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12章 卷七:续:老公,怎么不跟我一起睡?(加更)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312章 卷七:续:老公,怎么不跟我一起睡?(加更)

    方惋一席话,让跪在地上的文萱哑口无言,冷汗涔涔,悔恨,痛苦,绝望……都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她也觉得自己是罪无可恕,就算被送去坐牢也是罪有应得。只是,这醒悟是用惨痛的代价换来的,让全家人都痛得死去活来才有了她此刻的觉醒。

    文萱低声啜泣,怀里的孩子也在哇哇大哭,母子俩的哭声,是催心的利剑,戳在文焱心坎上,痛得他难以呼吸,他不敢回头去看文萱和她的孩子,他不能开口让方惋放过文萱,因为文萱这一次犯的错,是致命的。他刚才让方惋报警而不是他自己亲自打电话去警局,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

    文萱自觉无望了,哥哥让方惋报警,方惋也说了她该被送去坐牢,她还有什么可挣扎的?事到如今,她跪也跪了,求也求了,哭了哭了,可她知道,哥哥和方惋再也不会心软,她的下场就是坐牢。既然如此,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将孩子安排好。

    “哥……方惋,我是该死,我罪有应得……我只求你们一件事,将我的孩子交给爸妈,请他们代为抚养,并转告他们……我对不起我们全家人,我是罪人,我今后会在监狱里忏悔。他们可以当没有我这个女儿,但孩子是无辜的,求你们……别苦了孩子……”文萱泣不成声,望着怀里的小生命,站起身,眼里充满了强烈的爱和不舍。

    文焱身子微微一晃,连忙扶住楼梯的扶手,却还是没有回头。

    方惋怀里的小宝宝见到有人哭,他很好奇,小手指指着文萱,嘴里咿咿呀呀地发出声音,小身子不安分地动,像是想要过去看个究竟。

    方惋不知道宝宝为何变得躁动不安,只是顺着一种直觉,脚步在移动,下意识地说:“儿子,你是要做什么啊?”

    宝宝还小,不会回答方惋的话,只是当方惋走到文萱跟前时,宝宝的小手伸出来去摸文萱的孩子……

    “哦……哦……”宝宝嘴里发出大人听不懂的声音,说也奇怪,文萱的孩子本来哭得厉害,但是被方惋的宝宝这么一摸,小家伙不哭了,还回应了几声:“哦……啊……哦哦哦……”

    这孩子已经一岁多一点,能说话了,但他却和方惋的宝宝一样只发出含糊的声音,仿佛这是小孩子之间一种特殊的交流,像是在用大人不懂的方式谈话。两个孩子都在笑,干净纯粹的笑容比太阳还要光明,比春天还要温暖人心,看着这副画面,你会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即使是一颗黑暗的心也会被照亮,洗涤。

    孩子是最纯净无暇的天使,不染一丝尘埃,他们不会知道大人的爱恨情仇。看见别人笑,他们也开心,看见别人哭,他们就不舒服,即使是几个月大的孩子,看见另一个孩子哭,他也会被感染悲伤,所以才会伸手去抚摸哭的人。这人是谁,这人的母亲曾是多么的恶毒,都与孩子无关,他不懂,他没有认知,所以他能无私地奉献出自己的安慰,哪怕只是一个摸脸的动作。

    文萱此刻真恨不得能一头撞死才好。方惋的宝宝,曾被她丧心病狂地调包,交给了尹梦璇那个魔鬼,可现在,她的孩子在哭,最先来安慰的,竟是这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宝宝。而她呢,给了这个宝宝什么?给了灾难,给了伤害,宝宝还给她的却是纯洁的笑……文萱感到无地自容,她也是当母亲的人,她怎么会做出调包的事,她当时是被魔鬼附体了吗?

