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17章 卷七:续:老婆是母老虎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挽着其他男人的胳膊,有说有笑的,还商量一会儿去哪里吃饭,俨然已经将他这正牌老公给当成空气了,他心里能好受?犹如刀子在割,还有无数酸泡泡在冒,情绪激烈,浑身都气得发抖,好几次都差点想冲上去揍人然后将老婆拉开……但即使是整个人都快要冒烟儿了,文焱还是拼命忍住了冲动。如果换做以前,他绝不会顾虑太多,直接将康佟轰走,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先前康佟与方惋的对话,她温柔的表情,她亲切明媚的笑容,还有他叫她“惋丫头”时,那种令人心悸的宠溺。

    此刻,方惋挽着康佟,那么开心,他这个当老公的,虽然有个名分在,但名分算什么,她心里真正想跟的人是谁,跟谁在一起才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假如他冲上来大吵大闹,破坏她的心情,那样有意思吗?强拧的瓜不甜。感情是无法勉强的,她应该有选择幸福的权力,如果她真的和康佟有情,他现在冲上去不就是自讨没趣?

    文焱站在窗户前,背对着方惋,强忍着没有回头,他只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没听到。这种滋味,痛得难以呼吸。

    方惋皱着眉头,气呼呼地瞪着他的背影,表情却是带着歉意地对康佟说:“对不起……我刚才是试探他,可我说请你吃饭是真的。”

    这话说得很小声,只有康佟能听见。

    康佟眼底一抹痛色闪过,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呢,是他自己愿意配合方惋的,因为他也看得出来文焱的不对劲。但这样的配合,他心里难免会难过的。

    康佟附耳过来,压低了声音轻声说:“我们再加把劲试探他。”

    “嗯?”方惋愕然,没明白康佟的话,可接下来康佟的耳语,让她频频点头。

    方惋和康佟都站了起来,见文焱还是没回头,方惋冲他背影喊了一句:“我们出去露丝威豪酒店吃饭了,你帮我把这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拜拜!”

    “砰——”关门声响起,文焱身子一震,缓缓转过身去,果然,方惋和康佟已经走了。

    现在只剩下文焱一个人,他不用再装做没事了,心底压抑的情绪蔓延开来,整个人都充斥着悲伤的气息,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抽烟。他是方惋的老公,现在却像个多余的人一样,他们出去吃饭没有叫他,连做做样子的话都没有。难道再秦梅竹马的面前,他这个正牌老公就什么都不算吗?如果方惋心里还有他,她怎会就这样走掉?

    失落,痛苦,哀伤……各种令人揪心的负面情绪都堆积在一起,酸痛得要命,心都在滴血啊!

    “她和康佟在一起,那么开心,我有什么资格去破坏她?她和我结婚以来,快乐的时候或许很少吧,曾经的那些伤害,波折,虽然过去了,可真的不会对夫妻间的感情有影响吗?一旦心里有了阴影和间隙,她对我失去信心,她会更加怀念从前和康佟一起的美好时光。这么下去,离婚只怕是迟早的事吧……”文焱心里在胡思乱想,一口接一口的抽着闷烟,眉头拧成小山,脸色阴霾到了极点,浑身散发出来一股悲悯的气息,活像是被人抛弃了的小媳妇般委屈。

    坐立不安的他,仿佛怀揣了一只兔子似的,心在砰砰乱跳就是无法安静下来,控制不住会去想,方惋和康佟去吃饭了,吃完会去哪里?会做什么?她会回家吗?

    他们是去“露丝威豪”酒店?

