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93章 卷七:续:你拿着钱离开,孩子留下!
    安抚了许久,秦桦的情绪才稍有好转,原本她的身子就还没完全恢复,加上这一激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又萎靡了不少,她最担心的无非就是现在要去哪里找紫幻?穆钊的门徒是谁?这个谜团是一直没解开的。就连警方和文焱那边也都无法确定穆钊是否有门徒,而秦桦对穆钊的了解显然是胜过其他人,她就是执拗地认为穆钊有门徒。他那样的人,已经在长期的犯罪行径中扭曲了人格,他以犯罪为乐趣,甚至将犯罪视作一种艺术。

    穆钊自诩是犯罪领域中的佼佼者,他最引以为傲的地方是,他认为自己靠的是头脑而不是体力,他认为自己的智慧超越普通人太多,就好比是一个拥有绝技的师傅,不会任由自己的技艺失传,无论如何总是要找到一个可以传承下去的人。

    在方惋被康佟抓走时,她曾怀疑过康佟是穆钊的门徒,但后来种种迹象表明,康佟不是的。他是为了方惋才委曲求全留在HZ,等的就是方惋被抓来而穆钊放出秦桦,这样才有机会救出秦桦并且瓦解HZ的核心。他的动机都是好的,他不可能是门徒,那么,谁才是?

    穆钊的门徒被他保护得太好了,隐藏得太深,至今没有暴露出来,并且其他几位被囚禁起来的同伙也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他们是在撒谎还是穆钊真的连他们都瞒过去了?

    方惋将秦桦送回家去,直到她睡下之后才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闹闹还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这小家伙现在越来越粘方惋了,文焱不在家,闹闹可高兴呢,因为他可以跟姐姐睡在一起,而如果文焱在,闹闹可没这机会。

    “姐姐,这个给你吃……”闹闹手里拿着他咬了一半的饼干,上边缺了一小角的,送到方惋面前,雪嫩的脸蛋上露出纯真的笑。1bSPs。

    闹闹吃什么东西都不忘给大人尝,尤其是对方惋。闹闹觉得这饼干好吃,立刻就想到要让姐姐吃,他也不会想到这是自己咬过的,姐姐是否会嫌弃?

    方惋怎么会嫌弃呢,感动还来不及呢,闹闹这么乖。

    方惋将饼干吞进肚里,一边还点头,温柔地笑着:“嗯……好吃,闹闹也吃吧,姐姐喂你。”

    “嘻嘻……”闹闹乖乖地张开嘴,享受着姐姐喂来的饼干,好像更好吃了呢。

    这一幕如果落在其他人眼里,只怕又是会悲喜交加了。喜的是闹闹和方惋感情这么好,对失去孩子的女人来说这是一种慰藉。忧的是,假如方惋的孩子在,此刻她应该是在给孩子喂奶吧。她发涨的胸脯奶水充足,但没有婴儿吃啊,全都浪费掉了……

    最近这段时间下来,方惋原本就很疼爱闹闹,现在更是加倍了。表面上看这是好事,但实际上,时间久了方惋怕是会患上心里疾病。她在失去孩子之后就有抑郁症,幸好文焱及时将她敲醒,但文焱回去部队之后,方惋开始和闹闹更亲近了,她对闹闹的爱已经不只是一个姐姐对弟弟,就是母亲对儿子的那种爱了,她对死去的孩子的爱,转嫁到了闹闹身上,长期这么下去,她会分不清现实,潜意识会更逃避孩子的死,甚至可能为自己幻想出一个理想中的孩子,以闹闹为原型的。简单的说,她容易患上臆想症。只是现在的她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她需要的是有人或者有什么事情发生,提醒她,她和文焱的孩子已经不在了,这个事实。让她勇敢面对,不是借着逃避而伪装出坚强。

    ==============================================

    憋了一晚上没睡好的邱淑娴,一大早就起床了,亲自为父母做了早餐。她精神到是不错,只是眼部下方有淡淡的黑眼圈,这一看就是没休息好的人。

    邱樟和老伴儿都关心地问她是否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心情不好,但邱淑娴口风紧,硬是没对自己父母透露半点消息。她也是有顾虑的,关于尹梦璇和那个孩子,事关重大,在没拿到DNA鉴定结果之前,她是不会说出来这件事的。

    邱樟夫妇只是觉得女儿有点异常,却也没往深处想,可独自一人在家的文治平就琢磨开了。昨晚邱淑娴睡在娘家,但她却回家一趟,似乎是拿走了什么东西……她那么神神秘秘的是干什么呢,今晚回家了非得好好问问她不可。

    文治平当然不知道,邱淑娴拿走的就是文焱以前在家时用的电动剃须刀,他和方惋结婚之后并没有带走,留在家里,每次跟方惋一起回去看父母的时候,留宿都会用到那剃须刀,虽然邱淑娴也曾清理过,但里边还是残留着胡渣的,用去做亲子鉴定是很理想的东西。

    邱淑娴等啊等,感觉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熬,直到快要中午12点了才等到了电话。

    “咦……淑娴,这都要吃午饭了你去哪儿啊?”邱樟冲着门口大喊,但邱淑娴走得匆忙,慌慌张张地应说自己有事,不吃饭了。

    邱樟望着女儿的背影,不由得皱眉,摇头……淑娴都年过五十了怎么还跟年轻人似的毛躁,这不像她平时的风格啊,到底是什么事?

