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10章 卷七:续:尹梦璇死
    尹梦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她不敢相信,穆钊居然会这么做?不但将孩子交还给了文焱,还站在文焱身边不动,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不只是尹梦璇不信,连她身边那一群手拿着武器的男人们也不信。他们甚至不知道是否该将枪口对准穆钊,显然的,穆钊已经不是从前的穆钊的。

    “为什么?你疯了吗!”尹梦璇冲着穆钊大喊,情绪极为激动,眼睛都红了,脸色却是如死灰一般。

    穆钊、文焱、方惋,三人站在距离尹梦璇几米之外,而埋伏在海滩周围的人也都现形了。有毛大志和老周他们,还有武警,有特种部队的战士们。这一切都说明了,文焱和穆钊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否则,穆钊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尹梦璇被设计了,是穆钊设下的圈套,与文焱方惋联手演了一出戏。这就是他所说的“另一条路”,确实比文焱和方惋去劫人仓要高明多了,并且很有效。

    穆钊面无表情地看着尹梦璇:“这个计划,是我一年前定下的,当时确实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为了某一天不幸被抓之后还能被放出来。但是,那只能代表当时的我,如今,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外面的一切,我不想再管,更不想和外界再有瓜葛。尹梦璇,醒醒吧,HZ已经不复存在了,不要再把我看成是BOSS,我只想做个普通人,即使被囚禁,但我至少可以跟我的好兄弟们在一起过着平静的生活。阴谋,算计,伤害,掠夺……这些东西,我不需要了,你还要执迷不悟吗?”

    穆钊的话,无疑是将尹梦璇打入了地狱,刚才她还沾沾自喜,现在却是如坠冰窖一般寒冷,绝望。她不甘心,她说什么都不会认输的!

    尹梦璇不可置信地摇头,仓惶无助地说:“不……穆钊,师傅……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知道,我们隐忍得多辛苦?我们为了实现这个计划费了多少心血,你怎么能说HZ不存在了?怎么能抛弃我们?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有多优秀吗?我是你教出来的门徒,我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只要你肯和我们一起,不管到哪里,我们都能有所作为,我们可以让HZ更加强悍完善,你依然可以当这个王国里的主人!”

    穆钊深邃的眼眸里流泻出几分惋惜,漠然道:“尹梦璇,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你曾是我看好的门徒,你是有着聪明的头脑,冷酷的心,你有潜力成为一个犯罪集团的首脑,可是,潜力仅仅是潜力而已,不是即成的事实。你总以为自己很了不得,以为是你的聪明才智让我起了爱才之心所以会收了你吗?你错了。我最初收你进HZ,并没有想要重用你,只是当文焱成了刑警队长的时候,我才决定收你当门徒。我看重的,是你曾经和文焱有一段情,比你聪明的人很多,比你狠的人,HZ里也不缺,但那些人都和文焱没关系。只有你,你是他的初恋,而他价值远远超过你的想象。没有你和他的那一层关系,我不可能会收你做门徒。做我的接班人,你还不够格。”

    这样的坦白,是尹梦璇始料未及的,她做梦都想不到,穆钊收她当门徒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尤其是他最后那句,简直就是一把刀子狠狠刺向了尹梦璇的心!她一向自负,心高气傲,而穆钊这番话,就是颠覆了她对自己的认知,好比将一个做着美梦的人惊醒,将她从云端拽了下来。

    “不会的……你是故意说来气我的对吗?我不信……我不信!我是所有门徒里最聪明的一个,我尽得你的真传,我甚至可以你比更狠更无情,我怎么可能不够资格当你的接班人?你胡说,你胡说!”尹梦璇痛苦表情扭曲了她的脸,近乎癫狂的意识濒临崩溃的边缘。每个人都有致命的地方,穆钊最清楚尹梦璇在意的是什么,几句话就能打乱她的心神,粉碎她的冷静。

    “尹梦璇,你真以为自己得了我的真传?论计谋,你连我的一半都没有学到,论冷静理智,你更是输得一败涂地!刚才你还得意忘形地说要将这孩子扔进海里,你就只想着要让方惋和文焱痛苦,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真的要安全离开这里,孩子的命才是我们最大的保障,就算你要杀他,也该等到我们离开之后再杀,而你看见我被放了,第一件事就是急着杀孩子来泄愤,如此不顾大局,稍微一点甜头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幸好我不是真的想跟你们走,否则,你把孩子扔进海里了我们还能逃脱得了吗?愚蠢的女人!”

    听穆钊这么一说,尹梦璇身边那些保镖们也纷纷暗骂,真不该将希望押在尹梦璇身上!现在他们已经成了瓮中鳖,周围密密麻麻的枪口对着他们,远处还有狙击手在候着,插翅难飞!

