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8章 卷六:结局九
    “不许动!”

    “蹲下!”

    “不许动!”

    “。。。。。。”

    一声声暴呵如同闷雷炸响,仿佛能将屋顶都震彻。一个个敏捷的身影如神兵天降。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整个空间里的空气都凝固了,文焱等人用枪指着穆钊一伙,但同时穆钊的手下也在文焱他们破门而入时拔出了枪。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两拨人就这么对峙着,互相都没有谁敢轻举妄动。穆钊有人质在手,文焱纵然红了眼也不能贸然冲上去。

    几个操盘手也被黑乎乎的枪口指着,哪里还顾得上操盘,只得老实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没有了BOSS的指令,没有了操盘手在电脑上的操作,就等于切断了穆钊与境外势力在网络上的联系。股市风雨立刻峰回路转!

    2点40分,就是这一刻,各大证券交易里能看到,暴跌的股价一时间稳住了!几乎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而证监会以及相关机构的护市也抓住机会,没有了暗中的那一股强横的力量在作祟,起码能缓一口气。

    农宅里,几十只枪口互相对峙,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火药味,哪怕是一方沉不住气先开了枪,都会酿成一场惨重的枪战!唯有双方都不开火,僵持!

    穆钊站在方惋和秦桦身边,面对着文焱那一方,竟是丝毫未见慌乱,反而他的眼神变得有点奇怪,面无表情地说:“你终于还是在3点钟之前找来了,这或许真的是天意。”

    3点钟就是股市收市时间。穆钊这话不只是指的这个,更指的是三点钟如果一切成定局,他将带着方惋和秦桦离开境内。

    方惋和母亲依偎在一起,她从文焱冲进门那一秒开始就心跳加速,血液沸腾,文焱亦是一样的,他看见方惋和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分辨不出是男是女的人靠着,他心里纵然惊骇万分,但他没有胡思乱想,他相信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了,否则方惋怎会跟一个陌生人依偎着。但现在双方都有枪,形势十分危险,不是两人说话诉情的时候,这么遥遥相望,一个温柔而深情的眼神足以给予对方力量,他的目光在给她鼓励,仿佛在说:别怕,我在这里!而她亦是微微点头,饱含着激动的泪光凝望着他,仿佛在说:你来了我就放心了。

    越是在这样紧要的关头,文焱越不能分心,不能因太过激动而失去了冷静的头脑,他肩负着的不仅是方惋的命,还有跟他一起来的毛大志和这些战士们,是他熟悉的兄弟们,他身为中校,有责任要顾及战士们的安全。因此,不到最佳时机他是不会开枪的。

    剑拔弩张的局势下,文焱高大的身躯屹立在那里,一身正气,英姿勃发,他就像是天兵临世,一切的邪恶和腐朽都将在他的光芒之中退避。他的出现就是一记定心符,方惋和秦桦都相信他能够将她们救出去。秦桦已经从方惋那里得知,眼前这个就是她的女婿,惊喜的心情难以言表,只有紧紧握着女儿的手,期盼着……

    文焱锋利如刀的鹰眸逼视着穆钊,眉宇间尽是威严:“穆钊,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虽然你差一点就成功,但是,这种天/怒人怨的罪行,注定了不会让你如愿。到现在你还要反抗吗?这里已经被我们重重包围,你还是缴械投降吧。”

    文焱在说话,他身后的人却没有一个稍有松懈,手里的枪都瞄着穆钊以及他的手下,而穆钊那边也是这样,并且,穆钊的手下,武器装备也不逊色。两拨人各占优势,势均力敌,这僵局不知要怎样打破!

    穆钊不愧是领袖人物,在如此危机之下还能保持着一份镇定与气度,没有一下乱了阵脚。他是HZ的人心目中的神,他不乱,手下的人也就不会失去主心骨。而一旦穆钊呈现出弱势,那么,HZ的防线就不攻自破。穆钊比谁都清楚士气的重要。

    穆钊清瘦的身躯被一身白衣包裹着,与文焱他们的黑衣刚好相反的颜色,他看起来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尽管四十岁了依旧有着卓然的气质,面对眼前的危局,他沉静的眼眸里竟没有一丝害怕,倨傲地笑着:“呵呵……年轻人,你果然有点能耐,居然能找到这里来。吞噬计划虽然已经被你们破坏了,但那又怎样,就算没有酿成股灾,可也能让国内的经济在短时间之内难以恢复,计划好歹也算成功了一半,而你,以为能抓得住我吗?除非你不想要你老婆和你丈母娘的命了。”

