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04章 卷七:续:孩子不是尹梦璇生的
    文萱被尹梦璇一阵抢白,讽刺挖苦,句句都戳在痛处还带着威胁,她本来就够压抑的了,现在只有她和尹梦璇两个人在,她也无须再憋着,积压已久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开来。

    文萱冲上去一把揪住尹梦璇的衣服,尖叫着:“践人,你去死!”

    砰——一声闷响,女人的身体倒在地上,被结结实实踹了一脚,并且这一脚的力道相当大,只这一个动作就将一个足足一百一十斤体重的人踢倒。

    只不过,倒下的不是尹梦璇,而是文萱。

    文萱忘记了呼痛,惊骇的目光望着站在面前的尹梦璇,她难以相信,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发起狠来竟然这么强悍,这像是普通人吗?这简直就像是电视里演的经过训练的凶徒!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怎么会……”

    “你是想说我怎么会这么厉害?”尹梦璇居高临下地瞄着文萱,得意的笑容一含着几分不屑:“你还真以为我是那种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可以任人欺负打骂的?我如果没点本事,怎么能活到现在?刚才这一脚,不过是出了昨天那口气,你的好大嫂昨天找到这里来了,她打了我耳光,踢了我一脚,今天你也上门来,我不踹你踹谁啊?”

    文萱大惊失色,挣扎着站起来,眼神越发愤恨:“尹梦璇,你是想把我哥和方惋拆散?然后你嫁进我们文家?我呸!你别做梦了!你这种恶毒阴险的女人怎么配进我们文家的门?你怎么配给我哥当老婆!谁娶了你谁家都一辈子不得安生!你还要祸害多少人才安心?”

    尹梦璇最痛恨的就是被拿来和方惋做比较,文萱的话深深地刺激到她了。

    “啪啪啪——!”三声脆响,文萱脸上被狠狠扇了几个耳光。尹梦璇的力道很大,将文萱抽得眼冒金星,连喊痛都喊不出来。

    文萱刚站起来又跌到在了沙发上,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小腹也痛,好像全身都在痛,她气得发抖,嚎叫着冲向尹梦璇,可对方都轻易躲开了,并同时给她重重的一拳……

    “啊——!”一声惨叫,文萱背上被捶到,顿时胸口一阵血气翻腾,好像五脏六腑都被震荡了一样。

    文萱哪里会是尹梦璇的对手,她太低估尹梦璇了,她根本不知道尹梦璇的真正身份。别说是一般的女人,就算是几个壮汉在这里,都不会是尹梦璇的对手。只不过她平时隐藏得极好,包括昨天被方惋打的时候尹梦璇都能忍着痛,不还手,也不躲避。

    文萱打不过尹梦璇,气喘吁吁地瘫软在沙发上,怨毒的目光剜在她身上:“尹梦璇,你就是个人渣!当初你利用我,让我犯下了弥天大错!我不该听信你的谎言,不该鬼迷心窍……我们家失去了哥哥的孩子,这还不是最大的悲剧,可如果你嫁进我们家,那才是我们全家的噩梦!一辈子的噩梦!”

    “呵呵呵呵……噩梦吗?你真是抬举我了。说我是人渣,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你想想,如果你们家的人知道你干了什么事,他们还会原谅你吗?他们应该会恨不得你死吧?你现在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给谁看呢?方惋和你哥都不在这里,你是做给我看的吗?好让你显得比我善良一点?哈哈哈,真可笑,你居然会害怕你哥和方惋的婚姻会被我破坏,你就那么怕我当你哥的老婆吗?不过,这事儿不是你说了算。只要我有孩子在手,只要你哥和方惋之间出现一点点的问题,我都能趁虚而入,日子长了,方惋在你哥眼里就成泼妇了,而我还是那么温柔贤惠,你说,男人会选谁?我劝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一点自以为还存在的良心,给自己留条后路,别把我惹毛了,万一我一个控制不住,会对你家的小宝宝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你不能动我的孩子!尹梦璇,你真不是人,就知道从孩子身上下手!”

    尹梦璇嘴角泛起残酷的笑意:“做事的方法从来都不是问题,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你的孩子……包括你,你们母子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中。比如,你昨天又给孩子买了一件长袖,绿色的。还有,你的孩子前天有点低烧,去了医院,昨天好了一些,今天又活蹦乱跳了……还有好多你们母子的事,要不要我细细说给你听啊?”

    “不……不……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文萱看向尹梦璇的眼神里已经不只是愤怒,还浮现出恐惧。

    尹梦璇阴阳怪气地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的眼线多得是,我手下替我办事的人也不少,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奉劝你最好安守本分,继续守口如瓶,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最后这四个字一说完,尹梦璇立刻将文萱从沙发上拽起来狠狠一推……

    “滚出去,以后不准来!”

