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99章 卷七:续:解释
    “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尹梦璇委屈地望着文焱,眼神里盈动着点点泪光掩饰她内心的慌张:“妊娠纹又不是不能消除的东西,我已经擦了药三个月了,那个药的效果很好……孕妇生下孩子之后妊娠纹很快恢复,这种例子也有的啊,至于身材,我本来就是不容易发胖的体质,怀孕的时候我最重才一百二十斤,生了之后两个月我就又瘦到现在这样九十斤,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干嘛这样用怀疑的眼光看我?亲子鉴定的结果你不是也看到了吗?那是你母亲去医院找人做的鉴定,你竟然会怀疑我没生孩子?我是剖腹产的,这是刀口!”尹梦璇气恼地将裤子一拉,果然就看见在肚脐下边与某处交接的地方有一条横着的疤痕。

    文焱倏然皱眉,盯了几秒之后,抬眸凝视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容,他讳莫如深的眼眸中看不出情绪,他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焱,是不是因为我曾经是穆钊的妻子,所以你不相信我?创世集团垮台的时候,警方曾传我去审讯,我被关了半个月才放出来,他们一定是将我所有的事都查得清清楚楚,确认我没有参与穆钊的犯罪组织,所以才会放我走……可是你……你是不是觉得我也干了什么坏事?你不信我?”尹梦璇眼里露出浓浓的悲恸,也期盼着文焱能说出她想听的话。

    文焱冷硬的面容松了下来,站起身,安抚说:“我没说怀疑你,你不要多心。穆钊的事已经过去了,不用再提。刚才我只是觉得你得天独厚,生完孩子恢复得这么快,不知羡慕多少已为人母的女人。”

    尹梦璇见文焱这么说,她心里稍稍放宽了一点……有那道疤痕为证,他应该会信的吧?

    尹梦璇情不自禁地拉着他的手,含情脉脉地说:“焱,只要你相信我就好,其他的,我都不在乎。焱,你刚才扫兴了……我们本来好好的……”

    “心里想着孩子,所以不能尽兴。”文焱面色沉静地说。

    “没事,孩子已经睡着了,大人做什么,他不会知道的,他才睡下半小时,没那么快醒……”尹梦璇这么直白的邀请,说话间还故意垮下肩膀,露出自己雪白的胸脯,这赤果果的引诱,只要是正常男人,没几个能受得住的。

    “不是说孩子刚喂过奶没多久,睡着了容易溢奶,大人得看着才行吗?”文焱漫不经心地说着,转身,走向婴儿床,轻轻地推着往外走。

    尹梦璇尴尬至极,但也惊觉自己差点露出破绽了,连忙说:“对……我是糊涂了,咱们得多留意孩子。把他推过来床边吧,你和我睡床上,这样方便照看。”1c2Gh。

    文焱脚步未停,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尹梦璇,温柔地说:“不了,我带着孩子去隔壁休息,你今晚就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别管。奶妈说你最近被这孩子折腾得睡不好,今晚我在,你可以安心了,我会整晚守着孩子的,等你睡醒再来接替我。”

    “焱……你……”尹梦璇还想说点什么,可男人这么温柔体贴,她如果不领情,执意要他和她一起睡的话,只怕会被他认为是不解风情。

    尹梦璇勉强笑笑,心有不甘地点点头,违心地说:“那今晚就要让你操心了。”

    文焱经过她身边时,还不忘走过来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将被子为她盖好,疼惜地说:“小心别感冒了。孩子就交给我照看一晚,你放心睡吧。”

    这短暂的温馨时刻,还有他眼中熟悉的疼惜和宠溺,让尹梦璇一下子想起了多年前的那段美好时光,那时的他,就是用这样深情的目光看她,而她总是会一不小心沉沦进去……记忆中那个阳光少年如今已是成熟的大男人了,更增添了令人难以抵挡的魅力。她不会放弃他,她要重新赢回他的心……

    文焱俊脸上噙着温润的微笑,迷得尹梦璇晕头转向,直到他出去了她还在沉醉中……

    只是文焱在出了这卧室门之后,笑容渐渐消失不见,脸上只余一片深沉。

    尹梦璇躺在床上,心情很复杂。她在回想着先前和文焱的一番亲热……他如果真的是因为怀疑她,大可以直接掀开她的衣服检查肚子,不用借着亲她来达到目的吧?但若说他没怀疑,可怎么又半途停下,不与她真正的欢好?他真的相信她的解释吗?相信她的疤痕吗?他真的是因为要照看孩子所以才不能安心地做?他不和她睡一张床,真是为了心疼她想让她睡好?