    穆钊的笑容比冰霜还冷,说出的话比刀子还毒,尤其是最后一句,给文焱一方带来了绝强的震撼!文焱,毛大志,以及其他的特种兵都是知道方惋的情况,他们都知道方惋的母亲在十年前的一场火灾中遇难,但现在穆钊的话却在说秦桦还活着,怎不叫人惊骇。再看看方惋和她身边的灰衣人,方惋的表情已经说明穆钊没有说谎,是真的秦桦!

    文焱等人内心震惊,但却不会因为穆钊的话而分散注意力,而是更加专注于眼前的局势。

    文焱神色一松,就像闲话家常似的说:“穆钊,其实说实话,从某些方面来讲,我还挺佩服你这个人的,如果是生在古代,或许你会是称霸一方的枭雄,不过可惜的是,你生在这个年代,就要遵守这个年代的秩序和法则,你以为,用两个女人的命就能为你脱身吗?想不到你堂堂HZ的首脑竟会靠女人为你做挡箭牌,看来,我以前似乎是高估你了。”

    穆钊闻言,那双沉凝的眼眸里倏然涌起波澜,文焱的话确实成功的影响到了穆钊的情绪,像他那样的人,金钱名利都已经无法撼动心神,但唯有与秦桦有关的点点滴滴,哪怕是只字片言都能击中他的心房。文焱所指两个女人,当然就是指的秦桦和方惋了,穆钊如何还能平静。

    “女人?那又怎样?秦桦亏欠我的,她一辈子都还不清,为我做挡箭牌又如何,这是她的命!你们,全都把枪放下!”穆钊狠厉的目光盯着文焱,可他手里的枪却抵在了秦桦的脑袋,与此同时,另一把枪也抵在了方惋的太阳穴。

    文焱等人心头一紧,但却都没有任何动作。他们是特种兵战士,他们只听从文焱的指挥。

    文焱神情微微一滞,穆钊已是步步紧逼。

    “把枪放下!”穆钊再一次吼道。

    “好,我们放下枪,你别激动!”文焱这一下回答得很干脆,他的话也等于是给了身后的人命令。

    毛大志一脸愤恨地看着穆钊,心有不甘啊,放下枪不就是给了穆钊逃跑的机会吗?没了武器的威胁,怎么抓穆钊?费了这么大的劲难道就这么功败垂成了吗?可是不放下枪,方惋和她母亲就有危险,虽然穆钊也许不至于一枪将人打死,可他能将子弹打在人的胳膊或是腿上,让人半死不活的更加受罪。但是对方有人质在手,不能不顾及。

    毛大志和其余的特种兵都将枪放在自己面前的地上,文焱也只能照做。

    穆钊见状,冷笑一声:“罗凯,庄擎翼,我们走,上楼顶!”

    穆钊架着秦桦,庄擎翼架着方惋,罗凯手里也拿着枪,几个人一起撤向了楼上天台。

    三楼,是这栋农宅的顶层,地面上画着一只大大的十字架,确实是用来做为停机标识的,此刻正有一架直升飞机从天际缓缓下降,时间刚刚好。这是境外的势力派来接穆钊的。虽然吞噬计划没有完全成功,但那股势力也不想损失像穆钊这样的人才,更因为……假如穆钊落在文焱他们手里,对于境外势力也是十分不利的。无论从哪个方面将,他们都会派出直升飞机来营救,但仅此而已。这架飞机只是最普通那种,没有附带任何武器火力的,就连开飞机的都是中国人。

    顶楼风大,加上直升飞机带来的气流,方惋的头发被风吹起,身子都在瑟瑟发抖……不只是冷,更多的是钻心的痛苦。凝望着只距离自己几米远的那个男人,她的老公,她的心都快碎了,如果离开,今生再无相见之日,她如何能活下去?如何能活在没有他的世界里?

    “老公……我不想走……我不能离开你……老公……”方惋哽咽的声音里尽是悲恸,身后就是舱门,一旦踏上就意味着永别!

