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01章 卷七:续:这是她的青梅竹马?
    朋友的意义就在于,有时当你迷茫无助,他(她)可以当一盏指路的明灯,照着你走出泥沼。

    康佟今天特意来找方惋,两人一番深切交谈之后,方惋受益良多。说实话,她对于男人的心思确实不够了解,也难怪尹梦璇会抓住她这个弱点了。尹梦璇和方惋刚好相反,那个女人深不可测,对于人xing的理解,她有着超乎常人的精准。她的欲擒故纵,以退为进,从文焱的母亲下手,使得她不怎么费劲就住进了现在的别墅。她很清楚文焱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而方惋是一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这些都在她算计之内,包括方惋在知道事情之后的反应,尹梦璇都料到了。心机这样可怕的女人,方惋如果一直都处在激愤悲痛之中,怎么可能与她斗?康佟来的目的就是要提醒方惋,一切都暂时放下,冷静地对待。否则,她将会真的失去文焱,失去婚姻,失去自己原本可以拥有的家。

    方惋很感激康佟,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她还不知道要陷在深渊中多久呢。有这样一个朋友,哥哥,是她的幸运。

    方惋送康佟下楼,现在的她看起来情绪比先前好些了,至少眉头不再深锁,精神状态明显恢复不少。

    康佟的车就停在楼下花台旁边,他和方惋边走边说话,两人这么乍一看还挺配,俊男靓女的组合在一起就是会特别抢眼。

    某个躲在花台背后缩着身子的男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别提多酸了。

    康佟站在车门前,疼惜的目光看着方惋,临走了还不忘叮嘱:“惋丫头,记住我说的话。”

    方惋重重地点头,晶亮的眼眸里流光溢彩,透出她的信心和斗志:“康佟,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等我的好消息!”

    康佟被她这明媚的笑容感染了,他知道,她能这么笑,说明她真的想通了。

    康佟心底涌起复杂的感情,自己是不是很傻呢?其实方惋和文焱离婚了之后,他不是就有机会了吗?只可惜,他一想到那时的方惋可能会整天闷闷不乐,对文焱念念不忘,他的心就会痛得要命,所以他宁愿方惋去为捍卫她和文焱的爱情而斗争,也不愿见她像个弱者一样不战而退,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人。

    康佟忍不住伸手摸摸方惋的长发,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心悸。充满了疼爱和宠溺的眼神凝视着她,轻声说:“惋丫头,不管怎样,你记住,你还有我。”

    方惋心中一阵酸涩,康佟的心意她何尝不明白,但她却不能再爱他了,因为她的心已经被了文焱,收不回来,对于康佟,她只能说……

    “谢谢你……康佟……”方惋抱着康佟,他也紧紧抱着她:“我最怕的就是听到你说谢谢。你和我,还需要说这些吗?”

    这个浅浅的拥抱只持续了几秒钟两人便分开,方惋很努力地冲康佟笑笑:“是,我以后再也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不必说客气话。”

    康佟也回以一个温暖的笑容说:“这才乖。我走了。”

    方惋朝他挥手,目送他车子离去,直到看不见车的影子,她才转身上楼去了。

    躲在花台后的男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等方惋上楼去了他才从花台后边走出来,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呆滞的目光中全是痛苦之色。友迷义后迷。

    文焱的脸色很差,苍白得吓人,一夜没睡好的他,下巴长出了点点胡渣,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遭了大罪一样的,憔悴,颓废。

    他混乱的脑子里还回响着刚才听到的那些话……“惋丫头”“好消息”“一家人”那男人是康佟?不就是方惋那个在火灾中遇难的发小吗?原来竟是庄擎翼?这当中有什么问题,文焱现在没有去细想,只知道方惋和康佟很亲热,康佟摸她的头发,两人还拥抱了,她对他笑得那么甜,他们说着一些足以让文焱撕心裂肺的话……

    如果是换做平时,文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拉开康佟,然后抱着方惋,宣示主权,但刚才文焱却沉默了,什么都没做。天知道他的心痛成什么样了,他是花了多大力气才忍着没冲出去,因为那是康佟,是方惋的发小啊,他记得曾经在侦探社里看到过康佟的照片,那时方惋虽然向他解释了照片里是谁,可没说照片放了多久,也没说她以前和照片里的人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只说是发小。可发小也分两种——一种是纯友谊,另一种就是喜欢。

    现在看来,方惋和康佟的关系绝不只是发小那么简单。文焱也是男人,他如何看不懂康佟看向方惋的眼神是何等深情,那不是普通朋友的眼神,是男人对女人的爱!

