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96章 卷七:续:父子连心
    男人的脸色没有她预期中的喜,只有惊,还有几分她不明白的复杂。这僵硬的气氛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尹梦璇眼中的惊喜却染上了失望,傻子都看得出来,文焱现在没有表现出兴奋和开心。

    望着尹梦璇怀中那个缩小版的自己,看起来好小,纷嫩精致,肌肤晶莹剔透,两只纯净无暇的大眼睛比保释还要明亮,正好奇地打量着文焱,但是他却不敢伸手去碰一碰。太诡异了,太令人惊骇了,怎么会有一个和自己长这么像的宝宝被尹梦璇抱着?

    文焱脑子里瞬间闪过一道光,想起在半年前曾有一次再接上见过一个与尹梦璇相似的身影,这么说来,不是他眼花?当时见到的真是怀孕的尹梦璇?可谁来解释这个小宝宝的爸爸是?

    令人窒息的沉默被邱淑娴打破,尴尬地拉了拉文焱的胳膊,轻声说:“儿子,妈今天带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你看看这个孩子,是不是和你长得特别像?你还记得你去年有一次在尹梦璇家跟她喝酒的事吗?我已经用孩子的头发和你留在家里剃须刀中的胡渣拿去做过亲子鉴定了……这个……尹梦璇生的,确实是你的孩子,出生三个多月了。”

    文焱脑子里嗡嗡作响,太不可思议了,是他的孩子?尹梦璇生的?

    文焱从看到尹梦璇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大部分注意力被尹梦璇怀里的宝宝吸引了,加上母亲的这番话,他整个人都被炸得里焦外嫩。

    邱淑娴抱着宝宝进去了,花园里只剩下文焱和尹梦璇。

    四目相接,说不清的复杂情绪在两人目光中流转。尹梦璇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傻子都看得出来文焱现在不是高兴,但她还是装作不知道,轻轻柔柔地笑着,眼神却露出期盼和委屈。

    “文焱,我知道你现在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请你坐下来好吗,我们谈谈。”尹梦璇说着已经在木椅上坐下。

    谈?何止是需要谈啊,他现在是恨不得能钻进尹梦璇脑子里去看看她的记忆,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焱俊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有太多的话要问,太多的问号需要解答。

    “怎么回事?”文焱涔冷的口吻没有一丝温度,此刻的他,冷漠无情犹如一尊石像。

    尹梦璇不由得蹙起了眉头,轻咬着嘴唇,眼神中泛起几分伤痛,心底却是狠狠地抽了一下……文焱,在知道那是她和他生的宝宝之后还能对她冷漠至此?他还是人吗?他怎么会这样冷血?

    尹梦璇太不了解文焱了。或者说,她了解的是少年时期的文焱,而不是现在。

    “焱,对不起……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突然,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本来是打算自己带着孩子,不去打扰你,不让你知道的,但是那天……我……我无意中碰到你母亲,她看见孩子长得跟你很像,就……就……追问,我一时冲动,承认了我和你的事……对不起……”

    “你和我的事?什么事?”

    “就是……就是以前我在警局附近的宵夜摊子摆摊,你来我家,我们喝酒……其实那晚,你和我……我们……有那个……我当时只是怕给你增加负担,所以我……我谎称没有发生什么,后来我才发现自己怀孕……我知道你和方惋很恩爱,我也不想当小三,因此我没将怀孕的事告诉你,我不和你联系,也没开电话,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在街上看见你的车,忍不住给你发了一个短信,你还记得吧?焱,我是因为爱你才想要生这个孩子的……你相信好吗?”尹梦璇无助的双眸里闪着泪光,紧张地看着文焱。能不能继续留下,全看文焱的态度了。

    文焱沉默,脑子里乱哄哄的,从时间上看,喝酒那晚的时间确实比较吻合,而母亲说了亲子鉴定的事,尹梦璇大着肚子的时候他在街上见过一次……还有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孩子的长相,简直和他小时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家里还有他婴儿时期的照片,他看过无数次了,印象深刻。

    这些加在一起,不由得人不信。但文焱无法接受,他也想不通,关于那一晚,他的记忆中始终没有片段是和她有过那种事的。可是,不排除因为自己喝得太醉做了什么都想不起?他很爱方惋,他退役回来就是要好好弥补她,弥补家人,让家里快快乐乐的,温馨和睦。但老天爷也太会开玩笑了,他才回来的第二天就被这尹梦璇和孩子的出现给震得七零八落。

