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321章 卷八:结局卷2
    让秦桦和文焱一起去见穆钊,这也是一种心理战术。首长当然知道秦桦被紫幻的毒所困扰,而她又是穆钊爱的女人,只希望如今的穆钊在看到秦桦时,能够唤醒他的心底的某种良知,或许他会透露有关紫幻的线索。

    天气更凉了,深山里的日子也不如之前那么好过,比外界更早地进入到冬天。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每个都穿上了厚厚的棉大衣。统一的深蓝色,统一的款式,统一的厚度。如果是换做以前,穆钊以及他的几个兄弟,一定是受不了在没有空调和暖气供给的情况下生活在这样的大山腹地。但自从进来之后,每天都有规律的生活,锻炼身体,每天必不可少的就是做运动,现在他们一个个的都适应了这人仓里的环境,虽然很冷,但也能承受得住。

    穆钊是这些人当中最有闲情逸致的一个。除了下棋玩游戏,他还会练字。他的石室里有文房四宝,每天写上那么一会儿,他也乐在其中。如今的穆钊可以说是修身养性了,更体现出他儒雅的艺术家气质,特别是在他挥洒笔墨的时候,自然会散发出与世无争,宁静祥和的气息。

    一首《兰亭序》才写到一半,穆钊便有些心绪不稳了,原本飘逸灵动的行书字体,在他的手腕莫名颤抖的时候竟然差点留下一处败笔。穆钊及时收了笔,站在书桌前呆立半晌,眉宇间隐隐透着几分无奈……看来,我还需要更冷静,更淡泊。

    书法本是能陶冶性情,锻炼人的心xing,穆钊潜心书法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内心更安于现状,这作用好比信佛的人天天诵经是一样的道理。

    淡泊清远,无欲无求,才是穆钊对自己最终的要求。说不上看破红尘,只是想让自己的心从无止境的欲望中解脱出来。

    今天看来是难以再下笔了,穆钊也不强求,将笔墨都收好,恰在这时,他的访客也到了。

    秦桦和文焱并排坐着,两人前来的目的都是为了紫幻。其实文焱感觉有点尴尬,只是首长不同意由秦桦单独会见穆钊,必须是在文焱的陪同之下。

    秦桦背对着门坐,在听到背后的响声时,她的身子微微一颤,背脊僵硬,硬是没回头,但她能感到有一双火辣辣的目光投来。

    进来之前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但是到了这一刻,秦桦还是忍不住会有点紧张。不管穆钊现在什么身份,毕竟是瓜葛那么深的人,恩怨情仇都深入到骨子里了,如何能有平静的心态。

    穆钊看起来很淡定,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坐下来那一秒,他放在腿上的手,掌心微微发汗。

    她穿着他最喜欢的浅橘色衣服,齐耳的短发,清瘦的容颜上隐隐透着几分红晕,明澈的眸子还是一如往昔一般动人。比起她被囚禁的时候骨瘦如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现在的她,恢复了不少,不再是一层皮包骨了,看起来应该有90斤的体重,脸部也不再那么干瘪凹陷。虽然她已经是快要五十岁的人,可五官的轮廓比起年轻时候相去不远,只是多了些皱纹,肌肤略显松驰,但仍然能辨出几分她年轻时的风采。

    秦桦看着穆钊坐在自己面前,这么近,但又感觉似是远在天边。心情颇为复杂,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他穿着深蓝色棉衣,胡子没有刮,头发到是整齐的,他的眼神很沉静,在看不到以前那种凌厉的锋芒和欲望,他真的变了不少。

    文焱他眼底藏着一抹欣慰……看到现在的穆钊,给人一种平静祥和的感觉,褪去了枭雄的霸气冷酷,显现出来的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面目。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穆钊的底细,文焱真的很难相信眼前这看似普通的中年人竟会是曾经叱诧风云的穆钊。

    秦桦和穆钊就这么无声地对望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明白彼此的眼神里交流些什么。

    文焱有点尴尬,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他来此并非纯粹探望,主要还是受首长所托前来。

    “咳咳……咳咳……妈……您这……”

    文焱的声音将两个对视的人拉回现实,秦桦略显慌张地低头,笑笑:“穆钊,谢谢你上次帮我们救回了孩子,他现在……很好,身体很健康,家里人都很疼他。”

    穆钊一听,清瘦的面容上并没有太大波动,只是轻轻一勾唇:“你们来,只是专程为了向我道谢吗?”