    嗯……露丝威豪。这几个字在文焱脑海里反反复复出现不断放大……

    西餐厅。

    这里环境高雅,舒适,美食也是本市有名的,尤其是它正宗地道的红酒牛排更是吸引诸多消费者的磁铁。

    坐在角落的位置很清静,既能观赏窗外的美景又方便聊天。方惋和康佟都已经点餐了,面前各自摆放着一份牛排,看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

    方惋在自己人面前是不会刻意掩饰情绪的,她眉宇间隐约的轻愁,让她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一刀一刀切着牛排,动作很慢,这可不像她平时的作风。一个标准的吃货在面对美食时才不是这种异常斯文的表现呢。

    康佟一边切着牛排一边留意方惋的表情,不由得有几分心疼:“惋丫头,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刚才我说让你跟我一起出来,是因为我以为文焱会有点反应,谁知道我料错了……他没跟来,连个电话都没有,是我这主意出得不好。可我们来都来了,你也别愁眉苦脸的,这样我怎么吃得下。”

    方惋一愕,随即连忙摇摇头:“康佟,我没有怪你啊,其实我也以为文焱会有反应,所以才答应你的建议,没叫上他一起来吃饭,是想试试他到底能忍多久,可事实上,他真的不闻不问了,这怎么能怪你呢。这个……这个牛排很好吃,真的!”

    方惋说着还一口吞下了一大块,笑米米地望着康佟,嚼着牛肉,一脸满足地说:“嗯……好香啊,你快吃啊。”

    看她恢复常态,康佟放心多了,两人有说有笑地,这气氛也变得轻快起来。

    他们不会知道,在不远处的另一个角落里,有一双犀利的鹰眸正盯着这边,将他们的动作神情全都看在眼里。这人衣领翻起来将脸遮住了大半,背对着方惋那一桌,不敢一直盯着看,生怕被发现。只能时不时回头偷瞄一下,显得十分鬼祟。由于怕靠得太近被发现,他只能选择这张桌子,但这边听不清楚方惋和康佟的谈话。

    “先生,请问您是一个人吗?现在需要点餐吗?”服务员亲切和蔼地问。

    “咳咳……是……是一个人……那个……先给我一杯白开水。”文焱压低了声音对服务员说。

    一杯白开水?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僵,随即很礼貌地招呼一声就走开了,转身之后才扁扁嘴,心想啊,看这男人一身名牌,长得英俊潇洒气质又好,只可惜好像没什么钱。

    文焱才不会管别人怎么想,他可没心情吃东西,他只是来看看方惋和康佟吃过饭会去哪里。不来的话,他怕自己回家去都难以安心。

    窝在这角落里,文焱心里鄙视了自己一百遍,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居然干起这样偷偷摸摸监视妻子的事儿了,唉,真是……有苦难言啊,沦落到这种地步了,看来今后也别想有好日子过。文焱这么给自己下了个定论,一张脸比苦瓜还要苦。

    方惋和康佟先前在侦探社里是故意配合着刺激文焱的,因为发觉他的不对劲,但他又嘴硬不肯承认,所以才刺激刺激他。方惋以为他没跟来,哪知道这男人动作那么快,悄悄地趁她没注意就溜进来了。他自己是特种兵出身的,要跟踪一个人,没那么容易被发现。

    一分一秒的时间对于文焱来说都是非常难熬的,看着方惋和康佟吃得那么香,聊得那么投契,笑得那么开心,他感觉自己这是在找虐。干嘛要来?明知道来了会更难过,还是忍不住。,没出息!不争气!文焱暗骂自己。

    康佟在方惋面前一点都没有黑帮老大的架子,面对她,他只是一个大哥哥,一个会呵护她的亲人。他能从她的一颦一笑中捕捉到她内心的喜怒哀乐,他的疼惜好像用不完似的。

    “丫头,你有没有告诉文焱,我的真实身份?”

    “前两天告诉过他了。”

    “他有什么反应?没有追问你什么吗?”

    “没有啊……”

    康佟微微一蹙眉,深邃的桃花眼里涌起几分复杂:“这不正常啊,他既然知道我是你的发小,以他的头脑,不会想不到我和你曾经有感情,可他连一句都不问,这就有点不正常了,除非是他心里早就有些想法。”

    “想法?”方惋美目一转,露出思索的神情,联想到他最近的异常,还有今天的那些怪怪的举动,很可能真的像康佟说的,文焱有想法。有想法的意思有时就代表有误会。

    “嗯……看来我回家之后得好好跟他谈一谈。”

    “对,希望你们谈过之后就没事了。”康佟这话是真心的,但心底也带着挥之不去的疼痛。今生无缘与方惋成为夫妻,他除了祝福她,还能做什么?