    或许文焱真的很无情,以他超越常人的心智,钢铁一般的意志,她就算抱着孩子站在他面前,他也不会一头脑热地对她产生爱意,反而会让他感觉这个女人似乎和印象中的不一样了。在极度震惊之后他就很快冷静下来,他首先想到的不是那孩子是否真的是他的,而是尹梦璇为何会将孩子的事瞒得那么紧那么深?直到孩子都几个月了她突然出现在这里?种种迹象都透着疑团,他看向尹梦璇的目光里没有怜惜,只有陌生。

    偷生孩子,是有多么能隐忍的女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梦璇,我可以把你当朋友,但是……我真的不能跟你有其他可能。那晚的事,是一个意外,我不该去你那里喝酒。你既然知道我和方惋的感情,当初你在怀孕时就该考虑周全一些?”

    文焱的反应让尹梦璇的心拔凉拔凉的,是她看错了吗?他是那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怎么面对自己的孩子能如此淡然?他好歹也该表现出一点喜悦和关心吧?

    但无论尹梦璇是如何的失望,她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放弃的。忍,是她最厉害的功夫。

    尹梦璇凄婉地说:“我没有要你给我名分,我也不奢望你会重新爱上我,可是,请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偶尔来这儿看看,别赶我走……我就……就知足了……”1bWVY。

    女人泫然欲泣的眸子巴巴地望着他,说着令人心酸的话。她这么低声下气,软语相求,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有所触动的。文焱的心不禁抽了抽……

    邱淑娴抱着孩子出来了,她脸上的笑容让文焱为之一愣……母亲很开心,只可惜,这不是方惋和他的孩子,否则,那该有多完美啊……

    “文焱,别发呆啊,来抱抱你的儿子!”邱淑娴将孩子送到文焱的怀里,目光却是别有深意的瞄了尹梦璇一眼。

    文焱浑身都僵直了,他不是不懂怎么抱孩子,以前抱文萱的孩子时,他还觉得挺高兴挺兴奋的,可是现在……

    宝宝被文焱抱着,那么小小的一团,身子还散发着奶香,这小生命好鲜嫩,以至于文焱觉得自己稍微用力只怕都会弄疼他,他有点手足无措,情绪万分复杂地看着这天然萌的小天使。

    尽管文焱对于这件事实在太难以接受,但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人类的天性,血脉的联系时很奇妙的,割不断的,是融进骨子里的东西……文焱即使再怎么冷硬,现在抱着孩子,他的心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柔软。孩子是无辜的,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情况,是否相爱,是否是夫妻,孩子现在才三个多月,是最需要大人细心照顾,关爱。无论孩子将来的命运如何,无论他的父母怎样,他都应该要健康快乐的成长。

    宝宝爱笑不爱哭,雪白的肌肤比花瓣还鲜嫩,但腮边有一点淡淡的红色小包,脖子上也有,是前两天被蚊子咬了还没完全恢复的。文焱的视线落在那小红包上时,禁不住揪心……宝宝那么娇嫩,该死的蚊子!

    文焱没发觉自己的唇角在微微上扬着,眼底流露出淡淡疼惜,伸出手指在宝宝脸蛋上轻轻碰了碰。顽皮的宝宝抓住文焱的手指就往嘴里送,文焱一时愣住,感到自己的指尖被宝宝的小舌头舔了一下,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悸,是血缘的呼唤。

    文焱将手抽回来,没抬头,只是问:“妈,是不是他饿了?”

    “不是,刚才在里边奶妈才给他喂过奶,他这是跟你亲近呢,小孩子大都爱吃手指,你小时候可比这孩子调皮多了,你是不管什么都爱往嘴里送,有一次我一个不留神没看住你,你还把你爸爸的皮带塞嘴里咬,我发现了之后把皮带拿走,你还哭……”邱淑娴说起文焱小时候的糗事,再看看眼前的小孙子,心情大好。

    “噗嗤……”尹梦璇笑出声,陶侃道:“想不到文焱小时候这么调皮,我们的宝宝说不定也会遗传到他的……”

    我们?宝宝?

    文焱觉得这词儿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其实原因是在于尹梦璇口中的“我们”。如果换做以前,文焱不会在意,但现在,孩子就在这,她再将他和她联系在一块儿,他就会浑身都不自在。

    宝宝对着文焱笑,不安分,文焱将这小身子撑起来,让宝宝站在他腿上,宝宝的小脚还很软,站不稳,但是一个劲地蹭着想要站稳,这模样看着又可爱又滑稽,把文焱都逗乐了。

    大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孩子身上,尹梦璇心里暗暗窃喜……谁能敌得过亲情血脉的联系?她看得出来文焱对她偷生孩子的事并不苟同,但文焱不讨厌这孩子。这就够了,起码来说,总有一样东西是抓住了文焱的注意力,哪怕现在他对孩子还谈不上有多爱,可父亲和孩子的血缘关系是无法阻隔的。相信时间久了,一步步的,文焱来这里的次数会多起来。只要有了孩子,就是一张王牌在手,慢慢来,还怕没机会赢得文焱的心么?