    方惋神色复杂,看着两个孩子笑得这么开心,她突然觉得心头的某一块大石头一下子粉碎了……她已经有了决定。

    方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清冷的眸子里有着一抹决绝的冷静:“文萱,你的所作所为,即使是坐牢也无法偿还。你残忍无情,我本该像你报复我那样地报复你,让你生不如死,可是,我跟你不一样,我不会沦为仇恨的工具。人类是有智慧有理智并且懂得自控的,否则,任由邪恶滋生,不加以遏制,那跟畜生有什么分别?如果换做以前的我,一定会让警察抓你,将你送进监狱,但是我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我的心态也会变,我觉得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身边的每一个爱你的人关心你的人都在为你付出,难道不该为他们想一想吗?如果将你做的事告诉家里,你坐牢,我和文焱都不会开心,因为,我们的父母,还有外公外婆,都会气得只剩半条命,即使我的宝宝回来了,这个家也不会快乐。家里的每个人都经历了太多的伤痛,全都脆弱得不堪一击,包括我自己。我们需要的是安宁,是和平。”

    文萱脑子发懵,眼里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你……你是什么意思?”

    “我不报警,但是,你必须得到惩罚。既然你做出了将我的宝宝调包的事,那么,我要你答应我,从今以后,你不能再做坏事,不能做对不起家人的事,还有,只要有空就要去孤儿院当义工,为那些无父无母的孩子们送去一点温暖,把你的母爱,分一点给孩子们。这不是一两天的事,你要长期地坚持。你能做到吗?”方惋那双美丽而清澈的大眼睛格外透亮,瞬也不瞬地盯着文萱的脸。

    文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吗?她真的可以不用坐牢?

    “我……我……嫂子……我……谢谢……谢谢你……我答应,你说的我一定会做到,我保证!”文萱最后那三个字说得十分响亮,她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

    先前文萱说知错了,仅仅是知道而已,但真的送她去坐牢的话,她心头难免会有积怨,可现在,她是真正的大彻大悟了。方惋的以德报怨,为了都是这个家,她的度量,她的胸襟,是许多人都达不到的高度。她用宽容代替了仇恨,她没有步步紧逼,尽管那是她的权力。退一步海阔天空,有时候,原谅远比憎恨更加难。但如果那个人是真心悔过,原谅,就会创造新的希望。就好像方惋要求文萱以后去孤儿院当义工,只要文萱是真心的,那么孤儿院的孩子们将来就会多个妈妈,多一份温暖,少一点冰冷,少一点孤单……这么做的意义,远比送她去坐牢更加深远,正面。惋萱无都上。

    “还有一点,文萱你要记住,这件事,只能我们三个人知道,不能让家里的其他人知道,将来孩子长大的也不能告诉。希望你今后真的可以重新做人。你也是一个母亲,随着孩子的成长,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他的榜样,想要孩子将来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你就要先做给他看。”

    “嫂子,我知道了。我……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以后我会让大家看到我的改变,我要当一个好母亲,为我的孩子做个好榜样,将来……希望他能像哥哥和嫂子那样,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地做人。”文萱神情肃穆,真诚,看来她是真的醒悟了。为了孩子,她想要成为另外一种人……能抬起头挺起胸做人。

    方惋抱着宝宝转过身去,一回头,正对上一双赤红的眸子,他眼里翻卷着波澜,却已经是说不出话来。

    方惋心里一酸,这个男人啊,明明都已经痛得肝肠寸断了还说让她报警,这是为了让她心里好受些,为了对她有个交代,他宁愿自己忍受着痛苦。

    方惋瞪了文焱一眼,故作严肃地说:“还愣着做什么,回家去啦,宝宝一会儿该喂奶了!”

    “呵呵……好,回家。”文焱诺诺地点头,回头深深地看了文萱一眼,然后携着老婆孩子走下楼去了。

    宝宝懒懒地缩在妈妈怀里,他有点困了,耷拉着眼皮,不一会儿就睡着。他睡得很香甜,他喜欢妈妈身上的味道,有股子奶香,软软的怀抱温暖又舒适,是他最依赖最眷恋的地方。

    所幸的是宝宝还小,记不得自己曾被一个多么恶毒的女人带过,被她掐,被她拧,被她打,他都不会记得,以后懂事了也不会知道。他将会在大人的疼爱中长大,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

    这一连串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天空变得晴朗了,空气变得清新了,世界又生动了起来。

    回到家,又是一屋子的人在等着。方惋和文焱身后跟着的是文萱和她的孩子。

    刚一进门,方惋怀里的宝宝就醒了,懵懂的大眼睛望着屋子里的一群人,然后他就被邱樟抢过去抱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太公太婆……全都争着抱,一个个的脸都笑开了花,直接将方惋和文焱无视了。文萱的孩子也被抱走,她已经习惯了,直接坐在旁边看热闹。

    “啧啧,瞧这皮肤,忒水嫩啊……”

    “看看这耳垂长得多好,有肉,厚实,一定是个有福气的人!”

