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根据未来的战略构想和历史依据,独立建国后,亚尔夫海姆利益要求新生查理曼不仅应当是同精灵阵营友好的,而且应当是永远对未来可能的敌人保持距离的。。。可是鉴于人类的传统和性格,很难设想会有这样一个查理曼:既能让精灵们觉得跟它的友谊是靠得住的,本身又是个由人类——还是王女摄政,同时对其它诸国持开放态度的。密涅瓦或许能做到这一点,不过在她成为摄政之前还有许多障碍。

    查理四世、路易王太子、伯纳德王子、王后、第二王妃……所有继承顺位在密涅瓦和夏尔王子之前的王族都是障碍,而且还是不能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掉的障碍,至少玄武门之变、烛光斧影之类的花招不行。血腥暴力的上位方式会造成合法性问题,同时也会给人“密涅瓦是精灵们的傀儡,新生查理曼是傀儡政府”的糟糕映像,这和最初的算计完全抵触。

    新查理曼必须是一个合法的、符合民意、被国际社会所认可的政权,同时也必须搞掉妨碍密涅瓦上位的家伙们,为了同时达到这两个目标,唯一可行之道就是挑起其他王族的争斗,让他们自相残杀,等到尘埃落定,查理曼化为一片焦土的时候,再让密涅瓦以“忍辱负重的王女”的形象出来收拾残局。没有任何漏洞的完美剧本,一切尽在掌握。

    然而——

    “这已经超出查理曼一国的范围了吧。”

    平静的声调中多了一丝严厉,紫瞳里跃动着难以忍耐的热量。

    财团在幕后操控战争。这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以李林操控战争的手腕,相信就算演变成好几个国家同时参战的大战,这种体制也能长时间有效运作下去。

    可以“需求”为借口,让战争制度化,连怨恨和反弹都要接受管理……

    压着在胸口郁结团快,罗兰咬紧牙关。

    “既然决定是要让她上位,那么可以考虑战争以外的手段吧,比如互相承认什么的——”

    “政治手段是以相互承认为基础的。”

    李林微微抬起下巴,视线落在哽住的罗兰身上。

    “没有对等的承认。交流也无从谈起。现在除了极少数人。有谁愿意承认亚尔夫海姆的存在,并且甘心接受新的势力划分和政治格局安排?”

    罗兰的手颤抖着。

    他不断向手上使劲,试图遏制颤抖,结果却让手手抖的更厉害了。李林和精灵们能够信赖的。是承认亚尔夫海姆独立自治的查理曼。而一个愿意承认尖耳朵异端的查理曼。却不会是包括查理曼人在内大多数人类愿意选择的。围绕双方的这场利害和感情的冲突,具有悲剧的一切要素。

    如果精灵试图确保在查理曼有一个同他们友好的政权,这个政权就难以被其治下的国民和人类诸国所接受;反之即使黎塞留和王族能建立起一个和周边国家和平共存的查理曼。恐怕他们也无法保证这个政府一定会接受自己领土内出现一个精灵国家,并且愿意同亚尔夫海姆友好。事实上,这个难题也许不是凭政治家的才智所能解决的。导致精灵阵营决定诉诸战争手段来解决查理曼的根本原因,也正是在这里。

    “战争是一种政治手段。想要结束它,除非达到目的,不然就是双方损失大于收益,无法继续进行下去。我不否认我的手段不光彩,不过呐——”…

    收敛笑容,李林用近乎苛刻的声线问到。

    “堂堂正正地作战而让百万人血流成河,以最低限度的牺牲来达成世界变革及永久和平,你觉得哪一种比较正确?”

    “……”

    紧盯着养父,罗兰一言不发。

    李林的答案一目了然,一如既往的无比正确,正确的近乎冷酷。而自己……

    这根本不是一个短时间内可以解答出来的问题,一般被问到这个问题,人们总是会下意识的选择后者,但谁也不能保证那个“最低限度牺牲”的名单中没有自己,接下来就会变得犹豫甚至逃避问题。但罗兰的着眼点并不在这里,某种程度上他认可这种手段的必要性,但如果最卑劣的手段可以有效减少死伤的话,迄今为止,智慧生物又为什么千辛万苦地探求正道?就算李林的谋略成功了,人们,至少查理曼的人民会认可这种结果吗?

    绝对不可能。

    虽然李林和他的支持者们会说“就算不认可,他们又能做什么呢?社会地位决定了他们只能去适应,毕竟生活还要继续。”之类的调调,一段时间内看上去似乎也正如他们所说,但涌动在人们心里的憎恶和怨恨不会消失。就像一座火山,暂时陷入沉睡,而在稳定的岩盘之下,岩浆不断积累能量,不知何时会爆发,也不知会造成何种程度的灾难。为了避免那种情形,就非得改弦更张不可。

    或许这是一厢情愿的天真,不过罗兰实在难以接受李林太过尖锐的解答。

    “为什么只能在两个答案之间做选择?”