    穆钊望向秦桦的目光中含着几分痛惜,因为他知道,文焱和秦桦一起出现,绝不会是简单的事。人仓不是能随意探视的地方,关在这里的人,很多到死了都不会被允许探视。

    文焱没有抢着答话,秦桦是长辈,又是穆钊的故人,文焱觉得还是由秦桦来说比较好。

    秦桦脸色一僵,随即无奈地苦笑:“穆钊,你还是那么精明,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没错,我和文焱今天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问你。就是关于紫幻……你也应该知道,紫幻的毒太霸道,我被你囚禁的时候,你强迫我染上紫幻的毒瘾,到现在我都没能根除,我还在忍受着紫幻的余毒侵蚀,每次毒瘾发作,我都像是去掉半条命一样……穆钊,你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记得你被抓的时候,在天台上,你倒在我怀里,那时的你,不是已经放下所有的恩怨吗?那你就告诉我,紫幻被移植去哪里了?我需要用紫幻提炼出克制毒素的药物,否则,我的身体继续受着紫幻的折磨,我……我……”

    “你很痛苦,这我知道。还是很恨我吗?”穆钊淡淡地说出这几个字,不置可否,看不出他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秦桦一怔,眼中氤氲着几缕雾气,幽幽地说:“不,我已经不恨你了。我理解你所做的一切。尤其是你帮我们对付尹梦璇,救回孩子,我知道,你已经大彻大悟。虽然我饱受紫幻余毒的折磨,但是我不恨你,我只希望,这副身子能多活几年,让我能弥补那段没有在女儿身边照顾她的遗憾,让我这个做母亲的能多一点时间去爱我的女儿,多陪她几年……还有,前些日子,在边境上流入了紫幻这种新型毒品,它的香味已经没有了,这一定是尹梦璇在生前已经研究出了去除紫幻香味的办法,开始批量制造这种毒品。现在还只是一少部分人吸食过紫幻,可如果不找到源头,它将会酿成大祸啊,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比我还更痛苦。”

    穆钊已经在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他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秦桦的话,让他心中几番波澜汹涌,感概万千……她竟然不恨他了,他终于亲口听到了她现在对他的态度和心境。他很开心,同时也有些惊诧,紫幻的进展居然真的达成了他以前的构想……被去除掉那股让人闻过就不会忘记的香味。

    文焱对于穆钊的沉默感到心里没底,不由得补充道:“紫幻是不该出现在世间的,它是被人工培植出来,违背自然规律的植物,它应该消失,否则,还会有人受害。尹梦璇死了,暂时没有人与境外接触,下一批紫幻还没有被销售,但那些研究紫幻的人,他们也不是傻子,尹梦璇长期不出现,而你又被关在这里,那些人他们没有再受到约束了,可到现在还没有向有关部门汇报关于紫幻的消息,这就说明他们将会有打算要自己将紫幻销售出去,如果是这样,那后果不堪设想!”

    文焱有些焦急了,想起紫幻那东西假如泛滥成灾,将会坑害多少人啊。它比现有的毒品更加霸道,一旦上瘾,除非有特效药,否则,无法戒掉。像秦桦这样,她自己还是生物学家,可都只能用止痛剂撑过毒发的时刻,却没能将紫幻彻底从身体清除。不但如此,就连许多专家对这东西都束手无策,因为找不到紫幻的培植基地,而要重新培植紫幻,以秦桦的经验,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才能成熟,花瓣上的金色细线才能被提炼。

    文焱和秦桦都眼巴巴地看着穆钊,都企图能说服他,让他松口,但穆钊的态度很模糊,他对秦桦有情,这是事实,可他有时连自己的思想都难以控制。他的人格具有多面性,他的思维都不能以常人的角度去衡量揣测。

