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09章 卷七:续:用穆钊换回宝宝!
    寂静的石室中,端坐着两个年龄相仿的中年男人,其中一位穿白衣的,神情悠然自得,面带微笑,坐他对面的人则是一脸凝重,两只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桌上的棋子,显然是在绞尽脑汁思考下一步棋要怎么走。

    下围棋是穆钊他们在七号人仓里的乐趣之一,他的水平最高,其他几个人都自觉地不来找虐了,偏偏池永廉是个不怕死的,时常都会找穆钊切磋一番,不过结果大都是他输,偶尔赢了也是穆钊在让着他的。尽管如此,他还是乐此不疲。

    这一局从早上下到现在,三个小时了还没结束,眼下,池永廉又陷入了沉思,好半晌没说过话了。

    穆钊也不打扰他,就让他慢慢去想,自己坐在旁边悠闲地品茶。

    穆钊的脸被胡须遮住了大半,更似一个慈祥的长者,整个人都散发着温和的气息,这跟以前他刻意伪装出来的不一样,现在是发自骨子里的儒雅之气,淡然从容,是洗尽铅华褪去浮夸之后沉淀下来的素净。如今的穆钊,即使是熟知他的人站在他面前也会感到吃惊。

    “哈哈,我想到了!”池永廉猛地一拍手,高兴地叫了一声,随即伸手夹起一颗棋子,高举,再落下。

    穆钊瞥了一眼棋盘,微微一笑:“不错,这一步棋还有点意思。”

    “呃?只是有点意思?老七,你就夸我一回不行么?我觉得这步棋简直称得上绝妙嘛,看你下一步怎么应对!”池永廉略有几分得意,满以为穆钊这下总要花些时间去思考吧。

    穆钊不慌不忙地夹起一颗白旗,轻轻放下。池永廉一看那棋子落下的位置,顿时皱眉,无奈地说:“老七,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算计啊!”

    就在这时,门口看守的人来了,打破了这和谐的气氛。

    “穆钊,有人来看你了,出来。”

    穆钊身子微微一僵,眼底掠过一丝惊诧。池永廉有点担心地问:“老七,会是谁来看你呢?”

    穆钊站起身来,神色淡然地说:“我去看看就知道了,你不用紧张,你慢慢想这步棋怎么走吧,等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能赢了我。”1cdI9。

    “老七……老七……”池永廉还想说点什么,可穆钊已经走出了石室的门。

    会客室。

    七号人仓里的会客室可是极少机会用到的,因为这里的人犯都是被外界认为失踪或是已经死亡的。但这里也每天都保持着干燥,洁净,一尘不染。

    穆钊也是第一次进这会客室,他在听说有人来探视时,并不意外。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该来了。如果不来,则是说明他和尹梦璇的计划彻底失败,但现在看来,显然,是成功了。

    踏进会客厅,穆钊见到了两个人,他眼中没有丝毫惊讶,反而是像遇到老朋友一般的,温和地笑笑,如闲庭信步一样走了过来。

    文焱和方惋不由得互相交换了一个惊诧的眼神……这是穆钊?胡子都快遮住半张脸了。

    令人意外的不是他的形象,而是他整个人的气质。冷酷、嗜血、阴暗……这些负面的东西,在穆钊身上已经感觉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祥和恬静,怡然自得,仿佛他已经超脱了凡俗的束缚,远离苦痛,远离纷争,远离阴谋,远离一切的不和谐……

    想不到半年多的时间,穆钊变化这么大,文焱和方惋这夫妻俩心里虽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也很难将以前对穆钊的印象抹去。

    方惋那双晶亮的眸子紧紧盯着穆钊:“你好像对我们的出现并不意外,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

    穆钊漆黑深邃的眼眸格外坦荡,淡淡地说:“尹梦璇是我的门徒,她的办事能力怎么样,我很清楚。你们来之前想必已经是知道她的身份了。”

    老狐狸!方惋在心里暗骂一声。

    文焱现在真想揍人,但他必须要忍住,想要救出孩子,他就必须冷静。

    “穆钊,我们就直说了吧。尹梦璇利用我妹妹文萱,在方惋生孩子的时候用一个死婴换走了初生的婴儿,几个月之后,尹梦璇抱着孩子出现,谎称是我和她生的,当她的谎言被拆穿,孩子也被她藏了起来,以此威胁我们要用你来换取孩子的命。这是一年以前你和尹梦璇就已经计划好的,可是你们算错了一点……国家对你很重视,绝不会放你出去的,无论你有多高明的阴谋都没用。”文焱深沉的神情,说到最后那几句时,心中越发难过。