    这些疑虑,在尹梦璇心头挥之不去,可她又十分贪恋他偶尔流露出的温柔和关心,她潜意识里是希望自己多心了,但她也没有完全迷失,最基本的警觉还是会有。这本来就是一场心理战,她要赢回文焱的心,同时也要防着被他发现破绽。她对自己的谋略手段相当自信,机关算尽了,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还怕不能达成心愿么?“方惋那个笨女人,今天居然会跟踪文焱来这里,真是天助我也!她跟文焱闹得越凶越好,她不闹,我如何会有机可趁?方惋啊,你的名字是蠢货!跟我斗,你能玩得过吗?呵呵……”尹梦璇忍不住得意的笑,今天总算还是有收获的。

    文焱带着孩子在隔壁房间里,他就那么呆呆地靠在床上,没有睡,留意着身边熟睡的小宝宝,混乱的脑子里各种念头都在乱飞,久久难以平静……

    尹梦璇对于妊娠纹的解释,还有她下腹处的那道疤痕,他该信吗?表面证据来看,确实是毋庸置疑的,亲子鉴定就是最铁的证据了。但他他看待问题的角度会比一般人复杂得多,更加细致得多。以前办案的时候,除了用证据说话,他还有着敏锐的直觉,虽然他不会被自己的直觉和主观意识所左右,但有时也不失为一种参考。

    尹梦璇对妊娠纹的解释很牵强。文焱之前因为方惋怀孕,曾查过不少资料看了一些关于孕期的常识,就连妊娠纹他也有了解过。孕妇生下孩子三个多月之后就没有妊娠纹了,这种例子确实有。但用药物消除的,这“没有”并非就是真的一点不留痕迹了,只是相对而言或许会淡很多,可像尹梦璇那样才三个多月就完全没有一丝妊娠纹痕迹完好如初的,没有。除非是去医院做手术消除,可能达到这效果,但尹梦璇说的是她擦药……

    至于那道疤痕又怎么解释呢?真的是他多心了吗?

    越想越头疼,心里越烦躁,拿起手机给方惋打电话吧,一直都是关机,家里的座机却是闹闹接的……

    看来今晚是注定回不了家了,明天呢?后天呢?大后天呢?

    文焱感觉自己像个无根的浮萍,何时才能回到属于他的温暖港湾?难道他和方惋之间就这么完蛋了吗?不……他绝不会放开她的,等她消气了再想办法取得她的谅解。只是在这之前,他不能继续留在尹梦璇这里,明天他就会离开,另外找住处。

    这一夜,辗转难眠的人不少,说穿了就是为一个情字。剪不断理还乱。如果从不曾动心,就不会像今天这么难以割舍,不会痛不会伤……

    你璇这除着。=================================

    方惋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眼部有点淡淡的黑眼圈,脸色也不太好,萎靡不振,形容憔悴。她最不喜欢见到的就是自己这副模样,每一次遇到打击时,她这张脸上就表现得太直白了。

    伤痛还在,昨天的种种还历历在目,方惋不敢一个人独自在家,她要忙碌,要做事,才能让自己少点时间去想那些痛得要死的画面……

    方惋化了淡妆,打了一点腮红,这样使得她看起来没那么狼狈,至少乍一看还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看不出她正经历一场致命的伤痛。

    “方惋,你记住,不坚强,你软弱给谁看?那个可恶的男人,他一定是在尹践人那里,守着她,守着那个孩子……”方惋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清丽的面容上泛起一抹惨笑,但眼神里却依旧有着她小小的倔犟。

    她只是忘记了,昨夜是她硬不让文焱进家门的……

    返回侦探社,方惋立刻就投入到工作中,将收集来的资料一一做对比,然后找出有价值的线索,看看自己的人脉中能有谁适合帮忙,从哪里下手才能达到最佳效益。

    埋头在一堆文件中,方惋努力地集中精神,就在她好不容易冷静一点时,门铃响了。

    眼前的男人有些日子未见了,方惋不由得惊喜,原本以为再见无望,以为他会“隐身”了,可没想到他会主动出现来找她。

    “康佟,快进来坐!”方惋将男人迎进来,泡上她招待贵客的茶。

    康佟一身深灰色订制休闲西装,绝美的面容风采依旧,往那一坐,好比是给这沉闷的空间注入了一道生机,只是他看向方惋的目光略为怪异,让方惋不禁有点发毛……【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