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79章 卷七:续:宝宝在哪里?
    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卧室里一片狼藉,床上躺着的女人浑身都被汗水湿透,她因太过虚弱而陷入昏迷,她在闭上眼睛之前看了宝宝一眼就撑不住了,此刻的她嘴角还挂着一丝满足的笑容,那是一个母亲的欣慰。

    说起这个宝宝,能来到世上太不容易了。最先是方惋在不知自己怀孕的情况下,去泡了温泉,而孕妇是忌泡温泉的,幸好那时方惋只是在池子里呆了不到十分钟就起来走人了。再后来就是她和文焱从三亚度蜜月回来,到家门口了还出事,被穆钊派去的人撞到,害她差一点流产,但终究是命大福大,孩子保住了。直到怀孕六个月时,方惋被穆钊抓去,幸得穆钊的目的是为了要将她和秦桦带走,她和孩子正是钳制秦桦的最好筹码,所以他没有伤害方惋和她的孩子……

    从知道怀孕起就没有放心过,方惋和文焱都很紧张这个孩子,现在终于生下来了,方惋纵然是昏过去,但心中的喜悦却是太浓太浓。

    只是,昏迷中的她不知道自己的家里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身材高挑,纤细,戴着太阳帽和墨镜,将半边脸都遮住了,还有一头长长的金发也是假的。

    这人手里提着一个大篮子,将里边的东西拿出来交给文萱。

    文萱整个人都在发抖,不是因为她冷,而是因为她心虚,她将手中的东西交给这人时,不免有些于心不忍:“你……你的目的达到了,你真的会说话算话吗?”文萱双目含泪,悲恸的眼神望着眼前的人。

    “你做得很好,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你干嘛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你不是一直都惦记着要为你那死去的老公报仇吗?我看你似乎是有点不忍心这么做了?你难道忘记了当初你老公赵鹏宇是怎么死的?如果不是方惋将你老公和章卉偷情的证据交给警方,如果不是你哥哥执意要秉公执法大义灭亲,赵鹏宇也不至于会被关在看守所,然后畏罪自杀。方惋和你哥哥如果真将你当妹妹看到,就不会那么狠心了,这些你都懂的,你委曲求全了这么些日子,不就是为这一天吗?”说话的这人处处戳中要害,煽风点火地将文萱对方惋和文焱的恨意鼓动得越发旺盛了。

    没错,文萱最近一段时间装出来的和善只不过是为了今天!

    文萱闻言,内心确实触动很大,脑子发热,心一狠,双手捧着那如同至宝一般的东西递过去。

    那人欣喜万分,激动得接过去,压下心中的兴奋,压低了声音对文萱说:“你要记住,今天,你没有见过我。我走之后,一切你都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如果将来你敢泄露半个字,那么,我会有一百种办法让你的孩子早早地夭折。你只有守口如瓶才能保住你孩子的命。”这人一番警告之后才放宽了心,知道文萱等于已经是被上了双重保险,不会泄露秘密的了。

    文萱愣愣地看着那人离开,呆滞良久才跌坐在沙发上,紧紧攥着的指甲几乎嵌进肉里……文萱一直都记恨着方惋和她自己的哥哥文焱,加上她孩子的性命受到了威胁,对方有着让她恐惧的能力,她不想自己的孩子被人盯上。这两个原因都是导致她丧心病狂的做出了令人发指的事,只是她自己却还不断地在催眠自己:望着先前那人提来的篮子,文萱脸色泛白,大着胆子去将篮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嘴里还在喃喃自语:我没有错……都是方惋活该!

    假如时光倒流回到方惋当私家侦探时,接手周佳薇委托她去调查章卉……那件事牵扯出赵鹏宇,成为文萱仇恨方惋的导火线,导致今天文萱能如此泯灭良知。假如方惋早知道会这样,她一定不会接手的……只可惜,世间的事,千金难买“早知道”。

    =======================================

    病房里一片惨淡的白色,寂静得可怕,消毒药水的气味钻进鼻息,让她的胃部感到一阵阵不适,却也是清晰地在提醒着她——这是医院,不是家。

    方惋睁开眼之后,呆滞了几秒,蓦地视线里出现那张熟悉的俊脸,是文焱。

    “惋惋,你醒了。”男人低沉的声音格外温柔,但也十分嘶哑,眼眶红肿,精神状态很差,就像是熬了几个通宵没睡一样。

    方惋心里一酸,伸手握着他的手,有气无力地说:“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睡了多久了?你看见我们的宝宝了吗,是个男孩儿……你不是最想要个男孩儿吗,这回是遂了你的心愿了……”

    文焱脸部僵硬,听闻方惋这么说,他竟没有露出丝毫喜悦,眼里反而涌起浓浓的痛抑之色,好半晌才能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颤巍巍地说:“我是……是刚回来不久,部队里准了我一个月的假期……你睡了几个小时,现在是晚上了,你……你饿了没有,想吃点什么?”

