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95章 卷七:续:这是他的孩子!
    晨曦的薄暮中,伫立着一个个挺拔如松的身影,他们全副武装,英姿勃发,从他们的精神面貌和士气就能感受到这只精锐队伍的气势如虹。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看见这做为国家最后一道屏障的特种部队有这样的精气神,你会很有安全感,也会为他们感到骄傲。

    谁是最可爱的人?当然是保家卫国的战士们。

    此刻他们手里都拿着一个碗,文焱也是的。他这碗里装的可是满满一碗白酒。队长贺秋铭,站在他身边,两人面对这群特种兵战士们,平时那种威严减少了几分,更多的是亲切。

    文焱脚边放着一个行李,腰板儿站得笔直地望着眼前的每个人,目光中充满了不舍和留恋,还有一种犹如对亲人一般的鼓励。

    “来,干!”文焱一声低吼,将碗中的酒咕咚咕咚全喝下去。他的声音略显嘶哑,昨晚一夜没睡呢,现在他强压着心头激动的情绪,可还是忍不住流露在他微微颤抖哽咽的声音里。

    “干!”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喊出这个字,紧接着也像文焱那样一饮而尽。

    “哈哈哈,好酒,好酒!”文焱好爽地畅笑。

    “好酒!”战士们更加响亮而整齐的回答,仿佛现在还是文焱在练兵一样。

    其实战士们即刻就要出发了,是不可能喝酒的。所以只有文焱一个人碗里是酒,其余人,包括队长贺秋铭,也都是喝的一碗水。

    可大家的心都一同醉了,醉在这离愁别绪,醉在这个会被铭记的早晨。

    文焱面色一整,视线一一扫过他们每个人的脸,神色肃穆地说:“你们,都听好了!以后我不在这里,你们可别想着偷懒!还有,记住,都要活着回来!”

    “是!活着回来!”又是一阵嘹亮的口号声直冲云霄。

    文焱满意地点点头,随即故作轻松地说:“你们以后退役了记得来Z市找我,到时候咱们兄弟再好好喝个够!”

    大伙儿心里一松,紧张的气氛缓解了,一个个又开始跟文焱打趣……

    “我要是退役了第一个就要去宰你一顿,哈哈哈哈!”郑朗现在对着文焱说话就很自在了,更加亲切。

    “金嗓子”赶紧附和说:“对对对,狠宰一顿,你得请咱们去大吃特吃,吃遍Z市所有的美食!”

    文焱被逗乐了,没好气地笑骂:“你们就这点儿出息吗,就只想到吃,这也能叫狠宰?”

    郝刚突然凑过来冒了一句:“那到时候咱就吃你的住你的,玩个三天三夜,这样算狠宰了吧?”

    大家得目光纷纷转向郝刚,寂静了几秒之后,队长和文焱的手同时拍在郝刚肩膀上……

    “小子,还是你敢想!”

    “哎哟……我不敢了,饶命啊,肩膀疼……”郝刚脸上露出夸张的痛苦之色。

    “哈哈哈哈,活该,这小子还敢想玩三天三夜,这是要把咱文副队吃穷啊!”

    “。。。。。。”

    除了队长,其余人都不知道文焱是新联集团的大少爷,别说几个人去他那儿玩几天了,就算是整个突击队扎在他那儿吃,也不会将他吃穷的。

    文焱是真心盼着将来能在这些人退役之后还能再见面。出生入死的战友,亲如兄弟,是一辈子都割舍不了的情义。

    爽朗的笑声此起彼伏,冲淡了些许离愁,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雪亮,这一次离别,不知今生还有没有相见之日……特种兵执行的任务,有两大特点——第一:高度机密。第二:高度危险。执行这样的任务,谁都不敢保证自己就真能活着回来。能活着,他们觉得自己比起牺牲的战士,幸运多了,他们也更加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突击队的成员们在队长的带领下出发了,文焱也在此时离开。他走得很慢,不是因为行李有多重,而是他有太多的不舍。曾想这一生都要风险给部队,国家,可在被派去执行破获HZ的艰巨任务时,他就注定了将来回到部队之后不能像以前那样跟战友们一起冲在一线。当时无论是谁接这任务,都会是这样的结果,首长,以及授命这任务的一把手领导,早就预见,早就有所打算了。