    人本来就是矛盾的动物,文焱对尹梦璇没有爱了,但这孩子总不能抛弃不顾吧?文焱和邱淑娴离开时,两人的心情都陷入了沉重。走在这市郊一片青山绿水中,入眼的是优美怡人的风景,可这人的脚步就是轻快不起来。从这里回去市区再回家,面对家人,该如何?是选择隐瞒还是说出实情?那样的实情,谁能接受?

    邱淑娴的心理,文焱明白。母亲是抱孙心切,加上方惋生下的孩子夭折了,邱淑娴受到的打击和创伤也是巨大的,恰好尹梦璇带着孩子出现了,就算不是自家儿媳妇生的那也是自家骨肉,多多少少也弥补了邱淑娴心中一部分伤痛。含饴弄孙的乐趣,是每个人到老年都渴盼着的。

    文焱对于母亲的做法也觉得不妥,可怎么办才能不伤害孩子又不伤害方惋?两全其美,世间最难。

    但文焱有一点是相当明确的,他想都没想过因为孩子而跟方惋离婚再和尹梦璇结合。文焱一向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爱的是谁,他不会愚蠢到因那个孩子的存在就断送了他和方惋的幸福。说他自私也好,说他无情也好,他的付出和深情,都只会为了自己爱的女人。而尹梦璇,这个女人究竟真是像她表现出的那么无欲无求还是别有用心?

    一个能背着他偷生孩子的女人,他现在该用什么样的眼光去衡量她的意图?以前她说没有做,现在又说做了,连生孩子的事都是现在才让他知道。他的心很凉,尹梦璇什么时候变得那样深沉?是他一直都被蒙蔽在了“初恋”这美好的词汇中以至于没有客观地想想尹梦璇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晚上吃饭的时候方惋也来了,文治平很高兴,看着小夫妻俩恩恩爱爱,夫唱妇随,他很欣慰。只是文焱却高兴不起来,他有心事,但他藏着,没有说。邱淑娴和他商量过了,什么时候向家人坦白,听他的意思。

    文焱一个头两个大,头疼啊,心里也对那一晚在尹梦璇家喝酒的事悔恨不已,但还是尚存一丝疑惑……想不起做那个事情的片段却有了儿子,这始终是让他难以释怀的。

    今晚回家之后,文焱显得很安静,时常会神不守舍……他不想将这件事瞒着方惋,可他又怕说出来会让方惋受不住打击。她生下的孩子没了,而尹梦璇却生下他的孩子。方惋失去孩子才三个多月,这么短的时间她如何能再承受一次致命的伤害?

    愧疚,心痛,忐忑,烦躁……种种情绪在文焱身体里交织,汇聚成一张密密的网,将他整个人都罩在里边,逃不开……

    方惋今天特意换了一种味道的洗发水和沐浴液,从浴室出来,犹如出水芙蓉一般清新美丽,娇艳欲滴。看着床上的男人闭着眼睛,俊朗无匹的容颜近在咫尺,她再也不用对着空气诉说思念了,她不用只和泰迪熊抱着入睡,他回来了,这次不是假期,是再也不会离开……

    方惋的心柔软得发疼,鼻子微酸,想想她和文焱结婚到现在,很多时候都是各自忙碌着,他回部队去了之后,她更是孤独,对他的思念一天胜过一天,想着,即使是在他身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也好过异地相思苦啊。

    方惋怔怔地站在床边发呆,好半晌才爬上床。她有个感觉,他一定是装睡的。

    文焱感到自己的鼻子有点发痒,忍不住打个喷嚏,睁开眼就看见方惋在对着他笑,美目中含着几分俏皮:“你这么老实啊,早早地就睡了,也不等我洗完澡。”

    文焱心里暗暗叫苦,他就是特别烦躁,所以才有点不敢面对她啊……

    “老婆……我……”文焱刚说出几个字就顿住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盯着方惋,他现在看清楚了,她居然穿的是薄如蝉翼的……情趣内衣?