    穆钊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还有几分惋惜:“那些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的人,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但是,你是我唯一在乎的人……紫幻对你造成的危害很大,如果不尽快找到紫幻,你的身体会垮,之后再难恢复。阿桦,我能告诉你们的是……紫幻被我移植在了一个很美很美像仙境一样的地方。是在Z市。还有,你难道忘记了吗,紫幻很耐寒,它即使在风霜雨雪中都不会凋零,越冷,它开得越美。你曾说过,希望人世间的爱情能像紫幻那样历经风霜雨雪都不灭。你们说它不该存活,而它却是我最喜欢的花。所以,我只能给你们提示这些,至于能不能找到它,就看你们的机缘了。”

    “什么?穆钊,你就不能再多透露一点吗?”

    “阿桦,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有文焱和方惋的帮忙,相信你们会找到紫幻的。原谅我没有直说它在哪里。实在是……我在这人仓待久了,日子无聊,就当是给你们出个游戏题。”穆钊很轻松,就像在说大白菜胡萝卜一样的自如。

    “游戏题?”文焱愕然。

    秦桦也是没辙,穆钊显然是不想再多说了,可他提供的信息那么少,怎么能找到?秦这的也当。

    文焱知道硬逼穆钊也没用,如果这事儿能硬逼的话,首长也不用让他来这里了。

    不管怎样,总是有那么一点收获,聊胜于无。

    文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交给穆钊:“这是我答应你的事。你收好。”

    穆钊眼里闪动着惊喜的光芒,接过照片,手有点发抖……果然是全家福。有秦桦,有方奇山,有文焱,方惋,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可爱宝宝。

    秦桦瞄了一眼,惊异了,这不是前几天拍的吗,想不到文焱会给穆钊送来一张。她张口想说点什么,穆钊已经站起来。1ctdm。

    穆钊转过身去,看样子是想结束这次谈话了。但没走出几步又停下,微微侧头,低声说:“阿桦,看到你们一家人过得幸福,我也替你们开心。我会在这里度过余生,不希望再有任何风吹早动,不希望现状有任何改变。有些事,你知我知就好……今后,你也不必再来看我,只要让文焱每年给我送来一张全家福就够了。知道你们平安健康,我即使身在牢笼也等于是置身在天堂。我能给你们的最好的礼物就是……安静,不打扰。阿桦,再见了。”

    穆钊用一种云淡风轻的口吻说完这番话,走出那道门,头也不回。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步伐有些不稳,而他此刻虽然昂首挺胸,却无法控制地,眼角滑落一滴清泪……再见了,这三个字包含了他多少的爱和煎熬,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说出刚才那些话。如果可以,他何尝不想见,可他就是怕自己会又在起了不该有的欲望和贪念,怕自己会因为不甘心而破坏秦桦的幸福。所以他忍痛诀别。

    相见争如不见。见到又如何?摸不到碰不到,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而他是罪人,他现在如果想要争取什么,必定会给他爱的人带去无尽伤害。死过一次,痛彻心扉,大彻大悟,他愿意用自由来赎罪,他宁愿一生都对某些秘密守口如瓶。只因为,他知道,秘密一旦曝露,结果不会是他想要的。如今的现状就是他最好的归宿了。即使某些人不知道秘密,可那又有什么要紧?最重要的是,他在乎的人能够幸福快乐。

    秦桦强忍多时的眼泪终于是在穆钊的身影消失后,簌簌而落……他这次是下了决心的,今后他是真的不会再见她了。这是他爱的方式,她现在才懂。

    安静,不打扰,确实就是他现在能做到的,给予的,最好的礼物……“穆钊,谢谢你。”这句话,秦桦在心里说,她流泪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笑意。

    文焱什么都没问,只是,鼻子有点发酸……秦桦这笑着流泪的表情,还有穆钊离去时决绝的背影,让文焱更加确定一件事……今天的幸福和宁静,来之不易,他能做的就是……珍惜,珍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