    文焱一步一步缓慢地走着,硬是不敢回头再看一眼这熟悉的地方,这生活了十一年的地方。心里的酸痛和失落拖慢了他的脚步,他这才知道,离开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今后不再是军人了,他将要开始一种新的生活,以爱人,以家庭为重心。他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或许应该高兴吧,可告别这只可爱的队伍,真的太让他痛心疾首了。

    就在这么一半欢喜一半忧伤的情绪中,文焱离开了秘密基地踏上回家的路。

    ====================================

    Z市。

    方惋今天早早地就出门了,侦探社接到了生意,她又得像以前那样忙碌,有时天不亮就要起来去跟踪查线索,有时深夜才回家。虽然这样的生活在别人眼里有些累,甚至会有人觉得她是吃饱了撑的。她是新联集团的外孙媳妇,完全不用这么做的,她就算是成天游手好闲都没人会说她什么,她也有这资本,但她选择了活得充实,选择了在自己感兴趣的行业中活出自己的价值。成天无所事事的话,她真不习惯,她宁愿在忙碌中度过,起码内心的空虚孤寂会弥补一点。最重要的是,她不能停止忙碌,否则,对孩子的哀思,对文焱的想念,都会越来越重,越承受不住……

    蹲点儿了两个小时,方惋有所收获,回到侦探社去了。

    一杯清茶,一个清新又不失娇美的女子,灵秀天成,淡雅中透着淡淡妩媚的风韵,她静静地坐在那里埋首于工作中,那样专注,仿佛一个天然发光体一样。她就是一道静止的优美的风景,她就是一杯耐人寻味的茶,她就是一本令人爱不释手的书……

    门铃响的时候,方惋愣了愣……这个时间点,她没有约人上门啊,是有生意来了吗?

    方惋从门上的猫眼望出去,却是只见一大束玫瑰花,还有露出的半个脑袋。这是有人来送花?显然不是生意上门,是走错门了吧?

    “谁啊?”

    “送花给方小姐!”对方低沉而含糊的声音极快地说完这几个字,门缝儿里塞进一张小纸条。1bUqX。

    方惋愕然,拾起来一看,竟是文焱的字迹。

    “亲爱的老婆,99朵玫瑰,请笑纳。”下边落款是……永远爱你的焱。

    他怎么突然这么肉麻?方惋惊喜得快哭了,想不到,做梦都想不到文焱居然会悄悄送话给她,他远在部队,怎么能送的?这个问题被方惋自动忽略了。立刻将门打开,谁知那捧花的人竟毫不客气地钻了进来,在方惋的惊呼声即将出口时,她已经被这个霸道又急切的男人紧紧抱着,铺天盖地的吻席卷而来……

    “唔……唔唔……混蛋……偷袭我……吓了我一跳啊!”这些都只能在方惋喉咙里打转,含含糊糊没能说得出来。因为她此刻正被自己的老公拥吻着。这才是最大的惊喜。

    方惋在反应过来之际也是欣喜万状,紧紧抱着他精壮的腰身,热情地回吻他……门不知何时被他关上了。

    曦挺为发最。“老婆,我好想你!”文焱急匆匆说了这么一句又覆上她的唇瓣,深深地汲取着这让他魂牵梦萦的香甜,依旧是他最爱的味道。两个纠缠的身影倒在沙发上,他火热的眸子里燃烧着暗色的情火,猴急地索取着,他一沾上她就像是着魔一样,只想要得更多更多……

    方惋娇羞地望着身上这男人,他邪肆的目光让她感受到他内心对她的渴望,她本来是想说回家再那个的,但她也实在太想念他了,不忍打断他的兴致……

    “老婆……你好香……”男人从她的唇一直吻到她的玉颈,锁骨,一路往下蜿蜒,所到之处,用他灼热的唇在她雪白柔嫩的肌肤上点亮了一簇一簇看不见的火焰。

    “老公……你才是真的好香,你是在家刚洗完澡出来的吗……”方惋的身子在轻颤,她的娇喘听在他耳里就是一种信号,一种邀请。狂野霸道的男人将这娇艳欲滴的女人整个占据了,一室的激情无限,隐约可听见她动人的婉转轻啼……他像是要将前些日子不在那时候的亏欠她的疼爱都补回来一样,一次次绝妙的契合,将她带入一个美妙至极的世界……