    穆钊神色不变,只是凝视着方惋,眼底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之色。

    方惋见穆钊反应冷淡,更是气愤,凌厉的眼神与他对视着:“你们天生就是为了犯罪才活着吗?你以前将尹梦璇这颗炸弹掩护得那么好,所有人都差不出她的破绽,你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被抓的一天,你做足了准备,不惜倾尽全力也要保住尹梦璇,就为了自己被抓之后她还能在外边继续作恶,继续实施你们的计划!穆钊,你是恶魔投胎吗?你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你……你是畜……”

    “惋惋!”文焱及时抓住方惋的手,阻止她再说下去。他焦虑的眼神望着她,摇摇头,提醒她别忘了来此的目的。

    他们是来请穆钊帮忙出手对付尹梦璇的,即使再怎么愤怒也要忍,为了孩子,有什么不能忍?

    方惋愤恨地盯着穆钊,紧抿着唇,那一句“畜生”,硬生生卡在喉咙。

    穆钊表面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放在桌子底下那只手攥得特别紧……

    “穆钊,尹梦璇是你的门徒,以前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些能博取人同情的东西全都是假的,所谓的家暴也是假的,实际上你们的关系很好,虽然你们只是挂名夫妻,但在HZ里,还有比夫妻更加牢靠的关系,就是师傅与门徒。你那么了解她,请你告诉我们,她会将孩子藏在哪里?”文焱这番话已经算是很客气了,强忍着想撕人的冲动。

    穆钊轻轻一挑眉,修长的手指敲着桌面,微微一勾唇:“我为什么要帮你们?难道你们忘了吗,我是怎样被关进这里的?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么?除非是我疯了才会对自己的门徒出手,计划是我同意的,我被囚禁在这里,可我每天都在算着时间,如今总算等到这一天了,你们却来要我放弃获得自由的机会,帮你们找回孩子,你们是否太过天真了?”

    “穆钊,你个王八蛋!”方惋终于是忍不住骂了。

    文焱眸色一狠,咬牙道:“穆钊,你别妄想可以从这里出去!”

    相对于两人的激动,穆钊显得更淡定了:“是么?我可不这么想。你们是孩子的父母,难道真的忍心看到孩子死在尹梦璇手里?提醒你们一句,她是杀人不眨眼的,如果不能救去出去,你们的孩子一定会没命。国家不放我,怎么你们没想过要将我劫走吗?”

    穆钊深不可测的瞳仁里幽光闪烁,脸上神情似笑非笑,就好像他已经洞悉了一切。

    方惋和文焱暗暗心惊,穆钊那脑子是怎么的,居然连他们想劫人仓都知道?

    穆钊很满意地看着两位年轻人语塞的样子,又补了一句:“其实,劫人仓的成功率近乎于零,你们,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

    “什么意思?”

    “另外一条路?”

    方惋和文焱有点迷茫了,穆钊到底是怎么想的?

    ================================

    中午12点半。海滩。

    这是尹梦璇在电话里指定的地方。

    文焱坐在车子的驾驶室里,方惋在他旁边。他全神贯注地留意着周围的动静,而她的目光时不时瞄着他额头上的纱布,心疼万分。他本该是躺在病床的,但因为要救孩子,他强撑着。现在的他,全靠对孩子的爱在支撑着他不至于倒下去。身上的伤哪里比得上心伤,如果不能亲自将孩子找回来,他会比死还痛苦。

    等待的过程是致命的煎熬,尹梦璇是故意迟到的,她就是要将文焱的耐心一点一点磨损,消耗,等到真正面对面交锋时,先失去冷静的一方无疑会被牵着鼻子走。但她懂得这么想,文焱也懂。即使再怎么焦急,即使担心得要死,他还是要从纷乱的情绪中抽离出一丝冷静和理智。如果自己先乱了阵脚,还谈什么救人?

    从昨天出事到现在,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意外,方惋和文焱连倾心交谈的时间都没有,精力全放在拯救孩子这件事上。有些话,有些事,在眼下这危急的时刻都被他们忽略了。他受了那么大的冤枉,她还没向他说“对不起”,而他也没有问关于康佟的事……一切都等救出孩子了才会有心情说这些。

    车子里的气氛紧张而压抑,人的心都掉在嗓子眼儿,全身的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

    两人都没心思吃午饭,买了点馒头啃。

    方惋凝视着文焱的侧脸,他显得好憔悴,脸色惨白如纸,有着几分令人心悸的脆弱。这个男人啊,幸好他还活着,否则,她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老公,吃一个吧,没力气怎么行呢。”方惋递过去一个馒头,还有一瓶水。