    尹梦璇现在已经不管能不能逃走的事了,她只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很惨,原来她一直崇拜的男人根本不是真的那样看重她,原来她无论怎样努力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她想要扔孩子进海里,这就是她最最失败的地方。她将犯罪当成艺术,她做为得意的作品竟然是如此不堪。她崇拜的男人亲手毁了她……

    方惋和文焱早就恢复了平静,先前那么激动只是做给尹梦璇看的。现在,他们能觉出尹梦璇的心理已经垮了,此刻的她,比死了还难受百倍。可这都是她自食其果,不值得一丝同情。

    尹梦璇目露凶光,嘶吼着:“你们……你们全都该死!”

    文焱锐利的鹰眸里眼神如刀:“尹梦璇,你知道为什么穆钊还能活着吗?其实他也死过一回了,但他和你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作恶之后还能醒悟,能忏悔,而你,直到现在都还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执迷不悟!曾经那个单纯天真的尹梦璇,十一年前就死了。时光不能倒流,人生不能重来一次,我没有后悔曾在自己的少年时期爱上一个单纯美好的女孩儿,可是,现在的你,已经成为一个被邪恶控制的行尸走肉,不再值得任何人爱,不配得到人世间的真情。所以你没有朋友,没有爱人,没有灵魂,没有心。权力和地位,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高高在上的感觉真的那么让你痴迷吗?你再想想你所做的一切,你快乐吗?”

    方惋愤恨地盯着尹梦璇,冷冷地说道:“说到该死,你才是死一百次都不够!以前的林云芝,付金水,他们生前也是罪无可恕,但他们至少在临死前都是真心悔过的,可是你,我看,就算你下了地狱还是不会清醒!”

    尹梦璇摇摇欲坠的身子踉跄退了两步,手指着方惋和文焱,怨毒的目光中充满了恨意:“你们……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我的路是我自己选的,你们自命清高,你们是好人,我是坏人,我为什么要清醒?我喜欢活在黑暗里,我喜欢耍阴谋玩手段我喜欢杀人,我喜欢享受权力和地位给我带来的块感,我喜欢这么活着,你们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我最恨的就是你们两个!当初我和师傅用计,我们都计划好了,我住进你们家,然后师傅跟我离婚,你们也会因为我的存在而闹离婚,正好我就能有机会和文焱在一起,可你们居然没事,而你还怀孕!逼着我想出了将来等你临盆的时候把孩子调包!后来我带着孩子出现,我的计划那么完美,我就等着文焱和你离婚的一天,可你们……你们闹过之后竟然又没事了,还合伙用假死来欺骗我!如果文焱一早离开你,和我在一起,我怎么会越陷越深?我怎么会当门徒?没有了他的爱,我就要抢夺,报复!我要学尽一切阴谋手段,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将他抢回来,我有什么不对?全都是你们逼的!”

    可悲的女人,事到如今还泥足深陷不知悔改。

    文焱面对尹梦璇的歇斯底里,他反而异常冷静,在他眼里,这只是一个疯女人。

    “尹梦璇,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只会打着爱的旗号去做着人神共愤的事,你的爱就是伤害对方,毁灭对方?你机关算计,却没听过一句话吗?人心难测。你算漏了我和方惋的心,算漏了穆钊的心……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只靠算计可以得来的吗?只有真心才能换真心,只有善心才能换善心。而你,是个没有心的心,如何能得到别人的爱?不要把所有的过错推在别人身上,如果每一个人都像你这样,得不到就要报复,毁灭,那这个世界早就不存在了。”

    “你们,全都去死!”尹梦璇嘶吼一声,手里多了一把黑乎乎的手枪向着文焱他们的方向举起。

    “砰砰砰——”

    “砰……砰砰——”

    一连串枪响震彻海滩,只不过,倒下的是尹梦璇。四周的枪口早已经瞄准多时了,只要尹梦璇那一边有人开枪,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射杀!

    梦这幕看然。毛大志第一个冲上来,紧跟着是一群警察、武警、特种兵……

    尹梦璇带来的人全都缴械投降。在绝对的武装力量之下,他们不投降都不行,武器再精良也比不过这边的人多势众,不开枪还不至于立刻死,被抓总比被乱枪打死更好。

    双方的僵持,最终以尹梦璇的死而结束。

    “焱,她的枪里没子弹!”毛大志说的是尹梦璇。

    原来尹梦璇举枪的动作只是做做样子,故意引文焱这边的人开枪射杀她,而她自己的枪根本没子弹。这是否说明她早就料到事情的发生?如果是这样,她的智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穆钊蹲下身子,看着奄奄一息的尹梦璇,她身上中了十几发子弹,枪口在流血,她嘴里也都是血。

    穆钊眼底终是泛起一抹波澜,冷硬的神色变得温和,眉宇间流露出惋惜:“你这又是何苦?”