    天啊,这比不穿还诱人!文焱猛地吞了吞口水,只觉得喉咙发干……“老婆……你怎么……穿成这样……我……”

    方惋觉得文焱现在的表情好可爱,竟然脸红了,好像在努力隐忍着什么。她是故意穿给他看的,夫妻间不就是要时常制造点小情趣么,她怜惜他在部队里待着就跟苦行憎一样,现在他回家了,自然要好好犒劳犒劳一番,在夫妻之间那点事儿上,尽量让他多一点兴致和快乐吧。

    “老公……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方惋温柔地唤了一声,香喷喷的身子随即靠过来钻进他怀里,小手顺势攀上他脖子,娇羞地凝视着他。

    真要命!

    文焱想不到方惋会给他这么一个惊喜,其实记得以前有一次曾看她穿过这内衣,可那之后没再穿,现在,她是在逗他开心么?

    “老婆,你在勾/引我……”文焱艰难地说出这么一句,大手按捺不住在方惋娇嫩的肌肤上油走。他昨晚还没尽兴呢,以他的身体强悍程度,今晚也能再战个昏天黑地啊……

    “老公……你还需要我勾/引么?你不知道自己像只狼?新婚夜那天晚上我就有所觉悟了,你很喜欢跟我……那个……对吗?”方惋说得很轻,自己都不禁脸红。

    “亲爱的,你不也喜欢跟我……”文焱邪魅地挑眉,翻身将这娇嫩的身子按住。

    “老婆,你好美……好……好雄伟啊……”文焱埋首在那片嫩白中,含糊地说。

    “啊……我……老公慢点……”

    “好……”

    “嗯……”人喜心开怀。

    “。。。。。。”

    男人的狂野和激情全都被他的妻子挑起来了,暂时忘掉烦恼,沉浸在这欢愉中,他需要她的温暖,她也需要他的疼爱。这一夜,又是一个缠绵旖旎的晚上……

    第二天。

    文焱起床后都还在回味昨夜,方惋的情意让他很感动,他知道她在床上时常是比较羞涩的,但她能为了让他更加有兴致,特意穿情趣,她的心意,他如何能不知。越是感受到方惋的爱,他越不忍心刺激她,可一直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接下来的日子,文焱大都是陪着方惋的,他去过别墅两次,看孩子。他每天都在琢磨,要怎么对方惋开口?最揪心的是他压根儿就没那晚做了的印象,可怎么解释孩子的存在?

    他的矛盾心情,尽管努力掩饰,但每天与方惋同床共枕,哪能有不露出马脚的?方惋本就是个敏感聪慧的女人,老公的一点异常她都能感觉出来。

    方惋最开始以为文焱是因为退役了,所以心里失落,才会有时显得心事重重。她这想法也没错,文焱确实有些失落,还没从现役特种兵中校的角色中抽离出来适应现在的普通人生活,他需要一些时间。但更多的是因为那个孩子……

    他也想狠心不去别墅了,可他越是克制自己就越会想起孩子那张小脸蛋,还有那双纯净不染一丝尘埃的眼睛,小小的手指小小的脚,白嫩的小PP……还有流口水的样子……

    心里有了牵挂,血缘的呼唤在脑海里若隐若现,父子连心啊。促使他这后来又去别墅两次了,今天是第三次。

    方惋刚开着车到小区门口就见到了文焱的车。前几天才买到手的车,新型又帅气,闪亮得很。方惋给文焱打个电话,开玩笑地问他在做什么,他却说自己在家。

    这问题可就来了。方惋有点诧异,文焱是说着玩的吧?明明就是开车出来了还说在家?

    女人的直觉有时很准也很神奇。方惋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听使唤了,挂了电话就跟在了他后边。

    文焱以前除了是部队不能说的机密,她和方惋之间几乎是没秘密的,彼此都很坦诚。但今天似乎不一样?

    方惋不远不近地跟着,如果换做平时,文焱一定会发现的,可他最近心烦意乱,现在开着车往别墅去也是心情复杂,自然降低了警惕。他想见孩子,但这念头也让他格外难受,觉得对不起方惋……他是不是真的不该管这孩子?该狠心将孩子和尹梦璇都赶走只给一笔钱然后这辈子都不再见面不再过问吗?

    方惋心里越来越纳闷儿,文焱怎么来市郊了?这片住宅,是豪华别墅区啊,独栋的,每间都有几百平米呢,他来这里做什么?文焱下车了,远远地能看见他进去了一间别墅里。由于距离太远,方惋没看清楚开门的人是谁,但能依稀瞥见是……是一个女人!【这章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