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08章 卷七:续:救孩子
    文焱躺在病床,身上插着管子,方惋在旁守着,她没有将尹梦璇说的关于文萱的事告诉文治平夫妇。方惋很恨文萱,但同时也恨自己……如果不是当初她受周佳薇的委托去查章卉,赵鹏宇的事就不会牵扯到她,她就不会被文萱看成仇人。

    文萱做的事,天理难容,可是,这个家已经经历太多的打击,太多的伤痛,如果文治平夫妇,邱樟夫妇,他们都知道文萱干了什么,他们能承受得住吗?现在,他们知道文焱没死,知道孩子还活着,他们高兴得痛哭流涕,这种时候,方惋怎敢说出文萱?长辈们年纪大了,这一整天连番的大起大落,方惋和文焱都难以承受,更何况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特别是文治平和邱樟,心脏都不好,他们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了……

    方惋这次没有冲动,暂时将文萱的事瞒了下来,等文焱醒来再说。

    家人在惊喜的同时也万分担忧,怕文焱以前的首长不肯同意用穆钊来交换孩子。但至少现在知道孩子活着,他们就有希望。

    秦桦得知穆钊未死的消息,她并没有太大意外。她是个崇尚科学的人,她明白,每个国家都会有些神秘的机构具有某些超乎寻常的力量,像穆钊那样特殊的人,国家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他的命。软禁他,还能从他身上套出点什么。

    焱方方鹏焱。当时穆钊在她怀里没有了呼吸,这只能说明那个时候他的心脏停止跳动,但他被带走之后,死讯是从文焱口中听到的,没人真正见过穆钊的尸体……

    ======================================

    七号人仓。

    这里曾是关押赵礼仁和朝霞的地方,这里也软禁着很多大有来头的人。每个人都有秘密,每个人都有被关起来的理由。

    深山野岭,终年气温偏低,外界才只是秋季,这里已经是冬天了。

    大大小小好几十个石室,其中有一间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这一间,最宽敞,通风和采光最好,还有些现代化设备,电视电脑游戏机等等,一应俱全。

    住在这间石室的男人,从进来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刮过胡子,衣服和头发都挺干净的,可就是满脸胡须,将他的真实面貌都遮住了大半,看不出长什么样了。

    天才见亮,他已经起床,穿着一身白色衣服,脚上是一双平底布鞋,清瘦的背影被衬托出几分飘逸的味道,只是他一转头,那一脸的胡子就破坏了背影带给人的遐想。

    在看守人员的带领下,有六个人被带进这房间,他们一个个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可精神还不错。

    “老七,咱都已经打完太极拳了!”一个秃头的男人说着还比划了一个标准的太极拳起手式。

    “老七,你这儿的茶怎么这么香啊?分一点给我。”说话的声音很轻,手还翘着兰花指,一脸阴柔。

    一个爽快的女声说:“别墨迹,早餐之前先玩一盘三国杀!你们好歹也让我赢一回!”

    话说着,有守卫将一副崭新的牌递了进来。

    “。。。。。。”

    这群人看上去就跟普通的中年人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他们都曾是在外界红极一时的人物。海关关长,药监局局长,证监会副主席……等等。那都是他们过去的身份,现在他们只能被关在七号人仓里。外界以为他们都死了,谁都想不到他们全在一个深山中,被终生监禁。

    白衣男人就是他们七人当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四十二岁。也是曾经爬得最高的一个。他曾是无数人心中的传奇,无数人仰慕崇拜的对象,却也是无数人的噩梦。他一念,可以成天堂,他一念,可以坠地狱。他就是被人们以为已经死去的——穆钊。其余六个就是他的好兄弟,也是HZ的六个创始人。

    他亲自为每个人泡好茶,大家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地玩起了三国杀。

    不知道的人绝不会想到这群人就是那个令人心惊胆寒的HZ组织中的首脑,他们现在看起来是那么平淡无奇,会为了玩牌而争得面红耳赤,会为了品到一口好茶而高兴半天,他们还会每天早起锻炼身体,一日三餐都营养均衡,还会有医生定期为他们检查身体。他们每天都能见到,每天都能在一起吃饭,玩耍,聊天……他们现在过的日子比以前舒坦多了,至少不用担心哪天会死于非命,不用再费尽心思去搞阴谋手段。他们睡觉也香了,吃饭也胃口好了,每天凑在一块儿下棋,玩游戏,一整天很快就过去,这么周而复始的,渐渐他们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国家在养着他们,他们过的都是衣食无忧的生活,不用花一分钱。但付出的代价是——失去自由。外界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了。家人,朋友,都以为他们死了,殊不知他们活在深山里,不为人知的地方。这一座牢笼,插翅难飞。而他们也不是只吃闲饭的,他们没有被处死,那是因为他们都是一等一的人才。抛开他们犯下的罪行不说,光就他们的能力来说,是国家所需要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严密监视之下,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可能逃出这里,所以,尹梦璇等余党想尽各种办法都打探不到穆钊被关在哪里,最简单直接的手段就是从文焱下手。只可怜那孩子这么小就被利用了。