    尹梦璇气若游丝,瞳孔开始涣散,用尽了全身仅剩的最后一丝力气,看了一眼文焱,方惋,穆钊……

    “我……我终于可以死了,真好啊……师傅……其实我在看到你从车里下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预感你会做什么……只是我想赌一把,我想印证我的猜测是不是对的……我故意说要将孩子扔进海里,果然你就提出要抱孩子了……我……我……我猜对了……所以,我还是算赢了么……我有资格当你的接班人对不对?只可惜,我好累,我要先……先走了……文焱……文焱……忘了我吧……我……对不起……”尹梦璇断断续续地说完,咽下最后一口气,生机断绝。到死她都没闭上眼睛,因为她想不通为何穆钊要帮文焱和方惋。

    “你去了也好,解脱了。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做吗?只因为……你不该想要伤了那孩子。”这些话,穆钊都只在心里说,嘴上却是一言不发。

    赢了?输了?谁才是赢家?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没有谁真的赢了,太多伤害,太多残酷,留下的只有深痛的教训和警惕。

    穆钊幽幽地一声叹息,伸手在尹梦璇眼皮上一搭,为她闭上了那一双不曾瞑目的眼睛。1ce8l。

    这样的结果,应验了文焱他们的预料,事先安排好的计划都实现了,孩子找回,穆钊也没有离开。这是两全其美的结局,看似是文焱这边大获全胜,但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来,只有满心的沉重。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希望自己的胜利是建筑在血腥之上,如果可以,多希望这世界少一些黑暗,多一些光明,少一些冰冷,多一些温暖,少一些仇恨,多一些宽容。恨,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伤人伤己。人类贪婪的本质深藏在骨子里,只有理智地压制,本着一颗赤子之心,才能战胜心魔,战胜你身体里的邪恶,不至于像尹梦璇那样沦为罪恶的傀儡。

    方惋抱着孩子,只觉得好像有千斤重一样,痴痴地看着这小不点儿,她的眼睛都移不开了。

    孩子回到母亲的怀抱,小脑袋一直在她胸前蹭着,小手不安分地乱抓,虽然不哭了,可嘴里却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似是十分焦急地在寻找什么。

    “我先去车上给孩子喂奶!”方惋急匆匆说了一句就抱着孩子去车上了,她终于能够给孩子喂奶,这天大的喜悦对于她来说无疑于重获新生!

    有人在收拾残局,文焱和穆钊慢慢地往回走,会有特种部队的人将穆钊押解回七号人仓。

    文焱瞄了一眼穆钊,见他没有什么异常的神色,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古井无波的面容上,是一贯的淡然从容。

    “穆钊,谢谢你。”文焱由衷地说出这几个字,苍白如纸的脸颊上泛起一丝释然的笑意。

    文焱是真的感谢穆钊,虽然是穆钊一手调教出了尹梦璇,也是穆钊促成了尹梦璇的计划。但不管穆钊曾经做过什么,是怎样的人,但至少现在他挽救了一条无辜的小生命,为此,他还放弃了获得自由的机会。能做出这样巨大的牺牲,只是这一件事就该得到文焱真诚的致谢。

    穆钊悠悠地迈着步子,闻言也停下来,用一种文焱没见过的,带着丝丝乞求的目光看着文焱:“年轻人,如果真的想谢我,答应我一件事。”

    “好,你说。”文焱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只因为,穆钊连获得自由的机会都放弃,文焱不用害怕他会提出过分的要求。

    穆钊的视线投向远方,看着碧绿的大海,广阔的蓝天,呼吸着这自由的空气,他眼中有着浓烈的眷恋,可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押送回深山了,蓝天大海,有生之年或许都不能再见到。

    “文焱,我是心甘情愿被关起来的,只要我不出去,很多人就不必担心天下大乱。我可以在深山里直到老死,可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每年都能给我送来一张你们全家福的照片。我指的全家福,是包括秦桦在内的,你能办到吗?”穆钊期盼的眼神中,点点星光,声音竟带着一丝颤抖,可见他是多么紧张文焱的回答。

    文焱心底惊诧,怎么都想不到穆钊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张全家福照片?他对秦桦念念不忘,只需要秦桦的照片就行了,何必还要全家福?

    尽管有疑问,但文焱没有问。聪明人都不是刨根问底的人,懂得留给彼此一点呼吸的空间,犹如丹青留白,这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穆钊,我答应你。”

    穆钊如释重负地笑了。这一笑,前所未有的灿烂。是文焱第一次见到穆钊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那种满足,仿佛得到了全世界。这是没人能懂的心情,除了穆钊自己,谁都不会明白。

    穆钊笑着转身,眼角顺着滑落一滴晶莹,瞬间被海风吹散消失不见。

    他留着这个世界最好的回报就是——从此不在外界出现,安安分分地在深山中度过余生,看不到这缤纷多彩的世界,困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中,直到老死……

    目送着穆钊上车,文焱向着那一群特种兵战士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一切尽在不言中。

    返回自己的车里,文焱看到方惋在喂孩子吃奶,这寻常的画面看在他眼里却是异常感动。“惋惋,我们回家。”【已更一万一,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