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16章 卷七:续:看着别人的青梅竹马
    虽说最近文焱有时表现得怪怪的,即使是在那晚和方惋一番激情缠绵之后他还是没有彻底打消心头的顾虑,自信还没完全找回来。而方惋很多时候都把精力放在孩子身上,难免忽略了文焱,一时也没察觉到他的心事。这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文焱对公司的事渐渐上手,宝宝健康成长,全家人都在疼着他,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家里时常都充满了欢声笑语的,但文焱总是会在开心的时候产生一种莫名的无奈,他心里那点小纠结,不解开的话,他的信心是难以恢复了。

    如今有了宝宝,方惋不再适合当私家侦探了。她生活的重心就是家,老公,宝宝……将来宝宝还要上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

    私家侦探是个没有白天黑夜的职业,有必要的话,即使是天不亮的,大半夜的都得出去查线索,并且还有一定的危险。所以,家里人一致认为,方惋不能再以那个为职业,她得在家安心带孩子,至于她想出去工作,等孩子长大一些再说。

    方惋觉得家人的考虑是那么回事,她也想专心照顾孩子。但是,侦探社总不能一直摆在那里占着位置吧,那是康佟买下来的房子,她是租户,既然她不开侦探社了,理当向康佟交代一声,让他将这里租给别人吧。

    看着屋子里熟悉的一切,方惋有些舍不得。这是她工作的大本营,是她开始独立,开始活出自己的地方,对她来说有太多太多说不完的意义。

    方惋不禁感慨万千,从前的种种一幕一幕袭上心头……多年前,她和康佟都还小,两人都喜欢看推理破案的故事和电视电影儿,有着共同的志趣爱好,向往着长大以后能开一间属于自己的侦探社。后来他出事了,只剩下她还在坚持着,选择了这一份与众不同的职业。身为一个女侦探,她需要比别人更多的勇气和决心,她面临的困难也更多。

    犹记得,第一桩生意,她没有收钱,还自己倒贴,就为了能证明自己的能力,能得到一个被人认可的机会。哪怕是吃尽苦头也不吭一声。她出色地完成第一个雇主的委托,之后人家为了答谢她,给她介绍来了生意。第一笔有报酬的生意是赚到了一千块钱。第二次是两千,第三次是一万,第四次,第五次,第N次……她渐渐在这一行站稳了脚跟,有了令人信服的资本和口碑,才得以能继续经营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她的人生会失去很多珍贵的精彩。正是因为有了当私家侦探的那些经历,她才会被磨练成现在的方惋。坚强,勇敢,睿智,清楚自己要什么,有主见,有思想,不用依附于别人也能让自己和家人衣食无忧。她活出自己的价值,她身体力行地在坚持着心中的信仰,坚信人间有正道,清醒地活着,在俗世洪流中,留下一点足迹,留下一点光明照亮黑暗与腐朽。正义公理,从来都是需要存在于世间的,不管在哪个年代,不管社会如何发展进步,不管有的人是如何不屑地唾弃嘲笑,她就是坚定不动摇,做真正的自己,问心无愧。

    是这小小的侦探社让她完成了梦想,如今,她已经完成了在某个阶段应该做的事情,她没有遗憾,她可以心存感激地告别这里,安心当一个母亲,进入人生下一个阶段。

    方惋将自己那些宝贝工具都拿出来放到沙发上,一会儿还得和保险柜一起搬回家去收好。

    方惋的情绪难以平静,鼻头微微发酸,不是伤心,只是有点不舍。要不是因为有了孩子,她还会继续干下去的,她喜欢这份工作,可现在,是该说再见的时候。

    就在方惋独自感叹时,门口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老公,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家电市场视察了吗?”方惋神情愕然地看着文焱。

    “咳咳……是啊,提早结束行程,我就过来看看,顺便帮你拿些东西。”

    方惋也没多想,嫣然一笑,点点头。

    文焱果真只为帮忙而来?是……是才怪!

    几分钟后,康佟来了。

    咖啡色风衣,黑色皮裤,简单的搭配穿在他身上却能给人造成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太帅太有型了!完美无缺的五官,冷魅惑人的气质,特别是嘴角含着那一丝邪笑,更是让人心痒痒,定力差点的女人一定会心如鹿撞……

    方惋在看到他进来时,也有微微失神。他似乎清瘦了一点,但脸部的轮廓却更加好看了。

    “惋丫头,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五分钟。”康佟潇洒自若,径直走过来坐在方惋旁边,俊脸上是她熟悉的微笑,宠溺。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你是翼帮的老大,那么忙,能亲自来,我已经恨荣幸了。”方惋说着还故意眨眨眼睛,俏皮地笑笑。

    康佟脸一沉,佯装生气:“好啊,你这丫头居然取笑我?亏我那天还带了翼帮的兄弟在海滩附近埋伏,怕你有危险,小没良心的!”

