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92章 卷七:续:穆钊的门徒
    对于小孩子来说,大人的疼爱就是他们温暖的来源。前段时间方惋因为失去了宝宝,伤心过度,以至于连闹闹都被方奇山和秦桦限制了,不出现在方惋面前是以免刺激到她。现在方惋的精神状态好些了,情绪也恢复了不少,闹闹感觉失去的疼爱如今又回来了,这小家伙天天都往这边跑,反正离得近,只需要几分钟就到,他有时还会赖在这里和方惋一起睡。

    昨晚闹闹就是睡在这儿,现在吃过午饭了还不想走,缩在方惋怀里午睡,他对方惋的依赖就像是小孩对母亲。

    秦桦望着眼前这一大一小,不由得心生感概……瞧方惋和孩子这么亲密,如果现在她怀里抱的是她自己的宝宝,那该有多好啊。

    秦桦今天似乎是特别容易伤感,眼眶也微微泛红,从她进门开始到现在都显得有点不对劲。

    方惋也察觉自己的母亲神色有异,心里一紧,试探着问:“妈,您今天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秦桦清瘦的面容略一僵,随即泛起几分幽怨的神情:“十一年前的今天,就是那场大火发生的日子,还有,如果穆钊还活着,今天也该是他的四十一岁生日。我今天去墓地为我自己扫墓,那块墓碑我之所以还保留着没有撤销,就是想时常提醒自己,如今的幸福多么来之不易。”

    原来如此。方惋经秦桦这么一说,她也想起来了,没错,今天原本应该是母亲的“忌日”,但因为母亲现在已经“死而复生”,她和爸爸也就把这个特别的日子抛在脑后了,在他们心里,再不会有“忌日”的概念。只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是穆钊的阴生。

    方惋意识到母亲兴许是有话要说,她将闹闹抱进了卧室去……

    现在客厅里只剩下这母女俩了。秦桦见方惋这么知心又懂事,心里甚为高兴,握着方惋的手,双眸里盈动着点点晶莹:“女儿,妈妈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生了你……当初妈妈在出事之前委托付金水传话给你,就是因为妈妈相信你长大以后一定是个聪明伶俐有出息的人,妈妈没有失望……如果不是你和文焱,妈妈现在可能真的会被穆钊带去国外,再也见不到你们……”

    “妈……”方惋心疼地看着母亲,暗暗有些诧异,母亲怎么突然说起这些呢,自从那一天母亲被救回来之后,对一些事情只是做了简单的陈述,表现出不愿再提那些伤心事,有几次方惋想要问当年的一些细节都因秦桦的回避而作罢,现在怎么母亲会主动提起,难道是想通了要倾诉吗?

    显然是这样的。秦桦在经历了十年的折磨之后被救出来,无论是身还是心都受到巨大的创伤,她需要时间整理自己的回忆,需要平复内心的激愤,需要安静的生活来抚慰,她暂时不想提一些往事,这是很正常的反应。其实若非秦桦心智过人的话,她早就被关疯了。如今过去了半年的时间,她心灵的伤口总算是结痂,人也恢复清醒,平静,面对过去的种种也有了剖析的勇气。加上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她去过墓地,感触良多,回家来了当然是想要倾诉。方惋不只是她的女儿,也是她的知心朋友。

    秦桦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眸里露出缅怀的神色:“惋惋……其实我知道,在你心里,还有其他人的心里,都会存在一个疑问,那就是,我到底有没有参与HZ组织的犯罪行径?毕竟,我对HZ来说是一把插入敌人心脏的刀,我知道他们很多秘密,我是怎么知道他们七个人的真面目,为什么会想到要弄一份那样的名单?我的目的是为自保还是其他?还有好多的问号在你脑子,可对?”

    方惋咬了咬唇,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出丝丝歉意,钻进秦桦怀里,软软地唤了一声:“妈……我确实很好奇您和穆钊以及HZ组织的事,可我没有怀疑过您的品德,我知道您是大慈大悲的人,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您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纯洁最善良的女神。”

    秦桦温婉地笑笑,深感欣慰,抚摸着女儿柔软的长发,此刻温馨的一幕就像是回到了多年以前,仿佛她从未离开过一样。但尽管方惋的话是出自肺腑,可秦桦也想将一些曾经逃避谈论的事情交代清楚,她知道方惋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要的是明明白白。