    征服或毁灭——只能在两者间选择,这未免太奇怪了,即便战争是政治手段的延续,可政治手段不是只有战争这一种形式,在虚与委蛇筹备战争之外,尚有妥协的备选。

    “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人类,觉得他们无法心平气和地接受共存,将他们视为仇寇,那对方也一定会抱有相同的想法吧?结果什么也没改变,只是暂时改变主从地位,把暴力冲突延后而已。如果不尝试一下从根本改变思维,是谈不上变革的。”

    “所以?”

    “为什么不在小范围内先尝试一下呢?”

    罗兰舔了一下嘴唇,克制着情绪的音调慢慢诉说到:

    “与其简单的否定。让怨恨和无限遐想的种子生根发芽,不如先做些尝试。成功固然很好,失败也不会影响整体,也可以对所有人有所交代。”

    “……”

    交谈开始以来,李林第一次沉吟,手指从咖啡杯上挪开,敲打着桌面。

    罗兰所说的东西,可以用一个名词总结——特区。

    所谓特区,实质在行政等方面采取特殊政策的地区。细分起来有战略特区、经济特区、技术特区等多个种类,由于实行的是各种独立的行政体系。常常会有特殊的民俗、民情。这在地球上已经有许多先例。在这个世界恐怕是头一遭。

    “实验性的特区……”

    又一次咀嚼这个词汇,平静的声调给房间里带上一层非现实的感觉——几分钟前还在指责李林拿国家和人民做实验的少年,此刻要求最高执政官提供一小块区域尝试不同的政策。说得不好听一点,简直是双重道德标准。就连罗兰自己也觉得这一招实在是有点那啥。

    不过政治本来就是如此。能成功的政客、政治家都是厚黑学学得非常好的那一群人。而有道德洁癖、崇尚清高的人都如同马克.吐温的小说《竞选州长》描写的那样收场了。

    结果优先于一切——罗兰默默念叨着李林的“格言”,一遍又一遍,忐忑和焦虑在心中一点点积累。

    “好吧。”

    手指停了下来。李林认真地盯着罗兰。

    “我给你一个机会。”

    ##########

    “行政特区?”

    黎塞留首相停顿了一下,摇摇头。

    “不行,军方和大臣们不会同意这样的混账要求。”

    李林很理解首相的想法,让一个几乎将毕生精力都投注在加强中央权力的国家主义者同意这种形同独立分裂的事情,等于叫他背叛自己的信仰,破坏他迄今积累起来的威信。而且首相正致力于削弱陆军和提坦斯的权柄,在这种时候提出要搞行政特区,他是不可能同意的。

    不过,一件事是好是坏,只取决于人们看待它的角度。

    “首相阁下,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抢在勃然变色的首相开口斥责之前,李林提醒到:

    “对一无所有的殿下来说,这是一件个难得的机会。为了国家的未来,王国政府应该支持建设一个行政特区。”

    “这个……”

    李林口中“一无所有的殿下”指的是被黎塞留内定为王位继承人的夏尔王子,由于是庶出的幼子,早亡的母亲和母族并不是强有力的贵族,继承顺位相当落后,根本无人愿意投效在他的麾下。过去这一点对延长夏尔王子的寿命还算是相当有力,但如今却成了一个大问题。

    黎塞留还活着的时候,海军和他的政治班底还能不遗余力的支持第四王子,为他将来执政做些准备。但他终究是一介老人,和他的国王陛下一样,每时每刻都在朝衰老死亡的重点接近,随时都可能怎么样。一旦失去他这样的枢纽角色,党附于首相的军事政治力量连能否统合到一起自保都成问题,更不要说同心协力去支持第四王子了。

    将这些势力交给密涅瓦或许算是一个解决办法,但王女殿下同样太过年轻,能否服众,能否扮演好摄政辅佐的角色都是让人不安的未知数。更让人忧心的是,财团是否会通过密涅瓦操纵国政。

    解决这些担心的最好办法是为夏尔王子培养私人班底,依靠一个能力出众的文武班子,纵然不是说所有问题迎刃而解,至少能让夏尔自保。不过在王太子、第二王子和首相自己瓜分了几乎所有军政力量的当下,要用什么名义为尚且还是儿童的夏尔培植班底……直到刚才为止,黎大主教还在为此头疼,眼下李林提出的特区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是第四王子的直属领地,名义上是中央政府直辖,以此为掩护将人才和其他资源输送到这个特区里进行培养锻炼,假以时日将成为夏尔王子自己的班底。

    “可是国内已经没有可供行使特殊政策的地区。所有的封地都已经有主人,剩下的只有海外殖民地,但那里……”

    “哎呀,首相阁下,你忘了么?眼下不是正有一块新并入的领地需要特殊行政手段?”