    原来那天在海边用穆钊换回宝宝,康佟也是在暗处“观战”的,只不过最后解决问题了,宝宝也救回来,他就没现身。说的方有头。

    方惋心里一暖,眼眶有点润:“康佟……”想说谢谢,可她知道,如果说了他会感觉见外,所以她也不说,只用眼神表达。

    两人这么对望着,忽略了还有个人呢。

    文焱手里拿着杯子,眉头都皱紧了……想不到那天康佟也去了。虽然他没现身,但却表明了他是在将整个翼帮都作为方惋的后盾,这份情意有多重,岂是普通朋友而已?康佟对方惋真够上心的,而方惋也很感激康佟,瞧她,眼睛都红了,两人“深情”对望着,文焱感觉自己好像是多余的一样,心里很不是个滋味,特别是听到康佟喊“惋丫头”,文焱的心更是刺痛。那么亲昵的称呼!

    文焱这副苦瓜脸,康佟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冲着他微微点头,露出一个很有深意的笑容,就当是打过招呼了。而方惋背对着文焱,不知道他现在有多纠结。

    “康佟,我要在家全心全意地照顾宝宝,所以这侦探社,我打算结束营业。我今天就是特意跟你说这个事的……”

    “嗯,照顾宝宝是应该的,你确实不能再当私家侦探了。”

    “康佟……我……”

    这时,文焱拿着杯子过来了。

    “你们别只顾着说话,喝点茶。”文焱低着头,将茶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开。

    康佟瞄了他一眼,接着跟方惋聊。

    “惋丫头,是不是舍不得啊?”

    方惋蹙着秀美,幽幽地一叹:“当然舍不得了。这是我的事业,虽然规模很小,但我曾经很努力很用心地在做……当私家侦探的日子,我很充实……”

    “你呀,从小就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人家都十三岁的时候,早就已经啃过N多言情小说了,你还就成天抱着推理小说在看,有时候看过了还害怕,胆小得不敢睡觉。”

    “哈哈,对!我记得有一次,我因为看了一个谋杀案的故事,晚上睡不着,藏在被子里给你打电话,你为了给我省话费,挂了电话又打过来,后来第二天早上我醒了再打给你,你的手机欠费停机了……”

    “你还好意思说呢,我当时听你那边没声了,想挂电话又怕你一会儿醒了会害怕,我就一直没挂断……明明最怕血腥,还要看谋杀案。”

    “所以啦,我开侦探社都有规定的,我不接谋杀案,哈哈……”

    “。。。。。。”

    文焱刚才送了水过去,现在只能装着在擦桌子椅子才能靠近这边。

    手里拿着抹布在那擦,但是距离沙发这边越来越近了……不靠近怎么能听清楚他们说什么呢?但是越听越感觉心里好酸痛,就像有无数只猫爪子在挠。方惋和康佟真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他们此刻看起来好像一对重逢的恋人,而他呢?他算什么?

    方惋开始没注意到文焱的异常,但现在她无意中瞥到文焱怎么鬼鬼祟祟地往这边瞧,还拿着抹布,只是,她的办公桌有那么脏吗?

    “咳咳……咳咳……文焱,你站那儿偷听累不累?不如过来喝杯茶坐着聊?”康佟似笑非笑的神情里含着几分揶揄。

    文焱一僵,脖子一梗,嘴硬道:“我没偷听!谁说我偷听了……我只在看办公桌挺脏,我擦擦而已……”

    “什么?脏?”她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她一来就已经擦过办公桌了他还说脏?

    方惋冰雪聪明,只需要脑子一转就明白了,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方惋一扭头,对着康佟笑得可灿烂了,故意放柔了声音娇嗲地说:“康佟啊……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康佟眉头一挑,微感诧异……方惋从来不会用这么做作的声音说话,可现在为什么?明显,她是装的。

    康佟瞄了文焱一下,忽然心有所悟,随即也配合地说:“好,一起吃饭。”1ck6C。

    “你想吃什么?你说。”方惋娇滴滴地挽着康佟的胳膊,眼角的余光却是瞄着文焱,见他竟然转身去角落里而不是冲上来拉开她,方惋心头一股懊恼就窜上来。

    文焱果然不对劲。他的脾气怎样,方惋是知道的,他现在居然能容忍她挽着其他男人的胳膊而视若无睹?不正常!文焱太不正常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