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87章 卷七:续:相思成灾
    轻轻的敲门声在寂静得空气中响起,戳在门板上却也如同是扣在方惋心上,不知怎的会有一丝莫名紧张,虽然庄郁说过了庄擎翼不知去向,但方惋还是忍不住有种小小期盼。她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庄擎翼,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什么目的,她一定要弄个明白才行。

    站了好半晌,敲了无数次,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方惋放弃了,看来,没有侥幸,他还是不在。

    这一整个下午方惋都窝在侦探社里,打了许多电话给以前的老熟人,告知自己现在已经重开侦探社了。这些都是她积累的人际资源,她不像别的同行们会到处为自己打广告,她的口碑是流传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那些有钱人也是她主要的客户。有的是她以前在紫金华庭认识的人,有的曾是她的委托人,这些人都是明白方惋的能力并且愿意帮她拉生意的。比如冯琪,是沈坤的前妻,曾委托方惋查沈坤情妇的事,那件事之后冯琪十分欣赏方惋的办事能力,也曾将朋友介绍过来,周佳薇就是这么找上方惋的。像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因为在富人们的圈子里,秘密也比寻常人多得多,而往往他们都有那么点紧张和神经质,不愿意被曝光但是不弄个明白又难以安寝,最关键是他们出手大方,哪怕是查个小事也会是让你相当满意的价格。所以方惋只要重操旧业,不愁没生意接。

    重开侦探社是明智的选择,方惋坐在这里感觉比独自一个人在家里更好些。文焱回部队去了,虽然父母会时常来陪伴方惋但她还是感觉孤单,一静下来会容易胡思乱想。但坐在侦探社里她的心境就不一样,看着熟悉的一切,跟从前的老客户在电话里聊一聊,时间过得也挺快的。等接了生意之后忙起来,人就会更加充实了。

    苏振轩和小蕊送了同一本书,方惋之前没心情看,现在情绪缓解一点,她也开始看了。就这么过去了一天,晚饭都是叫的外卖吃,看书看到深夜也疲倦了,她就在侦探社的沙发上睡觉。以前还没和文焱结婚时,这里是她的第二个家,盖个被子往沙发上一躺就能睡到天亮……

    方惋一个人睡觉是不喜欢把灯全关的,她会留一盏小小的“迷你灯”。

    仲夏的夜晚,一轮明月高悬,整个世界变得异常寂静,银色月光柔柔地洒了一地,将她的苍白的小脸照得近乎透明,冷清与孤寂越发无处可藏,思念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文焱现在应该是睡在部队的单人床上,他可有梦见她么?他才走一天,可她却感觉好像已经离开了很久很久。如此美丽的月色,如果能有他在身边一起欣赏,那该是多浪漫啊,她又想起了在三亚度蜜月时,与他在月下的海滩散步,温柔细语犹在耳边,仿佛那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可眼下,她见不到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只知道他是特种部队,在某个城市里,但具体位置却是一无所知。

    强撑起的坚强就像是易碎的泡沫,方惋虽然醒悟过来自己应该振作,不能整日沉溺在失去孩子的伤痛里,这想法是值得鼓励的,但真正要做到,好难好难。她需要文焱的爱和温暖,需要他能陪伴在身边,可现在她不得不接受分开两地。越是在这样冷清得令人窒息的夜晚,她越是思念成灾。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呼吸,想念他温暖的胸膛,想念他温柔的笑,还有他每次数落她时脸上那种看似严厉实际却宠溺的眼神……他不在身边,她的心更空了,更冷了。以前他回到部队去,她还怀着孩子,有精神寄托,心情愉快,还能忍受着对他的思念,可如今,孩子没了,她遭受到惨痛的打击,本就是最需要有爱人陪伴的时候,只可惜……家庭,在军人心中只能屈居第二。就算死了孩子也不能以此为借口而拖延返回部队的时间。苦涩的滋味蔓延开来,方惋心里酸胀得难受。

    “老公……我想你……”方惋只能一遍一遍呢喃着这句话。熬得很辛苦,可除了忍还能怎样呢,或许过些时候她能去文焱部队探望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被部队批准?