    方惋听到文焱说他有一个月假期,她也开心,但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怎么文焱避重就轻呢,回到了她前两个问题可就是没有提宝宝的事?

    方惋一急,挣扎地要起来,可是才一动就感到下身那一处传来钻心的疼痛,脸色更加惨白。个子血味刻。

    “老婆,你别乱动,小心伤口。”文焱焦急地扶着方惋,将她的身子轻轻按在床上,枕头垫好。

    方惋浑身无力,产后十分虚弱,但她还是用仅剩的力气抓住文焱的胳膊,紧紧盯着他的每个表情,干涩的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音:“老公,告诉我,我们的宝宝呢?你见到啦吗?我……我想见宝宝,把宝宝抱来我看看……”

    “惋惋……”文焱这一轻声的呼唤,包含着几多悲恸,几多痛苦,天知道他现在是多么难过,挖心挖肺的痛在身体里肆虐,就像是有一只大手在撕扯着他的血肉。他痛恨自己现在还是清醒的,如果能痛得昏死过去才好,至少有短暂的时间还能逃避一下。

    他该如何告诉她那个残酷的事实?他的父亲和外公都因为孩子的事而气得病倒,刚才急救过来,还躺在病房呢。就连他自己也感觉要疯了,难以承受那打击,只因为心里还想着她,担心她有事,所以他才能撑到现在。

    “惋惋……老婆……你的身子还很虚弱,宝宝……宝宝就晚一些再看……”文焱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稳住,可他面对的是方惋啊,是他的妻子,两人都那么熟悉对方,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表情的不对劲也能感觉出来。13acV。

    方惋的心砰砰乱跳,文焱这强颜欢笑的样子如何让她相信他说的话?从她睁开眼那一秒开始,文焱就没有真正地笑过,他的眼底含着痛惜,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悲伤的,为什么会这样?她生了宝宝,他不是该高兴吗?为什么却像是世界末日一样的悲惨?她的心在不断下沉,下沉……拔凉拔凉的,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滋长。

    “不……老公……我要见宝宝!是不是宝宝的身体有什么……有什么问题吗?是他生病?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老公你告诉我啊……老公……求你,告诉我……告诉我……”方惋赤红的双眸含着热泪,说到最后几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了。

    文焱心如刀割,隐忍了多时的悲痛终于是决堤了,如洪水泛滥,这从不轻易落泪的男人,布满血丝的眼眸中,生生地滴下了一颗一颗滚烫的泪……

    “老婆……我们……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文焱低着头,艰难地说出这么一句,已是痛得他难以呼吸。

    方惋一下子愣住了,脑子有点发懵,呆呆地问:“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我已经生了宝宝了……是个男孩儿,我看见了的……为什么你……你……”

    “惋惋,宝宝不是生病了,是……是……那是一个……死婴……咱们的宝宝福薄……”文焱好不容易说出来了,肝胆欲裂,心痛到极致,极尽昏厥。

    方惋的身子不住地颤抖,尽管她盖着被子,可这透心透骨的凉意浸透至每个细胞,侵蚀着她的大脑,吞噬着她的理智……不……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绝不相信!她记得自己在昏过去之前还看了孩子一眼,怎么一觉醒来就听到文焱说孩子没了,那是个死婴?

    方惋整个人都僵住,眼珠子一动不动,文焱担心她,一遍一遍唤着她,抚摸着她的脸颊,只觉得她的体温越来越冷……

    “惋惋……老婆……你别吓我,你说说话好吗?想哭就哭出来……别这样折磨自己,你哭吧,哭出来,好吗?”文焱在哀求,看到方惋这样呆呆的好像死不瞑目般的表情,他的心都碎了……

    方惋仍然没动没说话,好一会儿,只听得这病房里响起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

    “啊——!啊——!!!”

    方惋的嘶吼犹如癫狂的野兽在悲鸣,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她只能用这最简单的音节重复地吼出来,强烈到极致的悲痛能让天地都为止悲泣……【今天一万一更新已传。亲们看到这里不要拍啊,这是原先就设定的情节,都是按照大纲来写的。前边还有些悬念未揭晓的将会陆续交代。内容会继续精彩,希望大家相信千千,继续支持千千,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