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80章 卷七:续:死因是什么?
    一声声悲鸣,嘶吼,让整个病房充满了愁云惨雾,感觉不到一丝丝暖意,只有透心透骨的凉,仿佛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意识不受控制的陷入癫狂。不只是方惋,文焱心中压抑着的悲痛也在这一刻崩溃,两人抱头痛哭,任凭泪水倾泻,心都已经被撕成了碎片,有股摧枯拉朽的力量在摧毁着他们的意志,生不如死的痛……

    任何安慰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无用的。再怎么安慰,孩子也不会回来,逝去的生命不会重生,这样的惨痛,是每个人都无法承受的。

    方惋本身就产后虚弱,加上这致命的打击太可怕了,她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承受不住,哭嚎了一会儿就奄奄一息昏厥了过去……

    方惋被送来医院时已经是在大出血了,医生抢救了过来,下身的伤口还是新的,她的身体需要静养,精神更是不能受刺激,但是关于宝宝的事怎能瞒得住呢,身为母亲的人对于自己的骨肉有着格外强烈的敏感,她醒来见不到孩子,当然就预感到不对劲了,文焱即使不告诉她,她还是会一直追问着会一直要求见孩子……

    文焱即为孩子的事万分痛心,也为方惋的担心,她的眼泪,她的悲伤和绝望,全都深深地刺痛着他。以前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都熬过来了,但是这一次,文焱知道,要让方惋重展笑颜,只怕是难了。

    意外往往来得措手不及,医院检查过孩子的死因,说是因缺氧导致的,并且还说,孩子在方惋肚子里还没出世之前就已经是处于缺氧状态,今天她在家时羊水破了,没有专业的医生在一旁及时对出世的孩子进行施救,才使得原本就缺氧的小生命夭折。关于这一点,文焱和双方父母都提出了质疑……一个星期之前方惋来医院检查的时候还被告知孩子是健康的,没见医生说有缺氧的情况。对此,医院的解释是,今天距离方惋上一次来医院检查已经过去了七天,胎儿缺氧是不少孕妇都会发生的,像方惋这样临近预产期才缺氧,虽然很少见,但也是有先例的。医院还说,预产期只是一个预测,并不是百分百的准确,因孕妇的身体状况各有不同,存在个体差异,不少孕妇在预产期之前几天或者之后几天才生下孩子,这种情况常有。死婴也被检查过,确实死于缺氧,并且血型与方惋是一样的。

    综合这些,都指向一个结论——这次是个意外。

    文治平在见到婴儿尸体时,当场心脏病发,幸好是在医院里,抢救及时,他才能脱离危险。邱樟年事已高,更是受不住刺激,原本就是在美国去治病一段时间才回国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也是伤心过度,病倒了。邱淑娴虽然还勉强撑着没倒下,但她也要照顾丈夫和父亲,巨大的打击之下还要ying侹着,心力交瘁。

    目前,方惋,文治平,邱樟,三人都住在医院里,文家的现状其实一个惨字能形容。

    方奇山和秦桦不只是伤心,更多的是自责。两口子现在是住在和方惋同一个小区里,方便照顾,因此也没请保姆,每天都会在方惋那里照顾她,多数时候秦桦还会陪着方惋过夜。但秦桦最近都在调理身体,她被穆钊折磨了十年,底子都垮了,短时间之内很恢复,加上她体内有紫幻的毒素在作祟,她每个星期都要来医院复诊,检查。今天下午她和方奇山去医院了,没想到就是那时候出事,等他们得到消息时,见到的已经是婴孩儿的尸体了……

    方奇山和秦桦在家里为方惋准备了衣物拿来医院,听文焱说她知道了孩子的事之后又昏过去,做父母的心如刀绞,从下午到现在已经流了太多的眼泪,他们的心情也是万分郁结,就这么守在方惋病床前,不见到女儿醒来就不能放心。

    方惋虽然昏过去了,但潜意识却是有着隐约的活跃,她在做梦……

    一身白衣的她,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婴儿,小家伙的眼睛又大又亮,像她,眉毛很型,像文焱,鼻子小巧,像她,嘴唇的轮廓,像文焱……宝宝好奇地睁着眼睛,小手指在摸方惋的脸,粉红的小嘴儿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最后竟喊了一声:“妈……妈……”

    方惋欣喜若狂,激动得在宝宝脸上亲吻,闻着宝宝身上的奶香,听着宝宝的笑声,她整个人都好像要飞起来一样。这是她的小天使,是她和文焱的宝宝,是最珍贵的宝贝……

    “宝宝……再叫一声妈妈……宝宝乖,叫妈妈……”方惋充满希冀和慈爱的目光看着宝宝,可是,宝宝忽然哭了,哭得很伤心,她焦急地想要哄宝宝,但是发觉怎么怀里一轻,宝宝跑了。

