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85章 卷七:续:老公,对不起
    夕阳西沉,天边的云霞灿烂瑰丽,夏日的黄昏依旧是充斥着热气,可在这墓地里却是一片寂静,冷寂。墓前那一抹清瘦的身影在微风中显得格外孤清,单薄,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阴郁在笼罩着她。如果孩子还在,今天该是满月。

    方惋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空洞的双眼涣散无焦距,脸色比纸还白,微微轻颤着的身子坐在墓碑前的地上,两片嘴唇在蠕动,细碎的呢喃随风飘散。

    “宝宝啊……你在妈妈肚子里住了十个月,你走了,妈妈很不习惯……肚子空空的,心也空空的……宝宝,妈妈好想你,昨天晚上又梦到你了……宝宝你是妈妈的小天使,现在的你,可是在天堂吗?”阳沉烂丽层。

    “宝宝……妈妈和你的缘份太浅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妈妈没有做过坏事,没有做过亏心事啊……”

    方惋失魂落魄地望着墓碑喃喃自语,她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惨。她曾经救过别人的命,她曾经帮过许多人,难道连一点福德都没有为孩子积到吗?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还嫌曾经的磨难不够多吗?人活着,为什么要忍受这样多的煎熬?从小到大,每一次的磨难都在艰难中挺过来,每一次都告诉自己说,以后会好的,以后不会再那么伤那么痛了,可结果却是……没有最痛,只有更痛!

    方惋时常都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无法排解心中的郁结,悲伤那么重,她不堪负荷。每一次梦到小孩子,醒来之后她只会更加难过。

    “宝宝……是妈妈不好,没能保住你……你才来到这个世界就离开,你还没睁眼看看妈妈呢……宝宝啊,妈妈梦到你的时候感觉好真实,真想那么在梦里别醒来……梦里抱着你,你还会叫我妈妈,你的小手小脚好可爱,又白又胖……”方惋自顾自地呢喃着,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梦里那个胖娃娃,可她的手所能触及的,只有一片虚无……

    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伫立了多时,盯着她的背影,足以让他肝肠寸断。她果然是来了这里,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可他迟迟没有靠近,是因为他的心也痛到极点……这里是他为孩子安排的,立下墓碑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不敢来,害怕来。

    轻轻地,一步一步走进了,文焱隐约能听到方惋的自言自语,她的半个身子靠在墓碑上,浑然未觉身后有人,她的肩膀在抽动,她在哭……他听到她的声音,“宝宝”这个词出现得最多,其他的几乎听不清楚。

    方惋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他,怔怔地回头,红肿的双眼望了他一下又转过头去自顾自地哭起来……

    她的漠视,让文焱心寒,文焱陡然间只觉得身体里一股火气蹿了起,积压已久的情绪喷发,他心疼她,可他更气如今的她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地活着!13acV。

    “方惋,你心里就只有我们死去的孩子吗?你有没有看到我多担心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是在折磨着多少人?你一声不响地跑来这里,手机也不带在身上,不跟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家里人都急坏了,生怕你会出事!孩子没了,只有你一个人才伤心吗?那也是我的骨肉,我的伤心一点都不比你少,可你有正眼看过我一下吗?你有安慰过我一句吗?是不是孩子没了你就连我也不顾了?”文焱赤红的双眼里全是浓浓的悲恸,这些日子以来,他都在强忍着,可忍耐是有限度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活着也跟死了差不多,他实在难以再控制心痛的滋味,失去孩子固然是惨痛的,但方惋的现状更让他伤心欲绝。

    方惋没有回头,只是紧紧咬着唇,她的沉默让他越发激动了,高大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中微微地颤抖着,俊脸扭曲成一块,说不出的悲苦:“你……可不可以也为我想一想?可不可以分一点点注意力在我身上?你伤心流泪的时候有我关心你,但我呢?我的伤心向谁诉说?你一天到晚跟我说不上三句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你把自己封闭起来连我都走不进你心里去!我的痛苦不比你少,我就不需要人关心安慰吗?每天看着你愁眉苦脸,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无视,你只知道自己伤心难过,不知道我也需要你的温暖才能熬过这道坎吗?你有没有问过我一句?你问过我什么时候回部队吗?我明天就回部队了而你却什么都不知道!”