    文焱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接过馒头就往嘴里塞,几口就吃下去,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

    “尹梦璇怎么还没来,她耍什么花样?”方惋这话不知是在问文焱还是在对后座那人说。

    话音一落,只见视线里出现了一艘快艇从海上驶来。就在快艇停下那一刻,海边也有几辆车开过来,看样子这是一伙的。

    “尹梦璇!她抱着孩子!”方惋激动得打开车门下去,文焱紧随其后。

    从快艇上下来的人正是尹梦璇,她怀里的婴儿在哭。她身边有三个保镖,另外的几辆车里下来的人里,有几个就是以前参与过劫持付金水的。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精良的武器,每个人都是极为凶残的暴徒。HZ虽然被破获,但不代表每个成员都被清除干净,还是有些余孽存在的,比如眼前这一群。

    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听到孩子的哭声,方惋的心都碎了,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孩子抢回来!

    文焱也是如此,可他却不能轻举妄动,不敢有丝毫大意。眼看着孩子就在距离自己几米之外,哭得那么可怜,露出的小脸蛋上有几处发红,不知是被蚊子咬的还是被人掐过的。所幸,文焱能认出,确实就是这个孩子,是他曾在别墅里见过的,抱过的,亲过的那一个,是他和方惋的孩子!

    “宝宝,我们的宝宝啊……老公……”方惋的心都碎了,拽着文焱的衣袖,身子不停在颤抖。

    文焱反手握着方惋的手,目光落在尹梦璇身上,狠厉地说:“人我们已经带来了。”

    尹梦璇穿着一身黑衣,浑身散发着阴沉之气,还有一股……杀气。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柔弱只是她的伪装。

    冷冷嗤笑一声,尹梦璇讥讽地说:“真看不出来,曾经一身正气的文焱,现在却变得一点原则都没有了,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你还真是什么都敢做,连被秘密关押的人都能被你放出来。”这话里有话,明显的,尹梦璇有点疑心了,似乎事情太过顺利。

    “做父母的,为救自己的孩子,可以付出全部的一切,这种爱,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再说了,就算今天你们带走了穆钊,将来他还是可能被抓。你们以为,一个国家的力量难道还不够抓一个逃犯吗?”文焱故意这么说的,这样反而能让尹梦璇少些疑心。

    果然,尹梦璇听到文焱这么说,她脸上露出了不屑:“原来有人肯放穆钊,是觉得将来一定还能抓到他。呵呵……你们很自信,不过,将来的事,谁都说不准,我要的,只是现在。人呢?”

    文焱退后几步,将车门打开,里边走下来一个人,正是一身白衣的穆钊。

    尹梦璇这边的人在看到穆钊时,全都精神一振!穆钊在他们心里,是神。见到他,他们就像是再度看到了希望,有了主心骨,有了精神上的依托。这就是身为领袖所具有的凝聚力和魅力。

    “师傅!”尹梦璇激动了喊了一声,此时此刻,她总算是能松一口气了。隐忍这么久,一步一步实现计划,如今终于达到目的!

    穆钊的胡子还是没刮,但他身上的气度,他的眼神,他的气息,都是无可复制的。尹梦璇一群人见到他就认出来了,是穆钊,如假包换的穆钊。

    穆钊穿着平底布鞋,迈着不缓不急的步子走来,与文焱一起,走向了尹梦璇。

    恍如隔世一般,尹梦璇竟然流下了两滴眼泪,她看向穆钊的眼神里,充满了热诚,期待,崇拜,还有强烈的爱。以前她在文焱面前都是隐藏着这些情绪的,现在却可以肆意地流露出来了。她对穆钊的爱不是男女之间那一种,而是一种信仰的爱。穆钊在她心里就是一座永不可攀越的高山,她仰望,她渴望着有一天自己也能达到他那样的高度……

    “尹梦璇,你把孩子抱过来,换人!”

    “好!”尹梦璇回答得也干脆。

    方惋紧张地看着这一幕,手心都冒汗了,她的注意力全在尹梦璇怀里那个孩子身上……可怜的宝宝啊!

