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11章 卷七:续:一家团聚(加更!)
    暴风雨过后的宁静,格外珍贵,电闪雷鸣的天空终于回归清朗,呼吸里,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在经历了黑暗冰冷之后,世界仿佛更加绚烂多彩,身处在习以为常的家中也犹如置身于浪漫的度假小屋。

    大床上的三个身影,两大一小,那么互相依偎着,男人从女人身后抱着她,陷入沉睡,女人怀里缩着一个纷嫩的小宝贝,睡着了都还不忘用小脸蹭着妈妈的胸部,霸占着他最喜欢的大馒头,这可是他今后的食粮啊,出于孩子的天xing,吃上一口就不想离开了,自然产生一种依赖。母子间神奇的血缘感应,孩子没有哭闹,乖乖地躺在妈妈怀里睡得香甜,脸蛋上的红点已经给他擦了药,只等明天就将孩子带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被尹梦璇那女人带过,不检查一下身体实在让人难以放心。

    刚才家里还屋子都是人,双方家长,邱樟夫妇,还有毛大志,苏振轩,小蕊,风瑾……等等全都在。他们是担心文焱一家三口的情况,最主要是看小宝宝。见着了之后就各自散去了,各忙各的。秦桦和方奇山忙着去给方惋买些催奶的中药和食材。因为她如果不吃这些的话,奶水很快就要没了,只能靠这样催补一下,试试能让奶水再持续多久,能多一天算一天。邱淑娴和文治平忙着去买奶粉了,怕方惋因为奶水不够而导致孩子吃不饱。邱樟夫妇则是去街上给孩子买衣服鞋子。苏振轩和小蕊买婴儿车去了。毛大志也不甘落后,说自己要为宝宝提供半年的尿不湿……风瑾也喜滋滋地去为宝宝买玩具了。

    大家都兴奋得很,都行动起来,将满满的爱心都捧出来给这个打从娘胎出来就落入魔掌幸而能平安回家的宝宝。这也是给方惋一家三口让出安静的空间,让他们好好休息,享受享受团聚的喜悦。

    文焱是身体太虚弱,昨天的车祸虽然伤势不重,但流的血也不少,本该是在医院躺着输液打针吃药的,可因为要救孩子,他硬撑着,直到回到家里才昏睡过去。他的额头和胳膊上的伤口早就浸出了血,方惋将他的纱布掀开时都忍不住心颤,血淋淋的刺痛着她。为他上过药,血止住了,重新包扎过,她才能稍微放宽心。

    左边是心爱的丈夫,右边是刚刚回归母亲怀抱的孩子,这来之不易的幸福,让方惋心情澎湃,久久难以入睡,情绪还没从这两天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中抽离出来。

    世事难料,命运如棋。谁都猜不到人生的下一步等待你的是什么。就好像方惋以为孩子死了,现在却又失而复得。以为穆钊不会帮忙,谁知竟然是他亲自出马结束了尹梦璇的疯狂。以为尹梦璇只是一个因爱成恨的女人,实际上她却是穆钊的门徒,所做的一切不止是因嫉恨,还因她想要重现HZ

    没有谁能真正算得尽,因为,世上有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变数,最难测的是人心,最难掌控的也是人心。

    方惋低头看着宝宝,她温柔的眼神里尽是暖暖的爱,柔嫩的脸颊格外莹润,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圣洁的光辉,这是母xing的体现,是只有在母亲身上才能见到的发自灵魂深处的对孩子的爱意。宝宝长得真好看,简直就是缩小版的文焱,那眉毛,鼻子,下巴,都跟他酷似,就连耳朵的形状都长得一样。

    宝宝其实没有吃得很饱,方惋的奶水不多,因为她每天都有挤奶,不挤就涨着难受。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直到现在还没回奶,如果在失去宝宝那天就不挤奶了,也没有机会喂奶,要不了多久她就该回奶。可她没有想那么多,涨着难受就挤掉,这样虽然对母体有些伤害,但也赶巧还能留着点奶水不至于干了,否则这可怜的宝宝即使回来了也吃不到妈妈的奶水,那可就是终生遗憾了。

    方惋不由得想起在别墅里第一眼见到宝宝时,她被愤怒所蒙蔽,一心只以为那是文焱和尹梦璇生的孩子,哪里还会感应到异样,如今想起来,真是心如刀绞,假如自己多看宝宝两眼,靠近他一点,是不是就能察觉出些许异样?如果不是穆钊愿意帮忙,现在她还能这样抱着宝宝吗?如果文焱在车祸中遭遇不幸,她就算是找回了宝宝也只会更加痛不欲生……这一切都像是梦,一个可怕的噩梦,那么不真实却又狠狠撕扯着她的心。幸好,她没有失去宝宝,幸好,她没有失去文焱。她还有机会弥补,还有机会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脑子里混乱极了,各种画面都在乱飞,好不容易才入睡了,嘴角噙着一丝满足的笑意,这是从她生下孩子之后到现在,最最真心的笑容。“宝宝啊,妈妈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宝宝……我的宝宝……”

