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86章 卷七:续:老公,轻一点
    过去的一个月对于文焱和方惋来说是无比漫长而煎熬的,一张苦脸面对着另一张苦脸,家里就跟寒窑一样的冷。现在,方惋的情绪总算是缓过劲来,她会努力调整自己,弥补这段时间对文焱,对家人的关爱。他们对她付出了很多,孩子没了,他们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他们的爱让她惭愧,让她觉得自己不能只承受不回报。失去孩子,是大家共同的心伤,

    今晚,方惋真的吃了两碗饭,这是她一个月来吃得最多的一次。每道菜都是文焱亲手做的,都是她喜欢吃的。她哪里是在吃饭,她吃下去的是一个丈夫对妻子全部的爱。方惋在清醒过来之后开始庆幸,还好文焱及时敲醒了她,否则任由她伤心消沉下去,只怕到最后她会失去他,失去家的温暖。她就像是一个站在悬崖边准备跳下去的人忽然被拉了回来,有了他的爱,她才不至于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孩子没了,但她和文焱的感情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反而是更让她领悟多了一层爱的真谛……患难的真情,世间罕有,逝者已矣,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珍惜活着的人,珍惜文焱。

    方惋嘴里在噘着菜,含糊地说:“老公,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最近每天都做饭给我吃,锻炼得不错啊……”

    文焱停下手里的筷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说,我以前做得不好吃?”

    “没有没有……一直都很好吃,我想吃一辈子,嘿嘿……”

    文焱鹰眸一眯:“一辈子?这么说,你不打算克服你的恐火症了?赖我为你做一辈子的饭,当一辈子佣人?”

    “咳咳……那个……其实最近我发现你在做家务方面特别有天赋,比我强太多了,所以吧……你懂得……”方惋说着还故意挤挤眼睛。

    文焱哭笑不得,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别以为奉承我就能让我当妻奴,我可是堂堂特种兵中校,保家卫国,铁血精英,怎么能沦为家庭妇男?这段时间是特殊情况我才把家里的事儿全都一手包办了,明天我就要回部队,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多学学怎么把家里料理得更好,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克服恐火症。希望下次我回家探亲的能吃到你炒的菜!”

    “啧啧……你这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我刚夸你几句就得瑟了,特种兵中校怎么啦,就算你将来当首长了那也是我的老公,我的男人!”

    “你是在暗示我忽略了自己身为丈夫的职责?”文焱深眸一暗,眉宇间隐现熟悉的神色。

    方惋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由得一愣:“呃?”

    久违的笑声让人心情心生感慨,有多久没见到她这样可爱的表情了,微微张着嘴,澄澈的眸子亮晶晶的,睫毛一眨一眨忽闪忽闪,仿佛是羽毛轻拂在他心上,如何能不心痒痒……

    吃完饭之后,方惋才知道文焱先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一个月里,文焱和方惋都没有心情去想夫妻间的那种事,加上方惋是需要禁一个月房事的,所以文焱可以说是禁欲很久了。从他回到部队那三个多月,直到现在,算一算,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不曾有过。没和方惋结婚之前他能清心寡欲,但两人结婚之后住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有过多少次欢爱都数不清了,她的味道早就深入到他的灵魂,食髓知味……

    月朗星稀,风儿送来淡淡花香,为这个夜晚平添了几分浪漫,良宵正好,室内一片旖旎风光……

    “唔唔唔……唔……”方惋被他热情地拥吻着,他熟悉的狂野让她心跳急速,仿佛又回到了新婚夜那晚。他索欢的**那么强烈,就好像是要将她吞下去似的。呼吸里全是独属于他的男子气息,蛊惑着她的神经,唇齿间火热的纠缠,深深地汲取,诱发更多激情。酥软的身子与他紧紧贴着,被他吻得昏乎乎的,脑子混沌,一片空白,被他带入了一个美妙的世界,这一妙,她什么都没有去想,只是跟随这他,顺着自己的心意,吻着他,充满了浓情眷恋。

