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05章 卷七:怀疑自己的孩子没死
    文焱就像是一只快要干死的鱼忽然回到水里。苏振轩得出的结果太让人振奋了,文焱激动得发抖,太不可思议了,原来问题的症结竟出在这里!他简直是比窦娥还冤啊!

    兴奋是兴奋,可紧接着就是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来了。

    “文焱,你说这孩子要不是尹梦璇生的,那会是谁呢?前提这是你的孩子啊,难道你除了尹梦璇之外还有别的……”

    文焱脸色一变,连连摆手:“不不不……没有,绝对没有!我没有和其他女人乱来过啊!”

    “我相信你。”苏振轩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格外凝重,认真,这让文焱不由得一阵感动。这种时候,有人相信,那是多么奢侈而珍贵的事啊。

    苏振轩是旁观者清,他看得出来文焱现在脑子太乱,难以集中精力思考,但他却有了大概的方向。

    “文焱,我们来逆向思维一下。孩子不是尹梦璇生的,可确实是你的骨肉,由此推测,孩子之所以会在尹梦璇那里,是她用了特殊手段得到的,而你只跟方惋有过孩子,那个孩子一出生就死于缺氧,假设,你和方惋的孩子没有死……我们现在的结论才可能成立,否则无法解释为何DNA的检测结果是这样。”苏振轩的这番话比先前的还要更加让文焱震骇,这么大胆的假设,太具有颠覆性了。

    文焱浑身一震,差点一口气没上得来,呼吸一滞,脑子里闪过诸多画面,脸色越来越白:“方惋在家临盆,当时只有文萱在场,后来救护车到了,方惋的父母也到了,他们一起去的医院,可是孩子交给医生抢救的时候,家人是无法在旁看着的……如果有医生被人收买,趁那个机会将孩子换走,以死婴代替,那……那也不是不可能。但这也说不通啊,那个死婴确实是死于缺氧,并且死亡时间也吻合,血型也没问题……”这男人总算是稍微清醒了些,能思考问题了。

    “文焱,你想想,如果真的有人处心积虑要将你和方惋的孩子换走,那必定是一个很复杂的计划,敢这么做的人,不止异常狡猾,心智还相当可怕,既然能想到收买医生,那死婴的死因,血型,死亡时间,这些东西都可以作假,查不出问题不代表真的没问题。还有一种更可怕的可能,那就是……”

    “就是可能没有作假。”文焱沉沉的声音接过话头:“策划这件事的人也可能在事先有足够的时间去找一个血型跟方惋一样的孕妇,并且丈夫的血型要跟我一样。这个孕妇还要在怀孕期间胎儿在肚子里就出现缺氧,最重要的一点是,生孩子的时间要和方惋相差无几。这些全都要做到,那么死婴就能将所有人都蒙骗过去。我们都陷入一个思维屏障,当时因孩子的死大受打击,没有想到要用死婴的DNA做亲子鉴定。而医院发生这种事的处理惯例也没有要检测DNA的,就是普遍的处理方式是查个血型。”

    苏振轩长长地吁了口气,看到文焱能恢复冷静思考,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最有可能就是医院的人被收买了。你现在赶紧回去告诉方惋吧,还有就是将别墅里那个孩子接走,不能再落在尹梦璇手里了,那个女人太可怕。”

    “对,我要告诉惋惋,我们的孩子可能没死!”文焱激动地站起来,身子微微一晃,眼冒金星,但他只是甩甩头,强打起精神。

    “文焱,你还好吧?你脸色很差,要不要我送你?”1c9l4。

    文焱冲着苏振轩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没事,我只是一天没吃东西有点饿,我先走了,今天的事,谢谢你。”

    “不客气,你快走吧,时间不早了。”

    “好,回头见!”

    “回见!”

    “。。。。。。”

    与此同时,家中。

    方惋先前接文萱电话的时候,秦桦是在她旁边的,现在看着女儿在发呆,秦桦关心地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方惋轻轻摇头,但望向秦桦的眼神有些纠结,秀眉紧紧皱着:“妈……文萱打电话来找文焱,没说是什么事,我还听出她有点不对劲……可能是我多心了吧,但是我这眼皮老在跳……”

    “孩子,妈妈也想问你,你和文焱之间是不是出问题了?昨天晚上闹闹在你这边睡的,可他今天回家来说文焱昨晚不在,而现在,都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文焱还没回来,是很忙还是你们吵架了?”秦桦真是目光如炬,慈爱的笑意中带着几分审视。

    方惋心头一颤……还是瞒不过妈妈啊。

    方惋不愿对母亲撒谎,小脸蛋揪成苦瓜,抱着母亲的胳膊,像无助的孩子一样,软软地说:“妈,文焱他昨天晚上有回来过,只是我……我没让他进门。”