    文焱等人是紧跟着上来的,但穆钊有人质在手,文焱他们不能靠太近,只能这么远远地看着。但文焱绝不会甘心看着方惋和她母亲被带走!

    “惋惋……我不会让离开我的!”文焱沉痛地吼出这么一句,如岩浆一样的愤怒在喷涌,心都已经在滴血了。

    秦桦不忍女儿与丈夫就这么被活生生拆散,她盈满了泪光的眼睛看向穆钊,乞求:“穆钊,你放过我女儿吧,你恨的是我,就让我用一辈子来偿还好了,你可以将我带在身边折磨我,可我们之间的恩怨跟我女儿没有关系……算我求你好吗?”

    “你求我?”穆钊微微一愣,随即心头一股怒火冒起来:“秦桦,你到现在还是不懂我的心吗?你就只会以为我是恨你才将你囚禁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想明白我究竟要什么!我一手创立HZ,知道为什么叫HZ吗?桦,钊,取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最开头的字母组合在一起!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吗?HZ是我为你建立的王国,我要让你当这个王国的女主人,我要跟你一起分享我的一切,我想要将全世界最好的都捧到你面前,只求你有一天能真正的接受我,爱我,跟我结婚!可是你呢?到现在都还以为我是为了恨你,你知道吗?这十年来,每一次折磨你,都是我自己在摧残自己的心!”

    穆钊的注意力被秦桦吸引了,秦桦的话勾起了穆钊积压在心中多年的苦闷,此刻的他,眼神散乱,神情悲沧,他不再那个不可一世的传奇人物,此刻他只是一个为情所困苦苦挣扎却还是无法从泥沼中爬出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犯下那么多的罪行,只凭他对爱情的执着,这一点到是值得人同情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全都看着秦桦和穆钊。但站在方惋身边用枪抵着她头的庄擎翼却是分神在留意着其他,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穆钊,你说我懂你为什么要囚禁我十年,但你又可曾了解过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秦桦含泪的眼眶红红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诚挚和痛惜:“穆钊,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全世界,我要的不是财富和地位,我要是只是一种平淡安静的生活。这就是我和你最本质的区别。你以为当初我是嫌弃你所以才拒绝你的求婚吗?你错了……你比我小几岁,你向我求婚的时候腻才十八岁而我已经二十几岁了,你可曾明白我要的是一个安稳的生活,而你却还没有定性,你跟你的兄弟去抢劫金铺,把抢来的戒指戴在我手上,你以为我要的就只是物质上的满足吗?我不需要!我只需要你平平安安的,脚踏实地的做人!曾经我是真心爱你的,可我不能戴上你抢劫来的戒指,就算当时你只是拿着一个破铜烂铁给我戴上我都会答应你的求婚。”

    穆钊浑身一震,脸色惨白,不可置信地看着秦桦,他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有惊愕,有悲痛,有后悔,有自责……种种情绪一齐涌来,尽管他嘴上不说,可从他的神色就能看出,秦桦的话,颠覆了他脑子里一些多年沉积下来的根深蒂固的东西。原来,竟是他错了,错了!幸福不是金钱可以买到的,秦桦要的不是物质上的满足,她要是只是一个安稳的家,哪怕不住豪宅不穿名牌不吃大餐,过普通人的生活,这些都没关系,她只要有个爱她的丈夫陪伴在身边,这就够了。为什么,到现在他才懂?

    穆钊面如死灰,原来自己当初的一念之差早就了二十多年的罪孽,最重要的是,秦桦被他折磨成这样了,身体都垮了,不知多久才能调养好,即使好了,可被他囚禁的十年,与家人分开十年,怎能弥补得回来?他白白地折磨了自己十年,困在泥沼里无法自拔,原来都是不必要的,都是自己活该。如果他在二十多年前能早些醒悟,弃暗投明,那么他和秦桦一定是最幸福的一对,说不定就能生一个像方惋这么聪明伶俐的女儿……可是这世界,从来都没有如果,没有后悔药可是吃。

    心痛到无法呼吸,连眼泪都流不出来,穆钊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全世界都变成黑茫茫一片……自己真傻啊,害了秦桦,也害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罪恶,他几辈子都洗不清的。

    穆钊心神大乱,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文焱以极快的速度身后拔枪,这是他藏在腰上的小型手枪。但还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

    “砰——!”枪响,穆钊背部中枪,开枪的是庄擎翼!