    兴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要她了,或是因为明天又要离开,他今晚特外地生龙活虎。除去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之前他也因方惋有孕在身而隐忍着自己,即使有时那个,也会很克制,不敢肆意。但现在他能放开了,他只想与她共同缔造快乐的时刻。他和她都太需要快乐了,痛苦至深,阴霾至深,需要释放,需要排解……

    “嗯……老公……轻一点……”方惋半咬的红唇里溢出这细碎的音节,脸上两朵醉人的酡红尤其you惑,一双勾魂的美目如丝般迷离梦幻,跟随着他,任由他带领着她沉醉在这欢愉中。文焱虽勇猛霸道却也不失温柔,久违的感觉让他感觉轻飘飘的,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欢爱中。看着方惋美玉般的身子泛起了微微的粉红,莹润的肌肤散发着迷人的光泽,视觉冲击加剧了他的感官,情不自禁地低头含住她嫩白的耳垂,轻声呢喃:“惋惋……你好美……”

    这一夜,他好像要不够似的,他舍不得她,他只想要尽可能多地带给她快乐,他对她的爱已经深入骨髓,即使这么爱着也还是在思念着。一晚的激情,要不够也聊不完,依依不舍地缠绵着,直到天快亮了才消停……

    文焱这才有点领会到为何男人都难免流连温柔乡,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只是,无论多么不舍,他都该回到部队去了。

    家里人都来送行,文焱提着一个行李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他放心不下父母,外公外婆,更放心不下方惋。她才刚刚开始要振作起来,而他已经要离去,下一次再见也不知是何时。他还没告诉她,他想再要孩子……或许下一次见到的时候她的精神状态会恢复许多,他再提出这个事,她也是会同意的吧?

    孩子,只有再生一个孩子才能弥补家人和方惋的心伤,还有文焱自己。对孩子的渴望已经成了这家人的执念……

    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方惋呆立在阳台上,遥望着远处那渐渐消失的身影,心里破不是个滋味。都说军嫂难当,最难的就是要独自熬过一个个孤独的日子。如果文焱不是军人,这种非常时期,他就会一直守在她身边,陪着她,夫妻俩一起过度最伤痛的日子,但偏偏文焱不能多待一天。部队军纪严明,一个月假期一到就得回去,尽管多么不舍也好,他最终还是要以去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今后也都将是聚少离多的日子,他会在各个不同的地方去冒险,出生入死,执行许多比破获HZ更加艰险的任务。

    方惋忽然觉得有点怕了……她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强,她也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她忍不住会想……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意外地她失去了孩子,假如某一天,文焱再有个三长两短,她还能活吗?

    这个念头刚起就被方惋狠狠地打压下去。不……她不能再往下想。总要有人去保家卫国,特种兵就是一个国家的最后一道坚固的屏障,文焱天生就是热血男儿,纵然当特种兵是很危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牺牲了,但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一个国家必须有这样的人存在,才可能安定繁荣。多少人在默默无闻地付出,贡献,文焱只是众多无名英雄中的一个。如果她因为害怕失去他而劝他离开部队,那不成了极度自私的人了吗?

    方惋无奈地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不能再胡思乱想,我答应过文焱要振作起来,我就不能让他失望。振作的第一步就从我重开侦探社开始。”

    重开侦探社的事,方惋已经和文焱商量过了,他很赞成。他也明白,只是口头上说振作是没用的,凡事都要付之行动,让日子过得充实是最起码的。而方惋最热爱的就是她的事业。只有干回老本行,她才会提起兴趣,对生活重拾信念。忙碌起来会让人无暇分神去悲伤,转移注意力是不错的办法。

    方惋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她成天闲在家里,文焱又不在,她或许过不了几天就又开始郁郁寡欢了,她不想再用那种活死人的面貌活着,她要让文焱放心,要让家人放心。