    文焱做的位置,是听不到这些话的,否则他也不用那么纠结了。

    他杯子里的水已经是干了又满,满了又干,人家服务员的耐心就算再好也有个限度啊,现在正是晚餐时间,他一个人霸占一张桌子又一直不点餐……

    没水了,文焱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喝得肚子胀,而服务员也没再过来给他倒水。这货终于是觉得不好意思了,恰好在这时,方惋和康佟已经起身,这是要走了。

    文焱赶紧地缩着脖子用手挡住脸,只留个缝隙偷瞄着。

    方惋和康佟往门口走去,两人满面春风的样子,男俊女俏,看上去格外养眼,不知道的人确实会将两人当成是一对。

    刚出门口几步,方惋忽地哎呀一声:“我的手机落在桌子上了,我回去拿!”

    方惋急忙转身往里边跑,不巧撞上一个从餐厅里出来的身影……

    “哎哟!”方惋吃痛地捂着鼻子,抬眸一看这个撞上她的人竟然是文焱!着男一然经。

    文焱全身僵硬地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万分地看着方惋,表情极为滑稽。

    “呵呵……惋惋……”

    方惋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瞪着文焱,圆圆的眸子里尽是惊诧和懊恼,愤愤地咬牙:“你什么时候跟来的?”

    “就你们上牛排的时候我就……就……”文焱像是被抓住了尾巴一样,浑身不自在。

    方惋将文焱拽到一旁,用力掐了一下他的胳膊,嗔怒道:“你还真能忍啊?在侦探社的时候假装擦桌子,结果是为了偷听我和康佟说话。我们说出去吃饭了,你也不叫住我,现在却跑来餐厅跟踪监视?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方惋气得小脸涨红,她不是觉得文焱不该出现,而是他居然在一旁看她吃饭那么久都能忍着不现身,太奇怪了,根本不像是他的脾气会做得出来的事。

    方惋见文焱默不作声,她更是窝火,“你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最近你都怪怪的,老是爱去别的房间睡觉,平时跟我说话也很少,再也不跟我斗嘴了,像个软柿子一样什么都依着我。今天又特意来侦探社突击检查我,但是你看到我和康佟出来吃饭,你连吭都不吭一声,却又要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来餐厅监视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你是我老公啊,你要过问我的事,都是应该的,名正言顺的,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搞得好像小三插足一样?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方惋一顿斥喝,最后还来一句威胁的话,这可就严重了。文焱听闻这番话,他的忍耐也被戳破,压抑的情绪达到极限,把心一横,神情悲痛地说:“对不起,惋惋……我是……我承认,我怕你跟康佟旧情复燃。上一次你没让我进家门,第二天我去侦探社找你了,可我走到楼下就看见你和康佟在一块儿……你们拥抱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你的发小,他就是以前我见过的照片里的人。你们不止拥抱,你还说让他等你的好消息,我就觉得……可能你是对我太失望,所以想跟我……离婚。”

    “你……你……”方惋气得想咬人,原来竟是因为这样,难怪他最近表现那么奇怪,他居然会以为她曾想过要离婚?1cluw。

    “你竟然这样认为我?”方惋的拳头狠狠落在文焱背上,胳膊上,嘴里哽咽地说:“回家去!你给我老实交代清楚!不然我就跟你没完!”

    文焱惊喜,方惋是说现在回家吗?她不和康佟走了?

    康佟望着两人的背影,不由得有点同情起文焱:方惋发飙了,文焱啊文焱,当女人变成母老虎时,那是相当可怕的。你就自求多福吧!【今天就这一章4千字,明天会恢复更新。还有几天就全本完结了,大家请移驾到我的新文《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