    破碎的心,深入骨髓的伤口,因为宝宝的回归而愈合。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有了宝宝,她才会感觉自己是完整的。假如宝宝真的死了,她和文焱就算再生几个孩子也缝补不了受伤的心,最好的结果就是现在,她抱着的是自己第一次怀孕生下的宝宝。

    这一觉睡下没多久,宝宝醒了,方惋也跟着醒来,看着宝宝皱着眉头红着脸,似乎是有哭的趋势,方惋赶紧地起身,抱着宝宝出了卧室。她没有带孩子的实际经验,但怀孕期间也看过书和视频,大概的基本知识还是知道的。

    客厅里已经堆满了婴儿用品,奶粉,奶瓶,纸尿裤……等等都是家人和朋友送来的,都是他们的一片爱心,尤其是纸尿裤正好派上用场。

    “妈……妈……宝宝尿了……”

    秦桦在厨房里忙活,听到方惋喊她,急忙跑出来。

    “我来我来,你没经验,现在旁边看着,学着点儿!”

    “嗯。”

    宝宝下半身光溜溜的,露出小腿儿一蹬一蹬,又白又嫩的小PP让方惋忍不住大吞口水,两眼放光:“妈……宝宝的PP好嫩,那小脚好漂亮,我很想……咬一口……”

    秦桦没好气地瞄了方惋一眼:“去去去,一边儿待着!”

    方奇山在一旁笑得可乐呵了:“惋惋啊,你不知道吧,你这么大点的时候,你妈妈每天都亲你的小手小脚,你的屁股也没少被你妈咬过。”

    秦桦笑说道:“你还说我,你那时候不也经常不把胡子刮干净就去亲女儿的脸吗!”

    “我那是不小心的,我最疼惋惋了,哪舍得用胡子扎她的脸嘛……”

    方惋也被父母的快乐所感染了,能看到这个家里再次充满欢声笑语,将那些愁云惨雾都驱赶走,方惋感到很欣慰,庆幸。

    “好了,宝宝换好纸尿裤,干净舒爽,不会哭啦。等吃过晚饭我们就给宝宝洗澡。”

    “给我抱抱!”方奇山兴奋地接过孩子,笑得一脸灿烂,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逗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方惋望着宝宝,目光尤为热切,像被磁铁吸了一样舍不得从宝宝身上移开。

    “惋惋啊……这孩子长得真精致,才几个月大就长成这样了,以后肯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帅哥!”

    秦桦捶了方奇山一下,眼一瞪:“你啥意思啊,自家孩子,难道以后长得不帅咱们不爱吗?”

    方奇山被秦桦这么一瞪,立刻赔笑道:“老婆,我不是这意思啊……”

    秦桦给了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低头亲了宝宝一口,眼里满是宠溺。

    三个大人的注意力全都在宝宝身上,一下忽略了沙发旁边还有一个沉默的小身影……

    闹闹扁着嘴,紧抿着唇,委屈地看着大人,再看看那个突然出现的小宝宝……闹闹觉得好难过,心里酸酸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在想,是不是姐姐的小娃娃回来了,以后就没人疼他了,全都去疼姐姐的小娃娃了?闹闹抱着泰迪熊,小脸蛋埋在熊熊的毛毛里,他有点害怕,可如果姐姐和爸爸,还有秦桦妈妈,都不爱他了,他该怎么办呢?

    ========================================

    文焱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头还晕晕的。

    能不晕么,流了那么多血,三天就只吃了一个馒头几口水,要不是因为在医院里输了些营养液,他还不知怎么熬过去呢。

    枕边的一大一小身影,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视线。方惋莹润如玉的面容上挂着一丝恬淡的笑容,宝宝娇嫩的小脸蛋白里透红,粉嘟嘟的小嘴含着手指,一点晶莹的液体顺着嘴角流出来,他比花骨朵儿还要嫩,这天然呆萌的小模样,让人的心禁不住轻颤……

    这样温馨动人的画面,文焱看得痴了,摒息,听到她和宝宝轻浅的呼吸,他才敢相信,这不是做梦。

    有种想哭的冲动,喉咙里像堵了一块什么,心脏的位置被揉进了棉花,柔软得发疼……

    绕了一大圈,仿佛死过一次那么痛苦,才找回了宝宝,才得以一家团聚。如果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啊……文焱的脑子不听使唤,开始短路,他又想起了在侦探社楼下看到的方惋和康佟拥抱那一幕,想起了他们的对话……如果方惋真的在那个时候想要和康佟在一起,那么,此刻的幸福还是真实的吗?为什么每每想起这个,他就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的幸福是从康佟那里偷来的,明明他自己是惋惋的丈夫,可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似乎是插足其中的多余的那一个?