    文萱被扔在了门口,此刻的她狼狈极了。她没想到尹梦璇居然藏着那么厉害的一面,那女人太可怕了,被她打几个耳光再踢一脚,感觉好像浑身都要散架了。尹梦璇柔弱的外表下藏着多少秘密?她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引狼入室,养虎为患……文萱后悔都来不及了。她这段时间以来几乎都在避免与方惋见面,有时必须要见到也躲不过。她看到了方惋失去孩子时,全家人都垮了,那种伤痛,每个人都无一幸免。她暗地里痛恨过自己无数次,她每天都饮食难安,在良心的谴责之下,她渐渐地有点后悔了,特别是看到家里长辈因为孩子的事全都像是老了一大截,她更加难过。她原本还有一半的报复之心也硬不起来了。她害怕看到方惋和文焱,所以她尽可能减少见面的机会。她其实意识到自己错了,背负着自责过日子就仿佛是背着一座大山在前进,格外艰难。今天知道尹梦璇住在这里,文萱是真的害怕,她真怕这个女人会用尽手段破坏方惋和文焱,怕尹梦璇最后真会达成心愿。她不敢去想如果以后尹梦璇成了文家人,那该是怎样的一场悲剧,全家都得遭殃啊,与一个恶魔生活在一起……

    但即使文萱有悔意,甚至曾萌生要向方惋坦白罪行的念头,可她还是忍下来,因为,她胆子小,尹梦璇的手段她也见识过了,她怕自己的孩子会出事,她每天都只能战战兢兢地过……

    关于方惋生孩子那天所发生的事,文萱只能继续埋在肚子里,想说,却又不敢说。1c7hD。

    文萱打哥哥家的座机电话,是方惋接的。文萱客套了几句之后就问文焱在不在。方惋问她是不是找文焱有事,她说没事,慌慌张张地挂电话了。她不敢多说,怕被方惋听出破绽。

    文萱想知道方惋和文焱的情况怎样,可她不能明目张胆地说,只能装作是亲人间随口的问候。

    方惋拿着话筒发呆,刚才文萱在电话里明显声音不对劲,有点哽咽,是感冒了吗?可还带着几分慌张,这又怎么解释?

    方惋也在焦急地等着文焱回家,她虽然已经听了康佟的劝说,打算要好好和文焱谈一谈,但毕竟昨天晚上是她不让文焱进家门,两人闹得那么凶,那么僵,要让她忽然一下子主动打电话给他叫他回家,她又实在有点难为情。心想啊,他今晚应该会回来的吧……那就继续等。

    文焱一直在苏振轩那里等到了人家下班时间,法证部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苏振轩还在忙活。

    文焱感觉一分一秒都很难熬,好不容易等到苏振轩拿着一份报告出来了,文焱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变得更差,活像是被摧残了三天三夜一样的。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文焱焦急的声音微微颤抖,他多希望听到苏振轩说出令他惊喜的答案啊。

    苏振轩面色凝重,无奈地叹息一声:“文焱,DNA报告的结果,你和那个孩子,确实是亲生父子关系。”

    萱挖阵在个。文焱的心陡然就凉了。这么说,母亲从医院得到那份报告并没有被人动手脚?是真的。

    文焱越发萎靡,苦笑中透着令人心碎的悲凉。

    “不过,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苏振轩紧接着又说。

    “嗯?”文焱愕然。

    苏振轩将报告摊开来放在文焱面前,解说道:“我在你给我的哪一只奶嘴上发现了两个人的唾液。其中一个是我刚才说的,跟你有至亲关系的宝宝,另外一个人的唾液显示,那是一个女性,根据检测,这个女性的DNA与你,以及你的宝宝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我记得你说这奶嘴是尹梦璇给孩子喂奶之后你拿走的,那么,除了孩子,另外一个女性的DNA会是谁?”

    文焱一时间脑子发懵,惊骇得难以复加,感觉心跳陡然加速,嘶哑的声音说:“那会是谁……奶妈回家去还没来,别墅里只有尹梦璇和孩子……奶嘴平时都是用过之后洗得干干净净的,现在却留着两个人的唾液,那么,很可能是……喂奶的人为了逗孩子吃奶,自己先含了奶嘴……尹梦璇说,孩子今天不乖,只吃了几口……”

    “这就对了!”苏振轩兴奋地拍着大腿,神色激动地说:“你说的很有可能,也就是说,这个跟孩子没有关系的DNA,99%的可能是尹梦璇的!如果真是她,就证明,孩子是你的,但不是她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