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00章 卷七:续:捍卫婚姻的战争
    康佟悠闲地喝着方惋亲自为他泡的茶,感觉比自己在外边喝那些名贵的茶好喝多了,关键是喝着舒心,温暖。只是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小脸,他有点揪心。

    “惋丫头,你平时不是不化妆的吗?今天怎么还特意打了腮红?眼部周围的粉似乎有点多?”康佟嘴里这么随意说着,可眼神却是格外犀利地盯着方惋。

    方惋先是脸色一僵,随即扁扁嘴:“我就知道瞒不过你……你能不这么聪明吗?装作没看到不行啊?”

    “不行。”康佟想都没想就冒出这么两个字。

    方惋看见康佟就像是看见自家哥哥一样的亲切,心里的委屈也不想藏那么深了……其实是想藏也藏不住,康佟太敏感了。

    方惋抬手撩了撩耳际的发丝,美目微微泛红:“我……我这两天有点情绪不好,昨晚失眠,所以有黑眼圈,气色很差,我是不想有顾客上门的时候看见我萎靡不振的样子,所以才化了妆。”

    她没说关于尹梦璇和孩子的事,她是担心康佟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毕竟,他是黑道的人,并且他说过会保护她的……

    康佟端着茶杯的手停顿在距离嘴唇一厘米的地方,狭长的桃花眼一转,含着淡淡的疼惜:“你还在顾忌什么?把所有的委屈都自己一个人抗吗?到现在还不肯告诉我实话,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找你?我曾说过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守护你,可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的孩子没了,最开始那一个月,文焱陪着你,所以我没出现,后来我因为帮里的事务需要处理,出外省一趟,再回来时就发现不对劲了,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来。”这痛惜的语气中还有隐隐责备,是有点懊恼方惋怎么不对他说实话。

    方惋心里一酸……果然康佟是知道了。也难怪,他既然是在暗中保护她,又怎会不知道她跟着文焱去了别墅?

    原本是不想说出来让人为她担心,但现在既然瞒不住了,她伪装的坚强也就瞬间软化,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软软地靠在沙发上,清丽的面容浮现出一抹惨笑:“康佟,你说我是太傻还是太倒霉?我的孩子没了,可那个女人居然和文焱有了孩子……我……我……我接受不了……我好痛苦,这件事,不敢让父母知道,我不想伤他们的心。我也没告诉我的其他朋友,连小蕊我都没说,她的脾气,如果知道了肯定要跑去别墅找尹梦璇吵架,我怕小蕊会吃亏的……我只能憋在心里,不知道怎样才能排解这种情绪。我昨晚……他回家来了,可我没让他进家门。”

    康佟的脸色几番变幻,担忧,心疼,愤怒,惋惜……各种心情都混杂在一起。他最不愿见到的就是眼前的情景。从他决定对方惋放手的时候,他就一心只祈祷她能幸福,因为知道她爱的是文焱。现在她这么痛苦不也是因为爱吗?

    但最后听到方惋说那句,康佟却是皱起了眉头:“你把昨天发生的事说一遍。”

    康佟不是有心要揭方惋的伤疤,而是他想要了解得细致。他只知道尹梦璇和那孩子的事,至于具体细节还有待方惋解答。

    方惋微微一颤,眼底露出几分悲恸,将昨天的事原原本本说出来,连对话都原封不动,这需要她多大的勇气啊,她感觉这就是在自残一次。

    方惋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眼眶发热,在康佟面前她不必忍那么辛苦了,眼泪想流就流吧,她压抑得太狠,她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否则她真觉得自己会发疯……

    康佟神色沉凝,一边递纸巾给方惋擦眼泪,一边思忖着她说的话。她此刻的脆弱无助,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时的她还小,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找他哭鼻子……

    他多想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他上次离开时给她的拥抱已经是极限,假如他现在在她最痛苦的时候与她拥抱,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反悔,忍不住想要将她霸占……而除非是她哪一天不爱文焱了,否则他绝不会那么做的。

    佟他闲键自。康佟钢牙紧咬,听完方惋的话,他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也很快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惋丫头,我说句话你可别不爱听。虽然尹梦璇很可恨,虽然文焱让你失望,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只能想办法去解决,而你对文焱的态度,正中的尹梦璇的下怀!”康佟诚恳的目光中含着几分沉重。

