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97章 卷七:续:怒打尹梦璇
    身为一个私家侦探,车里总是会随时备着一些必需品,例如望远镜之类的就是其中之一。

    方惋有点犹豫自己该不该继续留在这里,是该开车走掉吗?可女人的直觉以及她的职业警觉告诉她,文焱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会不会是她多心了?方惋手里捏着望远镜,却迟迟没有拿起来观望。

    他或许只是来看望朋友?或许这是文家某个远方亲戚?方惋在心里不由自主地找了诸多借口,但始终无法说服自己疑虑尽释……

    别墅里。

    奶妈刚给宝宝喂了奶,文焱有些迫不及待地将宝宝抱在怀里,这小家伙好像又重了一点,脸蛋好像又白嫩了一点,这些都是他的心理作用吗?

    尹梦璇坐在文焱身边,一脸幸福,伸手去逗着宝宝。这情景真像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文焱的注意力都在宝宝身上,焕然未觉这副画面如果看在别人眼里会被怎样读解。

    “孩子这几天还好吧?有没有闹腾?睡觉的时候还乖吗?”文焱嘴上在问,目光只看着婴儿的小脸。

    尹梦璇眼底闪过一道窃喜:“孩子平时也挺乖,就是晚上挺折腾人,会醒好几次,每次醒了就会哭,我和奶妈要轮流起来看着他才行。”

    “是他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所以才会这样?”文焱有点担心地问。

    “不是……宝宝还小,晚上睡觉闹腾是常有的事,很多宝宝都那样……不过,奶妈有时也需要休假,一会儿奶妈就要走了,明天才会回来。晚上我一个人带孩子,我有点……有点招架不住。焱,你能不能留下来陪孩子一晚?就一晚行吗?”尹梦璇脸上露出明显的乞求,但却趁文焱没有抬眸之际立刻向不远处的奶妈使个眼色。奶妈心领神会,按照先前尹梦璇吩咐的,赶紧上前来了。

    这奶妈也才二十五岁,姓胡,看上去还挺老实的。

    “先生,尹小姐一个人带孩子会很辛苦的,如果孩子大一些还好,只是现在还太小,一点都马虎不得。比如说孩子吃完奶之后睡觉,有的时候会溢奶,一不小心就会把鼻子那给堵住,如果抑制着呼吸的话,那后果……会很可怕。所以平时我和尹小姐在晚上都是轮流看着,因为有时一晚上得需要喂两三次奶,大人晚上休息不好就会影响状态,带孩子也会精神恍惚……先生,我明天下午才会回来,就请您留下来帮帮尹小姐吧,再怎么说,这也是您的亲生骨肉啊……”小胡急匆匆说完,有点胆怯地站在那。

    文焱倏然抬眸望去,两道冷冷的目光落在小胡身上,没说话,但足以将小胡吓得赶紧溜了。她最后说那句话让文焱听着很不舒服。原本尹梦璇和孩子的事就够让他纠结的,现在奶妈还在提醒这是他的亲骨肉,而他是不会留下在这里过夜的,这么做,他会更觉得对不起方惋。但是奶妈说的“溢奶”一事,让文焱颇为忧心,不是傻子都能想到,抑制呼吸会有怎样严重的后果。

    尹梦璇看小胡仓惶逃开,心里冷笑……真是胆小鬼!

    “梦璇,今天晚上我不会留下。我让我母亲过来住一晚。”文焱淡淡地说着,可语气里透着一股笃定不容反驳的气势。

    尹梦璇脸色一变,原本就略显苍白的面容上浮现出几分懊恼和委屈:“文焱,你……你……怎么能如此冷漠无情?这是你的孩子啊,就一个晚上,你都不能为他牺牲一下?你母亲是孩子的奶奶,你才是孩子的爸爸,你留下照顾和你母亲来照顾,那意义能一样吗?我知道你是怕方惋不高兴,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在孩子需要你的时候置之不理,是不是太残忍了?你这么不待见我们母子,不如就让我们离开好了,何必这样勉强!”

    尹梦璇说到这儿已经是泪眼婆娑,声音发哽,说不出的幽怨和悲伤。她以前都是柔柔弱弱的,今天还是第一次用这样强硬的态度和文焱说话。

    文焱见尹梦璇生气,他心里也不好受,想到如果她真带着孩子走了,将来兴许再也见不到孩子,他的心就揪得紧紧的,看着怀里这纯净的小生命,他是真的舍不得……1c0iF。

    可怕的沉默,被奶妈的声音打断了……

    “小姐,您的朋友来了。”

    朋友?尹梦璇陡然一惊,她哪来的朋友?除了邱淑娴和文焱,没人知道她在这里啊。

    尹梦璇和文焱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出现……

    “惋惋!”文焱惊愕,想不到方惋居然会来。

    “方惋?”