    几乎在同一秒,文焱的枪打中了穆钊的助手罗凯!

    形势惊变,危机解除!

    “老公!”

    “惋惋!”

    饱含着激动的呼唤,夫妻俩抱在一起,而其余的人则将穆钊和罗凯,以及庄擎翼,三个男人围了起来。直升机已经在往上升,企图逃脱,但一阵冲锋枪扫射之后也就坠落下去……

    穆钊被庄擎翼的子弹打中,他也应声倒下,只是,他倒在了秦桦怀里。

    秦桦手上全是穆钊身上流出来的血,那般鲜红,刺得眼睛发痛。

    穆钊此刻脸上没有愤恨,没有不甘,他眼神里有着一种解脱的释然。

    “桦……阿桦……你又……又抱着我了……真好啊……你还……还为我哭吗……就像二十多年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受伤了,你也是这么抱着我哭……眼泪是咸咸的,可是你为我流泪我就觉得……眼泪,是……是甜的……”穆钊断断续续地说着,很吃力,他逐渐涣散的瞳孔紧盯着秦桦,他舍不得闭上眼,他只想能多一秒这么停留在她怀里。他仿佛觉得自己回到了二十多年以前,与秦桦在一起的日子,那些美好的画面又回来了。

    秦桦是哭了,眼泪一滴一滴流在穆钊脸上,她知道他伤得重,活不了了,这个曾经她爱过的男人,折磨了她十年的男人,就要死了。她现在心里无恨,只有无奈与感慨,如果可以,谁愿意经历这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人生如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

    “穆钊……你这是何苦呢……你变成今天这样,我也是有责任的,不是你一个人的错……”秦桦是有感而发,并非是安慰。

    穆钊缓缓伸出手,用尽了仅剩的力气,抚摸着秦桦的脸,虽然她现在又脏又瘦,比乞丐还不如,可穆钊不这么看。

    “阿桦……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你……阿桦……如果有来生……我……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你……阿桦……桦……”穆钊奋力在挣扎着想抬起脖子,他的指尖流连在秦桦的唇,秦桦懂了,他是想在临死的时候亲她一下,可是他没有力气做到了。

    “小钊……我……”秦桦最后这几个字含糊不清,只见她低下头,在穆钊的眼皮合上那一秒,她的唇触碰到了他的唇……时间定格,穆钊的嘴角含着一丝满足的笑意,尽管这个吻迟到了很多年,尽管他合上双眼不会再醒来,但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没人说话,全都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每个人心中都有无限感慨……即便是如穆钊这样的人物也没逃过情关。秦桦刚才在穆钊唇上亲了一下,她是不想看着穆钊死不瞑目。所有的爱与恨,随着人生命的消逝而终结了。恨不能继续,恨只能带来毁灭,唯有爱,才能让世界重见光明。穆钊在死前醒悟,对他来说,是一种心灵的解脱,也是让秦桦感到欣慰的。

    此次行动能获得成功,庄擎翼起着重要的作用,但当大家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没有留下半句话。方惋和文焱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庄擎翼要倒戈相向,不仅发短信,还在最后向穆钊开枪。

    吞噬计划最终还是没能圆满,但今天股市的劫难却是造成了不小的损失,需要最少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这还是因为文焱他们及时破坏了穆钊与境外势力的联手计划,否则股灾一旦酿成,岂止是一两年能平复的呢,起码能让全国的经济倒退二十年!

    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HZ终于覆灭了,不只是穆钊,远在荒岛的其余几个创始人也都被抓回来。终于得见朗朗乾坤,文焱也终于能回到部队复命了。

    秦桦没有死,这天大的惊喜让方奇山高兴得连续几天都睡不着,做梦都没想到今生还能与心爱的女人再续前缘。这也是方奇山的善报。

    秦桦和方奇山还有闹闹,三人住在一起,秦桦知道了闹闹的身世,更知道是穆钊派林云芝故意接近方奇山,目的是为了名单。秦桦理解方奇山,她不会介怀的。能活着与家人团聚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她何需去计较那些过往?闹闹很招人喜欢,秦桦本就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将闹闹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一边调理身子一边还将闹闹照顾得很好,只是她被穆钊强逼着染上了紫幻的毒瘾,要戒还很难。