    这后来,文焱的父母已经知道方惋是私家侦探的事了,现在听说她要重操旧业,刚开始还有点担心,但在文焱反复劝说下,他们还是答应了。暗地里其实还挺惊奇的,想不到方惋的职业竟是私家侦探,太稀罕了。文治平很欣慰,自己的眼光没错,方惋是个有能力有思想的人,不会随波逐流,清楚自己要什么,喜欢什么,想做什么,文焱有这样的妻子才是最适合他的。

    邱淑娴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是很惊讶的。当初她还以为方惋真是个没能力赚钱的人,曾担心过方惋会让文焱过得很累,增加文焱的负担。不过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方奇山和秦桦当然是很支持方惋的,秦桦更是为自己这个聪明伶俐的女儿骄傲。私家侦探那是随便谁都能当的么,那需要相当高的技术含量和过人的头脑。她在方惋小的时候就知道这孩子将来会很有出息,她对方惋有着一种执拗的信心,所以才会在十年前将那份名单藏在她给方惋的玩具熊里,在她预感到要出事时才会让付金水传话。这都是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女儿定是聪慧过人的。

    再次来到熟悉的地方,她的大本营,隔壁被火烧过的那一家早就休整好了,墙上已经看不出有烧过的痕迹,而她侦探社里更是一如既往的整齐清洁。

    是谁来打扫过了?是风瑾吗?13acV。

    方惋想得没错,风瑾却是都在坚持着一有空就来打扫,但昨天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小蕊和苏振轩。他们都是她真诚的朋友,由衷地希望她能重振心情,再次出发,希望看到的是从前那个坚强睿智冷静果敢的方惋。

    桌子上,电脑旁边,有一张粉绿色的便签贴着,是小蕊的字迹……

    “热烈欢迎方大侦探!雄起!威武!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一行字是风瑾留的。这孩子的用词有点文绉绉的。去一和惋时。

    最下边那一行是苏振轩留的——“欢迎回来!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本人将为方侦探提供最快捷而专业的服务。”

    方惋不由得噗嗤一笑,嘴角上扬,感动又高兴。这三个朋友太够意思了,暗地里只怕是为她担心了不少吧。尤其是苏振轩,他说的那两句话应该还有着一层深意。他所谓的快捷而专业的服务,是指的他愿意在方惋有需要的时候帮她做鉴定,就像以前赵鹏宇那件事一样。方惋知道那次已经让苏振轩破例了,他现在竟然为了逗她开心,牺牲自己的原则,说以后还可以再帮她,这份心意,如何能不为之动容呢。

    生活总是会有黑暗的一面,但所幸我们还有爱人,亲人,朋友,有人会离开,也会有人不离不弃地支持。方惋失去还是是大不幸,但从某些方惋来说,她现在在爱情亲情友情上都是大丰收的。

    门没有关,方惋将窗户也都打开来透气了。坐在办公桌前,侧头望去就看见对面那一户人家……是庄擎翼的住所。

    庄擎翼……这个被方惋刻意掩埋起来的名字,想到就会让她的心莫名抽搐,隐隐作疼。自从几个月前穆钊死那天之后,方惋再也没见过庄擎翼,连庄郁都不知道庄擎翼的具体行踪。那个男人是最让方惋捉摸不透的,做梦都想不到他会将她劫走,以为他是穆钊的走狗,结果在最后关头却是他给文焱发了短信,并且是他朝穆钊开枪的……他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自相矛盾的事?看似是害她但实际上却是在护着她,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方惋很想问个究竟,但没有他的消息,他去哪里了?是故意躲着她吗?

    方惋不知不觉脚步就在移动,走出了门,站在庄擎翼住所的门口。他既然已经失去踪迹,想必也是不会在里边吧?方惋心里这么想着,手却不听使唤地抬起,轻轻敲下去……【节日快乐!万更已传,明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