    文焱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经过一晚的休息,他的体力恢复了一些,用营养液的支撑就不会感到很饿,额头和胳膊上的伤口传来阵阵疼痛,但这怎都比不上心痛来得强烈。

    手边有一团黑乎乎的,是方惋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文焱心里一疼……她也是累坏了吧,就让她多休息休息。可他自己却是难以再合上眼。

    怎么办?现在要怎么救孩子?文焱蹑手蹑脚地下床,生怕惊动了方惋。他给大志打了电话,对方还带着警员们在四处搜索呢,都不见尹梦璇和孩子的踪迹。

    尹梦璇说今天中午就要他带着穆钊去换人,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无法找出孩子被藏在哪里。尹梦璇策划了那么久,狡诈无比,她一定会倾尽全力保住孩子在中午之前不被人发现。文焱能做的,似乎只有换人了。

    “老公……”方惋软糯的声音在呼唤着他,随即走过来靠在他怀里,自然而然的动作,是他最熟悉的。1ccY1。

    “惋惋……”文焱才说这么两个字就堵住了喉咙。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方惋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哽咽着说:“老公,你给首长打电话吧……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你是担心首长不肯。如果真的不肯,我们就想办法把穆钊劫出来!我不是个伟大的人,我现在只能自私地想到自己的孩子,我才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我们的孩子不能死。穆钊出来了还能被抓回去,可如果咱们的儿子有个闪失,我们怎能再承受一次打击?我受不了……我受不了的……老公,你知道吗,我的胸脯每天都涨得很疼,我有充足的奶水给孩子吃,可我们的孩子从出生就没吃过一口我的奶!我每天穿衣服的时候,洗澡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胸,我都痛得死去活来,我多希望能给自己的孩子吃奶,我都快想疯了!”

    方惋的每个字句都戳着文焱的心,好痛。他也是孩子的父亲,他也无法再承受一次失去孩子的痛苦。

    文焱轻拍着方惋的后背,嘶哑的声音缓缓道:“这一次,我也不想要什么原则了,我也想自私地为自己考虑一回。从前的我,习惯了所有事情都先以国家为重,家庭永远被我放在第二位。我觉得亏欠和你孩子很多,还有我的家人,他们撑得太辛苦……这全都是因为我以前是特种兵,因为我接手了破获HZ的任务,连带着我的妻子孩子,家人,都要受到牵连。但现在,我已经退役了,家庭才是我的第一位,为了我的家,我什么都愿意做。就像你说的,如果首长不同意换人,我就去把穆钊劫出来!”

    “老公……”方惋鼻子发酸,她明白,文焱是经过多大的思想斗争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文焱给首长打电话了,得到的答复是预想中的——不同意换人。

    文焱和方惋的心都凉了,方惋更是气得破口大骂,文焱只能苦笑,惨笑……文家三代从军,立下数不尽的功勋,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啊,如今,他的孩子被人威胁,上边却不同意拿穆钊去交换,只因穆钊太重要。可在文焱心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家人,他不会放弃救出孩子的。

    就在夫妻俩想要破釜沉舟去劫七号人仓时,秦桦来了。

    “妈,您这是……”

    秦桦语带焦急:“现在8点钟,距离中午还有些时间。你们去见穆钊,将孩子被尹梦璇绑架的事,告诉他。尹梦璇是穆钊教出来的门徒,要对付她,穆钊才是最好的人选。”

    “妈,您是说要穆钊出手?他怎么可能会帮我们?他怎么会放弃这么一个获得自由的机会?”方惋惊愕了,她实在想不明白。

    其实文焱也不明白,但眼下,时间紧迫。秦桦所说的话必定是有道理的,她是最了解穆钊的人,也是穆钊唯一爱的女人,她会这么说,必定是有些把握的。【明天会加更,养文的亲可以开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