    方惋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文焱的影子和她那个早夭的孩子,辗转反侧到凌晨才入睡。最近都习惯了这样,她的睡眠很差,无法调整过来。

    半梦半醒之间,方惋恍惚听到有异响传来,混沌的意识在怔愣了几秒之后猛地清醒,出于本能的反应,顺手抓起了旁边的匕首!就在这一秒,大门忽然开了,闪进一个男人的身影……

    的门气响个。对方似是没料到会有人在这里,快速转身就想开溜,只听得方惋一声怒喝:“站住!”

    男人暗暗叫苦,背影有着一霎的僵硬,心想啊,迷你灯的灯光很朦胧,这女人应该看不清楚他吧?不会被认出来的,嗯,不会。

    男人这么想着,无视方惋的呵斥,伸手打开门……

    这人是小偷吗?居然如此猖狂!

    方惋已经蹿到了门口,冲着那背影吼道:“你给我站住!庄擎翼你再走半步试试!”

    男人闻言,硬生生刹住了脚步,背对着方惋,没有回头,只是心中无奈的叹息……看来今天是没法儿躲了,他没想到会遇到方惋,他以为她还在家里休养,以为这里没人住,以为自己可以像往常那样半夜悄悄来睡了之后第二天又早早地走。

    方惋又气又急,一把拽住男人的胳膊,愤愤地瞪着他:“你就喜欢半夜做贼是不是?被我逮到了还敢跑?小心我的匕首不留情!跟我进来!”

    方惋晃着手里的匕首,无视男人惊愕又尴尬的神情,硬是将他拖进了屋子里。

    庄擎翼一脸黑线,这辈子真是注定栽在这个女人手上了,她此刻凶巴巴的样子,他竟然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很可爱,像是回到了记忆中远去的时光。

    方惋将袖子卷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横眉怒眼盯着庄擎翼:“坐下!坐好!不准动!我告诉你,今天不把问题交代清楚你别想走!”

    庄擎翼漫不经心死笑着,大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架势,邪邪地勾唇:“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我那天在危急关头向穆钊开枪,你现在能好端端地在这儿吗?再说了,我是翼帮的老大,你就不给我留一点面子?拿把匕首对着我,像审犯人一样的,你传染到警察的职业病了吗?哼!”

    “我……”方惋一下子语塞,她当然记得庄擎翼对她有恩,她气的不是他半夜跑来,而是气他居然看见她了还想开溜,还想躲,她又不是洪水猛兽,至于这么怕她么?这个男人越这么做越是表现出他心虚。

    方惋看了看手里的匕首,确实有那么点森冷。随手放在桌子上,脸色也缓和了一些,看着庄擎翼这副熟悉的痞笑,她忽然觉得……他以前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实际不是的,他到底想隐藏什么?13acV。

    “咳咳……我说,你至于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吗?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该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庄擎翼嘴里说着还故意用一种肆意的眼神打量着方惋,尤其是她高耸的胸脯……

    方惋下意识地低头一看,窘了……原来她刚才只顾着抓他,忘记自己的衬衣纽扣没扣好,先前在沙发上睡觉,她特意多解开了一颗扣子,正好将她丰满的沟壑露出那么一半……

    方惋急忙转过身去把扣子扣好才回头,脸上已是有明显的红晕:“那个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有很多疑问,你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就消失了,现在你又深更半夜潜入我的侦探社,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知道你不是想伤害我,可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到底是谁?为什么在将我绑架之后又要发短信给文焱,你还向穆钊开枪……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理由让你必须出手救我吗?”

    方惋一连串的问题一股脑儿都冒出来,这么直白,庄擎翼再想装也装不下去了,今晚不交代清楚只怕她真的不会罢休。

    庄擎翼那张俊美无暇的脸上,笑容在渐渐凝结,深邃的桃花眼里流露出几分怅然和落寞,跟刚才的气息截然相反,现在的他,好似有些忧郁,望向方惋的目光中,复杂而痛苦:“我是谁?这个问题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或者,你以为我是谁?你希望我是谁?你想要听到什么样的答案?我这些日子就是在故意躲着你,庄郁跟你是朋友,所以我连他都没说,其实我就在本市,没有离开过。这里有我要守护的人,除非是我死,否则我不会离开。”

    方惋惊愕了,庄擎翼的每句话都戳中她的心脏,特别是最后那几句……曾经,她的发小,康佟对她说过同样的话,为什么现在却又在庄擎翼嘴里听到?为什么他的眼神变得这么怪异?难道说……他……方惋心里隐约有个惊人的答案呼之欲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