的呆滞后,穆钊回过神来,脸上泛起惨笑:“你不是心甘情愿的,你只是可怜那些人,你想牺牲自己一个保全住所有人?你根本不是真的爱我,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吗?你做梦!”

    穆钊话音一落,立刻向那些操盘手吩咐道:“继续,不要停!”

    这声音犹如催命的符咒,境外的势力也在配合着一起行动,强强联合之下,只见股市的数据已经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地跌坠!13acV。

    没有硝烟的战争,方惋仿佛已经能预见一片哀鸿遍野,太令人心寒了,难道说,邪不能胜正那句话只是哄小孩子的吗?实际上是真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穆钊,你还想怎么样?你这些年不就是想要我屈服吗?现在我屈服了,条件就是要你停手,放过那些无辜的人,停止你的计划,无论你将要去哪里,我都跟你走,我愿意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这不就是你要的吗?”秦桦的心在滴血,她爱的是方奇山,她何尝愿意一辈子不回来,但眼下,她更不能看着穆钊造孽。说着违心的话,她比谁都痛。

    穆钊的脸色有点苍白,没人能懂他此刻复杂的心情,他心如刀绞,肝胆欲裂,却只能佯装着若无其事地说:“秦桦,你的这些话,来得太迟了。吞噬计划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你……” 秦桦还要再说什么,这时她看见穆钊的助理罗凯急匆匆进来了。

    “BOSS,直升飞机已到,再有半个小时,计划就大功告成,。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很好,美国那边果然说到做到。”穆钊眼里有一丝如释重负的意味。

    方惋和秦桦都同时惊呆了……原来穆钊联手的那一方竟然是……

    难道能如此强横霸道,穆钊筹谋了这么多年就为了这一刻,想必那境外的势力也是一直在暗中支持,难怪穆钊能发展得那么快,能达到巅峰的高度。

    “穆钊,你总会有报应的!”方惋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是吗?报应?你还在指望你那个老公?呵呵……还有半小时我就离开了,你和你母亲也会被我带走,今生,你和你老公还有你父亲,将永远不能相见,你所谓的报应又在哪里?小姑娘,你还是太天真太嫩了,到这时候还信邪不胜正吗?”穆钊的每句话都能让方惋的心沉上一分。比起股灾,方惋更怕的是如穆钊所说,今生再无机会见到文焱以及她的父亲!

    就在穆钊得意之际,罗凯又进来了,这次却是显得很慌张。

    “BOSS,不好了,有人潜入!”

    穆钊眸色一凛,一股凌厉绝杀的气势陡然暴涨:“谁闯入进来?监视器怎么都废了吗?把人派出去,全都去给我拦住!”

    “砰——!”一声震耳的枪响,大门被人强行破开,一群穿着黑色衣服手里拿着冲锋枪穿着防弹衣全副武装的男人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文焱,后边是毛大志,还有一群身经百战的特种兵战士!农宅的看守固然厉害,但文焱带来的不是普通警察,而是装备精良随时可以对敌作战的特种兵!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一切都是可以被毁灭的。【今天一共更新了一万两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