    孩子还在哭,不知是饿了还是刚才吹了风不舒服。

    穆钊和文焱,尹梦璇,三人面对面走近了,文焱的心也越来越紧张。

    穆钊望着尹梦璇说了一句:“你做得很好。”

    这么几个字的夸赞,让尹梦璇更加得意了,这是她跟着穆钊以来,第一次听他这么干脆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她,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荣耀。

    文焱的手一直都拽着穆钊的胳膊,两人在尹梦璇面前停下来。

    文焱直视着尹梦璇,沉声道:“把孩子交给我,我就放开穆钊。”

    “行,我们同时放手。”

    尹梦璇将孩子交出来,而这时文焱也依照约定放开了穆钊……

    就在文焱的手刚触到孩子,还没来得及抱紧,只见尹梦璇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笑,下一秒,她已经飞快地将手一紧,孩子被抛向半空……但却没有掉在地上,而是由一根绳子拉着硬生生扯回她怀里。

    “哈哈哈……你们想换回孩子,做梦!”尹梦璇抱着孩子大笑着后退,而穆钊已经站在了她身边。

    原来是裹着孩子的那块小被褥,尹梦璇早就做了手脚,在交给文焱那一刻,扯着绳子拉回去了……

    “尹梦璇,我跟你拼了!”方惋尖叫着冲上来,撕心裂肺的吼声饱含着一个母亲的心痛。

    “惋惋!”文焱一把将方惋抱在怀里,紧紧的,不让她动弹。她冲上去不等于是送死么,不只是她会死,孩子也会没命!

    文焱两眼发红,看向尹梦璇的目光里有着嗜血的冷狠:“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孩子?”

    尹梦璇看都不看这边一眼,献宝似的对穆钊说:“师傅,你看他们好天真,竟然真的相信我会把孩子交给他们……呵呵……师傅,现在你已经自由了,我们的目的达到,这孩子也失去了利用价值,没必要再留着了。”

    她面带笑意却说着如此冷酷的话,残忍到令人发指!

    “尹梦璇,你不得好死!你把孩子还给我!你要是敢动他,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方惋歇斯底里地吼叫着,破丝的声音格外凄厉。

    可无论方惋怎么狂叫,尹梦璇和穆钊都无动于衷。

    静龄相也两。穆钊满意地冲尹梦璇点点头:“你能按照以前我们定下的计划将我救出来,已经是功不可没,既然你认为这孩子留不得,那就依你。”

    尹梦璇听穆钊这么说,她心里甭提多开心了。以前事事都是穆钊做主,她只有执行命令,可现在不同了,她立了大功,显然在穆钊心里的地位提升,他更加器重她了。

    尹梦璇本就没打算真的会用孩子来交换,她怎么可能会让文焱和方惋一家团聚呢?

    尹梦璇一脸狞笑地看着方惋:“你们不是夫妻恩爱吗?你们不是坚强得像铁金刚一样吗?我到要看看,今后的你们,还能有什么幸福可言?知道吗,我每天看到这个孩子都恨不得掐死他,因为这是你生的孩子。如果不是你的存在,我和文焱一定可以再续前缘!我恨你,我也恨他,更恨你们的孩子!我要让你们在痛苦中度过一生,我得不到的幸福,你们也休想得到!”

    说着,她已经在后退,她要亲自将孩子扔进海里,她要看着方惋和文焱生不如死!

    “慢着……”穆钊忽然叫住了尹梦璇。

    “这孩子我还没抱过,给我抱一下再扔海里也不迟。”穆钊神色淡然地说着,伸手从尹梦璇手里将孩子抱过去。

    尹梦璇现在是被仇恨充斥着大脑,但她还不至于糊涂。

    “师傅,你该不会是喜欢这孩子吧?”尹梦璇迟迟没有松手。

    穆钊闻言,眼中精光一闪,又是她所熟悉的阴狠之色,冷若冰霜地口吻说:“什么时候我给了你权力来质疑我?是不是这半年多的时间,你过得太自在,忘了谁才是你的主宰?我说要抱孩子,还需要向你解释理由吗?”

    这样强横霸道,才是尹梦璇所熟悉的穆钊,带给她熟悉的压迫感,也让她清醒了一些……是啊,这是BOSS,是她的师傅,她质疑他,不是在找死吗?

    尹梦璇心头一慌,神色恭敬地将孩子交给穆钊。

    穆钊抱着孩子,脸上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伸手去触碰孩子的脸蛋……说也奇怪,这孩子先前还躁动不安的在哭,可现在却安静了下来,小小的手抓住穆钊的手指就往嘴里塞……

    “师傅……”尹梦璇觉出一点不对劲,忍不住想要将孩子抱过去,但是,已经太迟了……

    穆钊往前走,文焱冲过来从他怀里接过孩子,而他竟是一点都没有抗拒。这峰回路转的一幕太富有戏剧xing了,方惋迫不及待地将孩子抱在怀里,泪不成声……【这章6千字,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