    方惋呆了,一双红肿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她是当局者迷,她需要有人帮她清醒。

    康佟回忆到:“我以前跟着穆钊,也见过尹梦璇几次,但都没说过话。我有留意到,每次我见她都是和穆钊相处得很融洽,也很奇怪,他们不像是夫妻,她更不像是经常受家暴的样子,并且我没见她负伤过,但是你不是说过她以前因为不堪忍受家暴而跑出来,遇到了文焱,后来又有一次负伤了,文焱将她接回你们家住了几天,然后你去找穆钊,在办公室我也遇到你,而你拿走了穆钊让你转交给尹梦璇的离婚协议……这些事,以前听着也没什么特别感觉,现在想起来就不一样了。一个能为男人偷生孩子的女人,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太爱,要么就是别有用心。假如尹梦璇是别有用心,假如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抢走文焱,那么她以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些柔弱,可怜,甚至挨打,说不定都是假的,说不定穆钊只是在配合尹梦璇演戏而已!”

    康佟的话,句句都在方惋脑子里嗡嗡作响,如醍醐灌顶一样惊醒了她,回想着从前尹梦璇的种种表现,方惋迷茫的眼神里透出一丝亮光,经康佟这么一说,她的脑子也快速运转着……

    “你的意思是说,尹梦璇以前所做的一切都可能是为了要得到文焱而伪装出来的可怜,连家暴也许都是假的?如果穆钊真是和她一起演戏,为的是什么呢?不管他们夫妻关系好不好,穆钊总算是她老公,他怎么会帮助自己的妻子去得到另外一个男人?这有点说不通啊……”

    “惋丫头,穆钊是寻常人吗?他的所作所为,可以说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了解他五成。就连你母亲只怕也不过是了解他三分而已,但都已经算很不错了,其他的人,就算是HZ的另外六个创始人,只怕都不能说自己了解他多深。像他那样的人,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或许根本就没有合理的理由。我们不能以常人的心理去揣测他。”

    方惋若有所思地点头:“嗯……你说得对。我们大胆假设穆钊真的是配合尹梦璇演戏,为了帮她得到文焱,但她为什么怀孕的时候不来找文焱呢?我昨天看见那个孩子……长得很像文焱,我没敢多看,怕自己受不了会崩溃,但就是看一眼也足够让我……让我……心碎……”1c3va。

    康佟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大手轻拍着方惋的肩膀,完美无瑕的俊脸上露出温暖的笑意:“丫头啊,你怎么还没明白呢?尹梦璇如果真是有处心积虑,她必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怀孕时找文焱哪比得上现在抱着孩子出现来得更震撼?男人是看见孕妇更激动还是看见活生生一个孩子更激动?尹梦璇这招真狠,她了解文焱不是个没良心的人,所以才会利用孩子。而你昨天当着她的面打文焱……”男人深邃的眸底有一丝无奈。

    方惋没说话,静静地望着康佟,心越揪越紧……

    “丫头啊,不是我故意维护男人说话,而是,你对男人的心理还不够了解,你要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他做了多么错的事情,你可以关起家门来算账,就算让他跪搓衣板都行,他都不会有怨言的,可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在外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你打了他,还打了尹梦璇,这些都算了,可你还不让他进家门,你这不是在将他往别人怀里推吗?你这么做,尹梦璇最高兴了,她巴不得你和文焱闹得越凶越好,她坐收渔人之利。你除非是真的不爱文焱了,否则,你对文焱的态度不正好便宜了那女人?我可以劝你和文焱离婚,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我知道,离婚了,你不会开心,反而更痛苦,到成了你挪位子出来给尹梦璇,你甘心吗?丫头,拿出你的斗志来,不要泄气,不管你最后的决定是离婚还是将尹梦璇赶走,我都会支持你的。还有小蕊,还有风瑾,还有你的父母,我们都会站在你这一边。打起精神来,保卫婚姻的战争才开始打响,你可千万别给我掉链子,咱家的丫头怎么可能会输给尹梦璇?”康佟说得有点激动了,眼里闪烁着斗争的兴奋。

    他的话,像晨钟暮鼓敲醒了处在泥沼中的方惋,让她茅塞顿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