    没错,这冒充是尹梦璇朋友的,就是方惋。她在外边爬上一棵大树就能用望远镜看到这花园里的动静,也看到了尹梦璇和文焱怀里的宝宝,她哪里还能忍得住。

    “你跟踪我?”文焱望向方惋的目光中隐含着太多复杂的情绪。

    方惋的脸色黑到了极点,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和冲天的怒意,冷笑着走过来,隐隐发赤的眸子死死盯着文焱:“我是跟踪你。先前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我正好回家,看见你的车开出去,我只是想逗你一下,随口问你在哪里,结果你说你在家……文焱,我现在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说。”为会身必不。

    “方惋……你不要生气,这事儿不怪文焱……”

    “你闭嘴,我没问你!”方惋一声呵斥,犀利的眼神横了尹梦璇一眼。

    尹梦璇想不到方惋这么泼辣,一点不给面子,但她心里却在偷笑……现在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好,方惋来得太是时候了。

    “惋惋……你冷静一点,这件事本来我是早打算告诉你的,可是我又怕你受不了刺激,所以就想过段时间再说,我没想着要一直瞒你,真的……这是个意外,一个谁都不想发生的意外。这孩子是……是……”文焱急于解释,但其实他内心知道,现在被方惋发现在先,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没用,伤害只会更大。

    孩子?方惋的视线落在那婴儿脸上,先前她在望远镜中看不到婴儿的正面,只能看到侧脸,现在看清楚了,她却再也动弹不得,如遭雷击一般呆立当场!

    这个孩子……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像文焱?一大一小两张脸这么放在一起对比,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会这样?

    刚才方惋还只以为文焱和尹梦璇只是偷偷见面而已,不知道这是谁的别墅,也不知道孩子是文焱的,但此刻,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惋惋……对不起……这孩子是……是我跟梦璇……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就是去年有一次我去梦璇家喝酒的那一晚……你知道那件事的……”文焱实在说不下去了,看着方惋痛苦的神情,他心如刀绞。

    “不……不会的……怎么会……你们怎么会有孩子……不……不……”方惋痛苦地捂着胸口,呼吸困难,眼冒金星,只差没一口气背过去。

    巨大的悲痛和愤怒从四面八方涌来,在她身体里疯狂肆虐,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在毁灭着她的理智。她无法接受这个致命的事实!

    “我……我的孩子没了,你们……你们却有个孩子!”方惋气得浑身发抖,用力吼出这句,摇摇欲坠的身子在往后退。

    文焱心痛极了,将孩子交给奶妈,冲上来扶着方惋却被她狠狠摔开,一巴掌挥在他脸上——啪!

    清脆的响声,惊了文焱,也惊了尹梦璇。

    文焱一时间呆住,他长这么大,从未被女人打过巴掌,这是第一回。他捂着脸没有动,眸底有着翻卷的暗潮。

    “方惋你发什么神经!你竟敢打文焱,你是不是疯了?这里不欢迎你,你滚出去!”尹梦璇冲上来拽着方惋的胳膊,怒气汹汹地嚷嚷。

    “呵呵……我发神经?我疯了?好,你们就当我是疯子吧!”方惋的眼神陡然一狠,挥手一巴掌打在尹梦璇脸上:“践人!你当初还骗我说你们没做!”说着,又一巴掌打在尹梦璇另一边脸!

    “啊——!”尹梦璇惊叫。

    “明知道文焱结婚了你还要生孩子,你TM才是全天下最不要脸的践货!”方惋一脚踢在尹梦璇腹部,她力气大,又是在盛怒之下,尹梦璇惨叫着,连连后退直到摔在地上。

    方惋冲过去揪住尹梦璇的头发,赤红的双眼里充斥着嗜血的狠,凶悍的神情尤为骇人:“听过当人家小三是什么下场吗?今天就让你知道!”这暴呵,震耳欲聋,杀气冲天!

    眼看着方惋的拳头又要落下,蓦地,一直男人的手臂抓住了方惋抡在半空的手……

    “你学过跆拳道,她经不起你打的。”文焱俊脸上还留着被方惋抽的五指印,语气有点阴沉:“你将我们两个都打了还不够么?”男人这话里透着丝丝薄怒,看向方惋的眼神里是她久未见过的冷……

    方惋与文焱就这么对视着,用眼神在交战。尹梦璇虽然现在身上很痛,但她暗地里却在笑:“方惋,太不了解男人了,哪个男人会喜欢泼妇一样会打人的老婆?女人如果只是打女人也就算了,可当着别人的面打自己老公耳光,方惋,你这是在自掘坟墓!”【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