    =======================================

    一个小时之后。

    邱淑娴急急忙忙赶到了昨天去的地方——尹梦璇的住处。

    来之前她已经打过电话,因此尹梦璇也有了些准备。刚一进门,邱淑娴就看见尹梦璇手里拿着奶瓶,心里蓦地窜起一阵疼……可怜那宝宝,没母乳吃!

    尹梦璇正在给孩子喂奶,邱淑娴一肚子的话憋着,情绪激动,但又怕自己太凶了会吓到宝宝,只能强忍着。

    尹梦璇察言观色,哪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她也不动声色,继续给宝宝喂奶。

    邱淑娴的目光黏在宝宝身上就移不开了,见宝宝脸蛋上怎么多出了一个红包?

    “怎么搞的?宝宝的脸……”邱淑娴心疼极了。

    尹梦璇淡淡地说:“昨天晚上被蚊子咬的。”

    “你……你就不知道买灭蚊器或是蚊香吗?”

    “本来有蚊香,昨晚睡觉的时候才发现用完了,楼下小卖部已经关门,我也没办法。住在这里,蚊子是要比其他的地方多些。”尹梦璇那张精致的面容上尽是一片无奈,丹凤眼里蕴含着几分凄楚。

    邱淑娴的心都揪紧了,柳叶眉倒竖,再一次打量着这个阴暗狭小又潮湿的空间,明显的眸中有着嫌恶。

    “尹梦璇,亲子鉴定结果我已经拿到了,报告上显示,这孩子确实是文焱的,是文家的骨肉,你没撒谎。事到如今,我也不用跟你拐弯抹角,实话说了吧,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能猜到几分,昨天你说的那些话,虽然乍一听是很有骨气,但我也是女人,自问也能了解一些女人的心思。你如果真的像你自己所说,对文焱死心了,不会破坏他和方惋的婚姻,那你昨天大可不必对我说实话,你随便胡乱编个故事说宝宝的父亲是别人,我就不会跟着你来这里,更不会将宝宝的头发拿去做亲子鉴定。你别说你一点企图都没有,我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人,你最好是跟我说老实话,你带着孩子出现,是为了什么?”邱淑娴眼神冷淡地睥睨着尹梦璇,目光如炬。

    尹梦璇表面上依旧是神色不变,但内心却也难免波动了些许,暗忖:文焱的老妈看来也不是个无脑的人嘛。虽然如此,可她不会真的承认什么,否则她不是白费心机了么?

    尹梦璇幽怨地叹了一声,眉宇间还有恼怒:“伯母,您真的误会我了,我昨天是一时冲动才会忍不住说了宝宝的父亲是谁。至于我为什么会带着宝宝生活在这个城市……呵呵……我也想离开,去其他地方生活,可我现在手头很拮据,暂时只能窝在这里。如果我和宝宝的存在让您觉得不舒服,那……那您就当没有见过我们。我过段时间会想办法筹点钱,然后带着孩子离开,永远都不再出现,也不让文焱知道这件事。这样,您可放心了?”

    尹梦璇的恼怒渐渐转为悲痛,眼睛里含着泪,这副柔弱又可怜的模样,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心软的。

    邱淑娴心里一紧,死死盯着尹梦璇的脸,想要看出她的几分真假,可却没有看出异常。难道尹梦璇真的没有别的企图?不是故意想拆散文焱和方惋?

    邱淑娴对于方惋这个儿媳妇,现在也算是接受了,她还没有因为尹梦璇母子就想到要方惋和文焱离婚,可如果留下尹梦璇和宝宝,如果被家里人知道,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邱淑娴不喜欢有心计城府深的女人,假设尹梦璇是抱着想坐正室的想法而来,邱淑娴会反感的。不过现在经过一番试探,尹梦璇似乎真的不是那样的目的。

    邱淑娴倨傲的下巴微微一抬:“尹梦璇,你离不离开,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这个孩子。你应该明白,即使你留下,文焱也不会跟你结婚的。你还年轻,以后找个好男人嫁了,还可以生孩子,以你现在的能力,抚养孩子是不行的,你连养活自己都能问题。所以你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将孩子交给我,由我们家来抚养孩子,至于你,我会给你一笔钱,够你逍遥自在地过一辈子。”

    尹梦璇眼中露出惊愕的神色,紧接着是愤怒:“你是想用钱打发我走,留下孩子?将我们母子分开?不……我不会同意的!”