    “惋惋,实话说吧,你爸爸并不是我的初恋,我的初恋是穆钊。”秦桦的脸色隐现紧张,盯着方惋的眼睛,所幸的是她没有看到女儿有鄙夷之色,反而是用一种鼓励的眼神看着她。

    方惋是在鼓励秦桦继续说下去。这件事即使秦桦不亲口说,方惋心里也有数,只是现在听母亲坦诚说来,她更担心母亲会有不必要的顾忌。

    方惋的眼神确实让秦桦放心不少,幽幽地一叹,继续说道:“那时候,穆钊是街头小混混,而我已经读了博士回国。他热情,有冲劲,跟我文静又严谨的风格刚好相反。我们的相识是偶然,可那之后也彼此互相吸引。我不在他有没有钱,他也不在乎我比他大几岁,即使他是小混混,我也希望他能懂事,能务正业,能上进。只可惜,他因为某些思想观念和我存在差异,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去抢劫金铺,想做一票大的,想发财,然后跟我结婚,他拿着抢劫来的金戒指,我拒绝了。他负气离去,大受打击,之后就联同他的其他几个兄弟建立了HZ这个秘密犯罪组织。惋惋,以前我不知道穆钊犯罪的根源是什么,但那天在他死前,他说了很多,原来竟是因为我……如果没有我,就不会有HZ的存在,不会有那么多人无辜丧命……我……我……”于爱免为去。

    方惋急忙抱住秦桦:“妈,您千万不能这么想,这不是您的错!穆钊是个有双重性格的人,他的一面就是他所表现在世人眼前的神一样的仁慈,另外一面就是他建立HZ的罪恶。他固然是因为您的拒婚才赌气,但那就能成为他犯罪的理由吗?他在抢劫金铺的时候不是已经杀过警察吗?他就是太自私了,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如果他真的爱您,就该知道您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什么,就该知道您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怎会容忍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他是专情于您,可他更爱他自己!”

    “不……惋惋,穆钊后来的所作所为,我也是有责任的。如果我能耐心一点劝劝他,如果我能让他弃恶从善,他就不会酿成后来的恶果,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枉死,境外的势力也不会有机可趁……还有,我现在身体里紫幻的余毒,虽然是因穆钊让我染上,想要借此控制我,但如果追根溯源,却是我自己的过错。我这一辈子,做事但求问心无愧,唯一就是紫幻,它是我人生的败笔,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秦桦说到这里情绪颇为激动,眼眶越发红了,眉宇间尽是痛惜。1bRqs。

    紫幻?什么是紫幻?难道说……

    “妈……您冷静一点,慢慢说好吗?”方惋没发觉自己的声音也有点抖了,凭直觉,紫幻定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否则母亲怎会如此反应。

    “惋惋,我曾是一个生物学家,我在穆钊旗下的药厂工作时,还不知道那药厂和他有关,我只以为自己培植出了一种可以带给人们福音的草药植物,可我在不断的研究之后发现,那植物不是福,而是天大的祸,它比罂粟还要可怕,它的茎叶提炼出来的东西本可以入药,为饱受神经痛折磨的人们带去希望,但它花瓣上的金色丝线提炼出来却是毒品……我被穆钊强行逼迫染上了紫幻的毒,被救出来这半年,我虽然每天都在吃着各种替代的药品,可是我身体里的余毒还在,我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特定的时间毒发,我想了很多办法都不能根除……唯一有可能让毒彻底根除的办法只有一个……我必须得到紫幻,用它的原毒做药引,研究出能克制它清除它的新药。”

    方惋惊愕了,想不到还有这么逆天的植物存在。人们所知道得类似海洛因那样的毒,经过半年的戒除,只要不再碰,身体里的毒素也该消失,不会再发毒瘾,可紫幻却直到现在都未能从母亲身体里根除。它的可怕,远远超越了目前人们对于毒品的认知。

    “妈妈……穆钊的同伙都已经审问过了,没有人知道提过紫幻这东西,或许时隔这么多年,它早就不存在了……”

    “不会的,紫幻是无价的东西,它在某些人眼里比钻石还珍贵,穆钊绝不会让它绝种。穆钊死了,其余六个同伙还关在秘密基地里,他们都不可能再出来,那么,我猜,说不定穆钊早就将紫幻交给了别人打理,而这个人是谁,我们一定要找出来。我记得在穆钊死前最后一次给我吸食紫幻时,紫幻还是有它独特的香味,穆钊就是因为要除去紫幻的香味所有才迟迟没有让它在毒品市场上出现……怕的是,穆钊的继承者如果研究出了怎么除去紫幻香味的办法,那么,它的问世,将再也无法阻挡……”秦桦神色悲戚,她深受紫幻之苦,她不希望再有人和她一样,可是,现在的她还能做什么呢?

    方惋呆滞了,脑子发懵,穆钊的继承者那不就是他的门徒?这可怎么办?那会是谁?【明天6号星期天加更!男女主会见到孩子,亲们可别养文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