    “宝宝……你去哪里?宝宝……你不要妈妈了吗……宝宝你回来……”方惋惊慌失措地追逐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但她追不上,越跑越是拉远里距离,最后只能看着宝宝消失在视线。

    “不……宝宝……我的宝宝……不要走……”方惋哭嚎着,恸哭着,挥舞着双手睁开了眼睛。

    “惋惋……你做梦了吗?”文焱轻柔地用纸巾为方惋擦着额头的汗。

    “女儿……女儿,我是妈妈呀……”

    “惋惋,爸爸在这里,不要怕。”

    “。。。。。。”声鸣房满也。

    爱人亲人的呼唤,一声一声,饱含着心痛与焦急,方惋看见三张熟悉的面孔,耳畔是熟悉的声音。这些,都在提醒着她,刚才的,不过是梦。

    方惋满脸泪痕,她是从梦里哭醒的,那空洞的眼神让人心疼不已,恨不得能将她的悲伤都转嫁到自己身上来……

    “哥……嫂子……”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是文萱来了。

    文焱一脸沉郁的忧色,微微点头示意。方奇山夫妇的表情有点复杂,意味不明。因为今天下午出事时只有文萱在场,是她接生的,即使医生说孩子是因缺氧而夭折,但在方奇山和秦桦心里,总是难以释怀的,方奇山望向文萱的眼神里也参杂了些别样的情绪。秦桦更是心里不爽,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觉得是不是文萱在接生的过程中做错了什么才导致了惨剧发生,但这只是猜测,没有凭据,秦桦也不好贸然就对文萱发火,毕竟是文焱的妹妹,双方闹得太僵了也会影响方惋和文家人的关系。秦桦隐忍,别过头去只看自己的女儿,当文萱是空气。

    文萱双眼红肿,精神萎靡,站在方惋面前,看着她那木然的表情,文萱紧紧咬着牙,一脸痛苦的表情,哽咽着声音说:“嫂子……你骂我吧,是我给孩子接生的……”

    说着,“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嫂子,哥……你们就骂我,打我也行啊……如果不是我接生,孩子或许不会死……我没经验,我没接过生……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还不忘说明自己没有接生经验,就算有人真的怪她也无从开口啊。如果表现出责怪文萱,反而会让人觉得是苛责,是没道理的。一个没接生经验的人,没有医生在场,婴儿缺氧导致死亡,怎么能去怪文萱呢……

    文焱见文萱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痛惜地一声叹息:“文萱,起来吧……”

    文焱伸手去扶文萱,可文萱就是不肯起来,两只眼睛直勾勾望着方惋:“嫂子,你在怪我吗?嫂子你要是怪我就打我骂我出出气……嫂子你不要不说话好吗?”

    方奇山夫妇沉默,不说话,秦桦紧盯着文萱,留意着她的每个表情和眼神,仿佛是要想看穿这个女人说的话有几分可信。但文萱是有备而来,岂会让人看出破绽。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文萱都显得那么诚恳,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在将不属于自己的过错揽在身上,哭得够可怜的。

    一直没做声的方惋,涣散的目光看着天花板,神情呆滞,如同失去了魂魄的玩偶,好半晌才微微蠕动了一下嘴皮细微的声音说:“我好累,想静一静,请你们都出去吧,求求你们了,让我清静一下……”

    方惋这话的意思不只是让文萱出去,也让文焱和她的父母都暂时回去休息,她只想要一个人呆着。

    方奇山急了,正想说点什么,秦桦拽着他的胳膊,轻声在他耳边说:“我们就听惋惋的意思,先回去,这里有文焱守着就行了。让她静一静也好。”13acV。

    妻子都这么说了,方奇山只好照办,临走时不忘千叮万嘱一番,文焱也都悉数记在心里。

    文焱心疼方惋,但既然她要静一静,他也会由着她。

    “文萱,别哭了,你嫂子身子太虚弱,刚醒过来,她还需要静养。”文焱将文萱扶起来,劝慰了几句,文萱也不再坚持了,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方惋伤心过度,没那么快走出来的。

    文萱也走了,病房里只剩下文焱和方惋。文焱闷闷地坐了一会儿也出去了,告诉方惋说他抽只烟再返回来病房。

    不只是方惋需要清静,文焱也需要。他从部队风风火火赶回来就听到噩耗,到现在一整天一粒米都没有进,他的痛苦丝毫不比方惋少,他也撑得很辛苦……【晚饭时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