    一连串质问,尤其是这最后一句几乎是嘶吼出来的,沙哑的声音里包裹着无尽凄凉和激愤,他的心也是冷的,他全心全意想要温暖着她,给她活下去的勇气,可他自己也同样需要啊。可知他撑得有多辛苦,即使再怎么疲累还是以她为重,今天终于是撑不住了才会一股脑儿都说出来。

    他明天就回部队?方惋木然的神情终于是有了些许松动,他的话犹如当头棒喝,重重捶在她心上。回头看他咫尺的容颜,骤然惊觉,他真的瘦了好多,胡子也没刮,是她从未见过的憔悴,沧桑,眉宇间那股英气已经不再,只剩下满满的悲伤,发红的眼眶里尽是浓得化不开的痛惜……原来她真的是将他忽略至此,一个月他就瘦了这么多,她都没有发觉,她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不能自拔,忽略了他也是伤心到极致的。被他刚才那一顿呵斥,她整个混沌的意识有了清醒的迹象,仿佛是一个烂醉的人忽然间酒劲全消!

    方惋心里酸痛得要命,站起身来,双臂一伸,哆嗦着的嘴唇里蹦出两个字……“老公!”

    单薄的身子投进他的怀抱,熟悉的温暖包围着她,这一霎,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心又在跳动了……这个男人啊,对她的爱那样深厚,而她却因沉溺于伤痛中忽略了他的感受,也忽略了家人的感受。

    “呜呜呜……老公,对不起……我好自私,只知道自己伤心,都没有顾过你……老公……呜呜呜……你狠狠地骂我吧……”方惋在文焱怀里哭得一塌糊涂,但这次的哭却是跟刚才有所不同的。这是醒悟了之后的哭,比起之前那种濒临疯癫边缘的状态要好太多,说明她真的是被文焱一顿骂醒了。

    “呜呜呜……老公,这段时间我让你担心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文焱紧紧抱着方惋,低沉的声音盘旋在她头顶:“傻瓜,我怎么舍得骂你……你也没有对不起我,你只是太折磨自己了,现在你能清醒过来就好,我的惋惋又回来了……”

    “呜呜呜……”方惋哭得更响了,她要尽情地哭,哭过这一回之后,她便要向悲伤告别了,她还有老公,还有家人,她如果不能醒悟,继续陷在痛苦的沼泽里,那么,她的家也不会安宁,再无光明和温暖。那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文焱的心总算是稍微安了,方惋能走出痛苦的深渊,他的世界才会有阳光。重新振作很难,但他和她都会努力。人不能活在过去的伤痛里,未来还有几十年要过,有些人有些事放在记忆里宝贵的角落就好,生活始终要继续,总不能让黑暗吞没了希望。

    一大一小身影,在一层淡淡的光晕中显得格外和谐,他承受着她的眼泪,任她哭,任她唠叨,对于他来说,总比她不哭不闹更好。憋着才会出问题,发泄出来反而是好事。

    天色渐暗,方惋总算是收住了哭声,和文焱一起站在墓前,两人十指紧扣,神色肃然而又带着坚定的决绝。

    “宝宝,妈妈会每天都想你的,可是妈妈不能再继续折磨自己……宝宝,要给妈妈做一个见证……妈妈答应了你爸爸,以后都要好好爱惜自己,”方惋说得很轻很轻,但却是异常清晰。

    文焱眼眶湿湿的,尽量让自己对着墓碑露出一丝微笑:“宝宝在天有灵,会听到我们说的话,他也会为我们开心的。”

    “老公,我们回家去吧,我饿了……明天你就要回到部队,今晚我要好好吃一顿,你这一走不知何时才有假,我得吃够本才行。”

    “嗯,回家……菜都已经买好了,保证让你吃到撑。”

    “我不怕撑,我最近都很少吃饭,我感觉今晚我能下三碗。”

    “两碗吧,暴饮暴食也不好……”

    “。。。。。。”

    夫妻俩的身影逐渐远去,比起来时的心情,他们或多或少是缓和了一点。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地说话了,这是一个良好的转机。走出伤痛谈何容易,但即使再怎么难,也必须去做。人,不是只为自己而活,除非是绝对自私的人。我们无论做什么事,处在怎样的境地,都不该忘记自己还有爱人,亲人。你的消沉颓废,伤的是每一个关心你的人,你的伤心会让家失去温暖和安宁。所以即使你痛着也要让自己爬起来,发光发热,照亮你身边爱你的人。如果每一个家庭里的每个人都这么想,世界就会充满温暖。

    或许,时间是最神奇的药剂,无法释怀的痛,只能在时间的流逝中结疤。【下午还有更新。某人很快就要带着宝宝出现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