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89章 卷七:续:尹梦璇和她的孩子
    低沉嘶哑的声音里诉说着令人心碎的字句,他淡淡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但那股直透人心的忧伤却是浓得化不开。方惋心痛不已,为康佟的深情,也为彼此之间浅薄的缘份。他的怀抱,依旧如最初那般温暖,他亲吻着她的头发却不敢将渴望的嘴唇移到她的脸颊。这个女人啊,本该是他的妻子,假如不是那一场大火让两人分隔多年,现在的他和她,或许早就已经有了孩子,过着幸福平淡的生活。而如今,他抱着的是别人的妻子,现实已不容许他贪恋……

    “康佟……你怎么那么傻……康佟……我幸福了,可你怎么办……康佟……”方惋低低地啜泣,心如刀割。

    “傻吗……或许吧……其实,傻也不要紧,都是我自己愿意的。惋丫头,保重……”男人干涩的喉咙了艰难地吐出支离破碎的音节,轻轻地放开她,后退,后退……

    方惋泪眼婆娑,紧紧咬着下唇,纤细的手臂停在半空,却还是没有拉住他的手。看着他微笑着转身,他腮边分明有一滴晶莹滑落。笑着流泪的男人,凄美得令人心碎。他孤清的背影不只是走出这道门,更像是走出她的生命……从此之后,再见谈何容易。依照康佟的性子,他会在暗地里默默保护方惋但他不会主动现身于她相见。他的守护是像影子骑士一样,无声无息,至死不渝。

    方惋颤抖的身子瘫软在沙发上,纵然万般不舍,也只能眼睁睁看他离去。因为她知道,挽留他,只会让他伤得更深。她的心,她的身,都是属于文焱一个人,如果她因心软而对康佟说一些暧昧的话,或许能换来他一时的欢喜,但那就像是饮鸩止渴,是慢性毒药,到最后会让文焱也受伤,会伤害到两个家庭。既然与康佟之间已无结合的可能,就只能心硬,忍着心痛让他离去,这样,既不会折损了康佟的自尊,也保全了自己的家庭。康佟曾是她的保护神,是她像要嫁的人,但那是前尘往事,人不能总活在过去,珍惜现在才是最重要的。相信康佟将来会找到一份属于他的爱情,独一无二的,能让他感到温暖的爱情。

    其实只要康佟真的活着,方惋已经很开心很兴庆了。他是亲人,尽管不能经常见到他,但至少她要知道他过得好。希望下一次见到的时候,他的笑容不再是刻意伪装的不在乎,希望他能做回真正的自己……13acV。

    康佟的放手离去,承载了太多悲痛。他知道现在是他接近方惋旧情复燃的最佳时机,可他没有趁虚而入,他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底线,他不会为了一时的快乐而玷辱了方惋的纯洁。在他心里,方惋是女神,是他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女人,他绝不会让方惋背上出轨的骂名。他会放手,不是因为方惋和文焱结婚了,而是他知道方惋现在爱的是文焱。假如方惋依旧想做他的妻子,他才不会去管那些道德伦理的束缚,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将她带走而不是现在伤心落寞的离去……希望下一次再见时,她能走出失去孩子的伤痛,希望能看到她大着肚子。

    接下来的日子,方惋渐渐地投入到了工作中,忙碌,是最利于转移注意力的。因为忙碌,所以晚上回到都会很累,这样对她来说反而是好事,至少她的睡眠得到了改善,不像前段时间那样时常彻夜不眠。因为忙碌,减少了她胡思乱想的机会,慢慢的,心里的伤口会止血,结痂,她的头脑又开始逐渐恢复了从前的清醒。不再沉溺在自己的悲伤里,她也会想到家人为了她,承受了不少焦虑和担忧,如今她振作起来了,她也该对家人有所回报。除了要关心父母,她还需要替文焱也尽一份孝道。这才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是一个军嫂应该做的。

    方惋和母亲一起逛街的时候看见一条裙子还不错,买了下来,现在她要去文家陪文焱的父母吃饭,顺便也送上一件小礼物表示表心意。邱淑娴的转变,方惋是有感受的,这也使得她很是欣慰。以前,她和邱淑娴的关系是文焱和文治平最为纠结的,她也是曾想着要改善而无从下手。虽然她怀孕期间邱淑娴与她是和平相处了,也给予了很多关心,但那多半是因为孩子的缘故,而现在孩子没了,邱淑娴的态度反而比以前好些,这让方惋暗暗欣喜,看来,现在就是一个机会,她希望能从本质上改善婆媳关系。她是晚辈,理当主动的。

    邱淑娴拿着方惋送的裙子在身上比划比划,照照镜子,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这裙子可是名牌,款式大方得体,虽然她自己不缺这个钱去买,但儿媳妇送的,意义不一样啊,说明方惋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婆婆的,懂得孝敬长辈。

    “方惋,这裙子好看是好看,不过……颜色嘛,好像有点太艳了,我都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是穿深色一点比较合适……”邱淑娴对着镜子,话却是对方惋说的。

    沉哑着人缘。方惋嫣然一笑:“妈,您穿上这裙子哪里看得出是五十多岁的人啊,看上去年轻了十岁,漂亮着呢!”