    文焱确实是先回家了一趟,看望了父母和方惋的双亲,然后才到花店去买了一束鲜艳的玫瑰。这是他第一次送花,以前虽和尹梦璇谈过恋爱,可一次都没送过花。他脑子里没有为女人送花的概念。这还是他在回家时打电话给毛大志说自己回来了,人家毛大志好意提醒他买花的。

    没有女人不爱花的,方惋也不例外。就算玫瑰看似是俗气了,太普通了,但她还是很开心,这是文焱的心意,是文焱对她的爱呀。比起珠宝首饰,她更爱花。

    文焱的回归,让家人如同被注入了新鲜活力,家庭氛围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他不在的时候总是有几分死气沉沉凶,现在可好了,听到他是退役,大家都开心。就连文治平都没有再训斥文焱,而是表现出了比以往更多的父爱和理解。

    文焱退役是大事,文治平其实在此之前早就通过一些特殊关系得知了文焱是特种兵,现在他退役,文治平并不意外。他是当过首长的人,当然明白文焱退役是必然的。文焱在担任刑警队长那段期间曾在媒体曝光,特种兵的身份是高度机密,所以他现在退役,是文治平意料中的事。他没有生气,他很自豪,很为自己有这么个优秀的儿子而开心,骄傲。

    最兴奋的要数邱樟了,听到消息就匆匆赶过来,今天的这顿饭餐,一大家子人都来齐了,文萱也在。

    气氛和睦,席间不时传来笑声,似乎今天这顿饭格外的好吃。邱樟还小酌了一杯,不忘告诉文焱先休息一阵子就去他公司接手。对此,文焱和方惋都没有反对。外公快到八十高寿了,现在文焱能抽身去接手公司,难道还眼睁睁看着外公操劳?总要有人继承家族的生意,文焱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一晚,热热闹闹的到了十点多才散去。第二天文焱要回去看望父母,方惋因为有要事处理,会在晚上过去吃饭。

    文焱这才刚回来,最近几天免不了常往双亲和外公家跑,当然也不会忘了去方惋父母那里。他现在是要将自己以前没有尽到的孝道都尽力弥补回来。家人的平安快乐才是他最大的幸福。

    邱淑娴昨天就忍得够难受的了,想着文焱回来第一天,没跟他说尹梦璇的事。今天文焱早早就过来了,邱淑娴蠢蠢欲动的心就难以平静,吃过午饭就带着文焱出门了……

    文焱感觉到母亲神色有异,不由得好奇地问:“妈,咱们这是要去哪里?这是通往市郊的路啊……”

    “是市郊,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邱淑娴目光闪烁,显得有些紧张兮兮的。

    文焱憋着一肚子疑问,下车,被母亲带到一栋别墅里。这地方文焱还真没来过,他只是听父亲说,母亲买了几处房产,可他没有实地去看过。

    这周围山清水秀,空气怡人,别墅被装修得豪华又时尚,极富欧式格调,典雅大气,处处地方都彰显出细致和品味。这里少说也有三四百个平方吧,难道是母亲想将这房子送给他住,所以才特意这样神神秘秘的制造惊喜?

    文焱刚想说让母亲自己把房子留着,忽然间,宁静的空间里传来隐约的嬉笑声。文焱惊诧了,花园里有人?

    “妈……”

    “你去看看吧。”

    文焱狐疑地走过去,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穿着浅色衣服的女人。

    文焱震惊,那不是尹梦璇吗?她怎么会在这里!最奇怪的是,她怎么抱着一个婴儿!

    邱淑娴拽着呆滞的文焱,往前走去,尹梦璇也看到他们来了,一时惊喜万分。

    走近了,文焱才看清尹梦璇怀里抱的婴儿……一霎间,文焱如同被人点穴一样浑身僵硬……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为什么这孩子看起来这么面熟?简直就是缩小版的自己!文焱仿佛被雷劈中,凌乱了……【一万六千字更新已传,明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