    邱淑娴脸一沉,厉声道:“你别不识抬举,你留下来只会添乱!别说你真的一点企图心都没有,你是一个成年人,离过婚的女人,你难道还是天真幼稚的小女孩儿吗?你如果真的不想破坏文焱的家庭,在你发现怀孕时为什么不打掉?你以为像小说里写的脑残货,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而偷偷生孩子的女人有多伟大?明知道文焱已经结婚,你还执意要生孩子,说好听点是你用情太深,说难听点你就是犯贱!我对你的行为一点都不同情,我只要这个孩子!你最好想清楚,不要我的钱,你也得不到文焱的人,你会人财两空。收了我的钱,你至少也算个富婆了。有了钱,还怕没别的男人会主动找你吗?”

    邱淑娴这一阵低吼,面色阴沉,透着一股不容反驳的严厉,说话虽然是挺难听,但她说的某些到是事实。抚稍去现上。

    尹梦璇眼泪汪汪地望着邱淑娴,脸色几番变幻,心里窝火得很,最终像是下了决心似的说:“你就只知道孩子,你也是女人,你就不顾当妈的感受吗?你太残忍了!不管你怎么骂我,我都不会放弃宝宝,你给我钱我也不要!”

    邱淑娴冷哼一声,将包里准备好的支票拿出来,往床上一扔……

    “你说得没错,我是没顾及你的感受,因为你是偷偷生下这个孩子,没有得到文焱的认可。如果是文焱让你生的,我会善待你,可惜不是。你知道吗,就因为你偷生,会给文焱的家庭还有整个文家带来多大的伤害?这笔债,你拿什么还?你就没一点愧疚之心吗?孩子没有父亲,只是个私生子,你希望他背负着这个包袱长大吗?这里是两百万,你收下,然后,离开。”

    尹梦璇没有看那支票一眼,冲邱淑娴大吼:“不,我不走!你别逼人太甚!把我逼急了我就去媒体曝光这件事!你想抢走孩子,我就让你们家身败名裂!到时候别说我无情,是你逼我在先的!”

    “。。。。。。”

    尹梦璇这话算是戳到邱淑娴的软肋了,她不会让文家的声誉受损,更不会允许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那不只是文家受伤害,她娘家也会受伤害的。她不能让这件事成为新闻的头条。尹梦璇准确地抓住了邱淑娴的心理。

    邱淑娴气得浑身发抖,怒视着尹梦璇,两只眼睛似要喷出火来,气急败坏地又骂了一通,可尹梦璇就是打定了主意不收钱也不放弃宝宝。邱淑娴纵然是火到了极点也不能再逼她了。邱淑娴确实有顾忌,担心这件事真传出去了,到时候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既然尹梦璇不肯答应,那么只要采取第二条措施了……

    邱淑娴因为激动而满脸通红,呼吸粗重,狠狠地盯着尹梦璇:“好,我暂时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和宝宝不能再住这里,你们要到我安排的地方去住,方便我能时常去看宝宝。还有,我警告你,这件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告诉别人,你必须要保守秘密,否则,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我不会让你好过!”

    尹梦璇被威胁了。

    是的,就是威胁。邱淑娴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新联集团的千金,她想要某件事,会比普通人要容易得多。就像是两百万支票,只不过是她私房钱里的一小部分而已。她在新联也是有股份的,只是她不爱经商,不感兴趣,否则,邱樟早就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她了。这个从豪门出身的女人,做事的手法也是相当嚣张蛮横的。这一点,尹梦璇算是见识到了。

    尹梦璇隐忍着心里狂躁的怒气,皮笑肉不笑地说:“行,就这么说定了。你把地方安排好,我随时可以和孩子搬过去。”

    邱淑娴到是不意外她这回答得干脆,虽然明知道这女人不简单,可眼下也暂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不管怎么说,那孩子时无辜的,让孩子在一个干净良好的环境里长大,是邱淑娴唯一的想法……至于尹梦璇嘛,邱淑娴觉得可以先将孩子安顿好,以后等慢慢再想办法将尹梦璇打发走。

    “宝贝儿,让奶奶抱抱……”邱淑娴抱起了刚吃完奶的小宝宝,刚才那一副怒气冲天的表情一下就换上了慈爱亲切。爱怜地亲着宝宝的脸蛋,邱淑娴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不少。今后可以时常见到宝宝了,只要她愿意,每天都能去看望……

    邱淑娴望着宝宝这张缩小版文焱的脸,心里复杂极了,高兴的情绪居多。这孩子能弥补一点邱淑娴对失去孙儿的心理创伤。

    宝宝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咿咿呀呀地发出含糊的声音,小手不安分地摸摸邱淑娴的脸,再抓一抓她的头发,口水还滴到她衣服上,可这些都成了她的乐趣,她一点不嫌,反而开心得很,觉得这是孙儿跟她亲热。

    尹梦璇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心里在冷笑……不管怎么迂回曲折,她都已经达到了预期中的效果,不枉费她策划了那么长时间,耐心地等待,看着计划一步一步实现,她有种别样的块感和成就感……她越来越觉得,犯罪也是一门艺术。她会好好享受这过程。【这一章5千字,中午还有更新!下一章男主回来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