    哪个女人不爱美,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更是渴望自己衰老的速度慢一点再慢一点。现在听方惋这么一说,邱淑娴脸上的笑意明显深了,心情大好。正好这时文治平走了进来。

    “爸,您来得正好,看看我给妈妈买的裙子好看吧?我是觉得挺精神挺有气质的,妈妈说太艳丽了,不合适无五十多岁的人穿,您认为呢?”

    邱淑娴听方惋这么问文治平,她眼里也不由得露出几分好奇与期盼的神色望着自己的丈夫。

    文治平审视着,频频点头:“不错不错,谁规定五十多岁的人就只能穿些老气的衣服啊?我看这件就挺好,橘色虽然有点打眼,但不俗气,跟你的气质也相称。”

    “真的吗?真的好看?”邱淑娴惊喜地看着文治平,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听丈夫这么夸赞她了,现在还有点飘飘然呢。

    文治平和方惋相视一笑,然后转过头齐声说:“真的!”

    “呵呵呵呵……好……那我就,就收下啦……”

    方惋眉梢一动,笑着冲文治平投去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眼神……能博邱淑娴一笑,那可不是容易的事,但其实也不太难,买件衣服,再夸几句,就足够了。有时长辈要求得不多,只要你有那份诚心就能有机会打动。这是一个好的转变,是方惋第一次送邱淑娴礼物。文治平哪里不明白放心的苦心,也就帮着说几句,让妻子安心收下裙子了。不过他也没夸大其词,确实邱淑娴穿上好看,她原本就是高贵的千金小姐,虽然五十多岁了,可底子依旧不错,稍作打扮之后也看不出实际年龄,并且她那种优雅的气质在同龄人中也实属难得的。

    “哦对了,我还给爸买了点好茶!”方惋转身去了客厅,文治平也赶紧跟着去了,他对茶可是有着特别的钟爱。

    不一会儿,客厅里就飘散出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文治平和邱淑娴,还有方惋,坐在一块儿品着雨前龙井,说说笑笑的。在遭逢失去孩子的噩耗之后,此刻的和睦温馨,显得格外珍贵。

    婆媳关系难得的如此和谐,邱淑娴也是十分感慨的,这样也好,以后有什么话也能方便跟方惋说说,比如调理身子的事……调理是为什么?当然是为将来再怀孕做准备了。邱淑娴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邱淑娴提着一个保温桶送去方惋侦探社了。装满了补汤,是她在咨询了医生之后专门配的方子,准备要孩子的女人喝这个是最好不过了。

    方惋对这种补汤并不陌生,结婚之后没多久,文焱的家人催着要孩子时,就曾让方惋喝过这种补汤,只是味道她不喜欢。可现在邱淑娴亲自送来的,她不喝不行。不但要喝,还得当着邱淑娴的面先喝两碗,然后剩下的她得拿回家去。

    邱淑娴见方惋这么顺从,她也高兴,直言不讳地说希望下一次文焱回家探亲的时候,方惋能抓住夫妻俩相聚的机会,多多努力……这意思就是盼着方惋早日再怀上。

    方惋笑米米地送邱淑娴出去,等她一走,方惋望着那保温桶就不由得叹息……“怀孕是说怀就能实现的么,每个宝宝与父母,都是要看缘分的。”

    邱淑娴现在与方惋的婆媳关系是改善了很多,但她对于抱孙子的念头却也更加强烈,一门心思地盼着,成天就想着这个事情。这不,刚从方惋那儿出来,邱淑娴立刻又去了一间中药铺,想问问那位老中医还有没有什么适合男人吃的方子,等文焱下次回家时,也熬一些给他吃才行……这当妈的也忒执着了。

    邱淑娴刚一踏进中药铺子,身后蓦地有个女人急匆匆地走到她前边去了,不小心还撞了一下她的肩膀。邱淑娴眉头一皱,略带不悦地抬眸望去……咦?那个女人怎么那么面熟?并且还抱着一个婴孩儿?

    邱淑娴站在原地发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那女人,不就是尹梦璇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