    文焱在救出方惋之后,在家只待了三天就赶着回部队复命去了。从此之后他就结束了这次特殊任务,回到部队继续任中校,而刑警队长就由毛大志重新接掌。

    经历了那么多的惊险,波折,总算是迎来了雨后的彩虹。HZ不在了,文焱和方惋以及其他深受其害的人都能放下一个大包袱,心情轻松开朗,日子也渐渐趋于平静,安宁。

    方惋有了父母的照顾还有文焱双亲的关怀,她真正的是一个快乐的孕妇。

    一百天之后。

    雷豹特种大队。

    一群身穿迷彩服的特种兵战士正在进行艰苦的训练,一位身着军装,正气凛然,英姿飒爽的年轻军官正缓缓度着步子,他俊朗的容颜犹如骄阳灿烂,眉宇间英气逼人,令人不由自主地对他产生一股敬畏。

    “快点,再快一点!”13acV。

    “你们没吃饭吗?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的没力气?再来!”

    军官嘹亮的声音中气十足,士兵们紧咬着牙,奋力加劲,但没有一个人会散漫下来。这位军官是部队里出了名的铁手腕,训练士兵就是魔鬼般的手段,没有人不服,没有人怠慢,对于这位年纪轻轻就当上中校的军官,大家只有敬畏,尊重。

    烈日炎炎,士兵们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军官也不例外。一群男人在特训,空气里都是一股子汗味儿,正是这些散发着浓浓汗味的男人们,他们将会是一个国家的重要保护屏障,他们是一只精锐勇猛的部队,即使在国际特种兵部队的排名上也是进入前三的。

    训练刚一结束,军官身后传来一个喊声……

    “文焱,首长找你!”

    “是,我马上就去!”文焱干脆利落地应一声,果然是即刻小跑着去了。

    片刻之后。

    文焱站在首长面前,俊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一个月的假期?”文焱惊喜地望着首长。

    首长笑容可掬地说:“怎么?嫌多还是嫌少?你可是部队的功臣,这次是部队领导研究决定的,你小子得瑟吧,不知道多少战士都没能有机会看着自己的孩子出世。”

    文焱笑得合不拢嘴,归心似箭啊!算算日子,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方惋的预产期了,而他也已经回到部队一百天。每天都在盼着,如今终于是等到部队领导特别体恤,准了他一个月的假期回去陪老婆生孩子,他能不高兴么,这一晚上就没睡好觉,兴奋着呢。

    =================================

    第二天。Z市。

    方惋不只是得到双方家长的特别爱护和重视,就连曾有过间隙的小姑子,文萱,也都在前不久开始跟着父母来这里看望方惋。对于以前的事,文萱的认错态度良好,这也让文焱的父母大感欣慰。毕竟是一家人啊,文萱自从赵鹏宇的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跟家里联系,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就像是真的与家里断绝关系一样。幸好现在文萱想通了,知道自己以前错得多离谱,现在回到这个温馨的家庭还不算晚。

    方惋在电话里就已经将文萱的事告诉文焱了。文焱高兴,方惋也替他开心。他能和文萱重归于好,重拾兄妹之情,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方惋不是个记仇的人,她有胸襟,大度,加上文萱又是文焱的亲妹妹,一家人能和睦是她的愿望,从前的不越快,只要文萱知错了,方惋也有容人之量的。家庭的和谐,是方惋和文焱都很在意,如今冰释前嫌,矛盾解除,大家和和气气的,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啊。

    今天文焱的父母没来,只文萱一个人来了。

    文萱一进门就看见方惋头发散乱,挺着大肚子,慵懒的模样还真是有几分妩媚魅惑,睡眼惺忪,看样子是刚睡了午觉。

    “嫂子,是我吵醒你了吗?”