    “宝贝儿,来亲一个!”

    “。。。。。。”

    轮到文治平抱了,他怎么就觉着孩子笑得有点不对劲呢?愣了一愣,随即问道:“孩子是什么时候尿的啊?”

    说着,文治平就查看了一下……1cfq9。

    “哎哟!真尿啦!快快快!”

    “我来给他换!”邱淑娴一溜烟儿跑进去拿纸尿裤了。

    看着一群长辈围着一个宝宝团团转,方惋和文焱不由得无奈地相视一笑……都是老顽童啊,都忒热情了,瞧这架势,家里就算再多两个宝宝都不够大人们寄托爱心……

    “算了,没我们什么事儿了,休息去吧。”

    文焱也觉得,长辈们都在,他和方惋连孩子都难得抱一下,还不如进去休息养好精神。

    看到家人相处和睦,开心,方惋更加觉得自己放过文萱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她为了逞一时之快而将文萱送去坐牢,她将什么都得不到,这个家一定会彻底支离破碎永不愈合。全家平安,全家开心,才是真的幸福,圆满。

    晚上吃饭的时候,一大锅的花生猪脚汤。花生是发奶的东西,很多产妇坐月子都会吃。方惋那时没吃,因为宝宝不在。现在她得使劲吃,天天吃,还有一些催奶的中药。她现在奶水不够了,只希望能食补,药补,延长一下她的哺乳期。有的母亲为了保持胸型而选择不给孩子喂母乳,但对于方惋来说,她经历过失去孩子的惨痛,现在哪怕是让她多给孩子喂一天奶,那都是一种幸福。

    接下来的几天,家里都沉浸在满满的喜悦中。方惋的心思大都被宝宝吸引走了,文焱也需要养身体。这日子是前所未有的宁静,温馨。多了个宝宝,家里显得生机勃勃,时常都能听到宝宝的笑声,他在亲人们加倍的关爱下,长得白白胖胖的,很健康。

    苦难过后的平静总是特别珍贵,方惋很享受这样的日子,但是过了几天她就察觉到一点不对劲……

    文焱显得有点怪异,他不像以前那样和方惋斗嘴了,平时很少说话,方惋说什么他都做什么,不会说个“不”字。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两次方惋半夜醒了都不见文焱,一找,原来在对面房间里睡觉。

    是因为他觉得孩子晚上睡觉闹腾了,影响到他了吗?方惋有点不明白,文焱干嘛像是故意在回避着什么?这感觉来得怪异,淡淡的可就是挥之不去。

    不是一切烦心的事都解决了吗?他还有什么心事?

    方惋不动声色,这一晚,她将宝宝哄睡着了之后,假装自己也睡着,然后留心着文焱的动静……

    果然,他又悄悄起床去了另一个房间。

    方惋炸毛了,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方惋直接推开那个房间门,大刺刺地钻进他的被子,看他有何反应。

    文焱僵硬着背脊,心里暗暗叫苦……鼻子里钻进熟悉的清香,是她的味道,虽然背对着她,可他能想象得出她现在娇嗔的表情。

    方惋低声的呢喃:“你怎么不跟我一起睡?”

    文焱身子一颤,没有转过身,她看不到,此刻他深邃的瞳仁里闪烁着幽暗的光,心里默念:“惋惋……你是个好女人,我对你的爱从未变过。可是,还有一个康佟啊……你和他之间都是美好的回忆吧,而我和你之间却有许多不愉快的记忆。我不敢问你是否真的想过要跟康佟走,那答案,我竟然害怕了……”【两万字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