    “……你这家伙。”

    眨眼间,红衣主教的视线变得像刀子一样锋利。

    “你就这么想要战争吗!”

    “现在可不是宣扬和平主义的时候吧?”

    李林若无其事地耸耸肩膀,承受着首相犹如实质般的尖锐视线和愤怒,他用丝毫没有变化的腔调继续说到:…

    “既然无论如何也要为殿下储备人才和资源,那么就满足提坦斯的愿望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们的夙愿——吞并卡斯蒂利亚,让查理曼更加强大、富庶。”

    “这个嘛……”

    李林的话让黎塞留陷入沉默。

    在国内没有多余的封地。海外殖民地太过遥远的背景下。以特区的名义将提坦斯攻略下来的卡斯蒂利亚国土置于国家掌控下是最佳的处理方式。

    表面上满足了好战分子,实际却不声不响惩罚了抗命独走的提坦斯,同时还让他们无法对此抱怨。用最挑剔的标准来看,这样的处理也没有可以被指摘之处。

    当然。如此一来等同于放纵提坦斯随意开战。但在贝拉米公使丧心病狂的行动之后。两国关系已经无法挽回。提坦斯也不会让事态好转,还会竭尽全力破坏一切缓和的可能。既然如此,索性让他们放手去打。打完之后把胜利果实转给夏尔王子,让事态朝有利的方向发展……

    这是好事,但李林可以从中获得什么好处呢?

    这个奸商是纯粹的利益动物,绝不会参与到无法获利的事情当中去,在这件事情中,他可以获得哪些好处呢?

    加强与黎塞留之间的政治联盟?不可能,巧妙的维持各方势力的均势,使得所有人都需要财团的支持才是最佳局面。挑起战争,获得更多军火订单?也不对。如果他真的着眼于此,那他应该设法让战争长期化,而不是让占领区稳定化。

    就在首相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李林把底牌摊了出来。

    “特区的总督……您觉得罗兰适合么?”

    尾巴都熬白了的老狐狸呆了一呆,随即也笑了起来。

    王女的未婚夫、财团继承人、夏尔王子的姐夫——除了太年轻了点,罗兰的身份地位对于担任特区行政长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把这位财团继承人推出来也有助于平息提坦斯的不满和反对。

    他是合适的人选,李林和黎塞留都这么看。

    “那么殿下……”

    “关于夏尔殿下在特区的学习和公共活动,敝公司一定会鼎力协助。”

    “对v.e公司的热心,谨代表查理曼王国表示感谢和敬意。”

    “这是敝公司的荣幸,不胜惶恐。”

    两双手握在了一起,两只狐狸露出灿烂的笑容,瞳孔中全无笑意。

    透过同样漠然的瞳孔,黎塞留看见的是有些许危险,但还算稳定的未来,李林看见的则是特区的失败。

    罗兰想要搞特区,尝试不同的制度,让他去试试也好,没吃到苦头之前,“期望自由的有理想青年”都对各种听起来很好的词汇充满憧憬。不过就各种先例来看,失败是必然的。

    哪怕是同文同种的一个民族,一旦在意识形态领域上有了分歧,强势一方无论给予弱势的一方再多经济乃至政策上的好处,对方也只会认为是理所当然,丝毫不抱感恩意识,并且指责对方抱有恩主心态和不怀好意——“你们来旅游,是来做贡献的”、“还是殖民时代好”、“对岸让利是要搞木马屠城”、“他们连茶叶蛋和韭黄都吃不起,怎么可能让利,一切都是46的阴谋”。

    同一个民族尚且如此,换成彼此敌对,深受侵略之痛的两个民族又会好到哪里去?李林几乎能断言,罗兰的“一国两制”最终一定会变成“一个国家,两种智商”,甚至更加不堪。届时只要把各种暴乱和武力冲突的影像资料发回亚尔夫海姆,最近有点过度热情的自由派也会闭嘴很长一段时间,嚷嚷“自由、平等、博爱”的愣头青们会消停下来,不再妨碍战争准备。

    至于罗兰成功的可能性……李林对此同样毫不担心,在注定会爆发的全面大战面前,在他的手腕和能力面前,那点微不足道的成功又算什么呢?

    ——就让他尽情努力一下好了。

    思考回路上闪过没有起伏的字句,随即转入新议题的算计上,一秒钟的空隙都没有。

    李林没有发现到,自己的嘴角稍稍提高了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