    “什么?你……”秦桦惊诧,她还只以为小两口闹别扭了,可没想到居然这么严重。方惋和文焱是大家眼中的恩爱夫妻,闹到不让进家门的地步,那必然是发生了大事。

    方惋鼓起了勇气,忍受着痛苦,将她去别墅找文焱的事全都说了出来。

    这房间里陷入沉寂,秦桦虽然极度震惊但还不至于失控。她仔细听着方惋说的每个字,直到方惋说完,她才深深地呼吸着,神色格外凝重。

    秦桦的心智远超常人,能在多年前就做一份HZ的名单出来并且藏了那么久,这样的女人岂是常人的思维可比?从某些方面来说,秦桦甚至有堪比穆钊的智慧。她听完方惋的这番话,并没有气急败坏地指责谩骂文焱,她想到的居然是……

    “惋惋,你以前跟我说过尹梦璇的事,她每次出现和消失都是很突然的,这次她带着孩子出现也是一样。我被穆钊囚禁的时候,从未见过尹梦璇,穆钊也没说过他结婚了。可是以我对穆钊的了解,就算是尹梦璇跟他离婚了,他不爱她,但他也不会容许她上其他男人的孩子,更别说平安生下来。所以,尹梦璇和那个孩子的事……太蹊跷。”秦桦眼里精冷的光线就代表着她在思考问题,保持一颗抽身于局外的心才能冷静地分析。

    方惋经母亲这一提醒,不由得一怔,喃喃道:“康佟今天来我侦探社了,他说他以前看见过穆钊和尹梦璇同时出现,他觉得两人关系很融洽,一点都不像是有家暴的样子。”

    “尹梦璇,这个女人怎么总是出现在你和文焱的生活里,阴魂不散,她到底想干什么?”秦桦脸上浮现出几分狠色,她还真想亲自去会一会尹梦璇。

    “惋惋,苦了你了……承受这么多的打击,痛苦,你别再一个人闷在心里,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和你爸爸,我们都会无条件支持你的决定。但是,你要知道,每一段婚姻能白头到老都是经历过不少波折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一对看似幸福的夫妻都有各自的烦恼。捍卫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可是在过程中,我们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不能让自己将来后悔。你不是已经听过康佟的劝吗?你也想打电话给文焱可你就是脸皮薄,觉得不好意思对吗?”

    方惋脸一热,羞窘地在母亲肩上蹭蹭:“嗯……”

    秦桦不禁哑然失笑,温柔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傻孩子,那是你的丈夫啊,你们是一体的,还讲什么面子不面子?很多夫妻之间有时候就是因为那点面子放不下,结果导致终生遗憾,妈妈不希望你也那样。如果是依照妈妈早些年的脾气,一定会痛打文焱一顿然后让你们离婚,可是现在,妈妈却要劝你冷静冷静,忍一忍……文焱是爱你的,就凭这一点,你一定能打败那个尹梦璇。你好好跟文焱谈过之后,你们夫妻齐心协力,不管尹梦璇有什么目的,她都无法得逞了。”

    听母亲的开解,方惋的心又开始升腾起来,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文焱还不回家,是怕她又不开门吗?他可别那么想啊!

    “妈……我去给文焱打电话。”方惋红着脸说完就溜进卧室了。

    捏着手机坐在床上,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方惋心中压抑的思念再也控制不住……是啊,死要面子活受罪,就为了可笑的面子,她忍了半天没打电话,忍得好辛苦。她昨天没让文焱进门,她一点都不开心,整晚没睡好。这件事让她明白,不论发生什么,她都不愿意失去文焱。只要他还爱着她,只要他是真的在不久之后会将尹梦璇和孩子送走,她就……她就原谅他。

    文焱在打电话之前还有点犹豫,方惋一整天没来电话,短信也没一条,兴许是还在生气,兴许是不想听到他的声音……文焱心里说不出有多痛,可今天这DNA鉴定结果太重要了,他不能不告诉她。

    还没拨出号码,他的手机先响了起来……是方惋!

    文焱先是惊喜,但内心也有点发慌,她打电话来是要说什么呢?他最怕听到的就是她会说离婚……

    “文焱……你……我……我想清楚了,我们……我们……”方惋一下子结巴了,太多话想说,都堵在喉咙。

    “等等……还是我先说吧,我今天找苏振轩做了DNA鉴定,结果是……”

    文焱的话还没说完,方惋电话里猛然传来一阵可怕的异响,文焱的惊叫声,碰撞声……全都混合在一起,震耳欲聋。

    方惋吓得浑身哆嗦,急切地呼唤着文焱,但却再也听不到半点声音……【晚上还有更新。】焱鱼干轩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