    文焱十分讨厌这种感觉,讨厌自己怎会变成这么患得患失,这不是他的作风啊,可偏偏,神差鬼使,这恼人的感觉挥之不去。就如同人被一根细细的鱼刺卡住,不感觉特别疼但就是咽不下吐不出,浑身不自在。

    不管怎样,现在也算是雨过天晴了,双方的家长和朋友都有来家里,可唯独不见文萱出现。

    关于文萱,方惋和文焱都是有共识的。在家人面前,只字未提。难得现在一片和谐的宁静,没人再忍心破坏,但不代表就会对文萱听之任之。

    文焱经过一晚的休整,精神状态恢复了一些,他今天要去医院拿药,正好将孩子带去做个全身检查。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还不到晚饭时间,夫妻俩彼此心里都有个想法不谋而合……

    ========================================1ceMo。

    文萱的家。

    她还是住在从前和赵鹏宇住过的地方,顾了一个保姆伺候。

    保姆打开门让客人进来,忙着去泡茶,可客人已经自顾自地往楼上走去。

    一进门没见着文萱,自然是直奔楼上了。

    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文萱抱着孩子,手拉着行李箱出来。

    文萱一见来人,顿时僵住了,眼神惊恐,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文萱脸色煞白,神情慌张,两脚发软,颤颤巍巍地说:“三火……嫂子……你们……你们……怎么不在家里休息啊,我本来应该去看你们的,可是这两天孩子不舒服,发烧,我……”

    文焱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忍住没有朝文萱动手。还有什么比亲人的背叛更可怕,更心痛?

    “文萱,到现在你还要撒谎吗?你这是要去哪里?打算就这么一走了之?”文焱冷若冰霜的口吻,两只眼睛却是能喷出火来。

    文萱大惊失色,浑身一震,两脚发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哥……嫂子……我对不起你们,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文萱面如死灰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方惋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去扶她,下跪算什么,文萱的所作所为,就算是立刻死在她面前,她都不会惋惜。

    “文萱,我们来,不是为了看你下跪认错,我们只是来告诉你,尹梦璇亲口对我们说过,赵鹏宇自杀,是她逼的,是以你们的孩子来威胁。所以,赵鹏宇的死,等于是谋杀,而你,帮她将我的孩子调包,你以为是在报复我和你哥,其实,你是在帮助杀害你丈夫的凶手,如果不是尹梦璇迫/害,赵鹏宇不会死在看守所里。”方惋没有发火,因为抱着宝宝,她不想让愤怒的气息影响到宝宝。但她冰冷的语气,说的字字句句都好比带刺的弯刀戳进文萱的心脏,将文萱狠狠痛醒。

    文萱惊悚了,不住地摇头:“什……什么?是尹梦璇?是她害死了鹏宇?是她!”

    文焱强忍着心痛,别开视线:“文萱,你太让人失望,太让人心寒了,我们是亲兄妹,血浓于水的亲情,你都能弃之不顾,居然会帮着尹梦璇做出那种罪恶的行径,你的下半辈子,应该在进监狱里度过!”

    “不……哥哥……求你别让警察抓我,我不可以坐牢的!我的孩子已经失去了父亲,他不能再失去母亲啊!哥,我知错了,我不是人,我不该听信尹梦璇的话,你们要打要骂我都没有怨言,再不然就拿刀子桶我几刀也行,只求你们不要把我送去坐牢!”文萱是真的后悔死了,可这世上不会有后悔药吃。自作孽不可活。

    风电雷加呼。方惋侧头看看文焱,见他沉默不语,身子微微轻颤着,赤红的双眼里分明噙着点点泪光,他才是最痛苦的那一个。

    “方惋,你……报警吧。”文焱说完就转过身去,不再看文萱一眼,他不会给自己心软的机会。

    “哥……求你别这样……嫂子,嫂子……我不要坐牢,我不能坐牢啊!嫂子……哥——!”文萱心里充满了恐惧,看着文焱转身,听着他说的话,她像是坠入深渊一样,哥哥把决定权交给方惋,那不等于是铁定要坐牢了么?

    方惋清澈的瞳仁里尽是一片薄冰,居高临下地看着文萱,精冷的眸光一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以为这件事伤害到的就只是我和你哥哥吗?你在泯灭良知之前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你是在毁灭这个家,你知道吗?你哥哥对你的感情,你父母对你的爱,难道还不能敌过你心中的怨恨吗?到头来,其实你恨错了人,你该恨的是尹梦璇,而她已经死了,你现在,得到报复的块感了吗?你高兴吗?我曾经以为你是真的改过自新了,我还为你和文焱能重拾兄妹之情而感到开心,安慰,当我临盆那天,你送来的婴儿装,我很喜欢,我当时还在想,我们一家人能和和睦睦的一直那么生活下去该多好啊,可我想不到,是我的心软,给了你作恶的机会,我不该对你这种人放松警惕……因为我的心软,让我的孩子遭了罪,让全家人都遭了罪……你说,你不坐牢的话,如何能洗清你的罪孽!”【已更一万六,晚饭时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