    难怪当初在穆钊那件事上,康佟会冒着生命危险发短信,难怪康佟会向穆钊开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爱方惋。而这件事,方惋不可能不知道。更有可能的是,或许在那场火灾之前,方惋和康佟就是一对,青梅竹马。1c4Nc。

    文焱从未问过方惋的初恋是谁,他记得新婚夜那晚他发现方惋还是第一次时,他很高兴,但他一直都忽略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方惋二十三岁了还没有交男朋友,没跟男人发生过关系?

    现在,一瞬间,所有的迷雾都散去了,文焱一下子明白,方惋之所以能保持洁净的身子,是因为她在为康佟守贞,而恰恰遭遇到逼婚,她守贞不成,只能嫁为人妻。

    刚才方惋和康佟所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代表了他们已经决定再续前缘,重新开始?所谓的好消息,是指的什么?是不是假如文焱和方惋离婚,就叫做好消息?

    方惋因为昨天发生的事对他太失望所以才会跟康佟好?亦或是方惋心里一直都对康佟这个初恋念念不忘现在寻着机会离婚了,两人就这么开心?到底是哪一种?文焱不知道。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能让他痛苦到崩溃。

    是啊,方惋昨晚没让他进家门,今天康佟就来了,两人说话暧昧,动作暧昧,这是方惋要离开的征兆吗?如果不是他的存在,方惋一定是会跟她的青梅竹马结婚的吧?

    文焱的心不断往下沉,浑浑噩噩的,他觉得自己不用面对方惋了,既然她都已经有了康佟,他再不放手那不成了自讨没趣吗?在她眼里,他是罪人,他犯了不可原谅的错,他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而她有重新选择幸福的权力。

    文焱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的。他本来是想到侦探社找方惋,想和她好好谈谈,却不料见到刚才那一幕,他哪里还会再上去,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游荡。

    刚过中午,毛大志打来了电话:“喂,文焱,我向你报告一下啊……昨天晚上……我照你的吩咐试验了一下,喝了很多酒,醉得不省人事,我未婚妻试了各种办法都没能让我那个……释放。所以,尹梦璇说她那晚跟你做过,多半是在撒谎。你对于做那个事的一点印象都没有,说明你是真的醉得太厉害,而男人醉到那种程度,都已经昏睡过去了,那地儿是达不到释放的标准的。”

    “大志,谢啦。”文焱低沉沙哑的声音听上去像是饱受摧残一样。

    毛大志一听他声音不对劲,关切地问:“兄弟,你这是咋啦?”

    “我没事,就是在思考一些问题。”

    “嗯,那我不打扰你,你呀,好好琢磨琢磨尹梦璇和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早点向方惋有个交代。”毛大志说完就挂电话了,他也忙着呢。

    昨晚上文焱在别墅里睡不着就给毛大志打过电话,将这烦人的事情说了出来,还说要不是方惋不让他进家门,他一定会亲自试验一下喝醉到昏睡过去之后究竟能不能那个……毛大志深感文焱处境艰难,自告奋勇地说他来实验。结果他就拿出自家的酒,喝醉到不省人事,还吩咐未婚妻尽管用各种办法试,得到的结果就是他向文焱说的那样。

    有毛大志这么够义气的朋友,文焱感到欣慰,只是他此刻十分迷茫……究竟他做这些还有必要吗?他其实除了悔恨之外,还感觉挺冤的。可方惋都已经有了康佟,他就算把他对尹梦璇的疑惑都查清楚,又有何意义?方惋还会回心转意吗?

    文焱在几番踌躇之下,不知不觉车又开到了别墅前。犹豫一会儿还是进去了。

    尹梦璇见到文焱来了,高兴得紧,正好她在给孩子喂奶呢。奶妈还没回来,尹梦璇给孩子喂的奶粉。

    “文焱,看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孩子闹腾你了是吗?你快上去休息休息。”

    文焱精锐的眼神扫过孩子的脸,一抹精光稍纵即逝,淡淡地说:“不要紧,你带孩子也挺辛苦的,喂完奶了吗?奶瓶给我拿去洗吧,你先哄孩子睡觉。”

    文焱这么体贴,尹梦璇心里甜滋滋的,感觉自己又距离他的心更近了,不由得暗暗发笑,这还得多亏了方惋呢,要不是她不让文焱进家门,文焱何至于勤往这么跑。

    “这小家伙今天不乖,刚才只吃了几口。”尹梦璇低语了两句,抱着孩子上楼去了。

    文焱见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他立刻将奶嘴取下,用准备好的干净塑料包好放进自己衣服口袋,然后将瓶子放在厨房,出来冲着楼上大喊:“梦璇,我有事先走了,晚点再来。”【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