    方惋温婉一笑,摆摆手:“没事,我也正好要起来的。”

    文萱坐在沙发上,将她提的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嫂子,你看看这个,好看吗?”文萱眼里有着点点兴奋,她手里拿着的是婴儿的衣服,是她给方惋的孩子准备的。

    方惋眼前一亮,接过来拿在手中细看,不由得连连点头:“这个真不错,颜色好,是纯棉的……好可爱啊,宝宝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文萱比以前瘦了些,脸部的轮廓也出来了,其实也是个美人,这么一笑起来跟文焱有点像。

    “嫂子,以后等宝宝出生了,长大一些,我们家的小家伙也有伴儿了。”

    “是啊,两个孩子在一起玩也不会寂寞。”

    “我家那个小调皮太会折腾人了,嫂子你这胎说不定是个女孩儿。女孩儿或许文静一些。”

    方惋低着头,手抚在自己肚子上,她粉红清透的脸颊上浮现出的笑意里蕴含着母性的光辉,眸光无限温柔:“生男生女我都喜欢,到是你爸爸和妈妈都希望我能生个男孩儿……再过几天就知道了,我好像最近都能感觉到宝宝是急着要跟我们见面了。”

    文萱脸色一紧:“嫂子可别这么说……孕妇有禁忌的,最好别说孩子急着出来这种话,那样不吉利。你还有一个星期才到预产期。”

    方惋正将杯子凑到唇边,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即笑笑说:“没事,不用紧张,我能感觉到宝宝在我肚子里好得很呢。”

    “嫂子你身体健康,一定也能生个健康的宝宝。咦……嫂子你是要去倒水吗,我来就行了。”文萱说着就起身将方惋的杯子拿走,到是十分殷勤。

    方惋又在沙发上坐下来,拿着那套婴儿的衣服在看,越看越是喜欢,想象着宝宝穿上漂亮衣服会是什么样子呢,一定特萌吧……

    这一下午,方惋就和文萱在闲话家常,有人陪着说话解闷,时间到也过得快。当方惋又喝下了两杯水之后,上了一趟厕所,好一会儿都不见出来,文萱感觉不对劲,跑进去一看,只见方惋痛苦地扶着墙壁,脸色十分难看。

    “嫂子,嫂子你不舒服吗?”

    方惋紧紧皱着眉头,呼吸不稳,额头上有细汗。

    “文萱……我……我肚子痛……越来越痛了……”方惋神色痛苦,说话都显得吃力。

    文萱大惊失色,急忙扶着方惋,一把将方惋的裙子撩起来……

    “嫂子,羊水破啦!”

    “叫救护车……打电话给我爸妈……”方惋又惊又慌,急促地呼吸着,这陌生的疼痛胜过以往任何时候,让她感觉自己好像这个人都快要被扯碎了!

    文萱将方惋扶到了床上,打电话叫救护车了但是方惋现在的情况太突然,只怕是等不到救护车来她就要生了,只有文萱一个人在这里,只有她能接生……

    “嫂子你别怕,我以前有受过护士培训的,我会帮你把孩子平安生下来!”文萱颤颤巍巍地说着,其实她也是紧张到了极点。

    “啊——啊……好痛啊——”

    “痛——!啊——!”

    “。。。。。。”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方惋死命抓着被子,文萱怕她会咬断了舌头,只要将一只袜子塞进方惋嘴里。

    “嫂子!用力!宝宝要出来啦!嫂子坚持住啊!”

    “对,就是这样,使劲!用力!”

    “出来了,宝宝的头出来啦!”

    文萱的大叫让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方惋一下子好像又有了力量……这是一个母亲的力量,是母亲的爱,即使再怎么痛苦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许蹲同雷钊。

    “嗯——!!”方惋沉痛的闷哼,耗尽了全身仅剩的力量。

    “嫂子,生了,生了!”文萱激动得快哭了,天知道她多紧张啊,生怕出什么差池,好在顺利生产了,救护车估计也该到了……平时救护车也不会这么久的,今天超过半小时都还没到。

    文萱将方惋嘴里的袜子拿开:“嫂子,你看,这是你的孩子,是个男孩儿!”

    “男孩儿……”方惋嘴里发出虚弱的声音,拼着还有一丝丝意识望去……文萱怀里抱着一个小宝宝,身上还有血……

    “宝宝……是我和文焱的宝宝……宝宝……”方惋脸上尽是汗水和眼泪混合的液体,她此刻连眼皮都撑不住了,意识逐渐陷入模糊。好累啊,她体力不支,昏睡过去,只是她嘴角那一抹笑意格外动人心魄,是满足的笑,是幸福的笑……

    【这章8千字。正文由穆钊的死和女主宝宝的出生而告一段落,接下来是续篇,会有男女主的故事,女主会重开侦探社破案,还有男主在部队的生活,亲们喜欢的配角也会出现。番外续篇的内容一样的精彩,请大家继续跟来吧,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